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六六
六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7,947
  • 关注人气:7,2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医

(2015-10-11 09:39:37)
标签:

杂谈

中医几个月前与刘力红老师聊天,他用两个字点醒我心中一直横梗写一部有关中医书的情结:“福德”。我写中医的福德到了。

中医走到今天,几乎是我看到的最穷途末路的时刻。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网络,无论是科学家还是大V,无论是官员还是平头百姓,都进入一个几近战国的混乱争辩时期。屠呦呦的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本是中国医药界的荣誉,却像石击水塘,水花四溅,变成了中医与西医谁才是这次奖项功臣之争。大多数诋毁中医,嘲讽中医的人,甚至没有完整地看过《黄帝内经》。

大家共同的疑问在几个方面:1.中医究竟是科学还是伪科学;2.几千年前的医书还适合今天的人类吗?3.中医到底是医生不行,还是药不行?4.中医的出路在何方。

这些大问题,我一个都回答不出。

但我内心里有一个冥冥中坚定的信念告诉我:中医不但存在,而且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再度辉煌。

我又有隐忧:我很怕中医这门真理(我称之为真理)撑不到再度辉煌的时候就被人遗忘了,没落了。所以想在这条传承的线上,力所能及做些什么。

我最近做事,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我现在对“随心所欲”重新定义。我的心,是大于我的身体的能量。它想做的事情,我若因贪嗔痴懒不想干,就会遭遇很多现实生活中的困难,但我一旦听从心的召唤,不计较个人得失或克服畏难情绪,所有的资源都会向我汇聚,为我打开通道,逼得我不得不去顺应心去完成。

首先让我认识了失传百年以上,又被英国人带回中国的五行针灸,它治好了我十年的咳嗽。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我一直跟咳嗽做困兽斗,被西医诊断出无数病症:上颚窦炎、激突变异型哮喘、胃酸返流等。对症也下了药,却一直不好,也吃过中药,没有起色,我以为这是我做作家必须付出的代价——直到五行针把我治好。

然后我又结识了高老师——我很难向你描述高老师。因为她的治病方法难以名状,她可以让被科学诊断和验证过的弯曲脊椎变直,她可以让跌打损伤神速愈合。她不仅给我治病,还告诉我很多中医领域里不同的派别,我首次听说“祝由”就是高老师告诉我的。

然后,这些神奇的医生共同推荐一个大医给我——刘力红老师。他们都说,你要见见刘老师,见过他,你才知道什么是泰斗级大师,集大成者。

我初见刘老师,很紧张。这大约是所有人共同感受。他不多言,却有力量。他指出你观点的错处的时候,你很难反驳,因为你阅读少知识浅且没有形成理论体系。

我这一生,见三人有这种“凌顶”感:李录、张瑞敏,还有刘老师。

我把这三人归于一类——他们让人有渺小感,不敢直视,又特别渴望得到他们的认可与肯定,每每相见必害怕——每一次相见都是检查作业,你总羞愧于这些日子又白活了,没有进步。

而这三人共同的特点是:善为人师。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那些与古人和经典对话,并尊崇敬畏真理的人,他们不怕提问,诚恳解答。但凡你有疑问,张口相求,发现他们都有思考过,而且能依据你的水平,做出略高于你的解答,你既听得懂,又觉得余兴十足,有继续探究的热情。这样的人,方为良师。

我把与广大良师探讨的感受记录下来,希望能够在危机的时刻,给中医这样一门学科,而非科学,一个继续行走的通道,让更多人有志、有兴趣从事这个行业。

1. 中医是不是科学?
我目前认为,它不是科学,而是高于科学的学科。因为科学是不断证伪的过程,科学是发现的过程。而学科,你发现不发现,它都在那儿,它是真实存在的。我们不能因为自我认知的局限而放弃一门已经存在的学科。我怕万一有一天中医真的在我们这一辈人手里废弃了,而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更多的发现,能够证明气场、穴位、经络的存在的时候,后人咒骂我们。我们对真理要存有敬畏之心,我们不懂不知,不能就否定它的存在。

2. 几千年前的医书还适合今天的人类吗?
从我目前的认知看,应该是适合的。我们都知道,恐龙虽然灭绝了,但这一种群存在于地球的时间,远远长于我们已知人类存在的时间。而物种的进化,从有生命起,从未停止过,但与科技比,是非常缓慢的。今天,我们也许用上智能手机了,今天我们也许飞机飞行了,今天,我们也许互联网了,但不代表今天我们的肌体就和我们的科技一样飞速地迭代了。从直立行走到今天,我们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从荒原生存到现在城市生存的变化,近视眼未来将不被归于病症,但其他的,我们有哪些更多地变异呢?

而且生活的快节奏,不代表我们比过去的人更智慧。恰恰相反,即使在西方,直到今天,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思想依旧是原典。与上万年的智慧结晶相比,我们今天的一点进步,绝对不足以自傲到否定一切。“我有一点微小的成就,比别人看得远一些,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今天你用着百度谷歌,用手机查着经典,著述立传要查很多专著,你如何敢大言不惭地说:他们已经过时了?

3. 中医到底是医生不行,还是药不行?
我的感受,都不是,是教育体系不行。中医的师承方法,与工业社会大规模复制,有明显的冲突。那种历经多年,口授心传的带徒弟方法不能满足暴增的人口需要,药亦是。传承出了问题,一切就会走样。中医教学做了几轮改革,都解决不了传承的问题。传承的人少了,这条脉络就会衰落。即使像刘力红老师这样的大家,他一人得道,并不能使整个行业都光辉。因他受益的人还是小众,而他也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传承问题不解决,中医的衰落无可避免。

4. 最后我对中医的出路,感慨良多。
我和刘老师短暂的聊天中,唯一不赞同他的是:中医要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
我承认这是修炼成大医的必经之路。不仅是医生,各行各业,最终顶尖的高手,一定是因守得贫寒,品格高贵。但这种苦,一定是自讨苦吃,而非外界强压。

我一直不赞同中国求学的名言:学海无涯苦作舟。学海无涯怎么是苦作舟呢?苦是不明就里人看到的表象,而实情应该是乐作舟。

我已成为中国一线编剧,收入不菲。但我直到今天,经常穿着十几年的旧衣服,与剧组住在廉价的小旅社里,下农村,走基层,一顿饱一顿饥,一部书写完必定吐血。可你问我苦不苦?我根本乐在其中。你给不给钱,我都会去做。因为我喜欢。

现在很多学中医的孩子,都非本心,因各种机缘与妥协才进院校。出来以后活得几乎没有尊严,达不到正常人的生活水平,于是很多有潜力有才华的孩子半道都流失了。

而另一个相对的行业——金融,你看金融大佬们个个光鲜,天天被广为宣传,语录加身,成为孩子们膜拜的榜样,几乎优秀的人才都进入那个领域。

这就是师父的力量。

师父本身不介意贫寒,巴菲特过得也比普罗大众还节俭。但他拥有世间表象的一切,才有传承力和号召力。

像刘老师这样的大家,一人成就,却没有全社会榜样的力量,没有效尤的动力,那他就不算是成功的典范。

如果有一天,中医的老师,也能够一言九鼎,一呼百应,全社会追随,青年人模仿,整个行业兴盛,那这样的导师,才是真正的引领者。

令我高兴的是,在中国一片质疑声中,中医悄然走进国际视野。美国许多保险公司支付针灸费用,澳洲中医注册与其他健康行业等同。韩国、日本的汉方药又被旅行的中国人带回中国。而中医汤剂丁香柿蒂汤也被美国神外医院用作治疗术后呃逆之药。

文章版权所有,媒体转载前请联系t51665266@qq.com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