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经杂志
农经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73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位植保专家的行业诉求

(2010-11-08 11:42:51)
标签:

何雄奎

美国

植保

手动喷雾器

喷雾机

财经

我国目前农药、植保、药械三者之间脱节,研究病虫多,研究植保机械和施药技术少,也缺乏专门的施药技术研究单位,对施药技术理论基础研究不足,仍以大容量、雨淋式、全覆盖的旧喷雾理论为指导,极其不适应当前的形势。

 

一位植保专家的行业诉求


“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经过5—10年,我们才仅仅达到发达国家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平。”何雄奎日前在接受《农经》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些年来,何雄奎凭一己之力,通过主办国际、国内会议、编辑出版学报和论文集、承担国家级课题研究等方式为“现代化植保”奔走呼吁,九月中旬,由何雄奎牵头、来自美、英、德等国外二十多位植保行业专家和国内60多家企业代表及国内科研院所同行专家共200多人参加的第二届植保机械与施药技术国际研讨会落下帷幕。


何雄奎,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农业大学理学院副院长,研究方向为植保机械与施药技术。“十五”以来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施药时雾滴或粉粒沉积和飘失规律”、国家科技攻关计划重点项目与科技支撑计划“高效施药技术与机具开发研究”、国家“863”项目“农作物靶标广谱探测技术”等多项国家级研究课题,研制的“果园自动对靶喷雾机”、“水田风送低量喷杆喷雾机”和“农药循环喷雾机”均属国内首创,研究成果荣获国家12项专利,省部级以上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与三等奖各1项,2006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人才,2009年被评为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


何雄奎在接受《农经》记者采访时说,农药低效使用所带来的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国经济与社会可持续发展。
他说:“在各种植保方法中,化学防治见效快、防治效果好、成本低,特别是在大面积、突发性的重大病虫害暴发时,防治效果显著,是目前以及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作物病虫草害防治的主流。更为先进的‘生物防治’对环境污染小、残留低,是一种理想的环境友好型绿色植保方法,随着生物农药使用技术的发展,生物防治将在未来植保方法中占据重要地位。”


“我国目前仍然普遍采用化学防治,所存在的问题是化学农药施用水平低下,仅相当于发达国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平,农药有效利用率仅有20—30%,将近70—80%的农药流失到空气、土壤、水系等周围环境中,造成生态环境污染,农产品农药残留,药害等现象严重,有的已严重危害到人身安全、食品安全、生态安全,农产品的安全性问题受到全社会的普遍关注,农药污染已经成为我国的重要污染源之一。”


在何雄奎的叙述中,一副展现出近年来与我国植保行业发展相伴相随的负面效应的画卷延展开来。

 

机械落后
我国是农业自然灾害特别是农作物病虫草害等生物灾害发生严重的国家,农作物有害生物种类多,危害重。1990年以来,粮食作物病虫害明显上升,发生面积逐年扩大,危害程度加重;蔬菜、果树与经济作物病虫害发生频繁,造成的损失大。农业生物灾害的严重发生影响和制约农业的可持续发展与农民增收。


“近年来,全国防治农业病虫草害每年需要使用农药120万吨(制剂)左右,防治面积达4亿公顷次以上,植物保护工作为农业丰收做出来巨大贡献,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但与农药的高速发展相对应的却是农药赖以喷施的农药机械发展水平落后,这直接影响到了农业生物灾害的防控能力,亟待更新施药机械,改进施药技术,以适应新阶段提高农业生产能力、建立现代农业的需要。”何雄奎表示。


何雄奎向《农经》记者介绍,我国农药年产量为100多万吨(100%有效成分计),农业上年均用量约30多万吨,居世界前列。每年需要化学防治面积在4亿公顷次以上,消耗农药制剂120万吨左右。在防治病虫草害中,这些农药主要依靠施药机械喷洒,而目前我国广大农民使用的施药机械主要以中小型背负式手动和机动喷雾器为主,大型的施药机械较少。近年农业部门统计,全国施药机械社会保有量达到8000万台左右,其中背负式手动喷雾器和背负式机动喷雾器总量分别达到7100万台和700万台,担架式机动和拖拉机悬挂式施药机械仅分别为46万台和29万台。手动喷雾器所承担的防治面积占80%以上,生产厂家220多家,以小型和个体私营企业为主,山东、浙江、江苏约占全国喷雾器生产企业总数的75%左右。而这些手动喷雾器85%以上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生产和使用的16型背负式手动喷雾器,产品质量一直不高。国家技术监督部门曾多次抽查,合格率长期徘徊在40—65%之间,市场商品监督抽查合格率更低。


在《农经》记者对河北石家庄平原地区农户进行实地调查采访时发现,虽然平原地区在小麦生长期内已经采用拖拉机悬挂式喷杆施药机械,但对苹果、葡萄、梨等果树进行病虫害防治时,仍然采用品牌繁多的背负式手动喷雾器,山区、半山区则背负式喷雾器随处可见,施药机械落后,普遍存在跑冒滴漏问题。据《农经》记者调查,目前农村使用最多的背负式手动喷雾器和背负式机动喷雾器虽然品牌繁多,但都属于上世纪定型的“工农—16型”和“WFB—18型”。泵体、牛皮活塞碗、球阀、各部件的连接方式、直通开关等性能和结构与之前基本一样,不论是结构性能还是技术性能都很落后。东北和西北是我国使用大型植保机械 — 喷杆喷雾机的主要地区,然而即使是在这些地方,也只有20%的国营农场采用先进植保机械。


何雄奎在全国各地调查走访中也发现,目前我国的植保机械及喷洒部件落后、型号品种单一、不能满足不同作物、不同病虫害防治的需要,特别是缺乏适合果树、保护地和防蝗的施药机械。用一种机型“防治各种作物的病虫草害、打遍百药”是造成农药用量过大、用水量过大、农药利用率低和浪费、农产品中农药残留超标、环境污染、作物药害、操作者中毒等等诸多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欧美等发达国家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已经大体实现了植保机械专业化,大田农作物有农作物专用喷雾机,苹果、梨等有果园专用喷雾机,啤酒花有啤酒花专用喷雾机,葡萄园有葡萄园专用喷雾机……


何雄奎还发现,我国大部分背负式手动喷雾器仅配备一种切向进液式圆锥雾喷头,而且喷头质量差、雾化不好,这是与发达国家相比最为致命的弱点,完全不适应不同作物、不同病虫草害的防治需要,更不适合科学使用农药的要求。而一些发达国家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已经在除草剂、生长调节剂等喷洒方面完成了用扇形喷头代替圆锥雾喷头的转变,开发出了防止农药飘失的反飘(AD喷头)和几乎无飘失的(ID)喷头及其他各种专用扇形雾喷头,并将能实现均匀喷雾的扇形雾喷头应用于杀虫、杀菌剂的喷施,而我国目前95%以上的喷雾器还是使用圆锥雾喷头。近几年来,我国的化学除草面积增加很快,但由于没有与之配套的扇形雾喷头,不仅使除草效果大大降低,还常常产生药害。


而这些所制造出来的植保机械,制造工艺一般都很粗糙,可靠性低。这些生产厂家存在着偷工减料现象,比如按标准应用尼龙—1010、聚甲醛、尼龙—6、聚丙烯等材料制造的零件,为了节约成本,大多用聚乙烯、聚氯乙烯、甚至用回料生产;规定标准要求有三级过滤,但实际这些企业生产的产品仅有一级过滤,产品质量无法保证。


“问题的根源一是植保机械属于支农产品,每台手动喷雾器仅仅几十元,企业无利可图不愿意开发生产;二是这些年来国家对施药机械的研发、生产基本没有投入,限制了技术更新和设备改造;三是易仿制,由于手动喷雾器技术含量不高,结构简单,容易仿造,因而许多企业不愿自己开发新产品,特别是一些以中国为市场的国外企业在进行新产品研发投入时比较担心这一点,因而目前在植保机械行业尚无一家成功的合资企业。”何雄奎对《农经》记者分析说。


据《农经》记者了解,政府管理不到位也从另一方面制约了植保机械行业健康发展。我国从1985年开始实行国家植保机械检测中心监督抽检制度,但没有实行市场准入制度,市场监督和使用管理跟不上。同时,近几年植保机械实行了3C认证制度,本可以限制制约一些企业及其产品,但实际上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现在农业植保部门管理应用、推广,农机部门管理检测、认证,质检部门也管质量抽查,没有形成机构权威与合力。而在发达国家,由于化学农药的特殊性,植保机械属于特种农业机械,专业化程度非常高,一种作物种类就有一种专业的喷雾机,他们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实现“专业化使用、法律化管理、现代化机具和国际化标准”。植保机械的检测与管理主要由国家环保或食品、卫生等部门执行,而且对合格又环保的产品进行补贴,对使用中的植保机械定期进行年检,操作者必须经过培训,获得使用资格证书。

 

施药技术落后
在《农经》记者问及我国是否也对农民进行植保机械施药前进行技术培训时,何雄奎表示,“几乎很少有,这又牵扯出植保机械行业存在的另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施药技术落后,农药利用率低。”


何雄奎在国外学习、考察时发现,目前发达国家的植保机械以中、大型喷雾机为主(自走、牵引和悬挂),用了大量先进技术,以提高设备的可靠性、安全性及方便性,同时满足越来越高的环保要求,实现低喷量、精喷施、少污染、高工效、高防效。施药人员必须经专业培训、持证上岗。


而我国大多使用背负式喷雾器,农民在施药前大多没有经过培训,不掌握农药性能特点、安全防护常识等。在生产中不按规定施药,任意加大剂量。加之施药方法不当,防治效果不理想。“一次在我们调查的3504户农民当中,有41.7%农民施药量超过农药标签推荐的施药量,在一些地方,农民使用农药量超过标签推荐的1.5—2倍,特别是随意增加农药使用量、混用乱配农药现象非常突出。”何雄奎说。


而且,何雄奎还发现,在使用手动喷雾器时,农民普遍地习惯将喷头紧贴作物喷洒,使尚未完全雾化的药液以很高的速度冲向作物,难以附着在作物表面,容易滚落和流失。他们有时认为将喷头孔放大,甚至将喷头卸除,直接喷淋。在使用机动弥雾机时仍习惯于针对性的喷雾方式,沿前进方向右摇摆,没有充分发挥机动药械喷幅面大、工效高、防效好的优势,造成严重浪费。


由于施药观念落后,农民习惯于传统的地毯式喷雾,大容量、粗雾滴喷洒农药。在使用手动喷雾器时,习惯于每亩50—70千克药液的大容量喷雾,往往把作物喷施到出现“药水滴淌”的程度,甚至错误地认为雾滴直径越大越好,农药喷得越多越好,不仅浪费严重,而且加重环境污染和农药残留,防治效果也不好。


在农药的喷洒过程中,只有沉积到带靶标作物上才是有效的。我国目前喷洒的农药利用率比较低,仅20—30%左右,(欧美国家利用率在40—65%左右),大部分飘失、蒸发和流失到土壤中。与此同时,生产性中毒问题比较突出,初步统计每年农民施用农药中毒人数达10万人次左右。近年研究结果表明,使用工农—16型手动喷雾器喷洒农药,每公顷的用水量为600—900升,农药的利用率仅在25%左右(不足美国的一半),以湖南省为例,如按每年农药商品使用量8万吨,价值30亿元,防治面积按3.5亿亩次计,则每年因使用工农—16型手动喷雾器而浪费的农药则达5.4万吨(按90%的防治比例计),直接经济损失达6.75亿元,而占用的水资源量达1260—1890万吨,这中间因此而导致的农作物产量及品质受损和对环境的破坏比直接经济损失和占用的水资源费用更大。


“除了农民在施药前缺乏培训环节以外,我们农药喷施技术研究也相对滞后。”何雄奎介绍说,“近年来,西方一些国家普遍推广精准施药,农药使用正向着精确、微量、高浓度、强对靶性方向发展,大量应用低容量(LV)、超低容量(ULV)、控滴喷雾(CDA)、循环喷雾(RS)、防飘喷雾(AS)、气流辅助喷雾等一系列新技术、新机具,施药量大大降低,农药的利用效率和工效大幅度提高。德国农林生物技术中心(BBA)专设国家级施药技术研究所,联合国粮农组织在罗马设有国际施药技术中心,专门研究农药使用技术。而我国目前农药、植保、药械三者之间脱节,研究病虫多,研究植保机械和施药技术少,也缺乏专门的施药技术研究单位,对施药技术理论基础研究不足,仍以大容量、雨淋式、全覆盖的旧喷雾理论为指导,极其不适应当前的形势。”

 

美欧经验
在植保机械行业处于领先优势的欧美发达国家,其植保机械水平至少领先我国30—50年。每当何雄奎拿我国实际情况与发达国家对比时,脸上满是忧虑。


在《农经》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对美国及欧盟植保行业取得的经验和成绩进行了重点了解。


美国是世界上城市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城市人口占全国人口的75%以上,因此农村显得地广人稀。美国自然资源丰富,发展农业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土地、草原和森林资源的拥有量均位于世界前列。土质肥沃,海拔500米以下的平原占国土面积的55%,有利于农业的机械化耕作和规模经营,美国的耕地面积约占国土总面积的20%,为18817万公顷,人均接近0.8公顷。


美国作为移民国家,只有200多年的历史,但其农业部在成立的时候,就在其部徽上写着“农业是制造业和商业的基础”。特别注重农业科技的作用,农业一直是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随着工业的迅猛发展,农业在经济中的比重逐渐下降,但政府对农业采取了支持和保护的政策,使农业成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产业。美国农业高度商业化,受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很大,现在“公司农场”的数量在不断上升,大约有7万个,所占农地的面积和销售额都占有较大的比重。


据了解,美国植保行业有其独特模式,它是植保科研、教育、推广三位一体模式,这种模式是以政府领导、州立大学农学院为主体,法律法规为保障,其主要特点是“政府重视、法制先行、投入充足、机构健全、技术支撑、设施保障”。美国农业研究局下设国家施药技术研究中心,8个区域分中心,103个综合实验站,有56个依托州立大学,承担研究、实验、示范和推广任务,由农业部负责、国家财政长期稳定预算、人员享受政府公务员待遇。
在有害生物的治理上,美国基本上采取低量喷雾,同时采取的施药机械基本上为大型风送式喷雾机,应用静电循环喷雾等技术也大大提高了农药的有效利用率。手动喷雾器在农业生产中基本上没有使用;在有害生物的检测预警方面,“3S”(卫星定位技术、航空遥感技术和地理信息技术)技术正在广泛应用。


美国对施药机械的研究和关注程度远远没有对喷洒部件的研究和关注度。美国生产喷头的厂家(如喷雾系统Spraying System Teejet公司)基本上都是以喷头为该厂的核心产品而非“附加”产品,因此生产喷头的厂商基本上都是全心致力于喷头的研发、质量控制以及技术支持。在喷头的选材上,基本上选用一些耐磨损的材料,如陶瓷、聚合物、不锈钢等;从喷头的用途上,基本上趋于专化性,即不同的喷洒作业必须选用不同的喷头,因此不同的厂商推出的喷头有几十种类型,其品质性能各异,以满足不同的喷洒要求。而在农业生产中,生产者往往通过选用不同的喷洒部件(喷头)喷洒农药来达到预期的防治效果。


在美国,尽管喷头只是一个很小的部件,但它的作用却为人们所认同,因为喷洒不当,需要重新喷雾或者防治效果不好,更为严重的是因农药残留与飘失等问题引起法律问题,那极有可能因此而付出很大的代价。


实际上,在国外,一个喷头的改进就意味着一次变革,20世纪一些先进国家完成了用扇形雾喷头代替圆锥雾喷头的转变,开发出了防止农药飘失的反飘(AD喷头)和几乎无飘失的防飘(ID喷头)喷头及其他各种专用扇形雾喷头,将能实现均匀喷雾的扇形雾喷头应用于杀虫、杀菌剂的喷施,农药的利用率达到50%以上,有的甚至达到65%。


与美国一样,欧盟各国也极为重视植保行业发展。


日前,《农经》记者采访了联邦德国耕作物研究中心(JKI)国家施药技术研究所首席专家Andreas Herbst博士,JKI是欧洲最现代化的植保机械与施药技术研究中心,Andreas Herbst先生是植保机械与施药技术、农药化学、农药在环境中(特别是在大气中)的运转与归宿、植保机械与施药技术标准等方面的专家,是德国植物保护法和检测法规的主要制定者之一,也是国际、欧盟和联合国粮农组织植保机械和施药技术相关法规的制定者之一。他几乎每年都会来中国两次,对中国的植保行业也比较了解。


在接受《农经》记者采访时,Andreas Herbst博士说,在德国,标准制定出来之后,“政府监督标准的实施,每隔一两年时间对植保机械进行年检,并随着使用时间的增长而变得频繁,直至该植保机械淘汰为止。每到年检时,使用者会主动把植保机械送检,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年检是免费的,而是之前政府以税收的形式收取上来并转化一部分运用到年检费用之中。这样的好处是到了年检时使用者更乐于主动去年检,从而保证植保机械总是安全的、有效率的,德国极少发生因为农药残留而导致的食品安全问题。”


作为制定植保机械与施药技术标准方面的专家,Andreas Herbst先生并没有着重介绍如何制定标准上,在他看来,植保行业的关键点是“在于使农民的知识补充起来”。Andreas Herbst先生说欧盟各国都十分重视培训农民,“比如在德国,培训农民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基于大学的机构,大学给所有的职业进行培训,包括我所从事的植保行业;另外就是在农场里有专门的技能学校来培训。在德国从事任何职业都要进行岗前培训,植保机械这也是其中一个职业,而且极具危险性,更要进行培训,更为严格,因为接触的是非常危险的物品。培训会使农民了解的东西更全面,不仅要懂得植保,还要懂得植物学、动物学上的一些知识。植保机械是一个综合性的学科,涉及到很多知识,这种教育可以使人终身受益。培训还可以使人们知道植保机械和农药方面的最新进展和技术,本地的农民会形成一个地方性的研究机构,来试用新技术和新农药,为当地人民造福。”


“在德国,政府部门提供免费的进入机构进行培训的服务,很多人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大学学习农药、学习植保,而这只需要花费一点点钱,大部分都由国家来支付。培训为期大概一周左右。”


当《农经》记者问及如何看待中国与欧美国家在植保行业的差距时,Andreas Herbst先生说:“我们所说的中国与美国、欧盟的差距,我想应该并不是指技术问题,而是结构问题,整个行业的建设问题,技术问题只是答案的一部分,比如背负式喷雾器,我们给各个国家做测试的过程中可以发现,在发展中国家之中中国的植保机械其实并不落后,因为世界上很多背负式喷雾器都不是完美的。现在国际上有一种标准,很多国家没有任何一款能达到这些标准,这并不是各国的技术不达标,而是要充分考虑到厂商和使用者的要求,从技术方面,中国要使用国际上这个标准,就要尽量向这个标准靠拢。而结构问题才是中国植保行业的根本问题,但请原谅我不方便说太多。”


《农经》记者就此采访我国农业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农药与药械处处长邵振润时,邵振润对《农经》记者说:“植保机械不同于其它农业机械,使用技术和施药技术是一个整体,只有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作用。由于历史原因,过去几十年里,喷雾机由农机部门销售,而技术推广工作一直由植保系统来做,正是由于这种脱节,造成了现在植保机械落后,农民的施药技术更落后的局面。”


“如果这样下去,尽管国家投入大量资金补贴植保机械,但是由于农民施药技术没有同步提高、农药的使用率没有提高,那么对环境的污染,对资源的浪费以及农产品的安全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那将是更大的浪费,更大的失误。”


据《农经》记者了解,针对上述问题,农业部种植业司、发展计划司、农机化司、农业部农药检定所、中国农业大学、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农业部农机鉴定总站、中国农业机械化研究院、中国农科院、全国植保机械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有关省(市)植保站和植保机械生产企业的领导和专家举办了多次论坛会议,专题来研究对策。

 

专家呼吁
在从事植保行业这十数年中,何雄奎带领他的课题组走遍了中国很多地方,欧美各国也留下了他科研的脚步,结下了像美国康奈尔大学Landers教授、德国Andreas Herbst博士这样的国际朋友,与国内外业内人士研究探讨,针对国内外植保行业情况,结合自己的研究成果,出版了学术专著7本,在近百篇的研究论文中有6篇获得国家优秀论文一等奖。2008年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荣誉,2007年获美国纯粹与应用化学会“农药事业特殊贡献奖”。


何雄奎并未满足于取得的个人成就,在他看来,我国植保行业现状亟待改变,他所有的努力都致力于改变中国植保现状,并为此而呼吁——


一是大力引进和推广一批新型施药机械。


首先,加大科研的力度、做好新型药械的引进和新型药械的研发工作,在消化吸收的基础上,开发出适合大型果园使用的风送式弥雾机、对靶喷雾机,以及适合大田及防蝗使用的喷杆喷雾机与远程风送式喷雾机,以满足防治的需要;第二,对现有施药机械进行全面的调查、检测、筛选,推荐一批性能良好的优质机械供农民选用,坚决淘汰劣质喷雾器,有关部门要尽快制定喷雾器强制报废办法,加快淘汰跑冒滴漏等老式喷雾器的步伐,建议设立专项资金,利用5—8年时间,采取国家补助,分步实施的办法,对技术落后、质量低劣的旧式喷雾器进行强制淘汰,以提高施药机械整体装备水平;第三,有关部门要针对小企业多,产品质量不高,开发设计能力薄弱的现状,认真筛选一批基础较好,有一定规模和开发设计能力的企业,优先扶持、重点扶持,采取财政补助、贴息贷款等措施,促进企业技术改造和产品升级换代,增加企业活力和技术革新、自主创新能力,争取施药机械3—5年内来一场技术革命,促进企业优化和改进生产工艺,降低生产成本,实现规模化、标准化生产,全面提高施药机械的质量。


二是大力开展施药机械和施药技术培训。


西方发达国家对使用施药机械和农药要求十分严格,必须经过培训后才能上岗。参照国外的做法,要大力开展培训,提高基层农技人员和农民的安全用药水平,采取逐级技术培训、现场培训、田间培训等方式,以及函授、文字和声像宣传普及等多种方法,对基层农技人员和农民开展有计划的培训教育,改变他们长期形成的错误施药观念和习惯,帮助他们尽快掌握正确的施药技术和全面提高农药利用率。这是减少与控制因不正确地使用农药而造成的环境污染和人畜中毒事故的根本途径。一方面要和国内企业合作,联合开展培训;另一方面,建议积极争取联合国粮农组织施药技术的施药机械培训项目,同时,政府部门要建立专门的培训项目。


三是实行植保机械购买补贴制度和生产经营减免税政策。


为了促进新型高效施药机械的推广应用,加速植保机械更新换代的步伐,参照国外的做法和补贴制度(因植保机械涉及农产品与环境的安全,发达国家将植保机械列为特种的农业机械进行管理和执行补贴政策),建议将施药机械纳入农机补贴范围和目录,对农民和专业防治组织购买新型施药机械实行补贴,可按现行的市场价格一般补贴1/2左右,以鼓励他们使用新型优质施药机械。同时,参照对农药免除经营税的做法,减免施药机械生产、经营税,从而吸引有实力的涉农部门从事植保机械的生产和经营,帮助他们增强实力和发展后劲,促进他们不断提高服务水平。


四是组建国家施药技术研究中心。


作为特殊的工具和方法,植保机械是我国加入WTO协议中被列入强制性认证产品目录的农业机械产品。国际上对施药机械和施药技术十分重视,作为农业大国,我国在这一方面却十分落后。因此,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奋起直追,迎头赶上。鉴于我国目前植保机械行业落后的现状和多头管理的实际,一是建议成立植保机械管理办公室。由农业部有关部门牵头,整合现有力量和资源,成立专门机构,重点做好施药机械检测,把施药机械作为特殊植保工具考核管理。第一是要立法,把施药机械的生产、销售、检测和使用纳入依法管理的轨道;第二是要实现强制性认证,要有一定的门槛,防止认证走调、变味;第三是严格市场准入制度,实行严格的生产和推广许可证制度;第四是加强检测和监管,切实加大药械市场监督管理和查处力度。二是建议组建“国家施药技术研究中心”。建议在植保工程专项中立项,专门支持施药技术中心,整合现有的研究、推广力量,将农药、植保和药械等多学科优势集中起来,形成合力,加强施药理论、技术的研究,为全面提高我国施药技术水平提高技术支撑和技术储备。


五是加强基础理论和应用技术研究。


建议增加科技投入,设立专项组织科技攻关,加强应用技术、基础理论和关键技术的研究。一是开发高效、多功能的手动喷雾器,特别是适合防治不同作物、不同病虫的系列化喷头,因为喷头在喷雾装置中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二是研制适合果园、园林用的高射程喷雾机、循环喷雾机及多功能风送式自动对靶喷雾机;三是加强雾滴运动行为及其特征研究,组织防飘失技术攻关,重点做好防飘喷头的开发,研制低飘和防飘喷头、复合喷头喷雾技术、循环喷雾技术、气流辅助喷杆喷雾技术、智能喷雾技术;四是抓好施药技术规范、低容量喷雾技术特别是精准施药技术的研究,为减少浪费和污染、切实提高农业利用率、推动农药应用技术进步和水平打下扎实的基础。
何雄奎重点强调说,我国在积极创造条件发展现代化植保机械的同时,必须更多地研究解决分散的农户的适用施药手段问题以及如何提高施药技术、提高农药有效利用率的问题。据《农经》记者了解,何雄奎研制的对靶喷雾机、循环喷雾机、静电喷雾技术与喷雾器目前已与河南大农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等生产单位展开技术合作,将是我国未来植保机械行业一个亮点。

 

文|《农经》杂志记者 马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