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ippleye
rippley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2,183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被嫌弃的蔡依林的前半生

(2014-11-28 10:48:31)
标签:

杂谈

蔡依林推出新专辑《我呸》,同名主打歌请来了李格弟作词。李格弟,就是那个台湾女诗人夏宇,写过“是不是我们曾经一起死过/大家看起来都那么眼熟”这样的句子,给蔡依林写《我呸》写得马马虎虎。不过对于蔡依林来说,这已经是难得的升级了,她还努力想把MV拍出一点深度来,在里面扮演了四个角色——打扮成包租婆的爱财女、头发盘成高跟鞋造型的爆乳心机女明星、穿得五颜六色的饥渴健身教练、还有戴着大黑框眼睛的伪文艺女青年。

这四个角色,除了伪文艺女青年之外,多少都有一点蔡依林的自嘲在内。在你心里,蔡依林难道不就是一个成天穿得五颜六色的爆乳女明星吗?不过,其实你也懒得听她的自嘲,你已经不关心什么蔡依林什么萧亚轩什么罗志祥好久了——你把他们统一叫做“湾湾的那群小明星”。湾湾嘛,小地方,自以为时尚,其实土而不自知。所谓天后不过就是开了一些岛内校园巡演,所谓名模都不过是站台明星,连几大时装周都没登过。若十多年前去湾湾旅游,还能算得上是时尚之旅,现在去湾湾旅游,那是回归大自然和乡野的民俗之旅。

蔡依林就是那群小明星中的一个。她由选秀出道,在那场叫做“新生卡位战”的比赛里,她的形象与现在截然不同,当时她的特点是:喜欢英文歌,擅长高音,实力超强,她在比赛里翻唱的也都是惠特尼·休斯顿,玛丽亚·凯莉——很像2005年超女时期的张靓颖。不过,选秀比赛里的那点水准放到正式歌坛就不够用了。“天空是绵绵的软糖,塌下来又怎样”这样的少女歌曲,很难赋予她成为明星该有的强标识,也无法具有延续性——那个时期,她的头衔是“少男杀手”,唱的歌是关于puppy love的。在当年,“少男杀手”就和现如今的“天王天后”一样,属于批发供应,供远大于求,更何况,这个称号本身就具有用过即弃的年抛特质。

2003年,蔡依林以《看我72变》转型,从嘟嘟脸少女歌手转型唱跳歌手,从而开始了她“百变天后”的道路。《看我72变》和之后的《爱情36计》几乎是同一首歌,歌名类似,旋律类似,最重要的是,“再见单眼皮再见,腰围再小一点”和“爱情36计就像一场游戏,我要自己掌握遥控器”,都是强调女性的自主权,无论是对待身体还是感情。《舞娘》和《特务J》则是这个形象的再升级,一首强调的是“所有悲喜系在我的腰间”,另外一首是“完美特务J,冰冻全场焦点”,虽然歌里也有模糊的“尘嚣看不见,你沉醉了没”“香水透露你的方位”,但其实“你”实在不重要,这两首歌的用意,是对同性宣告自己成为了“舞会皇后”——所以,也可以说是宣战。

这并不是传统国语流行音乐里的路数。传统国语歌里,“你”或者“他”无所不在,几乎每首歌,都与爱情相关。粤语歌里的女歌手自我比国语歌里多一点,但那都属于成年女性的自我,像蔡依林歌曲里这种十来岁少女般的虚荣和争奇斗艳心思,在我们的流行音乐传统里,极为少见——吴佩慈1998年倒是唱过,“很骄傲你们都美,可是我习惯被最多的人追”,所以她作为歌手,并没有红起来。不过在21世纪,新世纪、新人类、新的舞曲的包装,终于,变得具有流行的可能了。

通过连续这几张专辑的塑造,蔡依林成为了一道奇观。她身材极为瘦小,挺着与体型极为不称的“G奶”,像做广播体操一样的跳舞,虽然动作难度很高,但几乎毫无美感。她本人服从性极强,对于公司的安排说一不二,个性迟钝,甚至可称木讷,参加综艺节目永远是一副慢三拍的样子,表达能力也同样欠奉,但却被打造成了机敏、虚荣的“心机婊”形象。她接连几张专辑都在塑造自己是“我的感情我做主”的时代女性,但实际感情中,男友周杰伦劈腿侯佩岑。她号称是时尚教主,然后获得的广告是卡姿兰大眼睛和哎呀呀饰品店。

于是,她一边红着,一边被全方位的anti着。2007年,她获得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击败的对手是张惠妹、戴佩妮、林忆莲等,被认为是金曲奖堕落的典型事件。在网络上,她被称为“淋淋”或者“淋B”,“淋病”的“淋”,恶意不言自明。她也是拥有着最丰富表情包和GIF图片的明星——走跳舞路线的女艺人,走光照或者表情狰狞照,原本就是数不胜数,哪里经得起刻意收集。她的台湾口音被特别挑剔出来,形成了一套“淋语”——你在网络上所见的“天了噜”、“惹!”、“没错轰”,都是来自于对她的调笑。在追星的鄙视链里,她的粉丝无疑处在最底层,毫无反抗之力的承受着其他所有粉丝的歧视。

总需要有这样一个女明星,在一段时间内,承受大众的恶意。她是我们厌恶的所有同性的投射——她亮晶晶的美甲,染黄的头发,难以遮掩的整容,失败的红地毯礼服,“舞会皇后”的自我标榜,还有她年龄低幼的粉丝群,音乐上的毫无建树,这些都让我们可以放心的往她身上砸石头。“被讨厌的明星”,这也是一种市场需求。在日本,这个角色由幸田来未承担,大众为她编了“因为性需求太大致丈夫腰疼求医”这样的新闻,还有泽尻英龙华,网友们也为她写了一个婚前协议,包括“每个月只能发生5次夫妻生活,如果超过次数,男方每次需向女方支付约4万人民币”这样的细节。蔡依林个性上的木讷和迟钝,在承受大众恶意上具有一定的先天优势——这或许也是蔡依林“努力”的原动力。当自己被全方位anti时,大概也只有努力做些什么,抓住点什么,才会有一种不至于滑入深渊的恐惧。这成为一个死循环:因为被anti,所以努力,所以去学那些杂耍式的舞蹈,于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可笑,又更加被anti。

蔡依林成为这样的角色,既是被大众选出来的,也是主动迎合的。微博上的时尚博主gogoboi曾经在蔡依林参加Chanel活动时惊呼,“我的灵感女神”这次一改之前的恶俗和诡异,“竟然穿对了”,甚至还穿得“好看极了”——说真的,作为一个外貌尚可身材尚佳的女明星,在拥有足够的财力情况下,穿得让人感觉顺眼原本是一件多容易的事情啊。所谓“永远穿不对衣服”,无非是因为她需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而已。

如今,距离《看我72变》11年,蔡依林34岁了。滨崎步和幸田来未都已经flop了,蔡依林也的确该做出产品第二次升级了,所以有了《我呸》。在消费主义的热热闹闹下,假装若有若无的自嘲,假装若有若无的针砭,不刨根问底,也不切肤之痛。从一个商品的角度,我们这么评价蔡依林:一个推出市场已经十多年的产品,在保留品牌特色的前提下,也的确需要一些“产品配方更新”“产品线包装大升级”之类的概念,才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若是从职场角度,我们这么说:总得活下去,才会轮到有洗白的机会。如果没有十多年前的那张《看我72变》,你现在也不会看到一个升级版的蔡依林。比如,你还记得侯湘婷、纪如璟、阮丹青、本多ruru这些人是谁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