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屈宏斌
屈宏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360
  • 关注人气:5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平台贷如何拆弹

(2015-03-12 00:17:53)
标签:

杂谈

平台债如何拆弹_财新网

平台债如何拆弹

本文来源于财新网|2011年08月04日 14:07

发行市政债券并以其收益偿还银行贷款,是地方政府债务重组的最好选择

【财新网】(专栏作家 屈宏斌)无论是10.7万亿元还是14万亿元,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仍属可控。不论数字是多少,这都是一笔巨大的数额,但若以占中国GDP的比重来看,就没有那么惊人了。

首先,即使假定为14万亿元,再加上6.8万亿元的中央政府公债,政府债务总额为20.8万亿元,或为GDP的54%(2010 年)。与发达国家和大多数新兴国家相比,中国的公债仍在可控范围内。

其次,中央加地方公债总额与政府总收入相比仍较低,并且财政收入还在强劲增长。总体来看,中国政府财大气粗,去年总收入高达8.3万亿元。20.8万亿元的总债务相当于2010年政府总收入的2.5倍,这比美国的近6.5倍要好得多。今年上半年中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30%,今年有望达到10万亿元,这意味着总债务与收入比可能在年底降到2倍。

无偿付能力问题

与其他许多由于过高的运营支出导致公债不断增加的国家相比,中国地方债务逾70%的收益都用于基础建设融资以及土地收储,这增加了政府的资产额。因此,尽管债务水平较高,但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仍非常强劲。

在所用的资金中,约62%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36.7%)和交通运输项目(24.9%)。另有10.6%用于购买土地。总之,这些投资共7.9万亿元,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存在流动性问题

由于债务的期限结构与项目的投资回收周期不匹配而存在流动性问题。逾50%的地方债务将在2013年底到期,另有17%的债务将于2014年和2015年间到期。

但由于逾70%的债务都用于投资回报期较长的长期基建项目融资,这意味着未来三至五年内这些项目难以产生足够的现金流来偿付当地贷款。

尽管地方政府有其他收入来源,但考虑到2013年底到期的短期债务是地方政府年收入的1.4倍,该债务的偿还仍具挑战性。我们认为,为避免对银行的违约,当局需果断采取措施对地方债务进行重组

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有三种方案来进行债务重组,其中债券-贷款互换最为可行。

第一个选择是开始发行市政债券并以其收益偿还银行贷款。从本质上看,这为地方政府发行新债(长期债券)以偿还旧债(短期债券)的展期打开了大门,从而缓解了对银行的违约风险。

同时,为地方政府开辟了融资渠道,以透明和市场化的方式来满足未来基础设施投资之需。由于中国正处于城市化的进程之中,在未来几十年内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仍然很大,因此,如何以更好的方式为此类投资进行融资,将对维持中国的长期发展起到关键作用。

对地方债券的需求不是问题,尤其是中国家庭积聚的大量储蓄。虽然这些家庭具有雄厚的财力,但他们的投资选择有限。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尽管国内金融市场在过去数年内得到长足发展,但其中70%以上中国家庭的金融资产依然为现金和存款。存款的收益率非常低,一年期存款的实际利率仅为0.3%。这意味着对回报率较高的投资工具的需求非常强烈。中国的储蓄规模足以为发行地方债提供资金, 进而深化债券市场和拓宽投资渠道。

为落实该计划,我们认为中国需要提高地方政府的融资透明度,并引入更多成熟的机构投资者和评级机构,以便市场为其信用风险准确定价。

第二个选择是盘活政府资产。地方债的积累伴随着资产的增加,其中大多为基础设施项目和土地。地方政府目前仍拥有20000多家国有企业,其中70%以上均有盈利。所有这些都显示,地方政府有强大的金融实力来避免偿付能力的风险。

出售公有资产将为偿还债务筹集资金。不管怎样,我们认为地方政府有必要出售这些资产以实现其由经济主体向公共服务机构的转变,这是未来五年政府职能转变的关键目标。为此,地方国有企业上市将是最佳方案,但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对通过其它渠道出售这些资产进行管理,以防止腐败和国有资产的流失。

对地方政府的资产进行证券化是另一个可行方案。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和交通运输项目为主要投资对象,这些项目一般具有稳定的现金流,适于进行资产抵押证券化。一些高质量的项目,例如收费公路,可能已经为贷款或债券发行作了抵押,但公共事业公司、医院和土地也可成为证券化的目标。

由于资本市场的欠发达特征,证券化是中期方案。未来数年需要克服一些制度障碍。例如,中国需建立促进证券化发展的法律框架。

第三个选择是财政收入分配的重新调整。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重新调整收入分配,是地方政府的财政地位得到强化的最终解决方案。这将促使地方政府更好地履行对地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责任。

在1990年代初期,中国政府出台了一项旨在集中税收收入的重大财政改革计划。中央政府集中国税,并收取大量其他税款,例如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只将余额归入地方政府。结果,在牺牲地方政府的情况下,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占总数的比例从1990年代初期的30%不到上升到50%以上。

问题是地方政府仍然承担了大量的基础设施融资压力。在收入不足的情况下,多数地方政府别无选择地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向银行贷款。自1990年代初期以来,多数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公司(尤其那些国家层面的融资平台)累积大量债务的现象已不足为奇。

从中期和长期来看,地方政府需要扩大其收入来源,而不能仅仅依赖于土地出让收入、中央政府转移支付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在一些试点方案中已引入新的地方税种,包括物业税和资源税。

今年物业税已在上海和重庆进行试点,其所有收入均归地方政府。新疆于2010年6月实施了一项资源税,去年筹得2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新疆2009年财政收入的7%。去年12月,资源税改革试点扩大到内蒙古等西部12省区。■

作者为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亚太区联席主管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