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毓智
石毓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3,204
  • 关注人气:14,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李讷教授救了我一命(五)

(2021-01-29 08:22:11)
标签:

365

时评

文化

教育

分类: 汉语学界的那些事儿

李讷教授救了我一命(五)

 

石毓智

 

         李老师救了我,也救了我们一家人,是真真正正的救命恩人。可是,李老师安排好我在UCSB读博士所有事宜后不久,又来了斯坦福大学的读书机会。最后我决定要离开圣巴巴拉,去斯坦福读书。李老师对这件事的处理,更为难能可贵,更展示他的心胸,更表现出他的过人之处

 

 

 李讷教授救了我一命(五)

19996月毕业典礼那天,与Elizabeth Traugott合影

 

         我在1996年元旦去圣巴巴拉之前,就向几个大学提交了博士申请。李老师给我安排好在UCSB读博士不久,接到了来自斯坦福大学东亚语言系的通知,说我的申请材料不全,尚需要李讷教授的推荐信。斯坦福大学东亚系的录取方式是五个教授独立给当年每个申请者打分数,按照分数高低决定是否录取和给奖学金。我的GRE和托福成绩跟那些应届大学毕业生相比,明显处于劣势,唯一强项就是科研背景,而科研背景的最大亮点就是在李讷教授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的工作经验。所以李老师的推荐信是决定我能否去斯坦福的关键。我做了很多的思想斗争,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请求李老师写这封推荐信。李老师并没有马上写,过几天后李老师问我:“毓智,这推荐信我还写不写?”我知道,李老师不是在拖,而是实在不想让我离开。我还是坚持让李老师写了这封推荐信。

        李老师的推荐信发出没几天,就接到斯坦福大学的通知:给提供4年的奖学金,包括学费和生活费。这是太难以拒绝的一个机会了,除了学校的名气,我还可以圆多年以来的一个梦想。在兰州大学读书时,我在外文书店买到一本盗版的Elizabeth Traugott教授所著的Linguistics and Literature。在申请到国外留学时,就给Elizabeth写了一封信,表达我对她学术的敬仰,想跟她读博士。那时她是斯坦福大学的副教务长,给我回了一封2页的信,说了很多鼓励的话。所以我在国内时,就申请了斯坦福大学的语言学系,结果没有成功。所以去斯坦福读书,就可以实现我从大学时期的一个梦想,可以跟Elizabeth读书。

        李老师并不知道我这个心愿,他劝我说:“斯坦福的东亚系没有你研究领域的像样学者,还是留在这里吧。”我跟李老师说:“如果仅仅因为东亚系,我肯定就不去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跟学术能力差的人打交道,跟三句话就要掉链子的人谈学术,是一件痛苦而危险的事情。陈渊泉就是因为学术上的自卑,认为不选他做导师的学生都是看不起他,所以他要加害这些学生。

        我跟李老师解释道:斯坦福大学的语言学系有两个历史语言学的大师,Elizabeth TraugottPaul Kiparsky,掌握他们的理论方法,可以更好地完成您这个课题。每年放暑假的3个多月时间,我还回到圣巴巴拉来做课题。李老师表示理解,当时勉强同意了我的想法。没过几天,李老师又跟我说:“毓智,每月工资我给你加300块,你还是留下吧。”我心里很难受,李老师这是实在不想让我走呀。我只能反复向李老师保证:“明年暑假我一定还会回来。”

        我离开圣巴巴拉前往斯坦福的时候,李老师来送我,深情地给我一个拥抱。我又感动又过意不去,说道:“李老师,我一定会回来的。”

        到斯坦福后,孙朝奋多次明确要求我停止与李老师合作,并以终止学业相威胁。客观上说,孙朝奋不是坏人,况且斯坦福大学的体制也不给陈渊泉这类人害人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我要回报李讷教授的决心是任何力量改变不了的。我在斯坦福读书期间的几个暑假,都是毫不犹豫地回到圣巴巴拉,继续李老师的课题。

        我到了斯坦福,如愿以偿,先后上了Paul KiparskyHistorical Morpho-syntaxElizabeth TraugottGrammaticalization课。并跟Elizabeth Traugott做了三个学期的“一对一”独立学习课,与Kiparsky做了一个学期。我的博士论文从选题到完成,90%以上的指导工作是Elizabeth Traugott做的,Kiparsky也是我的论文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经常与他讨论问题。在东亚语言系王靖宇教授的关照下,我最后得以顺利完成斯坦福的学业。

        斯坦福给我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Kiparsky把我上课的学期论文,作为第二年该门课的教学内容,此文后来也在英国一家语言学刊物发表。2010年,Kiparsky又邀请我回到斯坦福访学一年。那时,Elizabeth已经退休了,正好返聘回来上一门Construnctionalization课,我全程学习。他们那种热爱学术的精神和深刻的思想理论深深地影响了我的研究。

        在我到斯坦福读书后,李老师不仅每个假期请我回去,给我最好的薪水,而且每次机会都会想到我。他在UCLA高山别墅会议中心举办的只有20几人的国际会议带上我,他去参加巴黎、赫尔辛基的会议也叫上我。2001年美国语言学暑期班,李老师是院长,也安排我去上一门课。真跟着李老师见了世面,开了眼界,对我的学术道路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李老师宽广的胸襟,给了我更多的锻炼机会,一个更加开阔的学术道路,让我受益终生。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