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0,618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陈文龙,家传骨骼硬如铁

(2022-07-06 22:08:42)
 陈文龙,家传骨骼硬如铁

余显斌

 

 1

陈文龙是南宋著名的文人。他走进朝廷,不久,就当了监察御史,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职务,主要是监督和弹劾违纪官员。他能一路顺风,离不开当时的权臣贾似道的提携,“皆出似道力”。贾似道不笨,笨也做不了权臣,御史台的官员,大都由他举荐。如此以来,这些人就成了他的心腹,他整天躲在他的半山堂,和他的妻妾美女们斗着蛐蛐,冲锋陷阵,也没人弹劾,没人反对。

而且,贾似道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所有御史弹劾官员的奏章,都得先让自己过目,“凡有所建白,皆呈稿似道始行”。这是潜规则,潜规则有时比规定还具有威力,具有约束性。可是,陈文龙却不,奏章应该给皇帝,咋能给你一个权臣?他将贾似道的潜规则,就这样践踏在地,如一滩稀泥一样。贾似道气得呼呼的,无言可说。因为,这人是他推荐的。他再去说陈文龙坏话,不是自己举起巴掌,在呼呼地抽自己的耳光吗?

贾似道举荐监察御史,还有一个目的,一旦自己有什么建议,有什么要求,还没等皇帝决定,所有监察御史都举手叫好,积极响应,形成一种民意,不就很容易通过吗?这样,贾似道不就一手遮天了吗?陈文龙再次打破潜规则,在贾似道提出错误主张,其他人都沉默无言时,他一抖衣袖,走了出来,坚决反对。

大家见了,都出了一身冷汗,有的甚至感冒都好了,可是,陈文龙仿佛无事人一样,一脸淡定。

贾似道当时忽悠皇帝,忽悠百姓,算得南宋朝野的第一号大忽悠。他最为忽悠人的,是救助襄阳。襄阳是南宋的大门,被元军围攻了数年,铁桶一样。谁去解围?皇帝认为,贾似道斗蛐蛐天下无敌,斗元军也一定天下无敌,就打算让贾似道带兵去。贾似道一听,浑身冒汗,元军的战马弯刀,可不是蛐蛐的须子,沙场也不是他的半山堂,任他纵横驰骋。可是,他又不敢说不去,那样皇帝不就失望了吗?不就不信任他了吗?他想不去,自有妙法,就让自己的心腹们上奏,贾大人不能去,他可是我们朝廷的主心骨,若去了,朝内大事谁能主宰?谁能处理?谁能随意挥洒指挥若定?别说,皇帝傻乎乎的,还真让唬住了,相信了,收回成命,告诉贾似道,算了,你老大人还是在朝处理政事吧?贾似道听了,心里暗暗直乐,皇帝这个傻帽,好忽悠。皇帝好忽悠,可陈文龙不好忽悠,在襄阳丢失后,写了一封奏章送给皇帝,极力指责贾似道的错误,“上疏极言其失”。

贾似道知道后,蛐蛐也不斗了,如农村泼妇一样,将陈文龙在心里狠狠骂了一腾,心说,我老贾的眼睛算瞎了,举荐这么个人,给自己专门添堵。

他在寻找机会,准备让陈文龙下岗,滚蛋。

2

陈文龙不知道贾似道心里有把刀子,已经磨得白亮白亮的,准备对自己下手呢。他还是一如既往,要说的就说,谁也拦不住。

襄阳失败,是关系南宋国脉的大事,是应当处分一批人的,否则,军纪何在?责任何在?

当时,带着大军去救助襄阳的大将范文虎,是贾似道的女婿。这家伙万舰竞发,气势昂扬,大有重新上演赤壁之战的周瑜风神,面对元朝著名大将阿术,一派闲雅,风流无限,“军中为乐,日与妓妾击鞠宴饮,不进攻。比战,又为不力,兵屡败,所丧舟械甚多”,总之,他带着美女,喝着小酒,唱着曲子,一路乐呵呵地进军襄阳,等到对阵,一点儿也不想出力,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灰飞烟灭的不是元军,是他的军队。然后,他丢下部队,一路败退,据说所过之处,江南父老指着船只,还有船上美女和范大将军,破口大骂,沿及他的祖先,有的甚至远远扔石头,很想一石头灭掉他,或将他砸成脑震荡。这家伙脸厚得比襄阳城还厚,毫不羞愧,一路耀武扬威地回去了。按照军法,十颗脑袋都不够砍,可人家有护身符,就是贾似道。贾似道从半山堂走出来,呵呵一笑,战场上败了,可他斗蛐蛐大获全胜,心里很爽。人一爽,啥事都好说,啥话都好说。他将范文虎提拔为安庆知府。同时,又提拔了另外两个自己的心腹,“又除赵溍知建康,黄万石知临安”。这三处当时都是南宋最为紧要的地方,是命脉所在,他竟然用了这么三个人,关键是在元军一路攻关夺隘的情况下,这是干啥?不是想将南宋拱手送人吗?

朝廷官员见了,再次选择沉默,拱手而立。

陈文龙沉默不住,再次站出来,指斥贾似道做法的荒谬道:“文虎失襄阳.今反见擢用.是当罚而赏也。溍乳臭小子,何以任大阃之寄?万石政事怠荒,以为京尹,何以能治?请皆罢之。”这三个人,一个是败军之将,当斩;一个乳臭小儿,不堪大任;一个糊涂荒唐,更不能管理当时的都城临安。

贾似道心说,陈文龙哎,我忍你多时了,现在实在忍不了了。

他想,我得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他将心腹们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碰头会,商定计划,首先上奏,将陈文龙贬谪;然后再让人上奏,说他怨谤朝廷,罢职归家,归隐田园。

陈文龙无奈,只有打包回到老家兴化,整日无事,唯有长叹而已。他奏章中的话,被不幸言中,其中两人不久就用行动证明着他眼光的奇准:元军在统帅伯颜率领下,金戈铁马,刚到九江,“文虎遣入以酒馔迎犒,且请伯颜速来”,历史上,很多人投降,是被逼无奈。范文虎不是的,他竟然积极主动,甚至有点迫不及待地想投降元军,算是历史上一枝独秀的人物。赵溍更奇葩,元军进军健康,还在半道上,他就脚底抹桐油,哗啦一声溜了。沿途知府们一看,这家伙如此,我们以他为楷模吧,于是人人撒丫子跑,比赛一般。江防战线,如多米牌效应,哗啦一声全垮了。

南宋也终于折腾到了夕阳斜照群鸦乱飞的时刻了。

3

随之贾似道的失败,大家才惊讶地发现,陈文龙眼光不错,那就赶快返聘,让继续任职吧。陈文龙接到诏书,打点行装,准备去临安。有人向他建议,“为今之计,莫若尽召天下之兵屯聚要害,择与文武才干之臣分督之。敌若至,拼力奋斗,则国犹可为也。”

他也有此想法,可朝廷却主和。

他再次被晾在一边,坐着冷板凳,很生气,就说老母有病,得回去侍奉。掌权者对他也很不感冒,觉得这家伙一直和自己意见相左,他想回去,求之不得。于是,在他的辞职申请上回了一个“可”。他再次回乡,成为一个农人。

元军已经渡过长江,南宋失去和他们抗衡的天然防线,再谈讲和,简直是痴人说梦。元军统帅伯颜笑笑,挥挥手,带着大军,一路战马奔腾,来到临安。南宋朝廷投降,南宋也成为历史上的明日黄花。

南宋的一些孤臣孽子当然不愿做亡国奴,继续抵抗着,其代表人物有文天祥,有陈文龙。陈文龙的军队不是正规的,是他临时组织训练的百姓,拿着刀叉扁担,开始了兴化城保卫战。

元军占领临安后,马蹄不歇,继续前进,一路上,各地守城官员比赛一样投降,不只是自己投降,还想立功受赏。怎么立功?就是积极劝降自己的同事,或者好友,告诉他们,临安已经被攻破,朝廷已经投降了,你还在那儿守着,你脑子让门板撞了啊?傻啊?你替谁坚守啊?他们当然也去兴化,溅着唾沫星子劝说陈文龙,赶快投降,向我们学习,别在那儿倔着,找不痛快。

陈文龙冷哼一声,坚决不降,他在城上悬起一面大旗,上书“生为宋臣,死为宋鬼”。旗帜迎风飞扬,让每一个投降的官员见了,都红着脸低着头,鼻尖直冒汗。

陈文龙不投降,可有人骨头软,准备投降,一个是他的部下林华,一个名曹澄孙,两人一个出城,招引元军;一个则悄悄在城内接应,并将陈文龙全家抓住,包括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都交给元军,做了见面礼。

兴化,就此被元军占领。

4

陈文龙和文天祥一样,在当时的抗元军民中很有声望,很有号召力,因此,元军将领十分希望他能投降,为元朝所用,招降其他的抗元力量。陈文龙摇着头,坚决不答应。元军将领非常生气,就拿着马鞭,使劲抽打他,折磨他。他浑身是伤,鲜血淋漓,仍站立不动,犹如铁铸,瞪大眼睛望着对方道:“我的内心装着的都是节义文章,你能够逼迫我投降吗?”元将听了他那掷地有声的话,也不由得十分佩服这个书生,就扔下马鞭劝告道:“国家兴亡已成定局,你是一个读书人,怎么就看不清形势啊?”陈文龙听了,态度坚决,厉声回答:“国家灭亡,我理所应当为国而死。”

他希望速死,可是,元将却不杀他。他们另有目的,准备将他押送到大都去请功,去领赏。当然,随着陈文龙一块儿被押送的,还有他年迈的母亲。

陈文龙拒绝进食,他开始绝食。

车船劳顿,山一程水一程地一路行来,到了杭州,陈文龙被关押在太学的校舍里。那天,他一早起来,沐浴更衣,一脸平静,提出要去祭祀一下岳飞。元将听了后,都点头同意了。他在一群元军的看守下,强撑着虚弱的身子,一步一步走到了岳飞庙里,跪在地上,泪下如雨,叩头出血,为祖国的灭亡伤心,也为没有岳飞这样的能征善战的将军伤心,更为自己国破家亡伤心。当晚,他借宿在庙里,静静地躺在床上,半夜的时候就停止了呼吸,为了自己的国家献出了生命。

他的母亲,在被押送上路的时候,就已经病倒了,到了杭州,也已经奄奄一息。老人听到儿子的死讯后,很坚强,没有落泪,更没有嚎啕大哭,就那样默默地躺着,一言不发。

元将急了,请来医生给她诊脉。老人摇着头,让医生走了,她拒绝治疗。元将派人煎煮汤药,送到老人的面前,老人闭着嘴坚决不喝。她不想活,她想死。有人就劝老人道,人人都想活着,她为什么要这样啊。老人含着泪回答道:“我能和我的儿子一同死去,又有什么遗憾的啊?”大家听了,都为这对母子感叹不已,有的落下泪,有的感叹道:“有斯母,宜有是儿。”言外之意,正是有老人这样的母亲,才会教育出陈文龙这样坚贞不屈的儿子的。 

几天后,老人停止了呼吸。大家都主动戴孝,有的嚎啕大哭。元将派人买了棺木,将这对母子埋葬在西湖边,距离岳飞庙不远的地方。

陈文龙是了不起的,是民族英雄。

陈文龙母亲更是伟大的。

历史上,有很多这样伟大的母亲,以自己的言行,自己的举止,教育着自己的儿子,如孟母三迁,如岳母刺字。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陈文龙的母亲。

陈文龙铁硬的骨骼,足以支撑一个灭亡的朝代的人格。他的这种骨骼,是家传的,是得自母亲的。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13689143798

余显斌,《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至今出版文集十九本,写作至今,在几百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两千余篇文章,《父亲和老黄》等二百余篇文章在各级征文中获奖,《知音》等七十余篇文章被各种高考、会考、中考以及其他考试选做考题。
本文发表于2022年7期《百家讲坛》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