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9,547
  • 关注人气:1,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村正月半架灯

(2022-06-19 18:45:50)

小村正月半架灯

余显斌

 


  小时,唱一支儿歌:正月里正月正,正月十五看花灯。其实,在商洛的许多地方,看花灯不只是正月十五的事,应该是从正月初一一直玩到正月十五。
  我们村,也就是山阳法官镇的塔园村(现并归黄店村),人口不多,从沟口到沟垴,零零落落的就一百多户人家,本来是玩不起灯的,准备和隔壁的村,也就是翻一道梁的韩城村(现并归两岔村)合着玩的,可是,韩城村人说:花生壳大一个村子,还想玩灯呢,说古今吧。人家手一挥,不陪我们玩,让我们很尴尬:不玩吧,丢面子;玩吧,有些玩不起。
  最终村人决定,玩半架灯,不吃蒸馍争口气。
  于是,那年就玩了。
  三十多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可是,那种全村轰动锣鼓喧天的情景,还时时在梦中出现。我藏着的一盏鼓儿灯,也早已陈旧了,烂了,只剩下灯笼架了,最后,连架子也不见了。小村,再也没有玩灯了。
  现在的人更不会玩灯了:玩那个干啥,闲得慌吧?
  现在的人讲究简单实惠,玩灯这样费力不得利的事情是懒得去做的。再说了,躲在家里嗑着瓜子看着电视,多么逍遥,谁愿意在寒冷的正月里整夜不睡?谁愿意拢着袖子吸溜着鼻子看花灯?
  因此,玩灯也就淡出了塔园村,淡出了我的生活,淡出了我的记忆。 
                                     

  玩灯玩不起龙,就舞狮子吧!舞狮子,当然要先制造狮子。那年舞狮子,就是我爹制造的狮子。当然,我爹制造的狮子,没有电视里的狮子那么精致,那么美观,仅仅有点形似罢了。
  制造狮子,首先需要苎麻。
  现在,小村已经没有苎麻了。我们小时,塔园村处处都有苎麻,有的长在沟边,有的长在路边,有的长在田埂上。那东西剥了皮,刮去外层,内瓤子是玉白色的,很薄,很柔,也很韧,古代作为纺织衣服的原料,制成的布叫葛布,据说穿在身上迎风飘飞,很潇洒的。当然,这些只是在文字上读过,我没有穿过。
  我们小时,苎麻剥下的皮,是用来打草鞋的,很柔和,也很结实。
  制狮子的时候,苎麻丝可以做狮子毛,长长的密密的,分两边披散开来。两边相接的地方就是狮子的脊背,用黄布条遮挡着。
  这样,狮子的身子就做成了。
  狮子头是用竹篾编的,如一个硕大的倒扣的漏勺,下面再安上一张半圆形的蒲扇般的嘴,上下一开一合,就是狮子在张嘴,在合嘴。
  狮子头上还得有9个包。锯9个泡桐树疙瘩,穿上麻丝绑在狮子头上,就成了。我一直弄不清,为啥狮子头上有九个包?我问爹:狮子头上那么多包,是打架撞出来的吗?爹一边忙碌着,一边回答:胡说啊,是长出来的。
  那时没见过狮子,我也就让爹糊弄过去了。多年后,有了电视,在电视里看狮子,一个个脑袋都很规整的,并没有几个包啊。不过,那时也懒得再问了,再问,我爹也答不出来了。
  狮子头上的包也要涂抹成黄色。
  这样的涂抹,不是一次完成的,得分几次涂抹。涂抹一次,放在太阳下晒干,再涂抹,再晒干;然后再涂抹,再晒干,这才算完事。
  我爹制造狮子的时候,很多小孩到我家来看,叽叽喳喳的,我皱着眉说:别乱摸啊,摸坏了,我可不负责的啊。
  那段时间,走在村子里的小伙伴面前,我昂首挺胸,感到特别有面子。而且,我让哪个孩子做啥,他就很听话地做啥。 
                                       

  玩灯分满架灯和半架灯。满架一共是108盏,每样灯都是4盏。半架,就是满架的一半,就是54盏,每样灯只有两盏。
  灯的种类很多,有莲花灯,形状如莲花一般,荷叶上面是荷花,荷花里点着灯,叶子翠绿,荷花晕红,很好看的;有兔子灯,两只兔子都白白胖胖的,都是红眼睛,肚子里的灯光一闪一闪的;有八角灯,灯笼八个角,慢慢地转着。我最喜欢的是八仙灯,灯上有八仙的画像,吕洞宾背着剑,穿着一袭蓝色衣服;韩湘子吹着笛子,很潇洒的样子;铁拐李拐杖上挂着酒葫芦;何仙姑拿着一枝荷花,鲜艳欲滴……今天,我仍记得两盏八仙灯的样子,还有上面八仙的神态。我很佩服那些民间艺人,竟然把八仙画得栩栩如生,了不起。
  58盏灯,用58根竹竿挑着。58根竹竿必须一般粗细,长达7尺左右,上面留着几根竹枝,竹枝上还摇曳着几片绿色的竹叶。灯笼一律用麻丝系牢在竹枝上,明晃晃的。58盏灯一起亮着,想想那种情景,是很壮观的。
  竹棍的下端,一律削成锥形,到了哪一家门上,找一片空场,所有打灯笼的集中在一起,说一声停下,都将竹竿扎在地上,灯笼挂在空中。必须扎牢了,不然的话,有一盏灯笼歪倒了,其他的灯笼也都呼呼地着了,54盏灯也就报销了,玩灯也就泡汤了。
  我就险些将这些灯给一次性烧了。
  本来,我是不能参加举灯队伍的。当时村子规定,必须15岁以上的男孩才能举灯,我才12岁。但是,我爹是制造狮子的,是说得上话的人,给主管的说情,才答应我参与其中。管事说,可照看好了,千万别烧了。
  我点着头,连连嗯着。
  我特别想举着八仙灯中的一盏,可惜,其他男孩已经举着了。
  只有一盏鼓儿灯,如鼓一样,还没有人举,就让我举着。我无奈,只有举着。到了一处人家,大家都插好灯,去看舞狮子了,我悄悄去看八仙灯,从竹竿间钻过去,将一根竹竿挤倒了,一下烧着了。幸亏旁边有人看见,跑过来帮忙,才把火扑灭,也就只烧了一盏灯。我爹说:我给再糊好。我爹接着说:这场灯险些让我们父子俩给玩完了。” 
                                        

  当然,灯是辅助,狮子才是主角。换言之,灯是狮子的背景,舞狮子才是最为重要的。狮子为一公一母,母狮子比公狮子要小一点儿。
  舞狮子的都是村子里的精壮小伙子,二十二、三岁的样子。
  一个狮子两个人,一个在前面,脑袋顶着狮子头,眼睛通过狮子嘴看着外面,掌握着方向。后面一个弓着腰,双手紧紧抓着前一个的衣服下摆,撅着屁股。狮子皮朝身上一披,就是一头狮子。反正大家都是业余舞狮子,也都没有见过狮子是什么样的,便根据自己的喜好跳跃着,蹦跶着,前面一个摇着头,后面一个摆着尾。有时,两头狮子还靠在一起卿卿我我的,你咬着我的毛,我用头顶着你,看狮子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舞狮子是很累人的。正月的夜晚很冷,他们都穿着单衣服,出来的时候,满身是汗水。
  舞狮子最热闹的时候,是放花子。
  花子是村人自己制作的,有点像今天的烟花,是一筒一筒的。筒子是毛竹截成的段,留着竹节。筒子里放了硫黄、石炭末,还有别的东西,有的还将玻璃瓶子砸碎、研末,和石炭粉末放在一起,装入竹筒,尾部筑入黏稠的黄泥,夯实。竹节处要钻眼,将一根药捻子插进去,一直插入硫黄和炭末中,一筒花子也就做成了。
  狮子到了门前场院开始舞动的时候,主家就拿出准备好的花子,一筒一筒点燃了,对着空中放着。如果没有玻璃粉末,放出的是一种红色火花,估计是石炭粉末;如果有玻璃粉末的,放出来就亮晶晶的,如放珍珠碎末,有一种流光溢彩的感觉。南宋词人辛弃疾词中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估计放的就是烟花或者我们老家的这种花子。
  我放花子的时候,母亲不许对着狮子放,母亲说,里面是人,溅着了会烫人的。
  狮子到哪一家去玩,提前有人打着一盏灯来到这家,坐在火炉边烤火,一边喝着水,一边等着。这叫打报灯,就是报信的意思,让主家准备好,接灯。
  接灯很简单,一般就是4个干果盘子。那时没啥好东西,有麻花,有自炒的爆米花,有红薯丸子,还有一条烟。那时的烟,画面上是一群羊,村人称之为羊娃子烟。这就得了,大家玩的是一个热闹,不是为了获得东西。
  主家送上东西的时候,打报灯的要喝彩。
  喝彩,可以说是舞狮子的一种仪式。打报灯地站在主家台阶正对门处,背对香案的位置,举着手里的一盏气死风灯,划一个圈,喊一句祝福话。此时,锣鼓不响,狮子不再起舞,而是跪在地上,对着主家的香火,不停地叩头。
  喝彩辞一般都押韵:喜吟吟啊笑吟吟,狮子来到贵府门。狮子头上九个包,你一年更比一年好。狮子抬头晃一晃,明年能打万石粮……”大多类此。
  喝彩结束,打报灯的走向下一家。
  随后,所有的灯跟着成串离开,如天上的星星。
  狮子也在锣鼓声里,走向另一家。
  舞狮子,从初一舞到十五。十五天快亮时,狮子对着北斗星跪下叩头,所有的灯都要烧掉。可是,我却将自己的鼓儿灯悄悄留下,为的是下年玩灯,我再举着。可是,下年没有玩,再下年仍没有玩,一直到今天,小村再也没有玩灯了。

本文 发表于20225期《职教新航线》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蝉声如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