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1,422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进画里的禅境

(2022-06-06 22:05:48)
走进画里的禅境

余显斌

 

1

老树名刘树勇,是教授,忙时教书,闲时捏笔为画,结集出版画集《老树画画》,一入市井,洛阳纸贵。老树的画近于漫画,杂用国画技法,用笔清淡,朦胧,就如谁在冬天里,红日初升,嘬着唇对着窗玻璃轻轻地呵了一口气,然后,再轻轻地用指尖画上去的。

这是画里的世界,也是老树的世界。

这是洁净的世界,更是禅的世界。

欣赏老树的画,就如一个人拿着一串念珠,轻轻地诵着经文,坐在静午的阳光下,坐在一种无言的虚无里,在一种“无心恰恰用”的寂静里,感悟着生命的真谛,感悟着时光的静美。

老树的画里,总有着他的影子,穿着一袭长袍,戴着一顶宽沿礼帽,慢慢地走着,慢慢地自说自话,或者静默不言地坐在茶馆里,静静地品着茶。

桌上,放置着一个瓶子,里面供着一枝花,淡白色的。

也有时,他会背着手,在长满青草的路上无声地走着,一步一步,好像在用脚步丈量着路的远近,也丈量着心的远近,更丈量着距离红尘的远近。

四周,毫无世俗之气。

四周,或是树色青绿,或是一片细碎的花儿,或是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把茶壶,几个茶杯。读者面对这画,感到一种清静气,一种空灵气,拂面而来,将自己身上的红尘一扫而光,甚至将自己心里的灰尘,也一扫而光,这一刻真做到了“与外不染色声等,与内不起妄念心”的佛境,也进入了一种空明无尘的境界。

2

更多的画面里,老树则静静地如一个僧人,或者说,他本就是一个老僧,只是,他穿着长袍,没有穿着袈裟罢了;他拿着画笔,没有拿着念珠罢了。他就在自己的画里徜徉着,领略着一种生命的大静,一种无声的大美。

他给自己设置的生活背景,也都是极具禅境的。

这儿,或者是一片清净的水,水上有一只小船,小船上用竹片编制着船篷。整个船如一枚柳叶。他一个人,就睡在船舱里,拿着一本书,任阳光泼洒在天地间;任水色反衬着天空和日光;任鸟鸣如珠,一粒粒四处乱滚,露珠一样。

其它的一切,都好像与他无关。

他,也仿佛和这个世界无关。

他就那样静静地躺着读书,或者根本就没有读书,就那样无声地躺着,什么也没看,静静地,连思想也没有动,处于一种“一切无心无住着”的境界。清风无波,思维无波,天地就那样千年如斯。

有时,他又为自己画上一片山,山的深处,流水缠绕,白云缥缈,树叶或黄或红,斑驳交杂。一片山石上,放着一把茶壶,一个戴着礼帽穿着长袍的人,就那样枯寂地坐着,静静地品着茶。这会儿,天地之间,一切都远去了,一个人洁洁净净地处于无妄想的境地,也就成为了一尊佛,一尊红尘的佛了。

或者,他就为自己设计一椽房子,长长的窗格子上贴着白纸,白亮亮的。房子里只有他,只有一个茶盘,还有一个茶壶一个茶杯。旁边,卧着一只猫儿,慵懒得一动不动。他就坐在门槛边,对着茶,门外是连绵的绿草,一直延伸向远处,延伸向天边。

此刻,时间仿佛静止不动了。

此时,一切都仿佛定格着。

3

老树的画里人物,从来没有出现面容,永远就是一顶礼帽一袭长衫,将一个很为随意的人,很为随意地画出来,明显地有着佛的不着于相的特点。

画中人也很随意,一顶礼帽遮住了淡然的眉眼,从不以面目示人。

至于画画的人则更为懒散,一支笔清清淡淡地拖着一根线条,随意游走,随意勾勒,就勾出一个粗线条的人。画中人物不在于形象,不在于神态,而在于表达画家自己内心刹那的禅悟,在于表现画家心里的那一种自然的心声,和那种行走尘世的内心向往。

名利很重,红尘荡漾,喧嚣纵生。

要冲淡这一切,要突破红尘里的围困,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向自己心里的禅境,走向自己灵魂深处的禅境。老树如一个僧人,内心是有着一种禅境的,而且,这样的禅境是随意可寻的,或者是人倚小桥,或者是背靠古柳,或者是面对一片荷叶,或者是独赏墙头一花。这些老树笔下的景物,都如一梵一唱,一声木鱼,或者一声晚钟。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在老树的一些画里,确实是做到了这些的。

老树走在自己笔下的一花一亭一草一木间,就仿佛一位老僧走在禅唱声中,走在禅境声中,走在禅悟之中,很是暗合唐人“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的诗歌意韵的。

因为他的心中有禅,因此笔下有禅,笔尖下流洒的就是一滴滴露珠,是一滴滴清新润泽之光。

因为他的笔下有禅,因此画里有禅,画中世界,时时处处都弥漫着一种空净,弥漫着一种静谧。

也因此,我们每一个读者,在面对着老树的画的时候,就有一种走向深山,走向古寺,走向遥远的佛国,聆听佛经的感觉,有一种“一切无心无住着”的感觉。

4

老树不只是用画表现着禅悟,凸显着心中的禅思,更是在画旁,随意地吟一首诗,或者点染几句话,来表现自己心灵刹那的禅悟,或者禅思的。

这样的念头,虽然如风吹水纹,微微一显;或者如雨撒落花,悄然经过。但是,因为是出自一颗自然的心,出自心灵深处的声音,因此,化为字句出现在读者面前,能让人在刹那间有着一种我也有此想法的感觉,有着一种清新、纤尘不染的洁净感。

他的一幅画中,一人独坐江边树上,古枝横斜,明月升天,四周无人,唯有江水,唯有月光,唯有远处黑黑的山影。画旁题诗:“秋夜水边独坐,不想这个那个。一弯月儿升起,仿佛天涯归客。”此时,人、月和自然,就那样一起进入一种寂静中,进入一种“根身器界一切镜相,皆是空花水月”的禅境中。

在这样的静夜,独坐者的心,该是何等的清静啊。

他的另一幅画里,红叶如霞,纷纷飘飞。树下一人,宽帽长衣,靠在树下,吹着一支长笛。其旁题诗道:“空山秋风起,无喜亦无悲。林下吹一曲,随了黄叶飞。”诗歌和画面合二为一,凸显了他挥手红尘,走向秋野的形态:一切随缘,可有可无;一切随心,无可无不可。在俗世,能有这样的形态,真的是翩然一只云中鹤了。

还有,一座茅亭,三棵红树,四围松声,画中人拢手而坐,默默无言。画旁题诗:“荷塘早已枯萎,黄叶即将落去。我坐秋风面前,不知与谁相遇。”和谁相遇呢?和秋风相遇,和红叶相遇,还是和应该相遇的人相遇,或者和不该相遇的人相遇,一切随缘,一切随其自然。

这样的画很多,佛意也十分明显。

这样的诗句也很多,譬如“落花春水远,黄叶秋风飘。此身本无忌,何处不逍遥”;譬如“生有此身须了断,不料所思皆妄念。天边开满彼岸花,哪知此心即彼岸”;譬如“活着从来非易事,百般纠结到如今。唯向心中寻清净,一杯茶,一阵风,一床琴”等,无不透着画家的佛思。

5

读老树的画,是在一个落魄忧伤的日子,摆不脱的名利,消不掉的得失,让我走在小城的烟火里,走在小城的扰攘中,难以自拔。甚至因为这些,痛苦不堪。

那日,是一个叶绿如海、蝉鸣如花的日子,我拿着老树的一本画册,躺在竹椅上慢慢地翻着,慢慢的,我走进一个了无纤痕的世界,走进一个无一丝肮脏、无一丝渣滓的世界。那一刻,我仿佛就成了那个戴着礼帽穿着长衫的人,我仿佛就走在了山水之间,走在了清闲之中,仿佛走进了毫无尘埃的画中。

我细品着“朋友很少见面,见面感觉真好。吃酒喝茶扯淡,过后却都忘了”的句子,恍若也品着一杯清茶,和朋友聊天,消除心中繁杂,过后,一心轻松,什么都不存在了。

我歌吟着“总有一棵树,等待春风回。总有一间屋,不知住着谁”的诗句,感觉到一种随意里的温暖,一种枯寂里的关心。

我欣赏着他的“风中一鸟过,扶柳看江湖。红尘千万事,终了总归无”的句子,体会着一种“根身器界一切镜相,皆是空花水月”的空明轻松。

我们的心里装得太满了,也夯得太实了。我们带着一颗沉重的心,行走在名利江湖里,行走在物欲世界里。这样,我们就出现了争斗,出现了算计,出现了贪婪,甚至出现了犯罪。陷入“迷著计较,徒增烦恼”的旋涡,难以自拔。选一个清闲的日子,选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到老树的世界里去欣赏一下佛境吧。这样,我们就会让心稍微歇息一下,让精神稍微清空一下,让灵魂稍微喘一口气,呼吸一下清静洁白的空气吧。

那一刻,我们就是佛了。

那一刻,我们真就进入了“人到会心处,何必曾相识。秋雨落一夜,菊花开几枝”的意境里了。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13689143798

余显斌,《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至今出版文集十二本,写作至今,在几百种报刊杂志发表文章两千余篇文章,《父亲和老黄》等二百余篇文章在各级征文中获奖,《知音》等七十余篇文章被各种高考、会考、中考以及其他考试选做考题。
本文发表于2022年64期《寒山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