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显斌
余显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0,618
  • 关注人气:1,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进小镇典雅中

(2022-05-27 21:06:56)
走进小镇典雅中

余显斌

 

1

漫川是个小镇,不大,可历史不短,史书载,“苻融遣苻菁掠上洛,于丰阳川立荆州,以引南金奇货弓竿漆蜡,通关市,来远商,国用充足而异贿盈积”,如此看来,漫川不但是一个古镇,那时还是一个重镇。

它的名字不叫漫川镇,叫漫川关。

百度一下就会发现,小镇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地属楚国,成为一方重镇了。

出镇不远,就有一个大土堆,形似小山。土堆上有一个磨房,引水磨面,吱吱呀呀的。磨房现在已弃置不用了,水渠也改为它用,有人引水入田种荷,也种稻。荷一开,一片碧绿的叶子如一片绿云,远望,一星一点白白红红的是荷花。秧苗在野的时候,一片白水荡漾着,一声声蛙鸣响起,如鼓点一样。

后来,有戴眼镜的专家来了,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走了。

然后,县上要求把渠毁了,水从别处引来。毁渠倒没啥,小镇处于几水交汇处,不缺水,随便挖一条渠,就能引一股清水,栽一块藕。

但另一个消息让小镇人一惊。那个土山叫蛮王冢,考古学家说,很可能是一座楚人的大墓。

一时,镇上人都怔住了,再看土堆,就有了一种敬畏,一种仰视。土堆仍罩在一片树林中,绿乎乎的,在一片荷田中,如一座孤岛。

土堆不远处是一座废置的寺庙,叫竹林寺。寺庙已成学校,后面有一个洞,名叫千佛洞,佛像密密麻麻的,有的小如手指,眉目俱显;有的大如真人,双手合什,微笑端坐。可惜,石像损坏得很厉害,大多已漫漶不清了。

这洞,县志上说,建自北魏。

这叫什么?这叫历史,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历史。也就是说,小镇一砖一瓦都是从遥远的战国保留到南北朝,再保留到现在的。现在,这些都被当地人保护了下来。有人来了,小镇人会满脸阳光,一指道:“喏,那就是千佛洞,那边是水旱码头。”那种得意,那种兴奋,是不言自明的。

2

小镇一古,就有一种气息,有人说,那是一种腐败气息。说这话的是妒忌,是眼红。古镇中的气息叫古典,叫翰墨文化。

是的,走在小镇上,一种翰墨文化气息,随时在不经意间浸袭着你,让你陶醉其中。

小镇人生活精细,精致。

精细是一种悠闲,一种逍遥,是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风韵。

小镇人生活精细,首先表现在生活上。

这儿的人特讲究,一早起来,洗脸刷牙后,得泡上一壶茶,坐在那儿嗞儿嗞儿地喝着。不就是一壶茶吗?好像别人没有似的,特意显摆似的,一壶喝罢,再续一壶,喝完,打一个嗝,再开始做别的事。这个规律,雷打不动。

小镇人说话柔柔软软的,如泉水流淌一般,大概是茶水滋润的。

他们吃饭,更让外来人接受不了。

外地人来这儿,下面条吃,将菜啥子的一切放进锅里,是一锅大杂烩。吃糊汤吧,饭舀碗中,菜堆在饭上,呼呼地喝着。小镇人不,无论吃什么饭,都得四碟菜,用桌子摆上,吃一口饭,夹一点菜。我一个同事是漫川人,吃糊汤的时候,还要拿着一杯茶,吃一口糊汤品口茶,很享受的样子。走遍全国,估计只有这一人如此。

小镇人上午饭更讲究,吃饭前还要喝两盅,男人喝,女人也喝。男人拿杯,滋一响,好像杯里不是酒,是琼浆玉液似的。女的喝着不响,抿,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一双毛眼眼被酒水蒸腾起两片雾,迷离朦胧的,看人也如此,有一种雨打芭蕉的样子。

小镇女人是美食家,小镇男人也是美食家,别的菜不说,一个豆豉炒肉,亏他们怎么做出来的,一炒,竟能香一条街,让一个街筒子的人嗅了都直流口水。这道菜,别处没有,只有小镇有,别处不缺肉,缺小镇的豆豉。也有游人来这儿,买了小镇豆豉,回去也炒不出这种香味,因为没有小镇女人的烹饪手段。

前几日遇见一个小镇男人,谈起一种吃的:冷冻卤肉切成片,细薄如纸,用白瓷盘装着,另一盘装了三月的嫩蒜苗。然后,包谷酒喝上,一口蒜苗嚼一片儿卤肉,特爽!

他说,那是他自己发明的。

他说时口沫横飞,我听了口水直滴。

3

小镇的精细,还表现在修桥上。

小镇地势很好,五水交汇处有一弯平川,这平川上就有了粉墙黛瓦,就有了人烟歌声,也就成了镇。那水上也就有了桥,横过水面。

小镇人架桥,不是随便的。一般到了清闲的时候,没事了,几个人,或者一群人会沿着水慢慢走着,指指点点的:“嗯,这儿要架一座桥,不然过河不方便。”其他人听了都侧着头望着,眯着眼打量着,然后点头表示同意了。同意了当然不算完,建什么桥,是水泥的,是石头的,还是木头的,还得讨论一番。

小镇人搭桥,讲究一个美。

金钱河是小镇的主河道,水大,一片儿白水从上面山湾处哗哗啦啦地流来,有着一种浩渺的意韵。几只白鸟扑煽着翅膀从那边的山阙处飞来,驮着一片清亮的阳光。这样的水上修桥,要么是半月形的,要么是六角形的,好看,也实用。有时,站在桥这边向那边看,一片儿水从半圆中泱泱地流下,上下倒影,恰好在水面形成一轮月,水就仿佛是从月光中流出来的。有几只鹅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嘎嘎嘎的,一直游入月亮里去了,游入唐诗里去了。

一只小船如一片叶儿,一人划船,一人撒网,一路唱着歌儿,从月亮那边摇下来,一路旁若无人,流向下游去了。

不大的河上,所修的桥洞自然是花瓶形,那水流出,仿佛是花瓶上的画里流出一样。

漫川人也修木桥,木桥横在小点的河面上,但绝对不是直来直去的,而是一曲一折的。 万福河上的就是这样的,人在桥上走着,晃晃悠悠的,水下是蓝天是白云,人就如在天上走在云里行一般,尤其小镇女子纤细着腰肢从桥上走过,简直是走在“人比黄花瘦”的仕女画里。

小镇女人很温柔,那种温柔是自然的温柔,是一种从骨子里沁出的温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古镇水土文化养出的女人,一个个水嫩着的,性子也如水,看见陌生人望着自己,白净的脸儿上会不自觉地飞上两抹儿红晕,这也是别处少见的。

在小镇教书的日子里,春天的时候,我常常爱过河去看一片桃花。

水边,总少不了女人洗衣,一个个细细的腰身,一弯腰,一截白白的腰肢,衬着葱绿的衫子,很好看。一次,过河时,一个女孩洗衣,很好看,我傻了一会儿眼,女孩一抬头看见了,脸儿红了。

她有点不高兴地说:“看什么啊看?”

我结结巴巴说:“我……我……”

我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着,一脚踏进水中,一身精湿。她一见,咯一声笑了。我见她笑了,也跟着笑了。谁知我笑了,她反而不笑了,咬着唇低着头洗起衣服来。

但那一笑一咬唇的动作,却是很韵的,至今仍出现在我的记忆里。

4

小镇的街道不是过于宽敞的,甚至有些逼仄,但是,在逼仄中满含着诗意。有时,我漫步在古镇的小巷中,心中会产生一种想象,宋词的平平仄仄,大概就如这小巷吧,或者说,这小巷本就是一阙小词吧。

说到古镇街巷,又不得不说到小镇的天井。

小镇人家几乎一家一个天井,黒木门雕着精细的花纹,也凸显着岁月的久远。每一个天井都是三进,前面是一个院子,院子中有竹,有花木,还有水池,很多还会有一张石桌,上刻棋盘,旁边放着几张竹椅,这儿,是休闲之所。二进过道两边是房子,做书房、厨房,或者堆放杂物的。第三进才是住房,人慢慢地走进去,很有点“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也有点怀疑,宋代的院落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清明上河图》中的街巷大概也是这个样子吧。

至于镇子街市,真是一个微型《清明上河图》了。

街道两边,一户一户人家紧挨着,粉墙相连,就成了小巷,也有风火墙,也有古砖雕刻的花纹。院内人家养的竹,在墙头罩一片绿烟,有时,有葡萄藤和绿藤爬上墙头,扯出一片儿绿。春天里,有桃花杏花在院内盛开,墙头上冒出几枝花儿来,蓬蓬勃勃的。此时,院子木门紧关,杏花寂寂,正有点叶绍翁的“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意境。

小巷路面一概以石子铺垫,年长月久,经过时光的打磨,光光溜溜的,如果穿着一双叶绍翁的木屐走在上面,一步一声的清响传来,一定会很清亮的。当然,小镇女子的高跟鞋叩在上面会更韵,更有平仄的。

小巷那边有广场,不大。广场上有观音庙,有武昌宫,有双戏楼,都建于明代,飞檐翘角,燕子来去,叽叽喳喳的,是南北朝的燕子,还是明代的燕子?是叙说古镇过去的衰落,还是叙说古镇今日的兴盛?大概两者都有吧。

那每一声里都含着平仄,都是一首绝句。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1号;邮编:726400;电话:13689143798

          本文获得“光明区2022年群众文学作品征评活动”大赛三等奖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