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细品国学群
细品国学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1,438
  • 关注人气:3,8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吴相对论》—450.有价值的投资

(2015-06-26 17:10:36)
标签:

冬吴相对论

吴伯凡

梁冬

投资

有价值

分类: 冬吴相对论

       冬吴相对论第450讲——本期主题:有价值的投资

 

                             播出时间:经济之声 2014/6/14 11:30-12:00

                                 主 讲 人:吴伯凡  主 持 人:梁 冬

 

                      文字校对: 正清和 妮可莎莎  红枫

                              文字整理: 进树

 

 


        

 


 

        下载:冬吴相对论-450.有价值的投资.mp3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的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较早之前我们和大家一起分享了2014年巴菲特在他的股东大会上,回答其他股东提问的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说,有人问:“你是否愿意把你的公司某一块业务单拆出来上市?”。巴菲特的答案非常简单:“不会。”这说明了他有他一个很清晰的没有条件的判断。还有很多人就问到巴菲特该怎么投资的时候,他认为包括他的拍档查理芒格也认为,一个人如果能够跑赢标准普尔500,已经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从而给我们很多的朋友一个提醒,如果你的那个钱是一个长期的钱的话,请不要在股市里面进进出出,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基金经理都未必能够在长期里面跑赢标准普尔或者是大盘,如果在中国就是A股,如果放到5年、10年、20年的层面上来说是这个样子的。所以与其那样你还不如趁现在这个中国股市在相对比较底部的时候,构建你的指数基金,就是说去买一个指数基金,可能你没有那么烦。

好了,今天我们继续去讨论他们当时的提问。有人就问这个查理芒格,就是巴菲特的这个拍档啊,说谁将接替你?这个查理芒格已经快九十岁了。你知道查理芒格是怎么回答的吗?他说,这个问题或许很快就见分晓了,大多数九十岁的人都走得很快。你明白意思吗?就是一个九十岁的还在投资的老头说很快你就知道,不用那么着急,因为我已经九十岁了。

吴伯凡:再等也等不出……可能超不过十年了。

梁冬:对对对。我很喜欢他们这些老年人的回答,因为他们是在一个比较完整的经济周期里面经历过的这些老年人。而且呢……

吴伯凡:他是经历过大萧条的啊。

梁冬:对呀,你看那个《巴菲特自传》里面讲到他们大概二三十年代的时候,他们一起经历过那些经历的时候。那个时候美国有大萧条,也有战争,然后还有疯狂的这个涨价,他们当年的汉堡包从几毛钱也涨到十几美元,他也经历过这些事情。经历过那么多之后,他们最后的结论就是,我都九十岁了,很快你就会知道了,不要着急。这个背后所传递出来的那种对时间的淡定性,可能我觉得才是他们真正成为一个伟大投资家的原因。

吴伯凡:嗯。我们说心态是最重要的,但是,不是说你想要有一个好心态就有一个好心态的。

梁冬:对。

吴伯凡:那种淡定、那种优雅、那种每遇大事有静气,就是过去中国人讲是每遇大事有静气。就是遇到大事的时候,自然内心的一股安静的……

梁冬:能量。

吴伯凡:静气,安静的能量就会出来罩着。

梁冬:什么叫做对一个九十岁老头的大事儿,就是人家问你:“你什么时候死了,谁来接替你?”

吴伯凡:对,坦然的去谈论死亡,很多老年人最害怕的就是死亡。人就年轻的时候……

梁冬:唯一的大事。

吴伯凡:对呀。他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他是可能在一两天之内就可能出现的事情。

梁冬:对呀,某一天。

吴伯凡:一夜之间就会发生的事情。

梁冬:Someday

吴伯凡:嗯,这是很难说的。而处于那种状态当中的人,还能保持一种乐观的……

梁冬:坦然,实事求是。

吴伯凡:对,死都不怕,别的你就更淡定了,是吧?

梁冬:对。

吴伯凡:所以在西方文化当中他们特别强调这种面对死亡的那种优雅。法国曾经有一个,好像是一个大臣,他要上绞刑架的时候,很从容地走过来,好像在检查工作似的,跟那个刽子手说:“你确认这个绳子是安全的吗?”

梁冬:这叫范儿,是吧?就一个人修什么,就修到最终对这些事情有一种超然。它可能跟投资没有关系,但是它是真正意义上的修炼。

吴伯凡:其实跟投资很有关系,你想我们数一下他经历过大萧条。

梁冬:二战。

吴伯凡:二战,他今年是快……

梁冬:九十岁嘛。

吴伯凡:九十岁嘛,就应该是……

梁冬: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出生的嘛。

吴伯凡:对。他在少年的时候经历过大萧条,19291939,紧接着就是二次大战,然后就是……

梁冬:越战。

吴伯凡:冷战、越战,各种就是起起伏伏,对他来说那不是听来的故事,而是他亲身的经历。

梁冬:而且关键是人家折腾还挣到钱了。

吴伯凡:关键是这种起起伏伏当中,他能够一直保持一个很好的浮力,这是很不容易的,就一直浮着,没有被淹死了。

梁冬:没有被拍到岸上摔死,是吧?说明他真的是有智慧的。所以人家能活到九十岁,能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本身就说明很多问题。好了,他有另外一个问题就问他们俩,就是说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公务机运营公司啊,叫NetJets,就是那个私人飞机的前景怎么样?巴菲特的回答说,这家公司并不是收益很大的公司,但是它是一个体面的产业,关键是后面他有句话,他说,NetJets私人飞机租赁业务即将扩展到中国,这将发挥长期效应。这话传递很多信息,你知道他们做生意都是经过长期的研究和很多的数据来支撑的。说明中国的富人的私人飞机市场,将会变成是一个非常具有普遍意义的事情。可能将来会有一天你的中学同学有人告诉你说,他开他的私人飞机来接你去九寨沟玩,这件事情可能再过个五年、十年就会发生,你知道吗?太刺激了是不是。

吴伯凡:其实已经发生了。

梁冬:对呀。

吴伯凡:我前两天碰到一朋友,他自己当然是在抱怨那个买飞机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梁冬:对。

吴伯凡:这跟钱没关系。他发现他们同学里头有一个买了飞机,但是这个飞机这个使用率其实是很低的。

梁冬:对。

吴伯凡:按规定,你必须是两个飞行员。不能一次一个飞行员。

梁冬:对。

吴伯凡:那包括机械师,就检修那个飞机的时候必须是两个。一人为私,二人为公。我过去不太清楚公安人员为什么那个侦查员都是两个,出去办案的时候,它是有相互监督的问题。就是飞行员是两个,机械师两个。现在停车费多贵,那个飞机我们是没有概念的。

梁冬:你还在考虑停车费的问题的人,就不要考虑停飞机这个问题了。

吴伯凡:我是说停飞机费,停机费那是很贵的东西。就像一些朋友买了游艇以后,发现一年那个停游艇的那个停泊费都快是一辆车了。

梁冬:他们的话来说,买游艇最快乐就两天,就买的那天和卖的那天。

吴伯凡:你不知道有一个朋友,有一年都到了元旦的时候紧急地召集一帮朋友,就是我们几个朋友冬天到海上去玩游艇,你知道有多冷吗?就是那个在北方青岛那地方。原因是什么呢?他很急切地让我们去,因为他的游艇在那儿停了一年他交了那个停泊费,但是他没去过他觉得白停了,他应该是招待大家一下,觉得把那个钱能挣回来一点。

梁冬:冷得大家,很激动,像鸡一样的冻。

吴伯凡:其实很多人买飞机我估计跟买游艇是一样的,也就是买的那一天和卖的那一天,那个……

梁冬:但是还有点不一样,因为游艇你很少说,我是一个大连人我要去上海公事,我就开自己游艇去了,但是你说飞机对于很多来说的确很……

吴伯凡:游艇它是一个休闲的一个东西啊。这个飞机是可以用的,但实际上用起来也是很麻烦,你也不能天天开着飞机来飞机去,其实那个利用率也是很低的。

梁冬:所以你知道NetJets这个,它不是卖飞机,它是私人飞机租赁业务。

吴伯凡:你知道就这个朋友我还没说完,这个朋友他买了一架飞机以后,天天就做一件什么事情呢,去劝说他的朋友们去租他的飞机,使用一次三万五基本价。那样你起码要约上八个人你才划算,你就摊下来。老实说那种小飞机,其实坐着又不舒服,我坐过,特别难受。

梁冬:很害怕的,其实。

吴伯凡:它颠起来它跟那个大飞机颠起来完全是不一样的。

梁冬:很吓人的吧?

吴伯凡:像颠勺似的,那个。

梁冬:天呐。

吴伯凡:但问题你很难组织八个人去坐那个小飞机去。所以每次当终于有朋友找来了八个人来租他的飞机的时候,他会特别高兴。你想想才三万五,他是做大生意的人,但关键在于这三万五这笔生意做了以后,他减少了他的负担。我说的意思是什么,肯定有一天大家意识到买飞机是一件极其不划算,极其没智商的事情。所以租赁飞机确实是划算多了。

梁冬:对。巴菲特他们投资的那家公司叫NetJets,这家公司就是一个私人飞机的这个分租业务。就几个朋友就你买了一份之后,你可以有一个飞机可以用,相当于那种……

吴伯凡:这就有点像那个……

梁冬:分时度假那种感觉。

吴伯凡:分时度假。

梁冬:这个话题很有趣。在将来很可能航空某一些区域会放开的时候,这种私人飞机业务就变成是一个蔚为壮观的事情。

吴伯凡:这个在中国我相信是非常大的一个市场。

梁冬:土豪嘛,现在。

吴伯凡:所以他看好中国是有道理的。

梁冬:好了,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冬吴相对论》。

片花:老派的生意人为什么认为现金是的氧气?松下幸之助奉行的水库哲学和目前流行的杠杆思维有什么本质区别?洛克菲勒什么认为没有谦卑的成功注定只是巨大的幻象?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有价值的投资。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的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今天我们讨论的问题是2014年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回答其他股东的提问的一些有趣的话题。曾经有一个人问这个巴菲特,说为什么Berkshire就他的公司,Berkshire的麾下能源集团保留那么多的现金?巴菲特说他们将永远在手上保留两百亿美元的现金。他说不能指望别人和银行,现金是氧气,99%的时间你不会注意到它,因为就放在那儿,好像很便宜,但是它没有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注意,就像氧气是一样的。现在很多朋友就是有那种杠杆贷款去买房子也好,贷款去买股票也好,赚钱的时候很爽,亏钱的时候也是很伤的。所以保持一个足量的现金,对于这些老派的生意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尽管通货膨胀很严重。

吴伯凡:嗯。巴菲特是老派的,还有松下幸之助那就更老派的了。他们好像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就是要为你的公司储备一种你平常意识不到,在关键时候能够救你命的那种资源。巴菲特把它叫氧气,有的时候没意识到,没有你立即就会很难受,它是性命之忧的问题啊。

梁冬:对。

吴伯凡:松下幸之助叫水库哲学,就是那个水存在那儿,平时你也意识不到,关键的时候你才知道它有多有用。这种之所以显得老派,是因为大家现在都流行杠杆思维。杠杆的意思就是放大,就是四两……

梁冬:拨千斤。

吴伯凡:拨千斤嘛,这叫杠杆嘛,是吧?有五百万他能够做多少个亿的生意,这叫杠杆。而且很多人就觉得谁善于利用杠杆,谁就是高手,谁就是追求卓越。这种经营思路的流行使得这种老派的东西显得特别不合时宜,但是老人就是老人,就是……

梁冬:就是人家经历过,人家都是在看着那些新潮的人死掉他活下来的时候,才留下的那种智慧。

吴伯凡:对。他之所以活下来,他是有道理的。

梁冬:所以我有些时候常常看一些新闻说那房地产商,平常特奢侈,买豪车,动辄很多钱,然后玩的都是几十亿的大生意的人,突然一下子,说崩盘说破产就完全没钱了。那是因为他们玩得太大了,赚的也是赚那么多,但是亏也.……

吴伯凡:他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梁冬:对。

吴伯凡:他们玩的都是这样的。所以洛克菲勒说的,没有谦卑的成功注定是一个巨大的幻象。

梁冬:对。

吴伯凡:这是来自于亲身的感受。有谦卑的成功,所以这个谦卑不是简单地就说几句客气话,比如说当你在准备现金的时候,这是一种谦卑的态度。当你在为公司修建一个水库的时候,这是一种谦卑的态度。包括记笔记,我后来发现,表达谦卑现在是有一个方式就是记笔记,乙方就不用说了,乙方去见甲方一般都记笔记的,你发现了没有。

梁冬:对对对。

吴伯凡:无关紧要的事情,恨不得吃饭的时候……

梁冬:他也记。

吴伯凡:拿个本子那个记,它是表示一种谦卑和尊重。

梁冬:我看那个网上传的那个……

吴伯凡:就那个八零后的领导人。

梁冬:那个八零后领导人他出去讲话的时候,旁边的那些二、三号人物都是拿着小笔记本在记的。

吴伯凡:对呀,就是那些50后、40后,60后好像都没有。40后、50后都要拿着那个本子去记。当然这是装出来的这是一种表演,这是一种记法。记笔记它应该是一种心法,心法就是谦卑。

梁冬:它传递的信息不是我要记录它,而是我对你讲的每一个东西都很在意。

吴伯凡:很在意,而且这种时候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包括有些时候,去参会的时候当你记笔记的时候,其实我觉得自己的记性还不错,用不着去记,重要的也就那几点,我都能记下来,其实不是那样的,当你拿着笔认真地记的时候,你记到的东西还是不一样的。因为你这种谦卑,能让你领受很多你平时领受不到的东西。现金在好多时候它就是保持一种谦卑的态度。

梁冬:你有敬畏,你知道天有不测风云。总之,保持足够多的现金,这是让一个人对天有不测风云保持敬畏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心法体现。除了投资以外,其实还有很多人问了他们俩,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一些个人的问题,比如说关于节俭的问题。说你们的节俭是否有利于Berkshire的股东。巴菲特就问他的朋友查理芒格,说我们两个人谁更省。芒格说在个人事务上,沃伦,就是沃伦巴菲特他更省。巴菲特的回答说,我的生活不会因为我花更多的钱就变得更快乐,更多财富和收入使人生变得不同是很有极限的一件事情,一旦超越更多的消费就与幸福就负相关了。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他就有资格说这话了。

吴伯凡:对呀。

梁冬:就是人家朴素得起了,你知道吧?

吴伯凡:对。就是他已经到了说这句话,别人不认为他是在装。

梁冬:很真诚的了。我们挣钱为什么?挣钱就是为了证明有一天我们在说这种话的时候显得很真诚。

吴伯凡:是。挣钱的最终目的就是要理直气壮地去朴素。

梁冬:最近不是开始在学各种的,佛啊、道啊、放下啊什么的。

吴伯凡:对对对。

梁冬:很多人都讲这些事情嘛。

吴伯凡:各种微信上那个百分之三、四十都是这些东西啊。

梁冬:对。但是有些时候我在想,当一个人他放不下的时候,是原因他是真的没法放下。所以最好的方法不是让他放下,而是让他尽可能拿得更多,拿到有一天他实在拿不动的时候,他就真放下了。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讲了一个很朴素的道理,他说很多人都觉得我要清心寡欲啊,我要专注啊,我要只对一个人好啊。他说如果有一天,有三个女朋友同时在一天晚上约你了,比如情人节那一天,你是发自内心地希望只有一个女朋友的,那种专注只跟一个人好的专注是发自内心真诚的。我说你这话太恶劣。听起来好像很不正确,但是你认真想想。是说你朴素得起,你专注得起,是因为你之前有过拿起来的这样一个过程。

吴伯凡:你现在的放得下,是因为你当初拿得起啊。

梁冬:对。你没拿过,天天跟人家讲放下,这个事儿很假。

吴伯凡:我看见好多戴那个珠子,那手上有珠子的那些人,他们就忘了一个事实,不管是释迦牟尼也好,还有他的好多弟子,其实他们的心路历程是历尽繁华以后由色而空,是这样一个过程。而我们很多今天买珠子戴珠子的那些人是由空而色,从一无所有想成为一个土豪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呢……

梁冬:心法方向是错的。

吴伯凡:对,方向就搞错了。所以他们就有点文不对题地去祈求一个放弃了荣华富贵,到山林里去修行的去打坐的那么一个人来帮助他如何发财,我觉得这是有点文不对题。

梁冬:现在基本上就是这样。

吴伯凡:对呀。

梁冬:很多人拜佛其实是一种贿赂的心态。

吴伯凡:对。是一种交易、贿赂的那种方式,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梁冬:对。

吴伯凡:就是说与其天天去转那些各种仁波切语录,还不如真的去看看查理芒格和巴菲特的东西,尤其是查理芒格的一些东西。我觉得特别有意思。他们是真诚的,他说这个话,他们的所有的那种关于朴素,关于金钱……

梁冬:关于节俭。

吴伯凡:关于放下,他没必要跟你撒谎。他已经到了那个地步,没必要跟你撒谎。

梁冬:朴素得起。朴素得起。所以就一个结论:你要真想朴素的时候,还是先拿起来一下。是吧?

吴伯凡:你要真的想放得下,你还真得要拿得起。

梁冬:好了,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继续和大家分享2014年巴菲特和他的拍档查理芒格在回答股东提问的时候的一些特别有意思的答案。

片花:什么才是成功的人生投资?巴菲特为什么认为年轻人在选择职业的时候应该持续追寻自己内心的激情?除了能力,激情为什么也是一种优势?为什么说当一个学习者比当一个老师要难得多?欢迎继续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有价值的投资。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的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今天我们讲到的是在2014年巴菲特在回答他的股东的这些提问里面的一些有趣的答案。有一个人问巴菲特说,假设你现在23岁,你都有足够的智商了,你也经历过所有一切了,现在你又重新回到23岁了,你会做些什么?

吴伯凡:你去参加过一次,是吧?

梁冬:啊!

吴伯凡:今年还有人跟我说,曾经梁冬来过,今年你会不会来?我才想起,又到了他们开会的时候了。

梁冬:对对,四五月份,挺好玩的。

吴伯凡:你看这搞得有点像法会的那种感觉啊!

梁冬:不是,因为的确很多人是基于个人的爱好才去买他们的股票,它这就是一个信念问题了。而且的确他们两个人,因为经历过很多事情之后,他有充足的这个,在现代这个地球上的智慧。

吴伯凡:对呀。它这个有点就不像是那个股东大会了。

梁冬:它是个人生投资大会,它就是个人生投资大会,你知道吧?

吴伯凡:对。

梁冬:所以,你知道巴菲特怎么回答吗?他说,我想做的事情和当年23岁时候所做的事情完全一样。就是他基本上没有后悔这件事情了,就我们很多人都说,如果时光倒流你会怎么样,他会说我不会怎么样,我会怎么样,对吧?但是巴菲特说的是,我会和23岁的时候做的完全一样。年轻人寻找自己的激情,并且继续追寻下去。就是说你要听从自己内心激情的东西,然后持续地追随它。这件事情听起来简单,其实非常意味深长。

吴伯凡:对。他说的很简单啊,其实我自己是很有感触的。

梁冬:对。

吴伯凡:就回到23岁,那些觉得后悔的人是终于……用种种的努力证明自己的选择是错的了。后悔无非就是这么回事儿。所以选择的时候,借用一本书的标题叫:首先发现你的优势。这个优势我觉得是两方面的东西,一个是能力层面的,第二个是感情层面的。就舒马赫发现他会开车,你想想这个几百种、几千种职业里头,他选择了任何一种其它的职业的话,可能他就,谁都不会知道这个人了。

梁冬:就丁俊晖选择了打桌球。

吴伯凡:对对对。这首先是要找到你的优势。还一个就是说情绪层面的是,没人让你干,你都要偷偷地干。是吧?没人给你报酬,你都会投入巨大的激情和精力去做的那件事情,既是你的优势,又是你特别爱做的事情。那本书里头讲,优势是38种。现在的教育很糟糕的一点是它只用一种东西来选小孩,就用分数啊。其实至少是38种,我估计再细分下来的话,可能是380种。去找到这个1/380,或者1/38,最幸运的人是他发现了他的优势,而且同时发现自己很喜欢它,那你就有福了。所以……

梁冬:在年轻的时候你做什么事情,有个很重要的指标,它不是基于理性的判断。因为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看到东西是不多的,我们做的判断其实往往是不能持久的,是那种真正让你激动的事情,而不是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很多年轻的朋友都来问我,应该做什么。我说,你不要跟我讲应该,你首先想你真的兴奋什么事情,你活该做什么事情,做的这个事情觉得活着真是好啊,那种感觉来的时候,你应该去做它。

吴伯凡:你只要是做那样的事情,它这个事情即使没有了。

梁冬:你也没亏。

吴伯凡:比如说武侠行走江湖,逐渐地就被制度化的镖局所替代,侠一般都是独行的嘛。

梁冬:对对对。

吴伯凡:行走江湖,镖局它是一个……

梁冬:镖师,他就是保安。

吴伯凡:对呀,它有一个庞大的联络系统,组织化的侠客了。其实也不是侠客了。

梁冬:就职业化了。

吴伯凡:职业化了。后来镖局都没有了,火车一开,镖局就没有了。那你还可以去看家护院。实在是看家护院没有了,像今天你也可以当个私人保镖什么的。这个东西呢,它……

梁冬:破落得没样了,本来是个侠客,最后看家护院,还不如电子眼呢。太可怜了,这就是侠客的悲剧,你知道嘛,真是不容易。

吴伯凡:保镖,我们看那惠特里休斯的那么酷的一个保镖。我觉得他就是一种侠客的状态。就是他能够坚守住很多东西,那种对原则的坚持,在他和主人之间恪守一种界限和原则,他的机敏、他的责任感,我觉得也很好啊。我说的意思就是说,你喜欢干,你的优势是这个,你就不担心这个东西做不做得下去,做不下去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的,你只要在这方面有优势,而且喜欢干,它一定会能以别的方式去做了。

梁冬:所以两个人谈恋爱,前段时间听到个话挺好的,叫好爱不累,真爱无味。就是说两个人真的是合适的爱情啊,他没那么累的。两人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挺舒服的。你看那些很作的,肯定不是好的爱情。

吴伯凡:Nozuonodie,是吧?

梁冬:对,呵呵。不作就不会死。所以巴菲特说回到年轻时候的选择,一定要选择那个自己内心会激荡起你激情的事情,然后这一辈子持续做下去,所谓人生的成功投资无非也就是这样,年轻人记住这句话,不要去做那一些你认为应该做的事儿,因为你现在的眼界、你的知识是有限的。

吴伯凡:对。

梁冬:你要听从非逻辑,但是有激情的声音。

吴伯凡:对,最近因为小孩高考了,要报志愿,又有那些同龄的家长,我们现在也是高考家长,大家就真的是热锅上的蚂蚁。我很淡定,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权利和义务去为孩子去设计什么未来的职业生涯。我真的没有,因为我父母也没有给我设计,我只是问了我小孩一个问题,就是你现在最喜欢干什么。因为你其实不用看太远的,就现在真的是很喜欢干,而且你干的比别人好。你只要把这个问题问清楚了,你填什么专业。

梁冬:都是对的。

吴伯凡:都是对的。我们现在学非所用,临时在一个饭桌上我做过一个统计,你知道是多少吗?

梁冬:多少?

吴伯凡:百分之百。

梁冬:哈哈。

吴伯凡:那当然是个极端的情况啦,是吧?所以我觉得……

梁冬:所以一个人是注定干不了自己学的东西的,所以就无所谓了。很多时候学校教育的唯一作用,就是你学什么,就扼杀了你对这个事情的永远的激情。

吴伯凡:现代的教育制度是为了把你培养成为一个teacher,而不是一个learner。就是说,现在你上完这个学校了以后,最适合做的工作就是留在这个地方当老师,或者是去教别人,而不是培养你是一个学习者。这个很重要,你以为当一个学习者比当一个老师要难得多。我这些年最庆幸的是我没有当一个老师,而是……

梁冬:你还没当老师呢,你天天在《冬吴》里面对着全国人民当老师啊。

吴伯凡:不,我是一个learner。我就是学习者,真的。

梁冬:就是学者,是吧?

吴伯凡:不不。

梁冬:持续学习的learner

吴伯凡:学习者,不叫学者。

梁冬: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冬吴相对论》。我们相信呢,其实大家可以在这些对话里面发现,一个人他的经历可以给我们很多人生的启发。当然我们也知道,弯路是不能够借由别人去走的,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把这些具有智慧的分享跟大家呈现出来,我们可以少走一点弯路。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冬吴相对论》,下一期同一时间再见!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