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细品国学群
细品国学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1,438
  • 关注人气:3,8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吴相对论》—389.最重要的投资

(2013-10-05 23:21:55)
分类: 冬吴相对论
        冬吴相对论 第389讲 ——本期主题:最重要的投资

 

                                 播出时间:经济之声 2013/09/08  11:30-12:00

                                        主讲人:吴伯凡  主持人:梁 

 

                            文字整理:沪JYH可爱的天空  川JYH-吴梦玲  正清和

                                校对:正清和  红枫

 

   

 

    下载:冬吴相对论-389.最重要的投资.mp3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梁某人。对面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最近我偶然翻开了一个访问,讲到了比尔·盖茨他的投资观,他说人生最重要的投资就是婚姻。你真正想起来发现真是这样,你拿未来自己的财富、幸福、健康做对价去收购另外一个也不知道资产是到底是多少的,进行互相垄断的排他性的联盟,是吧?

吴伯凡:而且这里头是个对赌协议啊!

梁冬:对。所以呢,结婚不是说你找一个人侍奉公婆,照顾自己,生个孩子,诸如此类。

其实不是的,有什么样的老婆,就是决定了你的什么人生。你的父母决定了你的前半段,你老婆决定了你的后半段,这个事很重要。所以我们今天再讲讲这个婚姻投资行为在人生当中有多重要。

吴伯凡:嗯。前半辈子拼爹,后半辈子就拼妻了。

梁冬:对。就是说,对男人来说就是拼老婆,对女人来说就是拼老公。

因为我们现在到了30多岁就好为人师嘛!很恶劣嘛,经常在节目里讲讲人生道理,就是经常会有些年轻人来问我说,梁老师,到底怎么样选一个好老婆呢?

我说你还可以选,说明你还可以嘛。现在有选择就不错了,是吧?但是话是这么说,认真想想呢,还是有值得和大家分享的东西。

比如说在我的现实的观察当中,我发现通常如果一个女孩子很漂亮,在小的时候就受到很多人的青睐,那么这种女人最好一般不要娶。

为什么?因为一个女人从小很多人喜欢的时候,重点不在很多人喜欢她,也不在于说因此她获得很多机会,而是这个女人习惯于很多人追。她一旦习惯了要有很多人追的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呢,那么这个事情后来就永无宁日。

第一,你必须逼着老公非常优秀镇得住;第二,你永远要绷着很优秀,否则分分钟就搂不住;第三,就算你很优秀,那她的圈子也会很优秀嘛,这些女性的,这个年头,这个社会谁和谁建立点联系都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就会令到人很紧张。其实我观察到就是年轻的时候娶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很多人追的女孩子的这些老公呢,其实都多少有点焦虑,你有这种观察吗?

吴伯凡:呵呵。

梁冬:我认为的第一个啊,这有点八卦,就是女人不能娶太漂亮。第二,女人还不能娶家庭环境特别好的,你发现没?

吴伯凡:嗯,这是有点颠覆。人家说女孩子要富着养,你这是有点颠覆世俗观念。

梁冬:这个就跟你以前说的要中等,还不能太好,太好了容易跋扈,太差的容易卑微,就容易被收买。就中等的比较好一点,我观察过很多女孩子啊,小的时候由于是爸爸的掌上明珠啊,所以这个女孩子一辈子习惯了被一个无条件的爱她的男人哄着,她会把这个东西投射到对老公那里。但是如果这个老公不够成熟,或者老公终于成熟到可以爱的时候,爱到他的女儿去了,没呆在老婆这里的话,这个女人就容易产生那种骄横之气。

吴伯凡:嗯,你刚才说有些人是一辈子习惯于被别人追,那倒不一定是追,她至少是对于别人的那种关注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割舍不掉的需要。

梁冬:需要!

吴伯凡:这种需要用昆德拉的话说是,如果这种关注的目光少了一双,她的空气就会稀薄好多倍!她就会很难受。

梁冬:就像从小吃热干面的人,他长大了还是喜欢吃热干面。从小吃麻辣烫的人,带他吃个火锅他就很兴奋,甭管这个火锅干净不干净。

所以从小就活在众多男人的焦点当中的这种小女孩啊,如果你不小心你娶到她的话,其实这个男人是要扮演一个与天下为敌的这么样一个角色,这好像是有某种宿命的。

吴伯凡:倒不是与天下为敌,他就必须要保持一种姿态。而这种姿态它还跟距离有关的。刚看到有一个网上的段子,说一个女施主在这个山脚下,一个老和尚看见这个女施主以一种惊叹、赞美的眼光在看着那座山,这个老和尚说,你觉得这座山峻俏、威武等等啊。那个女施主就不停的点头,觉得这个山真的太好了。这个老和尚就问她,你是想爬到那个山顶去吗?那个女施主说,这么好的山我一定要爬上去。这是个很有意思的……

梁冬:比喻。

吴伯凡:对。就要站到它的顶峰去啊。就是人其实不可能拥有一座山的,但是当你爬上那座山的顶峰的时候,你就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占有了和拥有了那座山。山无非就是高嘛,山高人为峰,是吧?

梁冬:啊。

吴伯凡:我站在那个上头比山高出一点几米。

梁冬:一点六米啊。

吴伯凡:这样一种感觉。那个老和尚很明白她的心思,他说我也是要到山上去,那你就跟我一起上山吧。这个时候,上山的过程当中,女施主就开始不耐烦了,关键还不在于爬山时候的累啊,渴啊,饿啊,最重要的是山一点都不美啦。因为你看到的都是一块块石头,还有树木,就很零碎的那种感觉,很琐碎的感觉,就你就感受不到那座山啦。

梁冬:对。

吴伯凡:那种状态有点像什么?从照婚纱照到柴米油盐的那种感觉。好不容易终于爬上那个山的时候,这个老和尚就问这个女施主说,你觉得美吗?她说不如我在下面看到的这座山美啊,我觉得前面那座山更峻俏,更美,我想去爬那座山。当然这个故事有点像编出来的,它说明了你刚才说到的很多道理。

梁冬:然后呢?然后我们就稍事休息一下,坐着打通经济任督二脉《冬吴相对论》。

片花:婚姻为什么是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投资?为什么说在工作中两个人进行的是单点对单点的沟通,而在家庭中两个人的沟通也是多点对多点的?婚姻为什么是两个家庭的并购行为?一名女性的丈夫如果家庭环境远远优于自己为什么就比较容易烦恼?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最重要的投资。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今天我们的话题讲到这个婚姻投资经济学,比尔·盖茨也讲到这个人生最重要的投资,一个最重要的战略决定就是结婚,其实不仅仅是男性对于女性或者反过来是女性对于男性来说都是如此。

吴伯凡:对,你在刚才说的时候,有些女性朋友可能会不高兴啦。

梁冬:对,反过来说。

吴伯凡:其实它是一样的,对女性来说结婚那是更重要,结婚是二次投胎嘛。

梁冬:对。

吴伯凡:我是见到这种案例很多的啦,就是那种曾经连我都有印象的明星,终于有一天见到啦,但是不大认得出来哦。因为她已经是某个朋友的太太啦。

梁冬:啊。

吴伯凡:但是我就没觉得他们有多幸福,甚至是你从她的那种举止言谈和目光当中能感受到某种的无奈和悲哀。

梁冬:嗯。

吴伯凡:你想想一个女孩年轻的时候,怀揣着梦想嫁给一个高富帅的时候那种感觉,到后来爬山的那个过程,就越爬这个……

梁冬:越爬越琐碎。就算爬到顶峰也不过如此,对吧?

吴伯凡:对啊,她看到旁边的山又更美了,但是你也上不去了,是吧?经济学上讲的机会成本在这里头也适用,你爬这座山恐怕就爬不了那座山了。

梁冬:对。

吴伯凡:天都黑啦。

梁冬:对。我们公司里面有些小女生嘛,她们也要面临着婚姻的问题,天天来问我。如果要结婚的话应该嫁给什么样的人?

那我个人感觉要嫁一定要嫁给非常优秀的男人,不过有一个另外的条件,这个条件是什么?就是家庭环境。

我后来发现很多女孩子啊,在谈恋爱的时候跟她面对这一个单独的这个男人是很幸福的,但是一旦变成是两个家庭的整合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如何与这个男孩子的父母形成比较好的互动其实是一个相当考验人的事情。

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年四十年里面,它完成了一个所谓的社会阶层大跨度。比如说一个人他在北京或上海,他可能经过了三、四十年,他已经完全成为了这个社会圈子的人,但他的父母其实还在那个社会圈子里面,这个差距其实挺大的。

吴伯凡:对。这个其实是一个家庭的断层吧。就我们的父辈跟我们还有我们的下一代之间,它其实……

梁冬:跨度太大。

吴伯凡:嗯,跨度太大。

梁冬:就恨不得是从农业社会一步跨到了后工业时代。中间跨了好几个时代,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那么这样的一种冲突,在两人谈恋爱的时候,单点对单点的互动过程当中没有问题,一旦变成家庭并购的过程里面的时候,你面对的不是这一个人,而是这背后的所有这些人的时候。包括家里面的老家来的人到你的新家,在你的地毯上怎么怎么样。其实女主人一定会崩溃的,而那个时候引发出来的问题就很多了。

吴伯凡:对,有一部美国电影就叫《我们的故事》,它讲的就是一对夫妇的冲突嘛。那个电影到最后出现那种玄幻、特技镜头,就这个男主人公进到他们的屋子来的时候,身后是一批人,是他们家族的所有的人。而女性进到这个屋子来的时候也是一批人。但他们不说话,他们都各自进来以后坐在一个地方,这个镜头很灵异啊。

梁冬:一个人走进来,后面跟着十几二十个。

吴伯凡:悄无声息的。

梁冬:但是存在着的。你看得见,摸不着,但是它存在的那么个东西。

吴伯凡:对,最后他们两个的对话,实际上变成了……

梁冬:两群人的对话。

吴伯凡:两群人的对话,那个很可怕,你想两群人的……

梁冬:但其实我们俩现在在对话的时候,我们后面各自都站着一堆人,你知道吗?

吴伯凡:我们工作上往往是过滤掉的,很多个人化的东西。因为我跟你是同事的话,我们的关系很简单。而当两个人关系亲密以后,它没有那么多界限的时候,有很多东西你是过滤不掉的。我们走出家门的时候,我们去做一件什么事情,我们实际上是过滤掉我们身上的很多东西出去的,是一个比较纯净的角色,或者是说是一个单一的角色。但是当我们进到这个家门来的时候。

梁冬:大门一关,就俩人的时候。

吴伯凡:对,实际上这个人身上不仅仅是随身携带着你的家庭关系,而且是随身携带着你这个人的多种面相。这个别人是看不到的,所以在那个《高绩效人士的七个习惯》里头,斯蒂芬·柯维说“有很多人能够指挥千军万马,能够管理几万人的公司,但是当他具体到跟一个人来相处的时候,他就比较困难了”。尤其是关系比较亲近的人。比如说当他面对他的妻子的时候,面对他儿子的时候,面对他女儿的时候,他所有那些在军事上在商业上的那一套管理手段,那套沟通手段全不管用了。因为你这个对话的时候,也会陷入到这样一种局面里头,你不是一个人,你是一群人。

这个一群人你是分为多种角色,多种化身。当你在说一句话的时候,你发现对方给你的反应不是你预期的,你觉得是在就事论事的时候,而对方在说别的事情,来揪你的小的“辫子”啊。你甚至觉得她完全是在打岔啊等等。其实他是在跟你的另外一个“我”在对话。

梁冬:嗯。

吴伯凡:这个就麻烦了。这就变成多点对多点的那种混乱的沟通。

梁冬:就像我们小的时候去广州喝茶,在茶楼里面一走进去那种“嗡嗡嗡嗡”的声音。你知道吗?就小的时候我们在广州酒家那个茶楼,它那个反射声音效果也做得不好,你走进去的时候你听不见一个人说话,你听到的是一片“嗡嗡嗡嗡”的声音。

吴伯凡:对。你平时你习惯了,你意识上可以屏蔽掉,有时候静下来你来听的时候,你觉得这个声音很奇怪,你从来没有听过那种声音。这种其实就是噪音嘛,就是当很多人在说话的时候,它就形成的是一个噪音。你想想你是一群人,他是一群人,这个时候相互听到对方的其实都是那种噪音。

梁冬:“嗡嗡嗡”啊。所以再回到我们之前讲的那个话题,就是女人要嫁给什么?要嫁给的是一个在社会阶层上应该比较接近的一个人。因为如果你这个社会阶层很不相同的话,其实带来的烦恼绝对不是单个人的情趣的问题,是你要和整个这一群人协调的问题。这个问题一旦衍生出来之后就让绝大部分人都无法适从。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冬吴相对论》。

片花:婚姻投资为什么是一种超经济行为,需要多个维度的考量?为什么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秧?为什么中国古代每一个幸福的家庭都有一个慈祥的老奶奶?中国古代女性的无我主义为什么是一个家族吸收负能量的黑洞,释放正能量的放大器?欢迎继续收听《冬吴相对论》,本期话题——最重要的投资。

梁冬:坐着打通经济生活任督二脉。大家好,欢迎收听《冬吴相对论》我是梁冬,对面依然是《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吴伯凡,老吴你好!

吴伯凡:大家好!

梁冬:我们今天聊的话题就是婚姻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投资,你如果娶错了一个人,比如说你娶了一个万千都喜欢的少女,或者变成了资深美少女的话,你发现你不小心与世界为敌。

当然了,如果你不小心嫁给了一个很成功的人,其实你会发现你根本不是嫁给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一个领导,你只不过嫁给了这个“人”,如果这个人的性格很暴敛,或者很多疑的话,实际上有很多的问题。如果你和他的家庭,社会阶层不匹配的话也有很多问题。

但我们很多人会花很多时间去思考理财产品,百分之4.5还是4.3啊思考半天。然后到底买什么股票啊,到底要不要买房子啊,工作要不要调整一下多个一千块钱两千块钱工资啊,这类事情好像是我们很多人理财在讲的。其实你对比下来,这些都是小钱,真正大钱就是那一件事,结婚这事儿!

吴伯凡:当你钱稍微有点多了,现在还很流行有一个个人的理财师啊。你钱再多点儿的时候,还有所谓的私人银行。那个私人银行专门来接待你的那个人,那些所谓的私人理财师会对你的每一项投资决策、理财决策进行很仔细的规划和考量。

梁冬:你自己也会花很多时间去想这事儿。

吴伯凡:对,但是我们,确实是对于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投资。就是这个投资它决定了你最终这些资产的真正的价值在哪里。是吧?因为最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这个婚姻破产,意味着至少是对半分嘛,是吧?

第二呢,你发现没有?就买东西这一点,女性比男性更明显。当你的心情不好的时候,心理状态不好,精神状态不好的时候,购买的东西都不好。最后你发现……

梁冬:怎么做怎么错!

吴伯凡:怎么做怎么错的。因为有一些女性她是喜欢用购物……

梁冬:来治疗自己的心理疾病。

吴伯凡:啊对,就心情郁闷的时候,拼命去购买那些东西。

梁冬:心情高兴的时候,也拼命购买那些东西。哈哈。就跟我们抽烟一样,心情高兴的时候抽一根,心情郁闷的时候再抽一根。

吴伯凡:你可以对比一下啊,就是心情郁闷的时候购买的那些东西过后你看都不愿意看。因为你的状态一差其它的都会差。同样就是理财,一个人的心理状态要不好的话,说得神秘一点就是你进行投资的时候,就觉得好像这个运气都很差。

我们撇开不说这些有点神秘味道的东西,就是你投资的时候,心情真的是非常重要的。而心情决定你的心态,就决定你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的就是背后的那个大投资。这个投资要成功你其他的就容易理得顺,而这个根本的投资要出问题的话,那真有可能是漏洞百出。

梁冬:嗯。关键是你看最近的数据显示北京市的离婚率大概39%,上海也差不多,这还是离成婚的人,还有多少想离没离成婚的人呢?所以我们大概都可以想得到,当今的中国可以说婚姻的幸福指数是不高的。

这样的话它就构成了一个社会的总体幸福指数的偏低,我觉得这个问题我没有看到很多人花很多时间把它当GDP一样去讨论。但是就像你刚才说的,当一个人处在负能量情绪差的时候,他的所有决策都有可能是错的。

当一个社会很多人在婚姻当中都处于不幸福的时候,那么它一定会衍生出来许许多多的问题,例如说是家庭的问题,例如说是因为不幸福所以去到小区里面被人当场群众举报。诸如此类,是吧?那么背后其实都是跟这个东西有关的。我曾经和一个做社会研究的朋友聊过天,他说前些年中国人很多人的结婚是基于房子,单位要分房了两个人如果结了婚都在同一个单位的话,他们分到房子的机率比较高,所以很多人就为了分一套房子匆匆结了婚,这个情况后来变成不是单位而是社会了。俩个人为了能够一起供一套房子,或者怎么样的也结了婚。

吴伯凡:当然了,那种也算是个投资。当你把你的资产跟……

梁冬:装进去嘛。

吴伯凡:装进去嘛。

梁冬:换股嘛。

吴伯凡:对。

梁冬:基本上就是这样嘛。对赌嘛。

吴伯凡:除非你是什么呢?除非你是,像有些人他是跟本不把婚姻把家庭当成一个终极的目的,而是像我们以前讲的通过A能融资-离婚,B能融资-离婚,越离资产越来越大,那是另外一回事情。

梁冬:如果你说女青年还可以这样了,很少男青年可以ABC轮的。那只有A轮减一半,B轮再减一半,然后D轮变成一个穷光蛋,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路径嘛,是吧?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个,因为普遍意义上的婚姻不幸福而带来的一个巨大的黑洞。

吴伯凡:他对于整个社会总体财富的那种吞噬作用我们是低估了的,最重要的不是对有形财富,他是对我们的幸福,就福祉,最终个人的福祉,这个一般很多人不计入损失里头。人算账只算他算的过来的帐,算不过来他就不算了。他可能会为自己丢了一千块钱……

梁冬:而懊恼。

吴伯凡:对。但是无形当中的大决策导致的那种失误他是没有感觉的,尤其是当这些东西不能够变成货币的时候,它……

梁冬:无法量化。

吴伯凡:无法量化了。所以我们说这个投资其实它不是一种经济行为嘛。它是一种……

梁冬:超经济行为。

吴伯凡:嗯。反而是你要这种投资要做的好的话,你一定要有多个维度的这种考量。

梁冬:但我认为所有的考量当中,我曾经请教过一个人,他给我讲就是两个人的智慧和宽容,我们称为叫德性。其实最终因为没有一个真正完美的匹配的,这是不可能的,那都是写在故事里面的。

我们很多人受这个故事书毒害太深,尤其很多女青年她总是喜欢过上一种言情小说一样的主人公角色的生活,但每每失望。

但是如果真正的对生活了解的人,你会发现说,单个的个体在婚姻当中这种宽容性本身,温和的包容这种品格本身,是一切幸福的基础。我后来观察过很多儿孙辈成就很大,家庭很幸福的这种家庭模式,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家里面都有一个慈祥而有智慧的老奶奶。这个老太太的角色变的很重要,你发现了吗?

吴伯凡:嗯。在一些不幸福的家庭也有一个老奶奶,红楼梦里头贾母。当然她也在很大程度上能够……

梁冬:hold住。

吴伯凡:对,最后贾家正式的败落是以贾母的去世做为一个标志性事件的嘛。

梁冬:对。

吴伯凡:这个是辜鸿铭说的中国女性的这种无我主义。就是在一个大家族里头,这个家族能否兴旺就在于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这个其实是能看到的,就是一个女性--老奶奶。

因为大家族肯定是几代同堂的嘛,她是一种很好的力量,就是所有的负面的力量在她那里头都要收敛,或者说她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黑洞,就是负能量的黑洞。

你发现有的人往那一坐一群人就大家都很高兴,都处于一个正面的状态里头。而在好多组织里头就是因为某个人他是一个正能量的黑洞,就是大家的正能量在他那儿都给吞噬掉了,负能量的放大器。

所以辜鸿铭认为在中国古代这种女性的无我主义,她为什么能够成为一个负能量的黑洞?是因为她本身是无我的,她是做了很多很多牺牲的,这种牺牲就是连那些最不争气,最不成器的那些子孙,他心里头还是非常敬畏她的,爱戴她的。所以她在很大程度上使这个家族,使这个组织有一种自我净化的力量。

就像我们说一个水池里头最干净的状态它不是纯净水,比如说有看的见的生物像鱼这样的,还有植物、水草等等,还有我们看不见的一些生物它在里头把这个水里头不干净的东西它能够吸纳掉。

梁冬:吸纳转换。

吴伯凡:它有这样一种转换能力,这就是一个家庭里头很重要的一股力量。

梁冬:所以我们以前说这个家里面有福荫啊,就像树荫一样的,我以前不了解什么叫福荫的?我现在越来越发现“积善之家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这个什么叫善?就是这个老奶奶这种态度,她总是尽可能的帮助人,尽可能的宽容人,尽可能的理解人,尽可能把大家团结到一起的这样的一种场,综合能量场,统一信息场这个东西一旦在,这个家的能量就在,她会让这个家里面的孩子都未来有福。

吴伯凡:但现在问题就来了。现代家庭当中是没有这个东西的。

梁冬:对,现在我后来发现很多年轻的家庭,甚至不觉得家里这个老奶奶是很重要的。

吴伯凡: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而且现在结婚不是有一个很过分的说法:叫有车有房父母双亡。

梁冬:那她这个老公的基因也不太好,如果父母早死的话那很危险的,你知道吗?肯定有问题嘛。

吴伯凡:她这个考量就是完全是一个自我为中心的考量。

梁冬:经济上的考量。

吴伯凡:她怕父母成拖累嘛。但是这就是普通的投资跟婚姻投资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你要让整个家庭里头形成一个很好的能量场,有时候两个人那种争执里头由于没有一个……

梁冬:长辈。

吴伯凡:长辈,他镇的住的东西,就是自动的收敛你不好的东西,这个仪式就是这样的。仪式它有个好处它是让我们收敛,收敛我们一些琐屑的、负面的东西,激发我们正面的力量,还有一个就是集中你的注意力把一个事情去做好。

那个一行禅师说要让我们生活当中每一个动作都变成一个仪式,这不是为了装那个样子,而是说当你有这样一个氛围在的时候,你的琐屑的东西和负面的东西它渐渐的就会少起来。

梁冬:会过滤掉。

吴伯凡:过滤掉。它有一个自我净化的机制,我们最近也看到了一些事情,也印证了这样一个道理,就是你的配偶决定你的结局,尤其是些想成功的男士。这个过去讲的是妻贤夫祸少,其实一个好的妻子或者更往上就是一个老奶奶,这样一个女性她是一个负能量的黑洞,一个正能量的放大器,如果反过来的话就非常可怕,是正能量的黑洞,负能量的放大器的时候那就必有余殃。

梁冬:余殃。在结束之前跟大家分享一个投资人他跟我讲的一个故事,他说他在决定投资一间公司的时候通常会看一下这个创业者的太太,他说你看这个创业者有些时候看不出来,但是你一看他的太太,你大概就知道这个男人最终的结局会到什么程度,甭管他做什么生意,甭管他的生意现在处于什么阶段。想一想这种风向标似的指针在大数据时代显得多么的重要。婚姻是你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次决策,请大家三思而后行。好了下一期我们同一时间再见。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