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学成
冯学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1,624
  • 关注人气:2,6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通书》圣蕴第二十九

(2017-04-07 07:28:20)

圣蕴第二十九

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子曰: “予欲无言,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然则圣人之蕴,微颜子殆不可见。发圣人之蕴,教万世无穷者,颜子也。圣同天,不亦深乎!常人有一闻知,恐人不速知其有也,急人知而名也,薄亦甚矣!

 

这章大家要留意,到底圣人肚子里装的什么?释迦牟尼佛肚子里装的什么思想?“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这就是举一反三的来历。我不论是在成都搞龙江书院也好,在广州搞粤海书院也好,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也很头痛,时间久了,我也感到没盐没味。因为有些修为的关键处给同学们说了,没感觉,没反应,更不用说举一反三。学习都需要“愤”、“启”的过程,“愤”,要有这方面的冲动。很多人的学习,都是在某个环境中凑热闹,包括长江商学院、中欧商学院、北大清华总裁班、投资班,有的不是去学习,而是去交友。现在麻烦在于中国人少有在道上的发心和求知欲。现在国家正在发展的关键时期,政治、经济、体制方面都有些困难需要解决,需要大家进一步提高知识与技能,我们有没有“愤”、奋发的感觉?

《庄子》逍遥游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而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那个“怒”啊!我们如何感觉到“怒”!“不愤不启”,“愤”!我们有没有这种求知欲的冲动?这是不可压抑不可抗拒的冲动。就象青春期男孩与女孩心里那种冲动,朝思暮想,辗转反侧的不懈追求。在道上如果没有动力,没有强烈的追求欲望,不可能出成就。在释迦牟尼佛那里,大家都不吭声,打瞌睡,打妄想,佛祖还会开口说话吗?佛教里,请佛祖讲经是一请再请三请,大众同请,普请,不到这个份上,佛祖不开金口;“不愤不启”本身就大家憋到一定份上了,孔夫子才给众弟子说几句。我们打开《论语》看,没多少话。“不悱不发”,“悱”,心里打鼓,前前后后憋急了,思考了很久,这时孔夫子才来作启发。

禅宗里有个公案叫“啐啄同时”,老母鸡孵小鸡,孵上三周,小鸡熟了,小鸡在鸡蛋里面轻轻啄蛋壳,母鸡必须同时在外面用力啄,把蛋壳啄碎,小鸡出生。小鸡如果没啄,老母鸡性急提前啄蛋壳,小鸡就会死在里面;小鸡在里面啄,母鸡不在外面配合,小鸡力量有限,壳啄不透,小鸡也会死在里面。“啐啄同时”用孔夫子的话来说就是“不愤不启,不悱不发” ,这里面的火候非常精妙。搞教学的一定要注意,还要善于看学生“愤”否“悱”否,然后启之发之。“举一隅不以三隅反”,举一反三是个非常重要的转变,这叫融会贯通。

我们学知识,并不是老师的一加一就等于二,学一个招式就是一个招式,一定要在若干招式里融会贯通,古今中外都要融会贯通。不能古人是古人的,现代是现代的,老外是老外的,我们的是我们的。法上也是万法归一,法要归一,归于何处?司马迁写《报任安书》时,说“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后来变成了“知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说” ,“知百家而主一”,都不曾超越司马迁的话。我讲课这么多年,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的人并不多,也有一些可喜的,通过他们的好思、多思达到了这样的效果。遇到不能举一反三的情况,“ 则不复也”,没有必要重复,重复也没用,要知道不说话的妙处。有的课上一遍也就行了,感兴趣的下来再交流,比如上堂课讲“势”,有的人听起来没感觉,有的人就感兴趣。势,奥妙无穷,是法家镇宅之宝,谁愿意在势上深入领会这个学问?

子曰:予欲无言,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孔夫子就跟佛陀刚悟道时一样,不想说。佛陀认为一切众生皆有菩提性,没什么可说的,欲入涅槃。天帝三番五次请求佛陀别走,留下来度众生。佛陀才留下来普度众生。每个人都有心,眼耳鼻舌身意都有,天地并没有把它的秘密藏起来,日月星辰,江河湖海,万事万物都毫无遮掩地放在我们感官之下;社会上人来人往,生生灭灭也是毫无遮掩地放在我们感官之下,老天爷还有什么要说的呢?就看自己有没用悟性,有悟性就能读懂天地之文,反之就读不懂。

“然则圣人之蕴,微颜子殆不可见。发圣人之蕴,教万世无穷者,颜子也。”我比喻自己是一口钟,轻轻撞,轻轻响,用力撞,震天响。平常我大脑处于虚空状,不想事,打妄想都不知怎么打,但如果有人来提问,来触动我,我还是源源不断地有说的。我尚且如此,何况孔老夫子?翻开《论语》一看,很多人向孔夫子提问,真正提到点子上的,恰恰是颜渊。子路问什么,樊迟问什么,冉有问什么,都没用颜渊问得精到。孔夫子是不怎么说话的,但正是因为颜渊不断提问,不断敲钟,孔夫子博大深邃的思想才堂堂皇皇地如长江黄河般流出来了。

如果没有颜渊善于提问,孔夫子可能是个“ 闷葫芦”,他不怎么说话,“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经常在发呆,在徒弟间也发呆,都是通过师生之间相互碰撞产生火花。人与人之间,老师和学生之间一定要撞,撞的时候形成教学相长。我也有这样的经验。二十多年前,我的老师交代我完成一些任务,谁来撞我?是古代先贤来撞我。当年贾老要我把《宝镜三昧》翻译出来。当时看,天哪,天书一样,怎么搞!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撞自己。那时候每天焚香打坐,闭目养神,思考动笔,突然一天,灵机一动就开窍了,思绪源源不断出来;有一年在云门寺讲《碧岩录》,三百多法师来听,佛源老和尚到场给我压阵,就是用祖师来撞!这样撞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没有精彩的撞击,自己能有什么?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所以,“教万世无穷者,颜子也。圣同天,不亦深乎!”圣人的底蕴如天地一样,如大道一样,深不可测。

“常人有一闻知,恐人不速知其有也,急人知而名也,薄亦甚矣!”很多人很浅薄,有一点点料,生怕别人不知道,到处广告,花钱搞策划,搞运作,“ 急人知而名”很多出名的人都是“急人知而名”,现在很方便,有广告,有互联网,自己可以搞博客。博客嫌麻烦还可以搞微博,手机就可以玩,有人手机一天可以发几十条微博。就是希望天下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是,文不轻发,有真正好的文章发出去是可以的。

我很怀念海灯法师,年轻时我们看书还是很顽皮,浮在面上。海灯法师就批评我说:古人写一本书不容易,有的人一生就写那几百个字,你们怎么能这么不敬重?一定要老老实实,把功夫用下去才行。被敲了一下警钟,我以后就不敢了。有些聪明的年轻人,看书如同照相机,一页一页可以全部下载到大脑,一问他全部记得住,但是就没经过思考,只是取相。佛教讲我们的精神功能:一是领纳名受,就是感受;二是取相名想,就是回忆;三是思维。把以前获得的信息加工改造,分析综合重组,很多人没有这个程序,只是生吞活剥地接受,仅仅是“受想行识”中的受。佛教中讲转识成智,从没讲转受成智,转想成智。转识,不仅仅是思考,是要把一切思维得大总持,最后归一才行。

“急人知而名也,薄亦甚矣!”人到了这个地步,其实是很可怜很可悲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