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冀说科技A
老冀说科技A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0,673
  • 关注人气:5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你能想到吗?颠覆华为的不是老对手爱立信,而是新兴运营商!

(2020-07-21 17:09:41)
标签:

5g

华为

jio

设备商

运营商

华为的挑战者来了!估计很多朋友会问老冀,挑战华为的不是某国政府吗?其实,除了ZZ层面的打压之外,华为核心的运营商业务还面临着新兴运营商的挑战。而且,它不仅仅是华为的挑战,而是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电信设备传统四强共同面临的挑战。

 

挑战来自于印度,又不仅仅只是印度。7月15日,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 Limited)召开了第43届年度股东大会(AGM),公司董事长、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表示,旗下的电信运营商Jio Platforms从头设计、开发了一个完整的5G系统,做到了“100%的Made in India”,而且明年就能够部署(话说,估计印度政府也得明年才能拍卖5G频谱和牌照了)。一旦Jio的5G系统在印度得到了验证,还准备推广到其他国家。

鉴于过去印度人一向爱吹牛的作风,老冀对安巴尼的“牛皮”肯定还是半信半疑,而且就算能够做到“印度制造”,5G专利肯定还是绕不开老冀前面所说的传统四强。不过,看到过去几年Jio的市场表现,老冀觉得全球电信运营商市场还是出现了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那就是像Jio这样的新兴运营商,已经不按传统套路出牌了。

 

过去这些年,其实电信行业的产业链分工还是挺明确的:运营商就是老老实实把客户“运营”好,怎么设计好不同的套餐,怎么做好客户服务。至于运营过程中需要用到的各种硬件和软件,例如基站、核心网、网管软件、计费软件,这些都太繁琐了,都是技术公司的事情。一般来说,运营商会把这些烦心事全都交给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这些设备商。

 

结果做着做着,搞得很多运营商完全失去了技术能力。老冀记得在电信行业的一次会议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就曾经很感慨地透露,如今一些地方的电信运营商甚至连最基本的“电信机房开局”都做不来了。每次需要开新局的时候,只能求着华为、中兴的技术人员手把手教着才行。

 

而设备商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自觉不自觉地,把很多产品都做成了看不到内部构成和逻辑关系的“黑盒”。你运营商需要什么功能,我最后都给你实现了,你不要管我到底怎么实现的,反正最后一口价卖给你就是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设备商吃定了运营商。一开始通过低价策略,先尽可能占领运营商采购的最大份额,然后通过不断的设备升级,就能够赚得盘满钵满。

对此,运营商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它只看得见“黑盒”,如果贸然换成别的设备商,万一设备玩不转了怎么办?要知道,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如果运营商的通信网络宕机了5分钟,都会成为全国性的新闻大事件。

 

这种“黑盒”策略,也让规模较小的设备商玩不下去了,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有入局的机会。于是,上千亿美元的全球电信设备(含周边设备)市场,能够提供端到端产品和服务的,也就只剩下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四家;而且各家的利润情况都还不错。例如,华为运营商业务的毛利率一直都在50%以上;而以智能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其毛利率也就30%左右。

 

时间长了,被设备商反复蹂躏的运营商也忍无可忍了。他们很快也就找到了问题所在——都是“黑盒”惹的祸!怎么破?他们发现,自己所处的CT(通信技术)行业,完全可以借鉴过去IT(信息技术)行业的经验。

 

其实,原来在企业级IT行业同样也是“黑盒”当道,而将“黑盒”玩到极致的是IBM。当年的IBM同样也像如今的华为、爱立信一样谆谆教导企业客户:你们只需要告诉我需求,我给你提供端到端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从战略咨询、IT咨询入手,然后卖给你全套的大型机、服务器、数据库、中间件、管理软件……反正你只需要准备好银子就可以了。当然,需要的银子可不少……

 

此后,随着开源技术在软件、硬件领域的流行,作为企业客户的互联网公司领风气之先,不再满足于只掏钱的金主了,他们通过采购通用的X86服务器组成计算集群,替代了专用的大型机和小型机;通过大量采用开源软件和云服务,不再采购那些贵得惊人的闭源软件。例如,前些年阿里巴巴就发起了轰轰烈烈的“去IOE”运动,把这些又贵又不好用的设备商全部扫地出门。

 

那么,“白盒”能否适用于对于安全性和可靠性要求更严格的电信运营商领域呢?其实完全可以。于是,部分有想法的运营商揭竿而起,直接找到那些新兴设备商、互联网厂商、软件厂商合作,把软件开源了,接口开放了,硬件白盒化。最终,“黑盒”里的那些硬件和软件都将实现解耦,也就能够被通用产品甚至开源产品所替代,这样一下子就把运营商的采购成本降了下来。

之前,Jio Platform就是用的这套新玩法。在建设4G网络的时候,Jio找来了三星这家“非主流”的电信设备商,自己也收购了好几支做开源软硬件的团队,一起攒了个低成本、更灵活、高可用的电信网络,并且凭借这个网络,把那些完全依靠电信设备商的印度运营商打得满地找牙。短短三年的时间里,Jio Platform就发展了3.8亿4G用户,成长为印度最大的移动运营商。 

 

Jio同样也得到了互联网巨头的青睐。在7月15日的信实工业年度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安巴尼还宣布,谷歌将向Jio Platforms投资45亿美元,以换取该公司7.7%的股份。

 

不过,“白盒”的玩法,短期内未必适合那些老牌运营商。其实,他们并不是不想,主要还是历史负担太重。三星就曾经希望在欧洲复制Jio这套打法,结果发现大部分欧洲运营商都不感冒,因为这些运营商都同时运营着2G/3G/4G/5G数张网络,而三星在2G/3G上素无积累,很难让他们放心。

 

可是,如果我们纵观科技行业的重大商业变革,几乎每次都是从边缘地带兴起,最后反而成为了新的主流,这也就是所谓的“颠覆式创新”。因此,对于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这“四大”来说,颠覆自己的肯定不是另外三家,而是颠覆式创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