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楼梦世界园
红楼梦世界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983
  • 关注人气: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闲侃红楼人物——胡君荣

(2010-12-30 17:35:15)
标签:

红楼梦

胡君荣

中医

贾琏

尤二姐

宝玉

文化

分类: 《闲侃红楼中的典型人物》

闲侃红楼人物—— 胡君荣

在《红楼梦》荣宁二府里,有好几百人,生老病死总是避免不了的;头痛脑热是经常发生的。所以有病看医生,抓方吃药也是不足为怪。

从书中来看,来荣宁二府看病的大夫,主要是太医院的太医,有时也有地方名医来访。从医生来看,分为名医、庸医和良医三种。名医既张士友这种超群出众的私人医生;良医即是经常看病,又有祖传医才的太医王济仁;还有庸医就是顶着太医名称,连男女都分不出来的庸医胡君荣。再有就是王一贴那种江湖游医郎中。

在第五十一回回目上写着“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胡庸医乱用虎狼药。”这个胡庸医便是上面提到的胡君荣。庸医也就够糟糕的了,还姓胡,可谓糊涂昏庸得很。

医生诊病断病,开方下药,总是要根据科学病理、药理,还要针对具体病人,老少区分、男女有别。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阴阳表里结合,局部与整体联系,考虑季节、环境、时症、病人身体素质等综合因素,绝不可见一而称万,胡乱开药。

晴雯初冬半夜出屋没有披厚衣,只穿一件小袄,突然一阵冷风吹来,“只觉侵肌透骨,不禁毛骨悚然”,赶紧回屋钻进暖和被中,这“一冷,如今又一暖,不觉打了两个嚏喷”,便得了伤风感冒。第二天便鼻塞咳嗽,清涕不止,头胀头痛,浑身发热酸软。她这一病着实让宝玉、麝月心焦紧张,连忙请医生看病。

这时,胡君荣便应邀从后门来到大观园,只诊了一次脉,便诊断道:“小姐的症是外感内滞,近日时气不好,竟算是个小伤寒。幸亏是小姐、素日饮食有限,风寒也不大,不过气血原弱,偶然沾染了些,吃两剂药疏散疏散就好了。”(第五十一回)

从他号脉的诊断的分析来看,还是较为恰当的,外感风寒,内积滞热。用疏散药物也并非不对。问题在于第一,他看病时,已经见到晴雯的两手指指甲,“这只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二三寸长,尚有金凤仙花染的通红的痕迹。”显然病人一定是位年轻女性,为此他还注意,不可直视。“便回过头来”以避嫌疑。可是当老嬷嬷通知他,宝玉还有问话时,他竟然会发出“方才不是小姐,是位爷不成?那屋子竟是绣房,又是放下幔子来瞧的,如何是位爷呢?”他的反问,正暴露了他对自己观察力的犹豫,中医讲究“望”,以望诊病势,查环境以定轻重,可是他竟然连是男性房间,还是女性房间都无法肯定,可见他“望”的能力差。另外,诊脉,是中医大夫诊症的最根本、最重要的手段。人的五腹六藏,七经八窍,互为独立,又互为影响,他们之间的活动和变化,又多数要彼此互为影响。而他们之间的活动和变化,又多数要反映在心和脉搏的运动状态上。医生只凭病人寸、关、尺部位脉象的沉浮、迟数、滑紧、细洪等来体味身体疾病的脉上表现。这些脉象总是与病人的年龄大小、寒热饥饱,男女性别,内脏脏器,通顺与滞阻等有直接联系。可是这个胡大夫,只“诊了一回脉”便开方子,却对是男是女,自己尚不能十分确认,甚至说出难道“方才不是小姐,是位爷不成?”的笑话来。那么,他对脉象的知识和把脉切脉的医术,不可能知之很多,更难以说他医道精深。这是从病情诊断上看出这位胡大夫的稀里糊涂。

除了糊涂,这位胡大夫,还是一个乱用药,敢下药,又自以为是的家伙。当贾宝玉看了胡大夫开出的药剂大为惊讶,一个普通的感冒风寒,他则尽用发汗迅猛药,而且重复堆加,使其药物全是发汗之用。如麻黄是发汗、清热解毒,石膏也是清热降火去毒,枳实同样是除寒解热。虽然这些草药可以去热解毒,不过药力过猛,发汗急,容易使人虚脱,便何况一个青年女子,更不适宜。应该用温和缓慢些的药,如紫苏、防风、荆介、桔梗类,再加上些温补草药如当归、陈皮、白芍等药。

所以,当贾宝玉看了这个糊涂医生开出的虎狼药后,极为不满,骂道:“该死,该死?他拿着女孩儿们也象我们一样的治法,凭他有什么内滞,这枳实、麻黄如何 禁得?谁请了来的?快打发他去罢!再请一个熟的来罢。”(第五十一回)结果给了他二两多银子送走了,又把家中常来的王大夫找来。果然诊断开方、下药,都与胡大夫截然不同,而胡大夫也果然毫不脸红的收了银子才走。

为此贾宝玉十分辛辣的讽刺了这种顶着太医名号,似乎闪着国医光环的大夫,是徒有虚名、占尽时尚风流,并无真才实学的庸医,如坟地里的杨树,好像高大茂盛,叶子哗哗作响,其树杆内里都是空心的。而丫环麝月更为附合的评论道:“野坟里只有杨树,难道就没有松柏不成?最讨人嫌的是杨树,那么大树,只一点子叶子,没一点风儿,他也是乱响。你偏要比他,你也太下流了。“很明显,这主仆二人的一应一答,相当生动的抨击了社会上不学无术、徒有虚名的人的丑相。

当贾琏的小妾尤二姐被王熙凤骗入府中,受尽百般蹂躏欺辱,冷汤残饭,也不给饱,整天受气挨骂,过去的私隐被当众宣扬,个人的尊严被搞得声名狼藉,臭气冲天。从此一病不起,“茶饭不进,渐次黄瘦下去。”可是此时她已有身孕,怀着贾琏的骨肉,只是孕期尚短,不能预知是男孩还是女孩。她痛苦万分,向贾琏哭述道“我这病不能好?我来了半年,腹中已有身孕,但不能预知男女。倘老天可怜,生下来还可;若不然,我的命还不能保,何况于他!”(第六十九回)

一个被婚姻捉弄,又被爱情欺骗,最后被情敌,淫恶势力逼得走投无路的尤二姐,她对贾琏仍抱一丝幻想,对自己已经怀孕,仍怀一线生存下去的欲望。可是她这么一点微薄的希望最终被胡庸医击得粉碎,使她丧失了活下去的最后一个精神支撑,终于含恨吞下一块金子,可怜孤独的离开了这可憎的污秽世界。

王太医自己病了,为了以后的前途,他找到了一个“军前效力”的差事,此时不在京城,“小厮们走去,便仍旧请了那年给晴雯看病的太医胡君荣来。”

这个胡庸医,果然一贯的庸医,还特别固执,刚腹自用。他一来刚给尤二姐看病就断言:“经水不调,全要大补。”一个已经怀孕的女人,有什么“经水不调”,明明已经没有月经了,怎么会有经水不调之论呢。连贾琏都怀疑起来,说尤二姐已经没有三个月不来月经,“庚信不行,又常呕酸,恐是胎气。”这时,他只好再次诊脉,仍然胡说:“木盛则生火,经水不调,亦皆因肝木所致。”妄断肝火上升,与受孕生胎无关。最后他要求看看尤二姐的面容,结果“胡君荣一见,早已魂飞天外,那里还能辩气色。”为什么胡君荣一看见尤二姐有脸,就魂没有了,连辨别气色的能力也丧失了。一则可能是尤二姐天姿国色的容貌,使他鬼迷心窍,不知所措,神志恍惚,因而难以自持,另一则就是当尤二姐露出重病的脸,他看到了面黄肌瘦,奄奄一息的恐怖形象,吓得六神无主,失去理智。或许前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些。最后这个庸医还是坚持自己的诊断“不是胎气,只是瘀血凝结。如今只以下瘀通经要紧。”这样一个好好的胎儿,被他活生生扼杀。

“贾琏令人送了药礼,抓了药来,调服下去。只半夜光景,尤二姐腹痛不止,谁知竟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下来,于是血行不止,尤二姐就昏迷过去。”(第六十九回)尤二姐失去了唯一生存下去的依赖和勇气,她面临的选择只有死亡了。

虽然,胡庸医并非逼死尤二姐的主要元凶,胡庸医也不是击毁尤二姐幼稚美丽希望的主要侩子手。可是他却直接导致了尤二姐生的希望彻底破灭,从而促成了她的自杀。当事情发生后,听说贾府找到他算帐,这个在皇家贵族混饭吃的庸医,终于无法再蒙混下去,“胡君荣听了,早已卷包逃走”。在一个社会中庸医、庸官、庸儒自不会少数。只有官势依托,不出人命,总是可以混下去,继续打着太医、高手、大师的名号欺世盗名。过去是这样,如今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不会绝迹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