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义军
史义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4,814
  • 关注人气:8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延禄后人为什么否定《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过去的年代》谬误之七十二

(2017-08-11 09:02:37)
标签:

过去的年代

李延禄

分类: 历史


李延禄将军是抗日英雄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毕竟他在救国军和四军中战斗过,而且是四军的创始人之一。但是,他在1949年之后口述自己的历史时,有一些故事颇值得玩味。如他在《过去的年代》中说自己是国民救国军的参谋长兼补充团团长,整个镜泊湖连环战都是他所指挥。

可是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印行的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三编第二十三辑《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第2页明确记载“前盐务缉私连连长李延禄派充本军上校参谋”。在第69页“中国国民救国军总司令部直属各处主官一栏表”中记载“贾鸣周参谋长,李延禄参谋处长”。在第70页“中国国民救国军总司令部直辖部队暨驻防表”中记载“步兵第一旅旅长王德林……二团团长李延禄”,在正文其他段落中也有称呼其为参谋长的。

我手头有一份昭和十二年九月,也就是19379月的《外事警察报》第百八十二号。在第1页有《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及东北义勇军》一文,是根据《巴黎救国时报》刊载的文章翻译成日文的,文中说,“李延禄是参谋长兼自卫军第二团团长”,未提到李延禄是补充团团长。显然《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及东北义勇军》一文是根据李延禄自己的表述而撰写的。因为此时国民救国军的高级将领们还都健在,说冒了说的太离谱也不好,此文当然也没有提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墙缝战斗了。

其实参谋长也好,参谋处长也罢,自王德林率领所部193228日举义成立国民救国军以来,战事频仍,战场军官职务称呼变换频繁,也属正常,正如《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例言所说“本军各旅屡经改编,各旅军官亦时有更调,故有同为一人在甲战为团长,在乙战或升为旅长有之,在丙战中为三旅,在丁战或改为四旅者有之,均各根据当时实战叙载之”,所以,正文中称呼李延禄为参谋长也属正常,参谋处长的简称,他真正任参谋长是1933年底的事情。是为了他入关利于工作由孔宪荣任命的,是少将参谋长。有《申报》为证。

《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是现有记载镜泊湖连环战最早的历史资料,从这份资料来看,史料价值很高。李延禄作为总部参谋处长,从19323月初到324日一直是随总部一起活动的。这里有两则记载,一是24日补充团编成后,326日救国军决定会攻宁安时“军部亦派李参谋长延禄,带孙营长宝昆,以全营兵力,在海林站一带堵击,以防敌人逃窜及增援。孔吴李三方,互派信差,传递消息,并约定进攻日期。”(23页)二是329日,李延禄率领所部在关家小铺同日军遭遇,“共计击毙日军20余名,尸骨均由日军用铡刀切断,装入麻袋内,运回哈埠而去。李参谋长部下阵亡张连长一员,士兵六十三名,丢失步枪五十余支”。(25页)

根据《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记载,关家小铺这一仗打的就很不简单了,可是《过去的年代》第61页确说“尽管我们在关家小铺阻击战中取得了胜利,但和敌人是一比一的损失”,说明李延禄将军对此战的结果并不满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一战斗具体的指挥者也不是李延禄。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省委员会1986年版《义勇军松江浴血》中1726页有张治邦的文章《抗日的一段经历》,这个张治邦就是《过去的年代》中提到的那个第六〇〇团团长张振邦。李延禄竟然把部队番号六六〇团和这个团长的名字都搞错了。岂止是这一个错,《过去的年代》中提到的那个牺牲的连长张宪廷,也不叫张宪廷,他的名字叫张永铭。这次战斗面对的不是天野旅团,而是上田支队。而且文中关于关家小铺的战斗的描述和《过去的年代》中的描述也不一样,文中根本就没有提到李延禄,请看张治邦是怎么说的吧!

张治邦在其回忆录中说:“一九三二年初,日军上田支队经舒兰向宁安进犯。当时,我正在海林,立即与参谋长石济儒、六五九团团长管永胜,以及孔宪荣、刘万魁等人,共商御敌之策。因为其他部队远离现场,来不及调动,我们决定从驻海林的六六〇团抽调铁甲第八连,开赴关家小铺阻敌,由孔宪荣部配合。八连长名叫张永铭,是个很有血气的汉子,他出征前表示,绝不给中国军人丢脸,誓死也要煞一煞日军的嚣张气焰。关家小铺是宁安、海林间的一个小屯子,八连埋伏在村子北头的一座小山包上,严阵待敌。这时,上田支队经一路无阻占领宁安,正气势汹汹,继续北侵。当敌军行至我军埋伏地点时,八连轻重武器一起开了火。由于我军占领了有利地形,全连官兵胸怀正义,斗志高昂,同仇敌忾,给敌军以沉重的打击。日军从上午十一时到下午四时,连续发起数次反扑,都被八连打退,伤亡惨重,寸步难行,不得不退回宁安。事后,据附近老百姓反映,日军撤退时将战死者装进麻袋,捆在马上驮走,由于尸体太多驮不了,还就地焚烧了一部分。这次伏击,我军获得全胜,八连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连长张永铭等七十六名官兵阵亡,活着的只有连司务长等十一人。”

关于此次战斗学者丁伟在其文章中记述“30日早上田支队主力从宁古塔出发,午前830分,向海林前进途中在宁古塔北方约12公里处,与王德林部下约五六百人遭遇,双方激战后,王德林部队苦战不敌撤出战场。而日军向海林进军。”

李延禄后人是持否定《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一书是重要史料的立场,但是否定了这本书的历史价值,那么关于李延禄在国民救国军中的重要历史信息也就不多了。李延禄将军后人为什么要否定这本书的历史价值呢,我想可能此书虽在镜泊湖战斗后期提到李延禄,如关家小铺战斗虽提到李延禄,但这一战斗的指挥者也不是李延禄,而是张治邦等。这样就否定了李延禄是墙缝战斗及整个镜泊湖连环战的指挥者。从而也就否定了《过去的年代》中关于700人在墙缝迎战日军7000人,牺牲7人,消灭日军至少3600人的战果。否定了这一战果,也就否定了《过去的年代》是信史这一关键性问题。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