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鹏展新诗创作法
魏鹏展新诗创作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184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清照的女性意识及其情欲书写-学术论文/魏鹏展(香港)

(2023-04-01 16:19:27)
标签:

投稿散文诗

投稿小说

投稿新诗

魏鹏展

小说与诗

分类: 学术论文/魏鹏展

李清照的女性意識及其情慾書寫

魏鵬展[1]

(中山大學 中文系, 廣東 廣州   510275

 

摘要:宋代是一個男權社會,女性沒話語權。李清照沒有走男權文化規定下的道路,男權社會沒能把她造成為性格溫順、卑弱的標準型女性;相反,她能成為一個擁有表達權利的作家。在傳統社會,女性不鼓勵創作,更不鼓勵寫愛情。李清照卻能對愛情有自己的言說權。在她大量以愛情為題材的詞作中,筆者發現當中不只呈現男女平等關係的愛情觀,更有大膽的情慾書寫,這些都能體現她的個體意識,是女性意識的表現。 

關鍵詞:李清照;女性意識;情慾;愛情;創作權

 

在父系社會上,男性佔有了社會舞臺的主體,擁有政治、經濟、學術、文學等權利。男性作家擁有社會所許可的創作和表達的權利和自由。女性幾乎完全被剝奪了接受教育的權利,也沒有與男性平等對話的自由,沒有獨立的人格。女性只能被迫在男性的話語方式下沈默不語。中國舊禮教把女人束縛得不能說話,不能有才華,不能有成就,不能外出。這種情況在禮記·內則》有詳細記述:“男子居外女子居內深宮固門閣寺守之男不入女不出男不言內女不言外內言不出外言不入。”男權社會的家庭倫理是把古代婦女的活動範圍局限在深閨之中,使女性的才能和才華得不到應有的發揮;也不能走出閨房,與社會保持一定的疏離。

現代學者喬以鋼認為從女性主體的角度來看女性意識包括兩個層面的內涵一是以女性的眼光審視自我確定自身本質生命意義及其在社會中的地位二是從女性立場出發審視外部世界對其進行富於女性生命特色的理解和把握[2]在傳統的男性話語權的社會上,女人無才便是德,女性也不應有任何成就,不能立言、立德及立功,也不應走出閨門。然而,李清照能衝破女性話語權限制的框架,能於文學上有所成就。筆者嘗試通過細閱李清照的作品,考察她的生平,探討她的女性意識內涵。

李清照比其他古代婦女幸運,因為她有優良的成長環境和豐厚的家庭文化傳承,她的婚姻與愛情也很難得地統一。這樣的情況令她的文學創作得到了很好的發展。李清照的父母都是讀書人。父親李格非是熙寧九年進士[3],宋人畢仲游《西臺集策問文體》有相關的記述:“熙寧中,兖州類試,中選者解頭晁補之、晁端智、晁損之、李昭玘、李格非、李軍[4]。” 李清照母親王氏的文學基礎也很好[5]“妻王氏,亦善文[6]。”(《宋史李格非傳》)由於父母都是讀書人,而且不反對李清照學習詩詞,在這樣的環境下,她就能接受較好的教育。婚後,她與丈夫趙明誠都喜歡文學,志趣相同,時常唱和,因此李清照在文學的發展就完全沒有阻力。

 

一、文學創作的言說權

在男權社會上,女性基本上不鼓勵表達自己的感受,更不鼓勵以文字抒發情感。文學創作是男人的專利。而創作中,男性作家最關心的是的問題[7]。這是受到儒家思想的影響。儒家認為詩是言志的孔子云:蓋各言爾志” (《論語公冶長》),“士志於道”(《論語·里仁》)。古代讀書人都希望有一天能夠做官得志就要兼善天下不得志,就要退隱,以獨善其身;這種價值觀及想法都常常表現在詩中,因此“詩言志”。在男權社會上,女人沒有做官的權利,因此不能治國平天下,所以女人就不會有做官的“志” 了。陳端生長篇彈詞《再生緣》很能反映這種情況。在故事中,孟麗君女扮男裝考中了試做了官後來有人發現她是女人結果她只好回家去相夫教子。這故事說明的是女人在古代是不能做官,也因此女人就不會有“志”。詩是言志的,女人沒有志可言,詩就不是女人的專長。

儒家沒有為“”這種文體定下任何規範,所以文人多以“詞”來寫愛情、閨情。在男權社會上,女人沒有自由談戀愛;女人也應該表現矜持,所以不談論愛情男人可以很自由地寫以愛情為主題的詞,但在男尊女卑的社會,男人卻喜歡通過女人的視覺寫愛情,寫女人對男人的思念,而不會寫男性自己思念女性女人不能寫這樣的感情尤其是縉紳之家的婦女,因為有失矜持[8];也由於“詞”多寫男女之情,因此男權社會不鼓勵女人學習寫詞。這種社會價值觀反映於陸游孫夫人墓誌銘〉:“夫人幼有淑質,故趙建康明誠之配李氏,以文辭名家,欲以其學傳夫人。時夫人始十餘歲,謝不可,曰:才藻非女子事也[9]。”這篇文章記述了一位孫夫人小時候很有才華李清照想教她填詞孫夫人家人反對孫夫人自己也說不能學填詞,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詞多寫男女思念之情,女人寫詞就有失矜持,所以不敢寫。陸游這篇文章很反映宋朝的社會文化是不主張女人學習寫詞。這種社會價值觀也見於司馬光〈家範〉:女子六歲始習女工之小者七歲始誦孝經》、《論語》,九歲為之講解論語》、《孝經列女傳》、《女誡之類略曉大義古之賢女無不觀圖史以自鑒。……今人或教女子以作歌詩執俗樂殊非宜也[10]。”這篇文章是記述了司馬光宋代女性家庭教育的看法,認為女人不應寫歌詩,所謂詩而能歌者,應該是指詞而言。司馬光認為女性應讀《孝經》、《論語》、《列女傳》、《女誡》等,這是由於司馬光重視的是女性品德的培養,而非才華。司馬光的看法很能反映宋代的社會價值觀。

事實上,最多寫詞的女性是歌妓。歌妓是通過歌詞抒發自己的不平悲哀之情。敦煌曲子很多都是歌妓之詞,如謝秋娘望江南〉就是一首由歌妓寫的詞:“天上月遙望似一團銀”“夜久更闌風漸緊”“為奴吹散月邊雲”“照見負心人”“我是曲江臨路柳這人折了那人攀恩愛一時間。”詞的內容是歌妓批評男人負心歌妓通過歌詞抒發她的不平愁苦之情

女人為了保持矜持,不敢談論愛情,也因此不敢寫詞。以愛情及婚姻為主題的詞幾乎全都出自男人之手,這是代女人立言,田同之《西圃詞說詩詞之辯》云:“男子而作閨音[11]”說的就是這個意思。花間集》有五百闋詞,作品題材多數是兒女艷情,綺情閨怨;集中十八位詞人都是男子,而這些詞大部分都是以女性的角度寫的。筆者認為這是由於在男尊女卑的社會,男人寫自己思念女性,會被視為有失大體。

在宋代的社會文化不鼓勵女性寫詩寫詞的情況下,李清照能堅持寫詩寫詞,而且寫得相當不錯,宋人多有評述,如趙彥衛《雲麓漫鈔》(卷十四)云:有才思,文章落紙,爭傳之[12]。” 朱弁《風月堂詩話》(卷上)云:“善屬文,于詩尤工,晁无咎多對士大夫稱之[13]。”王灼《碧雞漫志》(卷二)云:“易安居士,京東路提刑李格非文叔之女,建康守趙明誠德甫之妻。自少年便有詩名,才力華贍,逼近前輩。在士大夫中已不多得,若本朝婦人,當推文采第一。”從這些宋代文人對李清照的高度評價,可見李清照的詩詞創作能引起當時文壇的注意。在一個反對女性有才華,反對女人寫詞的社會,李清照能夠堅持創作,在當時來說是很勇敢,很能表現她的自我意識和女性意識。

 

二、愛情的言說權及情慾的書寫

以愛情為題材的文學作品在男權社會上,文學創作的書寫都是以男性視角或男性視角下的女性心理很少有女性獨立的個體意識在古代,以愛情為題材的詩詞,男性作家常常以女性的視覺書寫,體現的都是男性意識女性的本體意識經常被忽視而且失去話語權。女性也不能以任何形式表達對愛情的渴求及想法。在古詩詞的創作中,以愛情為題材的作品中,多數是男性作家以女性的角度書寫但多是借女性的愛情失意,借喻自己的官場失意,或懷才不遇;女人很少能通過詩詞寫愛情。在李清照的作品中女性卻能表達自己對愛情感受和看法。詹安泰《讀詞偶記》云:“兒女情態,曲曲繪出,非易安不能為此。求之宋人,未見其匹。”李清照能寫大量以愛情為題材的作品,在古代男權社會上是難得的。其中較能體現女性意識是〈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此情無計可消除,纔下眉頭,卻上心頭[14]。”這闋詞作於崇寧二年(1103),當時李清照二十歲[15]伊世珍琅環記》云:“易安結縭未久明誠即負笈遠遊易安殊不忍別覓錦帕書一剪梅詞以送之[16]。”古代婦女由於要保持矜持,不敢表達對男性的思念之情。但在這闋詞李清照大膽直率地抒發自己對丈夫趙明誠的思念之情:“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17]甚至想像丈夫趙明誠也在思念自己:“一種相思,兩處閑愁[18]。”李清照把自己與丈夫的愛情看得如此平等,以“相思”及“兩處閑愁”,強調的是思念不只是自己對丈夫的,也包括丈夫對自己。婦女在古代男權社會上地位卑微,不敢想像男性會思念自己。李清照這種愛情的互動與平等,在古代男權社會是難得的。這種能夠意識到愛情權利的互動性及平等性,很能體現李清照的自我意識及女性意識。

李清照不只敢於表達與丈夫互相思念之情,甚至有情慾的暗示,其中有些描寫更是很露骨,如醜奴兒夏意〉:“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妝。絳綃縷薄冰冗瑩,雪膩酥香。笑語檀郎,今夜紗厨枕簟涼[19]。”在詞中,李清照大膽地突破了女人對愛情表達的禁區直接抒發女人的愛情的欲求:“笑語檀郎,今夜紗厨枕簟涼[20]”這句詩說得白一點,就是丈夫不在身邊,晚上睡覺時,感覺丈夫的枕頭也變得冰涼,間接的意思就是渴求丈夫早回家與自己同床而睡。這種描述在宋代文人中也曾被批評,王灼《碧雞漫志》(卷二)云:“易安居士……作長短句能曲折盡人意輕巧尖新姿態百出閭巷荒淫之語肆意落筆自古縉紳之家能文婦女未見如此無顧籍也[21]。”王灼批評李清照的詞云:“閭巷荒淫之語肆意落筆自古縉紳之家能文婦女未見如此無顧籍也[22]。”雖然沒有說明何事,筆者認為王灼很可能不滿意李清照在詞中所表達的這種情慾渴求。李清照這種情慾的渴求也見於其他作品,如〈怨王孫〉:“夢斷漏悄,愁濃酒惱。寶枕生寒,翠屏向曉。門外誰掃殘紅?夜來風。玉簫聲斷人何處?春又去,忍把歸期負。此情此恨,此際擬托行雲,問東君[23]。”這闋詞作於趙明誠逝世後某年暮春[24]。李清照在詞中表達丈夫出外做官的離別之愁:“夢斷漏悄,愁濃酒惱[25]。”及離別之愁:“玉簫聲斷人何處[26]?”而這種離情別緒的更深一層情感是渴求與丈夫同床而睡的情慾:“寶枕生寒,翠屏向曉[27]。”詞句所寫的是睡房的情景,丈夫不在,他的枕頭也冰冷,自己一直思想丈夫,整夜不能入睡。這是非常大膽的情慾渴求。這種情慾渴求也見於〈孫雁兒〉:“藤床紙帳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沉香烟斷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小風疏雨瀟瀟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簫一去至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箇人堪寄[28]。” 這闋詞作於趙明誠卒後不久[29]。“藤床紙帳朝眠起”也是睡房的情景,“沉香烟斷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30]。”寫的也是丈夫不在的睡房情景;“吹簫一去至樓空,腸斷與誰同倚[31]?”寫丈夫死後,沒人與自己相傍相依,這是男女的身體接觸;“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箇人堪寄[32]。”丈夫已逝世,甚至有另覓伴侶的大膽想法。李清照描寫睡房情景及情慾渴求的暗示,在古代男權社會上,甚少有婦女敢於表達這種情慾觀。李清照這種敢於表達情慾的主題思想,很能體現她的女性意識。

 

三、創作成就與接受

在男權社會上,男性擁有話語權,成就權。在“女人無材便是德”的社會價值觀下,女人很難有機會創作,即使能創作,也很難結集成書及刊行。筆者嘗試從李清照作品的結集及流傳,去探討她的成就動機及女性意識。先看看歷代文人對李清照的評價:()胡仔《苕溪漁隱叢話》云:“今代夫人能詩者前有曾夫人魏後有李易安[33]。” ()楊慎《詞品》云:“宋人中填詞,李易安亦稱冠絕。使在衣冠,當與秦七、黃九爭雄,不獨雄於閨閣也[34]。” ()王世貞.《弇州山人詞評》云:“言其業,李氏、晏氏父子、耆卿、子野、美成、少游、易安至也,詞之正宗也[35] ()李洞之雨村詞話》云:易安在宋諸媛中自卓然一家不在秦七黃九之下詞無一首不工其煉處可奪夢窗之席其麗處直參片玉之班蓋不徒俯視巾幗直欲壓倒鬚眉。”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云:“宋閨秀詞,自以易安為冠。朱子以魏夫人與之並稱。魏夫人只堪出朱淑真之右,去易安尚遠[36] ()紀昀四庫全書提要》云:能於剪紅刻翠之外屹然別立一宗。”從歷代文人對李清照創作的高度評價,可見李清照的創作不只在宋代受到重視,而是歷代都給予高度重視。

根據宋代文人的記述,李清照的作品集在宋代已付梓:(宋)晁公武《郡齋讀書誌》云:“《李易安集十二卷[37]。” (宋)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云:漱玉詞一卷別本分作五卷[38]”(宋)黃昇《唐宋諸賢紹妙詞選》云“漱玉詞三卷[39]” 脫脫《宋史藝文志》云:“易安居士文集七卷易安詞六卷[40]宋代人的詩文一般會合集,而詞則於集外獨立刊行。從以上宋人的文獻,可以知道李清照的詩文集最少有兩個版本,包括十二卷本和七卷本;她的詞集則最少有四個版本,包括:一卷本、五卷本、三卷本、六卷本。在古代,一位作家的作品只有在達到不錯的水平,作品集才可有機會被刊行,而且多數是男性作家的作品,女性作家的作品被結集,甚至被刊行,是很罕見的。李清照的作品在宋代有這麼多的版本,在傳統男性社會是很難得的。這反映李清照刻意立言的表現。在男權社會上,女性不敢寫詩,更不敢想像自己會出版作品集。李清照作品的結集及刊行,反映她的個體自我意識。

李清照的作品集一直流傳到明朝前,之後就散佚,我們能從明代的記述知道到在當時還流傳宋代版本的李清照作品集:()瞿佑(1341-1427)《香台集》云:“有樂府詞三卷,名《漱玉詞》。” ()陳第(1541-1617)《世善堂藏書目錄》云:“李清照有《文集》十二卷,《漱玉詞》一卷[41]。”()趙琦美(1563-1624)《脈望館書目》云:“《李易安詞》一本[42]。” ()田藝衡(1570?)《詩女史》云:(李清照)有文集十二卷。”()楊慎(1488-1559)《詞品》云:“其詞名《漱玉集》,尋之未得。”從明代文人的記述,可以知道在明代前期,李清照的作品集還在流傳。到了楊慎時,李清照的作品集已經失傳。後來,明代毛晉對《漱玉詞》進行搜集整理,因此現存最早的李清照作品集是明代毛晉所編的《詩詞雜俎》本《漱玉詞》。毛晉1599-1659《汲古閣本漱玉詞跋》記述了他搜集李清照作品的過程:“黃叔煬云,《漱玉詞》三卷。馬端臨云:別本分五卷,合一卷。考諸宋元雜記,大率合詩詞雜著為《漱玉集》,則釐全集為三卷無疑矣。第國朝博雅如用修先生。尚未見其全,湮沒不幾久耶?庚午仲秋,余從選卿覓得宋詞二十餘種,乃洪武三年抄本,訂正已閱數名家,中有《漱玉》、《斷腸》二冊,雖卷帙無多,參諸《花庵》、《草堂》、《彤管》諸書,已浮其半,真鴻寶也﹗急合梓之,以公同好。末載〈金錄後序〉,略見易安居士文妙,非止雄於一代才媛,直洗南渡後諸儒腐氣,上返魏晉矣[43]。” 到明代毛晉時,李清照文集已經失傳,他從眾多宋詞選本中輯錄了《漱玉詞》十七首。李清照的詞流傳至清代只十七首。清代學者從宋代以來的詞話、詩話、文話等搜集了李清照部分散佚的作品,並對此作了扎實的纂輯和辨偽工作。其中貢獻最大的是王鵬運,他在毛晉的基礎上,繼續搜尋李清照的作品,他的《漱玉詞跋》云“右易安居士《漱玉詞》一卷。按此詞雖見於《宋史藝文志》、〈直齋書錄解題〉,世已久無傳本。古虞毛氏刻之《詩詞雜俎》中者,僅詞十七首,《四庫》所收,即是本也。此刻以宋曾端伯《樂府雅詞》所錄二十三首為主,復旁搜宋人選本、說部,又得二十七首,都為一集,而以俞理初孝廉《易安居士事輯》附焉。[44]清王鵬運《四印齋所刻詞》本《漱玉詞》刊印於1881年:“刻輯于辛已之春[45]”然而,王鵬運在《樂府雅詞》以外搜集的二十七首李清照作品,有不少是偽作。王鵬運《漱玉詞跋》又說:“此五十首中,假託污蔑之作,亦已屢見。昔端伯錄六一翁詞,凡屬偽造者,皆從刊削,為六一存真。此則金沙雜糅,使人自得於披揀之下。……所據之書無多,疏漏久知不免。己丑夏日,況夔笙舍人校刻《斷腸詞》,因以此集屬為校補。計得詞七首,間有互見他人之作,悉行附入。吉光片羽,雖界在疑似,亦足珍也。[46]”由此可見,王鵬運《四印齋所刻詞》努力搜尋也只是五十七首,而且其中收錄了不少偽作。

清代學者那麼熱心為李清照搜集作品,最主要的原因是清代文壇對李清照的作品的評價很高:()王士偵《花草蒙拾》云:“張南湖論詞派有二:一曰婉約,一曰豪放。僕謂婉約以易安為宗,豪放惟幼安稱首,皆吾濟南人,難乎為繼矣[47]。” ()王贈芳等《濟南府志》云:“其清照為詞家大宗,嘗謂詞自唐、五代無合格者。[48]四庫全書提要》云:以一婦人之詞格乃抗周雖篇佚,無多固不能不寶而存之為詞家一大也。”在清代文人眼中,李清照的作品已成為婉約派詞的代表,評價極高。在古代男權社會上,女人沒有話語權,沒有創作權。李清照在這樣的社會文化下堅持創作,又堅持為自己的作品結集,充份體現女性個體的自我意識。她的作品出版後在宋代已受到重視,而且一直流傳下去。直到明代作品散佚,但明代毛晉及清代的王鵬運又能極力為她搜集散佚的作品。一個女性能創作,能把作品結集刊行,作品在流傳過程中散佚,又能被人搜集,這在古代男權社會是刊見的事。

李清照沒有走男權文化規定下的道路,男權社會沒能把她造成為性格溫順、卑弱的標準型女性;相反,她能成為一個擁有表達權利的作家。在家庭中,李清照作為女兒,她得到長輩的保護;結婚後,她作為妻子,她與丈夫趙明誠一直維持平等和諧的婚姻關係,而且體驗了傳統女性難得的愛情。這些都能體現她的個體意識,是女性意識的表現。

 

 

魏鵬展論文 - 李清照的女性意識及其情慾書寫

(刊登於《學術探索》,2016年11月,頁107)  CSSCI核心期刊

 

 

 

參考文獻:

1.喬以鋼.《多彩的旋律──中國女性文學主題研究》.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03

2.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年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3.葉嘉瑩.《從李清照到沈祖棻》.《文學遺產》,20045:第4-15

4.出版社編輯部().《李清照詞欣賞》.香港:風華出版事業公司,1988

5.司馬光.《司馬光文集》.北京:中華書局,2001

6.唐圭璋().《詞話叢編》2005,第1449

7.胡仔.《苕溪漁隠叢話》.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5

8.楊慎.《詞品》.北京:北方文藝出版社,2005

9.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北京:中華書局,1986

10.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卷四,續古逸叢書本

11.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二十一,武英殿聚珍本

12.黃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十,四部備要本

13.脫脫.《宋史藝文志》.北京:中華書局,1977

14.陳第.《世善堂藏書目錄》.北京:商務印書館,1937

15.趙琦美.望館書目》.上海:上海書店,1994

16.金啟華等.《唐宋詞集序跋彙編》.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1990

17.王士禎.《花草蒙拾》載唐圭璋()《詞話叢編》.北京:中華書局,1986

18.褚斌杰等()《李清照資料彙編》.北京:中華書局,1984

 

 

 

 

Li Qingzhao Female Consciousness and Erotic Writing
WEI Peng-zhan

Sun Yat-sen University Guangdong Guangzhou 510275

 

Abstract: The Song is a patriarchal society, women no right to speak. Li Qingzhao did not take the road of the patriarchal culture of the provisions under the patriarchal society loses caused her as docile, humble weak standard female; on the contrary, she can become a writer has a right to express. In traditional society, women do not encourage creativity, and not encouraged to write love. Li Qingzhao had her own rights to write. In her a lot of love of the theme of Ci, I found them not only present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gender equality concept of love, lust and more bold writing, which can reflect her self-awareness, awareness of women's performance.

Keywords: Li Qingzhao;female consciousness; lust; love; authorship



魏鵬展名片 & 媒體專訪

https://blog.sina.com.cn/s/blog_60b7bcff0102yzus.html

 

魏鵬展詩文集:

http://blog.sina.com.cn/ngaipangchin

魏鵬展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ngaipangchin

魏鵬展微信(WeChat): ngaipangchin

 

魏鵬展Instagram (@ngaipangchin)

https://www.instagram.com/ngaipangchin

 

《小说与诗》稿约、稿例:

https://blog.sina.com.cn/s/blog_cb8c7edc0102yrr3.html

《小說與詩》網站:

http://blog.sina.com.cn/poemnovel

 《小說與詩》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oemnovel

 




[1]作者簡介:魏鵬展1980- ),男,香港人,中山大學 中文系。研究方向:古代詩文與詩文批評

[2]喬以鋼.《多彩的旋律──中國女性文學主題研究》.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03,第324

[3]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年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397

[4]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397

[5]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年譜》.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398

[6]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398

[7]葉嘉瑩.《從李清照到沈祖棻》.《文學遺產》,20045:第4-15

[8]葉嘉瑩.《從李清照到沈祖棻》.《文學遺產》,20045:第4-15

[9]出版社編輯部().《李清照詞欣賞》.香港:風華出版事業公司,1988,第41

[10]司馬光.《司馬光文集》.北京:中華書局,2001,第234

[11]唐圭璋.《詞話叢編》.北京:中華書局,1986,第1449

[12]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400 

[13]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400 

[14]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20

[15]見編註,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22

[16]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22

[17]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20

[18]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20

[19]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81

[20]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81

[21]唐圭璋().《詞話叢編》.北京:中華書局,1986,第29

[22]唐圭璋().《詞話叢編》.北京:中華書局,1986,第29

[23]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57

[24]見編註,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58

[25]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57

[26]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57

[27]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57

[28]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23-124

[29]見編註,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24

[30]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23-124

[31]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23-124

[32]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123-124

[33]胡仔.《苕溪漁隠叢話》.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5,第501

[34]楊慎.《詞品》.北京:北方文藝出版社,2005,第57

[35]唐圭璋().《詞話叢編》.北京:中華書局,1986,第385

[36]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北京:中華書局,1986,第3910

[37]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卷四,續古逸叢書本

[38]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二十一,武英殿聚珍本

[39]黃昇.《唐宋諸賢絕妙詞選》卷十,四部備要本

[40]脫脫.《宋史藝文志》.北京:中華書局,1977,第577

[41]陳第.《世善堂藏書目錄》.北京:商務印書館,1937,第507

[42]趙琦美.望館書目》.上海:上海書店,1994,第77

[43]徐培均(箋注).《李清照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第514

[44]金啟華等.《唐宋詞集序跋彙編》.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1990,第111

[45]金啟華等.《唐宋詞集序跋彙編》.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1990,第111

[46]金啟華等.《唐宋詞集序跋彙編》.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1990,第111

[47]王士禎.《花草蒙拾》載唐圭璋()《詞話叢編》.北京:中華書局,1986,第685

[48]褚斌杰等()《李清照資料彙編》.北京:中華書局,1984,第131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