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鹏展新诗创作法
魏鹏展新诗创作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184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從文《蕭蕭》中的人物研究 - 論文習作

(2015-08-26 21:53:23)
标签:

散文詩投稿

魏鵬展

小說與詩

小說投稿

新詩投稿

分类: 学术论文/魏鹏展

沈從文《蕭蕭》中的人物研究

魏鵬展

1. 前言

沈從文的小說藝術成就很高,學者楊義認為新文學中的鄉土抒情詩式的小說是發端於廢名,大成於沈從文的。[1] 此外,夏志清更指出沈從文小說最成功的地方是能不著痕跡,輕輕的幾筆就把一個景色的神髓,或者是人類微妙的感情脈絡勾劃出來。他在這一方面的功夫,直追中國的大詩人和大畫家,現代文學家中,沒有一個人及得上他。[2] 《蕭蕭》屬於鄉土小說,而且故事中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因此選此小說來研究,較易了解沈從文的小說特色

 

2. 研究目的

由於西方列強堅船利炮的侵犯和隨之而來的文化輸入,中國正面臨著巨大的質變。五四新文化的啟蒙,使古老大地上的一切也無可逃避地面臨著深刻的變革,偏遠的湘西也不能幸免。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古老土地上的人該發生怎樣的變化,這是沈從文關注的中心。[3] 學者王潤華認為現代都市文明侵入鄉村與小城鎮後毁滅了原來的生活方式與人性。[4]

 

沈從文1930年發表《蕭蕭》這篇小說。故事背景是湘西鄉村在新文化的影響下,他們的寧靜生活開始被干擾。沈從文曾說:「我要表現的本是一種人生的形式,一種優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從文小說習作選〉代序》)[5] 他所指的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是指湘西人們的善良純真的性格。小說中的角色都能表現人性的善良美,而這種善良美其實是沈從文要塑造的藝術美。本文試從《蕭蕭》中的人物刻劃,探討沈從文小說描寫人物的藝術性。

 

3. 研究方法

3.1作品細讀研究法

本文主重點在於研究《蕭蕭》的人物,因此離不開文本分析,從而分析小說中人物的性格,也從文本中理解沈從文的言外之意。本文的性格分析、作者對角色態度都是以文本分析為主。

3.2文學史研究法

沈從文不但是位文學創作家,也是文學評論家。他為了爭取學術界對他作品的承認,因此寫了不少文學評論。這些文學評論反映了沈從文的創作理論,這些創作理論對理解沈從文的小說很有幫助。李子雲、趙長天、陳思和主編的《沈從文批評文集》是一本很好的沈從文文學理論資料。

 

此外,沈從文也有一本自傳─《沈從文自述》。這本自傳詳細記敘了沈從文的生路歷程,對瞭解《蕭蕭》的背景很有用。

 

透過作者的一手資料去分析作者寫作態度和美學風格能得到較客觀的結論。

 

4. 人物性格

沈從文說:「因為他們是正直的,誠實的,生活有些方面極其偉大,有些方面又極其平凡,性情有些方面極其美麗,有些方面又極其瑣碎,──我動手寫他們時,為使其更有人性,更近人情,自然便老老實實的寫下去。」(《〈邊城〉題記》)[6] 我們可從沈從文在題記中看出他覺得湘西人性格的善良。《蕭蕭》也表現了這一特色。

 

4.1純真

小說中人物性格多能表現純真的性格。夏志清認為沈從文之所以著力表現鄉人性格純真,因為他認為人類若要追求更高的美德,非得保留如動物一樣的原始純良天性不可。[7]

 

「末了花狗大便又唱歌給她听。她心里亂了。她要他當真對天賭咒,賭了咒,一切好象有了保障,她就一切盡他了。」

 

花狗大引誘她,她只要求對方對天賭咒,就以為對方賭了咒,她與花狗大的愛情就有保障,完全不會懷疑花狗大的動機,可見她純真的一面。學者凌宇認為蕭蕭這種天真、幼稚、單純的性格,就是屬於湘西下層人民的那種透著原始蒙昧的勤勞、善良與純樸。[8] 另一例子:

 「姐姐,為什麼哭?」
       「不為什麼,灰塵落到眼睛裏,痛。」
        「我吹吹吧。」

 

小丈夫看到蕭蕭哭,立刻關心她,想了解她為甚麼傷心。蕭蕭告訴他有灰塵入眼,他就想替蕭蕭吹走灰塵。這種對蕭蕭的關心充份表現典型的天真爛漫的的小孩性格。

 

學者楊義認為沈從文重視自然人性,所謂自然人性即未經過多的人為加工,未經工業文明的異化的人性和人際關係。[9] 在城市裏,人與人有時因為利益而爾虞我詐,因此人與關係又較疏離;相反鄉村生活較純樸,人們都能互助互愛,性格也較純真。

4.2善良

《蕭蕭》中的人物性格可謂善良,這是由於擁有純真性格的人,通常都有善良的一面。以下讓我們分析下作者如何刻劃人物善良的一面。

 

 「伯父不忍把蕭蕭沉潭,蕭蕭當然應當嫁人作二路親了。」

 

蕭蕭懷孕的事給鄉人知道後,祖父請她的本族人伯父來決定將蕭蕭沉潭還是發賣,伯父不忍殺死蕭蕭,就決定把她作二路親。蕭蕭是童養媳的身份而與花狗大發生關係,其實是犯了通姦。祖父等鄉人雖發現蕭蕭懷孕後固然十分氣憤不平,但仍不迫害蕭蕭,學者張素貞認為這表現了鄉人包容、寬諒。[10] 作者從刻劃故鄉父老的人情美,逐漸到展示原始的人性和民性。[11]

 

作者如此刻劃鄉人善良的人性,學者金介甫認為這是美化了他在城市中無法找到的樂趣,天倫之樂、知心童年伙伴、同僚友情。[12] 這種對人性的美化,其實是他對純真善良人性之強調,不希望鄉人失去這種美好人性。

 

 

 

 

4.3真摯

所謂真摯之情是有異於性格純真。「純真」是指人物性格那種自然之性,即誠實、不奸詐等特質。「真摯」則是鄉人之間能有很真誠的情。

 

      「姐姐吃,這是大的。」
       「我不吃。」
       「要吃一顆!」


引文描述的是蕭蕭與小丈夫吃棗子的情況。小丈夫把大的讓給蕭蕭吃,蕭蕭不吃,他卻堅持要她吃一顆。這對話的字裏行間流露出真摯的「姐弟」之情。

 

由上文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到作者筆下人物性格栩栩如生,然而作者所美化的人物性格都是出自鄉人,學者張素貞認為這是由於作者對自己鄉土的眷戀。[13] 讚美是由於對他眷戀,這種解釋都是合理的。

 

《蕭蕭》的角色不多,而且多數角色是純真善良的鄉人。惟一較負面的角色是花狗大。由於他誘姦蕭蕭,故我們可把他視為負面角色。然而這與作者刻意表現鄉人純真善良的性格,沒有矛盾,因為他不是本村人。

 

「你想逃到城裏去自由,不成的。人生面不熟,討飯也有規矩,不能隨便!」

蕭蕭懷孕後要求與花狗大一起逃到城市生活,花狗表示反對。我們可以由花狗大對城市討飯規矩的熟悉,大概可以推斷他可能是城市人,或在城市生活一段時間,而且性格受城市「污染」。所以花狗大的負面形象,不破壞作者刻劃鄉人純真性格的一致性。

 

5. 作者對角色的態度

沈從文說:「把最近二十年來當地農民性格靈魂被時代大力壓扁扭曲失去了原來的素樸所表現的式樣,加以解剖與描繪。」(《〈長河〉題說》)[14] 由題說可見沈從文很怕純樸的湘西人性格會被城市發展所「污染」,因此在小說中他極力刻劃鄉人的人性美,從而歌頌他所欣賞人性美,不希望時代的發展,會令鄉人的人性變質。

5.1讚美鄉人

沈從文不同於魯迅,他不會嚴厲地批評傳統制度,反而抱欣賞、讚美的態度去刻畫人性的美好一面。

 

「花狗對蕭蕭生了另外一种心,蕭蕭有點明白了,常常覺得惶恐不安。」

 

「蕭蕭捏緊這一只小手,且用口去呵它,吮它,想起剛才的糊涂,才仿佛明白自己作了一點不大好的糊涂事」

 

蕭蕭雖然與柏子犯了通姦,作者不但不抨擊,而且刻意淡化讀者對蕭蕭的批評。例如蕭蕭知花狗大對她有愛意,她就有惶恐不安,這表示她對花狗大的引誘是有戒心的,即她曾遵重自己童養媳的身份,而不是存心想跟花狗大一起洩慾。此外小丈夫的手被毛毛蟲螫傷,她就用口去呵它,吮它,這表現出對小丈夫的關懷之情。看到小丈夫又能產生罪惡感,可見蕭蕭仍有鄉人那種純真善良的性格。作者這樣刻劃蕭蕭的優點,可以達致淡化她通姦的罪惡。

 

由以上分析我們可以看到,作者對蕭蕭抱體諒的態度。這種態度的表現是由於作者熱愛鄉人純真善良的性格。蕭蕭正代表鄉人。甚至可把蕭蕭做出通姦的事歸咎於城市人介入鄉村對鄉村美好人性的逐漸「污染」。

 

學者趙學勇認為他們生存在一種原始環境中,其生活方式、喜怒哀樂與周圍的大自然相契:無私、率真、不做作,一切都極單純、自然、簡單。這是外面世界侵入之前湘西人生命的自在狀態,雖然極美,然而不知能否永存。[15]

 

5.2貶抑城市人

「狗大,你膀子真大。」他就說,「我不止膀子大。」
      「你身個子也大。」
     「我全身無處不大。」

 

引文所描述的是花狗大引誘蕭蕭的情況。其中「我全身無處不大。」反映出他對蕭蕭不軌的意圖,亦表現他狡滑的性格。這種性格與鄉人純真、善良的性格相反。作者如此刻劃花狗大醜惡的一面,是為了表現對現城市文明對人性污染的反感。

除了花狗大,另一代表城市人的是女學生。

「她們穿衣服不管天氣冷熱,吃東西不問饑飽,晚上交到子時才睡覺,白天正經事全不作,只知唱歌打球,讀洋書。她們都會花錢,一年用的錢可以買十六隻水牛。她們在省裏京裏想往什麼地方去時,不必走路,只要鑽進一個大匣子中,那匣子就可以帶她到地。她們在學校,男女一處上課,人熟了,就隨意同那男子睡覺,也不要媒人,也不要財禮,名叫“自由”。」

 

作者把女學生描寫成生活無規律,終日無所事事,亂花錢,性開放的人,而女學生其實是代表了城市人,因此對女學生的負面描寫,就是對城市人的批評。

 

學者趙學勇認為在沈從文眼裏,都市文明患著一種「生命力陽痿症」。人類古老永恒的價值被拋棄,金錢、物慾佔據了其核心。[16] 此外,學者王潤華認為沈從文的鄉村小說,不只表現區域文化,他更以鄉村中國的文學視野,一方面監視著在城市商業文明的包圍、侵襲下,農村緩慢發生的一切。[17]

 

《蕭蕭》反映了童養媳制及以金錢為核心的現代人生觀念對鄉村外部變異的應對與選擇方式。[18] 在新與舊的交接下鄉村的生活開始發生變化,例如花狗大(受城市污染的人)的介入,蕭蕭被誘姦,破壞了鄉村的平靜生活。因此學者楊義認為沈從文這類作品表現對都市文化影響下的國民性進行了反省、解剖和嘲諷。[19]

6.     作者刻劃人物的美學風格

學者吳立昌認為,人性是沈從文創作的起點和歸宿。他在理論上,一直主張文學只有表現人性。[20] 這種觀點可從兩方面解釋:一則著力刻劃人性美;一則不以道德的立場看事物。此外,學者凌宇認為沈從文將「現實」與「夢」結合在一起。「現實」是指鄉村社會在特定歷史環境中的「常」與「變」;「夢」是作者的主觀感情和審美理想。[21] 綜合兩位學者的觀點,作者的風格表現為以刻劃人性為主,而在人物性格的刻劃中寄寓自己的價值觀。

 

《蕭蕭》其實是寫一個童養媳通姦的故事,按一般作家的寫法,蕭蕭大可以被沉潭或發賣,然而在故事中蕭蕭的結局不是一個悲劇,作者還在最後寫蕭蕭生下了第二個孩子,而村民的生活仍然是很和諧、喜悅的,充滿喜劇色彩。此外,蕭蕭與小丈夫之間仿如母子情的關係,兩人感情又很真摯,加上作者對蕭蕭善良、純真性格的刻劃又能淡化蕭蕭通姦的罪惡。這種寫法明顯是作者刻意安排的。

 

學者凌宇認為沈從文將「現實」與「夢」結合在一起。「現實」是指鄉村社會的人事;「夢」是作者的主觀感情和審美理想。[22] 即作者每以充滿感情的藝術眼光看鄉村在現代文明的沖擊下的人事。可見作者的美學風格是對人性優美、鄉人之勞動力之欣賞及不以道德的標準看「性」。

 

7. 結論

在新與舊文化的交接下鄉村的人性開始發生變化,例如花狗大(受城市污染的人)的介入,蕭蕭被誘姦,破壞了鄉村的平靜生活。因此沈從文的小說的焦點放在刻劃人生美,希望藉此挽救鄉村純樸性格的變質。學者楊義亦認為沈從文痛切感到所有值得稱為高貴的性格,如熱情、勇敢、誠實,在城市中早已完全消逝。[23] 這可解釋沈從文在作品中刻意刻劃人性美是為了發揚人類固有的那種純真、善良的性格,而不是為刻劃而刻劃。

 

 

香港文學報《小說與詩》投稿方法 + 稿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b7bcff01018dcp.html

魏鹏展诗文集:

http://blog.sina.com.cn/ngaipangchin

魏鵬展教育城網誌(繁體)

http://edblog.hkedcity.net/ngaipangchin

參考書目:

1.      何立偉:〈洞簫的悲憫與美〉,載《沈從文名作欣賞》(趙園主編,河北:中國和平出版社,1993),頁36

2.      金介甫(1994):《沈從文筆下的中國社會與文化》,上海,華柬師范大學出版社。

3.      汪曾祺()(1995):《沈從文》,香港,三聯書店。

4.      凌宇(1998):《沈從文著作選》,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

5.      吳立昌(1991):《沈從文-建築人性神廟》, 上海, 新華書店。

6.      凌宇(1995):《沈從文鄉土小說》,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

7.      楊義(1993):《二十世紀中國小說與文化》,台北,業強出版社。

8.      張素貞:〈關於沈從文〉,載《沈從文》(林春輝主編,台北:光復書局股份有限公司,1987),頁28

9.      凌宇(1985):《從邊城走向世界》,北京,三聯書店,頁220。

10.  夏志清(1985):《中國現代小說史》,香港,友聯出版社有限公司。

11.  裴毅然:〈自然人性——沈從文《雨后》賞析〉,《名作欣賞》,第2 (1994)

12.  吳福輝(主編)(1997):《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理論資料》,北京大學出版社。

13.  王德威(1993):《小說中國》,台北,麥田出版有限公司。

14.  于潤琦()(1997):《沈從文代表作(下)》,華夏出版社。

15.  王德威(1998):《如何現代,怎樣現代?》,台北,麥田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16.  王德威(1988):《眾聲喧嘩》,台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17.  《名作欣賞》編輯部編(1985):《現代小說名作賞析》,山西,山西人民出版社。

18.  王潤華(1987): 《沈從文小說理論與作品新論》,台北,文史哲出版社。

19.  吳立昌(1978):《中國新文學大師名作賞析》,上海,海風出版社。

20.  凌宇(2003):《〈邊城〉:特歌與中國形象》,南寧,廣西教育出版社。

21.  李子雲、趙長天、陳思和(主編)(1998):《沈從文批評文集》,珠海,珠海出版社。

22.  趙學勇(2005):《沈從文與東西方文化》,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

23.  向成國(2006):《沈從文自述》,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



[1]楊義(1993):《二十世紀中國小說與文化》,台北,業強出版社,頁197。

[2] 夏志清(1985):《中國現代小說史》,香港,友聯出版社有限公司,頁177。

[3]趙學勇(2005):《沈從文與東西方文化》,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頁249。

[4]王潤華(1987): 《沈從文小說理論與作品新論》,台北,文史哲出版社,頁30。

 

[5]李子雲、趙長天、陳思和(主編)(1998):《沈從文批評文集》,珠海,珠海出版社,頁241。

[6]李子雲、趙長天、陳思和(主編)(1998):《沈從文批評文集》,珠海,珠海出版社,頁232。

[7] 夏志清(1985):《中國現代小說史》,香港,友聯出版社有限公司,頁169。

[8] 凌宇(1985):《從邊城走向世界》,北京,三聯書店,頁220。

 

[9]楊義(1993):《二十世紀中國小說與文化》,台北,業強出版社,頁201。

 

[10] 張素貞:〈關於沈從文〉,載《沈從文》(林春輝主編,台北:光復書局股份有限公司,1987),頁28

 

[11] 楊義(1993):《二十世紀中國小說與文化》,台北,業強出版社,頁201。

[12] 金介甫(1994):《沈從文筆下的中國社會與文化》,上海,華柬師范大學出版社,頁194

1.        張素貞:〈關於沈從文〉,載《沈從文》(林春輝主編,台北:光復書局股份有限公司,1987),頁26

 

[14] 李子雲、趙長天、陳思和(主編)(1998):《沈從文批評文集》,珠海,珠海出版社,頁248。

[15] 趙學勇(2005):《沈從文與東西方文化》,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頁249-250。

[16] 趙學勇(2005):《沈從文與東西方文化》,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頁254。

[17] 王潤華(1987): 《沈從文小說理論與作品新論》,台北,文史哲出版社,頁36。

[18] 凌宇(1995):《沈從文鄉土小說》,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頁5。

 

[19] 楊義(1993):《二十世紀中國小說與文化》,台北,業強出版社,頁204-205。

 

[20] 吳立昌(1991):《沈從文-建築人性神廟》, 上海, 新華書店, 114

[21] 凌宇(1998):《沈從文著作選》,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頁16。

[22] 凌宇(1998):《沈從文著作選》,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頁16。

[23] 楊義(1993):《二十世紀中國小說與文化》,台北,業強出版社,頁203。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