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鹏展新诗创作法
魏鹏展新诗创作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184
  • 关注人气:1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論《白娘子永鎮雷鋒塔》中白娘子的形象美及其小學教育價值 - 論文習作

(2015-08-26 21:28:45)
标签:

散文詩投稿

魏鵬展

小說與詩

小說投稿

新詩投稿

分类: 学术论文/魏鹏展

論《白娘子永鎮雷鋒塔》中白娘子的形象美及其小學教育價值

魏鵬展

1.前言

〈白蛇傳〉是中國四大傳說之一。這個故事是一個集體創作的成果,期間經歷了很多流變。明代馮夢龍可謂是匯集諸說,加以增刪創作,成為富情節變化,精采動人的故事。至此,白蛇故事之輪廓已勾勒完成。[1] 因此本論文將以馮夢龍《警世通言》的第廿八卷〈白娘子永鎮雷鋒塔〉為文本[2]

白娘子是〈白蛇傳〉中的主要角色。她是一個由蛇精變成的一個美女。這個角色從文學創作上來說是很成功,一方面白娘子體現了傳統美女的一些特點,另一方面她又有蛇精的神秘及令人畏懼的感覺,可以說是結合了美女與蛇於一身的獨特藝術形象。故此,本文將會從美學、藝術和文學觀點去探討白娘子的形象美。

2.研究方法

為了探討白娘子的形象美,本文會利用朱光潛等的美學理論去探討白娘子所表現的形象美,希望本文的分析有理論基礎。此外,本人運用作品細讀研究法,把馮夢龍的〈白娘子永鎮雷鋒塔〉的文本仔細閱讀,找出能表現白娘子形象美的敘述以作分析。

3.文獻回顧

3.1蛇的意義

白娘子既是一個蛇精,因此分析蛇的象徵或圖騰意義,有利理解白娘子的形象。首先蛇是一種令人畏懼、嫌惡的爬蟲類。人類的近親─猿猴,對其亦有同樣的嫌惡反應。野生之猿看到蛇時,會產生臉孔扭曲、瞪視、退縮、豎耳、露齒、低鳴等典型的畏懼與防衞反應。[3] 然而,在先民的野性思考裡,要擺脫蛇的威脅,最好的方法是敬畏牠、奉祀牠,甚至認同於牠,將牠視為祖先、奉為圖騰,讓「威脅者」搖身一變為「保護者」,如此便何稍解內心之懼怖感。中國文化中,甚而將令人嫌懼的「蛇」,轉化成尊貴的靈獸─龍。[4] 這反映了中國人對蛇的心理由畏蛇變為敬蛇,最後變成崇蛇。

此外蛇出於陰溼之地,其狀柔軟委曲,由此可以類比聯想到女性的特徵。[5] 因此,把白娘子朔造成一個由美女與蛇給合的形象,這顯得與其他動物如牛、羊等給合更合理。蛇既然可給人又畏又敬的感覺,白娘子又是一位美女,這兩個形象結合在一起就更有感染力了。

3.2美學的形象美

康德在《判斷力批判》中指出:審美意象是指由想像力所形成的形象顯現。[6] 這裏指出的是美要有形象,即抽象的東西不能算是美。例如,沒有人會說一個科學理論是美。而克羅齊則解釋得更具體,他認為真正算得上是審美心理學而又影響最大的,首先是「移情說」。審美實際上就是一個移情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主體凝神觀照對象,在不知不覺中將主體的情感移入對象,結果使自我變成了對象,對象變成了自我。這時,我們就會覺得這個對象是美的,而這樣一種「主客默契,物我同一」的境界,也就是審美的境界。[7]

其實克羅齊所指「主客默契」與道家「物我一體」的藝術觀暗合。例如,莊子看到鯈魚「出游從容」便覺得牠樂,因為他自己對於「出游從容」的滋味是有經驗的。人與人,人與物,都有共同之點,所以他們都有互相感通之點。[8] 其實莊子感到鯈魚「出游從容」的感覺,這與審美過程是相同的。

朱光潛把「物我一體」的藝術觀解釋得更圓滿。他認為美不僅在物,亦不僅在心,它在心與物的關係上。它是心借物的形象來表現情趣。世間並沒有天生自在、俯拾即是的美,凡是美都要過心靈的創造[9] 。他也把「移情作用」的觀點申述了。他認為「移情作用」是把自己的情感移到外物身上去,彷彿覺得外物也有同樣的情感。移情作用是和美感經驗有密切關係的。移情作用不一定就是美感經驗,而美感經驗卻常含有移情作用。美感經驗中的移情作用不單是由我及物,同時也是由物及我的;它不僅把我的性格和情感移注於物,同時也把物的姿態吸收於我。所謂美感經驗,其實不過是在聚精會神之中,我的情趣和物的情趣往復迴流而已[10]

從美學觀點看白娘子的形象美,白娘子蛇精可給人一種神秘美,美女則可給人一種女性溫柔體貼美。這種神秘美和溫柔體貼美其實是「我」的主觀感受,而白娘子美女的形象,和蛇精的形相則是讀者欣賞的對象,即「物」的外觀形象。只要結合了白娘子美女和蛇精的形象和讀者的感受─神秘美、溫柔美和體貼美,這樣才可體現白娘子的形象美。

3.3文學的形象美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對意境說進行了集大成的闡發。他把「意境」和「境界」彰示為詩歌藝術的最高品格,並且初步探討了意境的涵與特徵,提出物我統一、情景交融是構成意境的基本規律[11] 。其實他所提出的意境和朱光潛提出的形相和主觀感受結合的審美觀是一致的。葉紹鈞在〈以畫為喻〉把文學的概念說得很好,他認為文學作品不同一般文字作品,文學作品不是為了實用而是為了表現感興,這「感興」其實就是朱光潛所指的主觀感受。

文學作品不同於其他藝術,其他藝術作品可直觀,文學要透過讀者的想像,在腦中出現形象,而這形象又可透過想像而出現讀者對客觀事物的感興,這種形象加感興結合的過程也是一種審美過程,而這美就是形象美。白娘子的形象美就是結合了客觀形相和讀者的主觀感受。

4.文本分析─白娘子的形象美

白娘子形象雖有妖氣,卻已深具人性。偶有荒誕怪異的故事情節,但較不令人有怖畏、戰慄的形象。她不是有意作崇人間,而是羨慕愛情婚姻的幸福生活,在「春心蕩漾」下,才冒犯天條,卻未殺生。她對許宣是真情對待,故幾經試探,確定他老實可靠後,才提出婚事,以身相許。從結識、借船錢、借傘,要許宣去找她,藉故飲宴,最後才言婚嫁之事,都充滿人情味與溫柔性。[12] 以下將會探討白娘子的女性形象和蛇精的神秘形象。

4.1女性的形象美

文中作者在幾處對白娘子作了外貌描寫。由這些外貌描寫可見白娘子是一位美女。首先出現描寫的地方在白娘子與許宣初見時。

「那婦人同丫鬟下船……起一點朱唇,露兩行碎玉……那娘子和丫鬟艙中坐定了。娘子把秋波頻轉,瞧著許宣。」

作者形容白娘子的嘴是「朱唇」,是指她的嘴塗了口紅;「兩行碎玉」是指她的牙很白很美;「秋波頻轉」是指她的眼睛像秋天的水波晶瑩通透,而且很靈活地轉動。這裏從白娘子的眼和嘴部去描寫的她的美。第二處詳細描寫白娘子的外貌是在許宣找白娘取回雨傘時。

「許宣衹得坐下。那白娘子篩一杯酒,遞與許宣,啟櫻桃口,露榴子牙,嬌滴滴聲音,帶著滿面春風

這裏作者把白娘子寫成「啟櫻桃口」,是指她的嘴很小巧,而且如櫻,如桃般美,這也是寫她的嘴;「榴子牙」也是寫她牙長得很美;「嬌滴滴的聲音」是形容她的聲音很甜美;「帶著滿面春風」是指她樣子有一種秀氣。作者集中描寫了白娘子的嘴巴、牙、眼,這些都能代表了一位美女的特徵。

4.2女性的溫柔體貼美

白娘子的溫柔美可表現在她對許宣溫柔的性格上,也表現在她的脾氣上。她的脾氣能表現中國傳統女性對丈夫千依百順的女德。例如,她因施法盜銀,盜衣物,而連累許宣吃兩次官司,但都是出於關愛、呵護與討好。許宣因受她所盜的衣物,而遭逢牢獄之災,憤恨不平的辱罵她時,她也是委曲求全,陪笑解釋:「小乙官人不要怪我,今番特來與你分辯這件事。我且到主人家裡與你說。」[13] 此外,即使許宣對白娘子口出惡言,白娘子依然是耐心向他解釋而不跟他衝突。

「你這賊賤妖精,連累得我好苦!吃了兩場官事!……白娘子陪著笑面道:丈夫,一夜夫妻百日恩,和你說來事長。你聽我說:當初這衣服,都是我先夫留下的。我與你恩愛深重,教你穿在身上,恩將仇報,反成吳、越?」

許宣用「賊賤妖精」去罵白娘子,對她毫不客氣。然而白娘子卻以「一夜夫妻百日恩」和「恩愛深重」字眼表示她對他的愛,及重視兩人的關係。由此可見白娘子有傳統女性溫柔美。至於白娘子的體貼美表現在她對許宣的照顧上。例如許宣朋友約他去看承天寺的佛會。白娘子不想他穿舊衣出去,就為他準備了一套衣服。

「娘子道:你要去,身上衣服舊了不好看,我打扮你去。叫青青取新鮮時樣衣服來。許宣著得不長不短,一似像體裁的。」

 

由許宣著得不長不短,可見白娘子很細心,能為他準備好一套很稱身的衣服。由此可見白娘子對他體貼入微。這表現女性的體貼美。

4.3蛇精的神秘美

白娘子始終是一個蛇精,因此會有蛇精的神秘美。例如,當官員們到白娘子家捉她時,她家的環境描寫加上白娘子突然消失,表現了神秘的色彩。

「樓上灰塵三寸厚。眾人到房前,推開房門一望,床上掛著一張帳子,箱籠都有。只見一個如花似玉穿著白的美貌娘子,坐在床上。」

「灰塵三寸厚」可能是由於白娘子的屋久無人居;「如花似玉」是形容白娘子很美;「白的美貌娘子」是指她全身衣服都是白的,這配合了白蛇的顏色。由屋的環境描寫結合美女的外貌和全白的衣著,更顯得蛇精的神秘美。此外,有幾處描寫了白娘子的法力。例如,當許宣第一次見法海時,白娘子乘紙船來找他的敘述,顯示蛇精的法力。

只見江心裡一衹船飛也似來得快。 許宣對蔣和道:這船大風浪過不得渡,那衹船如何到來得快!正說之間,船已將近。看時,一個穿白的婦人,一個穿青的女子來到岸邊。仔細一認,正是白娘子和青青兩個。」

其實當時風浪很大,其他船根本不能在江上行駛,而白娘子卻乘紙在江上飛快地行駛,而且用「穿白的婦人」突出了白娘子站在船上乘風破浪的英姿,顯出了她的神秘美。此外,文中有幾處描寫了白娘子化身成大白蛇的情形。首先是李員外想污辱白娘子時,白娘子變成了一條白蛇。

 

「那員外眼中不見如花似玉體態,衹見房中幡著一條吊桶來粗大白蛇,兩眼一似燈盞,放出金光來。驚得半死,回身便走,一絆一交。眾養娘扶起看時,面青口白。」

「吊桶來粗」、「兩眼似燈盞」這是描寫了白蛇很大及眼睛會發光的外形。另一處描寫白娘子的蛇身是在李募事偷看白娘子睡覺時的情形。

「李募事走到房前看時,裏頭黑了,半亮不亮,將舌頭舔破紙窗,不張萬事皆休,一張時,見一條吊桶來大的蟒蛇,睡在床上,伸頭在天窗內乘涼,鱗甲內放出白光來,照得房內如同白日。」

這裏寫出了白蛇「吊桶來大」的外形,「鱗甲內放出白光來,照得房內如同白日」其實除了白蛇的外形大,牠的會發光的眼睛和鱗甲也是很美,加上蛇精的蛇氣,就表現了一種神秘美。

4.4白娘子對許宣的深情─深情美

情感是藝術的本質、內容與目的。具有真情感的真文學有著強烈的藝術感染力,由於融情於景,故能在客觀意境的創造中,令自然之美和我們心靈相融逗,激發起我們的情感共鳴[14] 。因此,白娘子對許宣的深情也是一種美。文中,白娘中和許宣的對話表現了她對他的愛。

「我也道連累你兩場官事,還有何面目見你!你怪我也無用了。情意相投,做了夫妻,如今好端端難道走開了?我與你情似太山恩同東海誓同生死,可看日常夫妻之面,取我到下處,和你百年偕老,卻不是好!」

文中「情意相投」、「情似太山」、「恩同東海」和「誓同生死」都表現了白娘子對自己的許宣愛情的態度;「百年偕老」更是她對婚姻的願望。此外,文末敘述了白娘子被法海打回原形情景更是令人心酸。

「看那白娘子時,也復了原形,變了三尺長一條白蛇,兀自昂頭看著許宣。」

「兀自昂頭看著許宣」是描寫白蛇被法海收復前不捨地看著許宣的情形。可能白蛇因被自己心愛人所害,以致永不超生而感到痛心欲絕;另一方面,可能她從此不能再見許宣而感到依依不捨,因此「兀自昂頭看著許宣」。不論實情如何,這都表現了白娘子對許宣的深情。

歐陽代發認為〈白娘子永鎮雷峰塔〉還不能擺脫舊有題材的影響,作者思想上還存在著矛盾。他既要改造蛇精害人的題材,又不能完全泯滅白娘子身上的妖氣;他既想肯定歌頌白娘子對愛情的執著追求,又不忘「奉勸世人休愛色,愛色之人被色迷」。這樣,作品中的白娘子,便一方面既溫柔多情,一如人間婦女;一方面又時出惡言,时露凶相,仍不脫妖氣了。[15] 這觀點解釋了白娘子的形象複雜性和矛盾性。

5.小學教育價值

課程發展議會2002年的《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指出中文科有九個學習範疇:聽、說、讀 、寫、文學、文化、品德情意、思維和語文自學[16] 。〈白娘子永鎮雷鋒塔〉這故事可是一個很好的教材。

5.1訓媡學生的形象思維

本文已分析了白娘子的形象美。這種形象美其實可以訓練學生的形象思維。在語文教學中,教師若能訓練好學生的形象思維,對學生理解文學作品是很有用的。

5.2 訓練學生的批評思維

其實這故事有很多話題都很有爭議性,教師可引導學生思考,這樣增強學生的批判思維。例如在作者觀點看來,法海無情地拆散了人家夫妻關係是正義的,教師可引導學生正確地思考問題。或者,教師可引導學生思考另一解決方法,既然人妖不能一起,可否有其解決方法,這又可訓練學生的創意思維。

5.3提高學生對傳統文化的熱愛

新課中要求學生認識傳統文化。〈白娘子永鎮雷鋒塔〉是中國四大傳說之一,學生需要對中國傳說了解一下。故事中又反影了一些中國的文化現象,如許宣結婚要得到姐姐的支持等,教師可跟學生討論這些文化現象。

5.4讓學生陶冶性情

朱光潛認為情感比理智重要,要洗刷人心,並非幾句道德家言所可了事,一定要從「怡情養性」做起,一定要於飽食暖衣高官厚祿等等之外,別有較高尚較純潔的企求。要求人心淨化,先要求人生美化。[17] 他提出的方法是多接解藝術作品,而〈白娘子永鎮雷鋒塔〉是文學藝術作品,因此同樣有陶冶性情,淨化人心的作用。

6.總結

〈白娘子永鎮雷峰塔〉中白娘子的文學形象塑造是成功的,這是一個結合了美女溫柔美、體貼美和蛇精神秘美的一個獨特的文學藝術形象。在教育上,這故事是一個很好的教材,因為閱讀這故事可訓練學生的形象思維和批評思維;而這故事又反影了一些傳統文化特色,因此也可作為文化的輔助教材。

香港文學報《小說與詩》投稿方法 + 稿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b7bcff01018dcp.html

魏鹏展诗文集:

http://blog.sina.com.cn/ngaipangchin

魏鵬展教育城網誌(繁體)

http://edblog.hkedcity.net/ngaipangchin

 

參考書目:

1.      范金蘭(2003):《白蛇傳故事型變研究》,台北,萬卷樓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2.      朱光潛(1991):《談美》,台北,新潮社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3.      金雅(2005):《梁啟超美學思想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

4.      易中天(2005):《破門而入─美學的問題與歷史》,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5.      朱光潛(2005):《無言之美》,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6.      張建業、吳思敬(1998):《文學原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7.      姜一涵、邱燮友等(1992):《中國美學》,台北,國立空中大學。

8.      黑格爾著,朱光潛譯(1979):《美學》,北京,商務印書館。

9.      卿文光(2005):《論黑格爾的中國文化觀》,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10.  湯瑪斯(主編)(2004):《「黑格爾」藝術即理想的典型》,台北,五觀藝術管理有限公司。

11.  湯瑪斯(主編)(2004):《「叔本華」藝術即啟示》,台北,五觀藝術管理有限公司。

12.  湯瑪斯(主編)(2004):《論藝術的本質:名家精選集導論》,台北,五觀藝術管理有限公司。

13.  湯瑪斯(主編)(2004):《「尼采」藝術即救贖》,台北,五觀藝術管理有限公司。

14.  湯瑪斯(主編)(2004):《「康德」藝術即可溝通的愉悅》,台北,五觀藝術管理有限公司。

15.  課程發展議會(2002):《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香港,教育署課程發發處。

 



[1]范金蘭(2003):《白蛇傳故事型變研究》,台北,萬卷樓圖書股份有限公司,頁78

[2]上溯有《史記》、《山海經》、《太平廣記》、《夷堅志》、《清平山堂話本》等所載人蛇之事,下則有墨浪子之《西湖佳話》、黃圖珌之《雷塔傳奇》、方成培之《雷峰塔》等作品,為「白蛇」故事的改編和增華。

[3]范金蘭(2003):《白蛇傳故事型變研究》,台北,萬卷樓圖書股份有限公司,頁15

[4]范金蘭(2003):《白蛇傳故事型變研究》,台北,萬卷樓圖書股份有限公司,頁18

[5]范金蘭(2003):《白蛇傳故事型變研究》,台北,萬卷樓圖書股份有限公司,頁18

[6] 康德:《判斷力批判》第二卷第49節。

[7]易中天(2005):《破門而入─美學的問題與歷史》,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頁96

[8]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