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西朱贵平
江西朱贵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314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谈律诗写作中极易忽视的三种避忌

(2021-09-10 08:58:44)

也谈律诗写作中极易忽视的三种避忌

文/朱贵平

上回谈了律诗写作中应该避忌的”孤平”、“三平尾”、“三仄脚”。其实,律诗最应该避忌的首先是“出律”、“岀韵”!这是对律诗的最基本要求。因此,有人主张先炼好绝句,再绪序渐进写律诗,是有一定道理的。其次,要注意“失粘”、“失对”、“合掌”及“撞韵”、“挤韵”、“重韵”等方面纯文学角度的避忌。除此之外,今天我提岀三个最容易忽视的地方,就是:律诗颔、颈两联的“四平头”;和该两联的音步雷同;以及非韵句的仄声字声单一。至于南朝文人提及的“四声八病”说。本是好事文人评家的片面之言。由于过度苛严,不为大众所接受。我们只求粗浅了解,万勿过度触碰,刻意钻研。那是个无底洞,牛角尖!虽对诗句的工整,有一定裨益。但若钻进去了,很难自拔,拔岀来也是个诗古董,诗味大减。甚至造成把原本生动鲜活的诗句,弄得支离破碎,刻板干枯,实在是得不尝失。而对“四平头”等这样的瑕疵,我倒认为要具体客观的对待,一方面它对诗句确有一定的伤害,另一方面,又很容易被人忽视。因此,应予以足够的重视,尽量避忌。

下面分开来说。

一,“四平头”。

什么是“四平头”?至今找不到对它的完整定义。我认为应该是针对律诗颔、颈两联的音步来说的。因为颔颈两联在律诗中起着关健的作用。它是整首诗的精华所在,最能体现作者的功底,因此要求极严。清代诗人学者借用了南朝沈约等人的“四声八病”里“平头”一词,但词义绝非指声律瑕疵,而是专指遣词造句的毛病。准确地讲,是指律诗四联,特别是颔联、颈联四句开头第一个音步的字(词)都使用了名词,特别是工对名词,从而形成词性一致,意义重叠。从本质上看,属于诗病里“犯复”的一种,这应该是“四平头”的含义。

这里举几个例句来说明。

例一:

春昼雪如簁,清羸病起时。

迹深惊虎过,烟绝悯僧饥。

地冻萱芽短,林深鸟哢迟。

西窗斜日晚,呵手歛残棋。

——陆游《雪中二首之一》

。其中,迹深、烟绝;与地冻、林深即为四平头。

例二:

数里闻寒水,山家少四邻。

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

初月未终夕,边烽不过秦。

萧条桑柘处,烟火渐相亲。

——贾岛《暮过山村》

其中怪禽、落日;初月、边烽也是四平头。

例三:

孤城雨脚暮云平,不觉鱼龙自满庭。

讬命已甘同木偶,置身端亦似赢甁。

浮家却羡鸱夷子,弄月常忧太白星。

当日乘槎便仙去,故人应罪曲江灵。

——韩元吉《记建安大水》

其中讬命、置身;浮家、弄月亦为四平头。

对四平头,这些大诗人尚且犯忌,我们何能避免?

四平头为什么“碍格”,为什么算作诗病,为什么“不可学”?大概有以下几点不妥:

一是形式整齐划一,句法缺少变化。本来就非常齐整工稳的律诗里,竟然从外到里都是一刀切,过分中规中矩了。犹如一个外表方正的大盒子,里边的格子也完全整齐划一,让人沉闷。这样的诗看多了不瞌睡晕书犯迷糊才怪。

二是词性一样、意义相近甚或相同,在只有几十个字的律诗里,理论上的艺术要求是在有限空间里尽量容纳无限大的内涵。四平头的出现使得四个或八个字(词)的形式只有两个相同或相近的意思,诗意没争取最大化,有悖“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境界,效率不高,浪费文字资源。

三是人的美学心理往往习惯于同中求异,对立统一。喜欢于整齐里求参差,在变化中寻规范,四平头妨碍了人们的这一追求。

因此,我把它提到最容易忽视又应该重视的角度来对待。

四平头多出现在名词工对中,在写景叙事中很容易发生。为了减少出现四平头的现象,不少诗作在两联对仗中,其中一联常开头用数字对。也有的诗作中在其中一联开头不用名词对,以避免四平头,不失为好的方法。如拙作步先贤章鉴《送道士归…》韵诗,颔联是:梵天峰竖笔,神岭雾笼江。颈联是:法显争摸顶,签灵挤破窗。梵天、神岭和法显、签灵就不构成四平头。因为词性不同。如果颔联开头两字不颠倒过来,成了天梵、岭神,和法显、签灵,则构成了四平头。再如拙作谒先贤黄庭坚墓/用先贤万承风《拜徐子孺墓》韵诗,颔联是:读书台下波涛涌,进士村中过客游。而颈联是:点铁成金诗永在,夺胎换骨誉长留。如果仅从每联的头两个字来看,似乎读书、进士和点铁、夺胎都属于动词加名词结构,成四平头了。但因为此处读书和进士分别和台字与村字,组合成一个三个字的名词,与颈联的点铁、夺胎词性不同,不构成四平头。

二,颔颈两联的音步(节拍)雷同。

格律诗之所以称为国粹和文学奇葩,和它独特的抑扬顿挫多变化的音乐节拍美感是分不开的。因此,它的音节变化切忌雷同。五、七两律,各有两种音节,即五律的2、2、1和2、1、2式;七律的2、2、1、2和2、2、2、1式。它们的交替组合、变化,构成了律诗的美妙音乐感。如果在诗句中,特别是颔、颈两联中,都是同一种节拍,那么就显得呆板重复,产生共振,失去节奏美感。这就是不少诗作对仗句中,常用叠音字对仗的原因。如杜诗《登高》中,颔联为: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而颈联“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这两联,颔联用2221式,而颈联为2212式,避免了音步的雷同,增强了节拍的变化。

三,非韵句中,最后一个仄声字音单一。

律诗中,平起平落的句式,有三个非韵脚仄音字,而平起仄落句式有四个非韵脚仄声字。而仄声中,有上、去、入三声。如果这三个或四个字音,都是仄声中的同一读音,如都是上或都是去,抑或都是入声,那么读起没有变化,就显得单一急促。但若上、去、入交替使用,就活泼多了。例子就不举,你自己试试看。

总之,诗词是一门综合艺朮,律韵句式只是其基本要求。既然研习诗词,就要遵守其最基本的规则,对几千年的文化瑰宝,怀着敬畏之心,慎言突破。即便是五四运动,提倡白话文的胡适、鲁迅、郁达夫等人,写起格律诗来,也是循规蹈矩。当然要写好格律诗,更主要的是立意,缘情,也就是说,意境要高远深,感情要纯实真,语句新奇,风格清丽,贴切社会,扬善鞭恶。这就要求我们多从诗外下功夫,多读多悟多观察。“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旬空”。心怀大我,放开胸襟,勤学苦练,写出更好更美的诗作。

2021.9.8.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