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芒鞋履痕
芒鞋履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50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熙载书艺“二观”说刍论

(2011-01-31 10:09:21)
标签:

庄桂森

书法

文化

杂谈

    刘熙载的《艺概》,是晚清优秀的文艺理论著作 。《艺概》之“概”,意谓举少以概多,使人明其要旨,触类旁通。以《艺概》为名,突出了刘熙载治学、谈艺的宗旨和方法。此后,为补充《艺概》,刘氏还著有《游艺约言》。格式亦如《艺概》,均以札记形式,谈文论艺。刘熙载在两书中对我国古典时期传统美学思想作了全面概括性总结。同时,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

在《艺概》中,刘熙载提出“学书者有二观:曰观物,曰观我。观物以类情,观我以通德。如是则书之前后莫非书也,而书之时可知也。”。1检点审读《艺概》、《游艺约言》论书语,此论是刘氏书学思想的基点、核心,更是其毕生矻矻艺事、融通诸艺后对书法艺术的大彻大悟和总结。刘氏对书法本质的认识、学书方法的探索、品评标准的建立均由此展开。本文试以“二观”之说命题并对 “二观”作一浅析,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观物以类情”深刻地揭示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本质

    物即自然界万物之象和诸事之变;情则是自然界万物之象和诸事之变在人们心理上的映射及引发的共鸣。物情是对应的,只有物情的对应,才能有准确认识、正确思想的产生。 中国汉文字是世界最古老的文字之一,承载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同其它国家、民族的文字一样,为从古到今的人们传情于异时、致意于两地提供了有效的沟通手段和载体。同时,汉字又衍生出来被称为“最东方”、“最能代表中国哲学意味”的书法艺术。究其原因,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文字起源于象形。继结绳记事之后,伴随着人们活动范围的扩大,思维能力的提高,对自然界物象认识的加深,我们的先祖“远取诸物,近取诸身,依类象形”地创造出了第一批汉文字。指事、会意、假借、转注、形声各种造字法都是以象形为基础的,中国汉文字除和其他文字一样具有音美意美以外,又因象形、象事、象意,蕴含着自然界的物象而独具造形之美。书法的线条,点“如高山之坠石”,钩“似长空之初月”,横“若千里之阵云”,竖“如万岁之枯藤”,戈钩如“劲松倒折”、“落挂石崖”,撇“似利剑斩断犀象之角牙”,捺“一波常三过笔”。其字体结构,更是仪态万千:“大篆者,广乎古文,法于鸟迹,若莺凤奋翼、虬龙掉尾,或花萼相承,或柯叶敷畅,劲直如矢,宛曲如弓,钻利精微,同乎神化”;“小篆者,……或镂纤屈盘,或悬针状貌。鳞羽参差而互进,珪璧错落以争明”;“行书者,……晨鸡踉跳而将飞,暮鸦联翩而欲下”;“草书者……字势生动,宛如天然,实得造化之姿,神变无极”[2]谋篇布局更有“乱石铺街”、“雨中夹雪”之说。张怀瓘在《书议》中的“物象生动可奇”,“囊括万殊,裁成一相”3可作上述的概括。从抽象的线条中,孙过庭以其法眼“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姿,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4]中国书法,是节奏化的自然,表达着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生活中的一切体味,心灵深处的感受,都有可能通过敏感的书法艺术家,将其贯注于柔软的毫端,流注于洁白的绢纸,而这些精妙的心灵轨迹,又在后人“如见其人挥运之时”的想象中,增益内涵,获得新的生命。艺术创作源于激情,激情本自信念,但激情和信念又都根于生活。

          二、“观物以类情”是书法艺术精进脱化的根本动因

“书当造乎自然,”[5]观物”之原由。学书要静观万物、师法自然。“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6]具有一定的笔墨功夫以后,要不为笔墨所缚,不被书斋所囿,外师造化。从四时更替、花鸟虫鱼、山川河流、人物流动等无限丰富的现实中去扩大视野,开阔胸襟,吸纳辨识,丰富积累,启迪思维,感悟书法艺术的真谛,丰富加强毛笔的表现力。刘熙载说李阳冰篆书 “于天地山川得方圆流峙之形,于日月星辰得经纬昭回之度,于云霞草木得霏布滋蔓之容,于衣冠文物得揖让周旋之体,于须眉口鼻得喜怒惨舒之分,于虫鱼禽兽得屈伸飞动之理,于骨角齿牙得摆拉咀嚼之势”。 岂只李阳冰,汉代蔡邕在京城鸿都门外,见到工匠用刷涂料的刷帚写字,创造了“飞白书体”。有“草圣”之誉的唐代书家张旭,看到公主出行的轿子与挑柴的担夫互相争道的情景,从而联想到书法中的章法安排和字幅上面的黑白分布。他观看公孙大娘的舞剑器,从而悟得了相互避让,刚柔相济,婀娜多姿的书法神韵。张旭写草书是:“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7]怀素说:“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师之,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8]宋“苏黄、米、蔡”四大家之一的黄庭坚乘船去四川途中,见梢公摆动船桨摇橹,联想书法创作,从中得到启迪。在行书中创造出中宫收紧,撇捺向四面伸展的艺术风格

           三、“观我以通德”是书法艺术风格化、个性化确立的基本途径

    风格就是人。“贤哲之书温醇,骏雄之书沈毅,畸士之书历落,才子之书秀颖。”[9]由于艺术家世界观、人生阅历、性格、气质、文化教养、艺术才能、审美情趣的差异,创作手法和艺术取向也各不相同,不同创作手法和艺术取向使创作结果---作品形成各不相同的艺术风格。中国书法艺术风格,或沉雄豪劲,或清丽和婉,或端庄厚重,或倜傥峻拔,或浑穆苍古,或高逸幽雅......,百花竞放、绚丽多姿。不同的风格给人不同的美感,并产生景仰、尊崇、悲壮、豪迈、胜利等心理情感反应。刘熙载说:“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 。10在这里,刘熙载不仅对以往的“字如其人”之说进行了全面地继承和总结,还具体地指认了书家的学、才、志、识四个方面在书法自我风格塑造过程中的作用。检点相关论著,刘熙载高于古人和后来者。清杨守敬在《学书迩言》中 “谓学书者有三要:天分第一,多见次之,多写又次之。此定论也”。[11]仅强调了才、学两个方面。而李瑞清“学书尤贵多读书,读书多则下笔自雅。故自古来学问家虽不善书而其书有书卷气。故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为贵矣”[12]更失之偏颇。

在今天的艺术理论家、书法艺术家看来,书法创作,就是在精研书法技法、全面地继承书法传统的基础上,按照自己的意志、审美取向,融汇对自然、对生活的感受以及对书写文字内容的理解去书写作品。是书法家娴熟技巧、继承传统质量、线条造型能力、多方面学术素养与艺术创造能力的集中体现。概念的给定完全建立在刘熙载将书法自我风格的塑造具体到学、才、志、识四个方面的基础之上。

            四“观我以通德”是刘熙载对书法品评标准的厘定

书法艺术欣赏是一种主观意识活动,可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乐山乐水是主体审美取向不同;“古不乖时,今不同弊”是时代审美走向差异。唐代颜真卿楷书笔实墨沉,结字雄厚博大,沉着方正,宋代有人斥为“墨猪”。柳公权用笔斩钉截铁,骨力遒劲反被贬成丑怪恶札。“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对书法学习研究水平高低程度不同,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无论是何人,都不能对一件书法作品作定量分析,给一个准确的数字或高度。书法艺术是抽象的,它所体现的形态,粗犷与粗野同在;厚重与笨拙共存,给一个明了准确地确认界定是相当困难的。

     纵观刘熙载《艺概》、《游艺约言》中所述,“观我以通德”的“德”应该是高雅之书、高妙之书。以“德”代书确属刘氏首创。“德”书具有“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以为书。”[13]所谓高韵,作品通篇展现地感人肺腑、赏心悦目的气韵 。刘熙载以为“黄山谷论书最重一韵字,盖俗气未尽者,皆不足以言韵也”。[14]“若妇气、兵气、村气、市气、匠气、腐气、 伧气、俳气、江湖气、门客气、酒肉气、蔬筍气、皆士之弃也。” [15]才能写出感人肺腑、赏心悦目、有 “高韵深情”之“德”书。比对黄庭坚“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余尝为少年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16刘氏此论更深刻,用于指导学习书法、品评书作也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所谓“深情”,“论书者曰‘苍’、曰‘雄’、曰‘秀’,余谓更当益一‘深’字。凡苍而涉于老秃,雄而失于粗疏,秀而入于软靡者,不深故也。”17其一是,在这里,课徒多年且诲人不倦的刘熙载要求,学习书法就要矢志不移,“夫翰墨及文章至妙者,皆有深意以见其志,览之即了然。”18写字者,写志也。中国书法艺术博大精深书法技法、技巧的学习与训练、基本功的积累,最主要的是通过不断地和大量地临帖来完成的。要熟练地掌握这些技法,必须老老实实、一丝不苟地勤学苦练,下一番“笔冢墨池”的功夫,有一个“池水尽墨”的过程。其二写字要倾情用心“书要心思微,魄力大。微者条理于字中,大者磅礴乎字外。”[19]“笔性墨情,皆以人之性情为本。是则理性情者,书之首务也。”[20] “扬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21]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瓘亦云:“文则数言乃知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22]书法作品的个性风格来源于书家“深情”,来源于对书法的热爱,来源于书法创作时的物我两忘。

   “坚质浩气”是对书家品格的要求,有“以人论书” 之嫌。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思想的影响,品评书法作品往往把书法作品和书法家的人格、品行、节操紧密联系起来评判,并形成传统和定式。 “学术不过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关头。品高者,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品下者,虽激昂顿挫,俨然可观,而纵横刚暴,未免流露楮外。故以道德、事功、文章、风节著者,代不乏人,论世者,慕其人,益重其书,书人遂并不朽于千古”。[23]在相当长的历史上,一个书法家的字能否被认可,完全由其品德修养来决定。书法创作要书写一定的文字内容,是再创作,“梅开二度”,既含纳人的精、气、神,也包括着个人爱憎、人格旨趣、行为取向,反映人品、人心、人格、人性是不争事实。书法之道看重人品,但看重人品应该是与他的书法艺术成就既相关联又有区别,我们不能“以人论书”,更不可“因人废书”。判断、评定书法作品水平高低,应唯“作品论”,不能也不应该用人品衡量。以坚质、浩气作为品评书法标准,是刘熙载书法艺术思想中的瑕疵。

刘熙载“二观”说四十余字,深刻地揭示了中国书法艺术的本质;指出了学习书法、成就个人风格方法、途径;一定程度地建立了书法品评的标准。刘熙载言其概要,举少以概多,使人明其要旨,触类旁通的论书述说方式为今天的书法研究提供了借鉴。“二观”说对于我们学习书法、鉴赏书作是具有指导意义的。

   此文已刊《中国书法》2010.12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杂记
后一篇:杂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