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韦名
韦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237
  • 关注人气:5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家有芳邻》入选2021年江苏省扬州市高三上学期语文期末教学质量检测试卷

(2022-11-01 14:48:44)
标签:

韦名

小说

试题

家有芳邻》入选2021年江苏省扬州市

高三上学期语文期末教学质量检测试卷

 

家有芳邻

/韦名

 

那一年台风,洪水冲毁了一切。我们一家搬进离村几里之外一座废弃的粮库暂时安家。

几千平方的粮库,住着我们一家三口,空落落的。自从听说有人在粮库里上吊死去这事后,一到晚上,妈妈和我一进房间就再也不敢出门一步,任凭硕鼠在隔壁房间翻箱倒柜……

那时候,一家人最希望的是晚上有人来串门。为此,妈妈准备了黄豆、花生,炒好存好,家人舍不得吃,专候客人——可是,晚上谁会来呢?

没人气的凄惶日子过了大半年,一天,复退军人张才来看粮库。张才进了粮库左右扫了几眼便对爸爸说,腾几间房子,他一家也过来往。

只要是个人来就行,别提多高兴了。我们一家赶紧腾房子。

芳邻张才不愧是军人出身,干脆利落,头天一说,第二天就带着老婆和大大小小7个儿子,开着一辆四轮车把家搬了过来。

尽管当天晚上,张才的7个儿子比硕鼠还厉害,把粮库翻个底朝天,也把我家存的黄豆、花生扫光了,但那天晚上,我们一家睡得异常安稳。

安稳的日子没过多久,矛盾就来了。

搬进粮库后,爸爸请人在粮库门口修了个沼气池,准备用来照明和煮食。好不容易积了三个月的肥,气刚用上。张才的四轮车每天进进出出,把沼气池的铸铁盖压裂了。妈妈就和张才说:“张叔,你的四轮车进出时小心点,别把铁盖压坏了。”

“还用什么沼气?改用电用煤!”张才毫不理睬。

第二天,四轮车出门时,没避开铁盖,重重地把铁盖压成了两半。

“张叔,你怎么这样呢?”妈妈冲着轰轰响的四轮车喊。

张才看了妈妈一眼,车没停就走了。

爸爸出来后,让妈妈不要嚷,然后用铁线把盖子箍好了。

半响午时分,爸爸妈妈在地里干活,张才的四轮车拉回了满满一车土。

“把沼气池给填了!”张才招呼他的大儿子、二儿子。

“你们干吗填我家的沼气池?!”我冲上去阻止他们。

“小毛孩,懂个屁!”张才老鹰捉小鸡般把我扔开了。

我爬起来又冲过去,还没等我靠近沼气池,张才一手把我夹起来,另一手从车上抽出一根绳子,把我牢牢绑在我家门上。

中午,爸爸妈妈回来了,看到被填了严严实实的沼气池和被绑着的我,从不大声说话的爸爸从家里拿了一把刀冲出家门……

“你想干什么?”张才端着一碗粥边吃边迎上来,“你有一把刀,我家里有两把更锋利的。”

张才的大儿子马上把两把刀递给他。张才没接。

铁塔般的张才横在瘦弱的爸爸跟前,就像横着一堵墙。

爸爸把刀狠狠地砸进了地里,然后蹲下去哭……

没了沼气,只好改用电。工人来拉线时,张才甩烟给工人,要求工人用黑胶布包严接头,不能马虎——不明就里的还以为他是主人。

“老李,这用电可不比用火,要注意安全啊!”张才甩了根烟给爸爸,全然忘记了前几天两家人还拿刀相对。

爸爸下意识地接住了烟,却仍然气鼓鼓张了张嘴没搭话。

沼气池事件后,我们两家的日子倒还平静,没再闹什么别扭。

我的芳邻张才却和全村人闹别扭:他看中了村里一块沙地,准备挖沙出售。沙地上,村里人你一块我一块开荒种着番薯。这么多家的番薯,要一家一家去通知来收,张才没那个耐心。他叫上几个儿子,把沙地上的番薯全刨了,大大小小装了两四轮车,倒在粮库门口。

“你说你家开荒种了番薯,你种多少,自行拿走!”张才凶神恶煞般对上门讨说法的说。

你横,我比你更横!张居家七兄弟齐上门讨“说法”。张才带着狼虎般的几个儿子和张居家上演了一场全武行……最后,张才和张居两个带头的都被弄进派出所。

“不服?再来干一次!”拘留三天出来后,张才和张居在村里遇上,张才向张居挑战——那场全武行,张才和几个儿子以一当十,锐不可当,张居想着就发怵。

拘留出来后,粮库门口的番薯被村人领回了一半,还有一大半没人上门讨要。

“吃两个鸡蛋过过霉运!”拘留出来后,吃了老婆煮的两个鸡蛋后,张才带着几个儿子开始挖沙。

挖沙一年,张才先把粮库门口的烂泥地全铺上了水泥。后来,他又赶在当年的台风来前,叫人拾掇粮库的平房屋顶。粮库里,你进我退,大部分的平房都被张才家住上了,我家人少,只用了四小间。屋顶拾掇到我家边上时,工人正准备收工。

“停什么停,台风要来了,都给拾掇好后再下来!”

我家住的间平房屋顶也被拾掇一新,挡住了这一年的台风,却让妈妈又气又笑地洗了三天东西——我家屋子一点准备也没有,东西尽染上白灰!

又是一年台风季节。那天,我的芳邻张才把正在给我们三年级上课的吴校长喊出课室,“台风快要来了,我明天来修房,让学生歇假!”

校长看着耀眼的天,又看着一本正经的张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

第二天,张才果真带着十几人,开着四轮车来了,“修房啦!修房啦!”

张才一吼叫,我们一哄而散。

“谁叫你来的?胡闹!”校长怒不可遏。

“上屋!上屋!” 张才理都不理校长,招呼工人。

三天后,学校所有屋顶焕然一新。我们重新上课两天后,台风真的来了……课室里,没了雨水玩,我们很惆怅。校长却是又高兴——学生终于不用淋雨了,又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张才会来讨要工程费?

张才一直没来讨工程费,直到我小学毕业,全家搬进了城里,换了新的芳邻。

(入选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高二上学期语文期末联考试卷、2021年山西省高三上学期语文第一次月考试卷、吉林省长春市2020高一上学期月考试卷、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一第三课同步练习B卷)

 

一、问题:

 

1下列对文本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小说开始部分写一家三口的“空落落”,准备了食物又“舍不得吃”,表现了受灾后的人们空虚、寂寞的心理。

B.小说中的“爸爸”“妈妈”心地善良,但与邻居产生矛盾时只知迁就、退让,又足见他们的性格胆小、怯

C.小说中校长在高兴之余又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张才会来讨要工,这一矛盾心理反映了张才不被人理解的状况

D.小说结尾写到“换了新的芳邻”,这一“新”字暗含“我”最终对张才一家人的肯定,又照应了文题“家有芳邻”。

 

2文中多处写到“台风”的到来,请说明这个细节在全文中的主要作用。

 

3美国小说理论家卢伯克说:“小说技艺中整个错综复杂的方法问题,我认为都要受角度问题——叙述者所占位置对故事的关系问题一一调节。”小说以“我”为视角来叙事,对塑造张才这一形象的塑造有何好处?

 

二、参考答案

 

1B

2

推动情节发展,“台风”的到来导致了“我们一家人”和张才一家人成为邻居;

丰富人物形象,后来“台风”的到来让人们更加了解张才;

表现小说主旨,面对”台风”灾难时人与人之问的无私互助的精神。

3

“我”是叙述者,以“我”的观察为主线,更能客观表现张才外表的蛮横和内心的善良,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

“我”是事情的见证者和亲历者,使张才的形象更真实可感;

“我”是感受者,“我”前后的心理变化形成对比,表现了人们对张才由不理解到最终接受的过程。

 

三、点评

 

1本题主要考查分析和概括文章的内容要点的能力。解答本题既要对文章进行整体的把握,又要对文章的局部进行恰当的分析。在理解每一个选项时,要仔细分析选项中析的每一个重点,对文章的内容、人物、语言、观点等进行分析概括,注意结合语境。

2本题主要考查分析文本细节作用的能力,应从这一细节对于情节、人物、主,作用,三个角度来分析。

3本题主要考查文本内容理解与分析及分析文本叙述视角作用的能力。“我”是第一人称,是有限视角,从这两个角度分析其好处。

 

四、分析

1B结合“张才不理睬”“第二天,四轮车出门时,没避开铁盖,重重地把铁盖压成了两半”“妈妈冲着轰轰响的四轮车喊”“张才看了妈妈一眼,车没停就走了。爸爸出来后,让妈妈不要嚷,然后用铁线把盖子箍好了”“我冲上去阻止他们”“爸爸妈妈回来了,看到被填得严严实实的沼气池和被绑着的我,从不大声说话的爸爸从家里拿了一把刀冲出家门…”等分析,“只知迁就、退让”错误,也与邻居理论。

2结合“那一年台风,洪水冲毁了一切,我们一家搬进离村几里之外一座废弃的粮库暂时安家”“没人气的凄惶日子过了大半年,一天,复退军人张才来看粮库。张才进了粮库左右扫了几眼便对爸爸说,腾几间房子,他一家也过来住”分析,推动情节发展。结合“后来,他又赶在当年的台风来前,叫人拾粮库的平房屋顶。粮库里,你进我退,大部分的平房都被张才家住上了,我家人少,只用了四小间。屋顶拾到我家边上时,工人正准备收工”“停什么停,台风要来了,都给拾好后再下来”“台风快要来了,我明天来修房,让学生”等分析,丰富人物形象,后来“台风”的到来让人们更加了解张才。结合“我家住的三间平房屋顶也被拾掇一新,挡住了这一年的台风,却让妈妈又气又笑地洗了三天东西——我家屋子一点准备也没有,东西尽染上白灰”“‘上屋!上屋”张才理都不理校长,招呼工人”“三天后,学校所有屋顶焕然一新。我们重新上课两天后,台风真的来了……课室里,没了雨水玩,我们很惆怅,校长却是又高兴——学生终于不用淋雨了,又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张才会来讨要工程费”“张才一直没来讨工程费,直到我小学毕业,全家搬进了城里,换了新的芳邻”等分析,表现小说主旨,面对“台风”灾难时人与人之间的无私互助的精神

3结合“几千平方的粮库,住着我们一家三口,空落落的”“我们一家赶紧腾房子“芳邻张才不愧是军人出身,干脆利落”“他又赶在当年的台风来前,叫人拾摄粮库的平房屋顶”“张才一直没来讨工程费,直到我小学毕业,全家搬进了城里,换了新的芳邻”等分析,“我”是事情的见证者和亲历者,使张才的形象更真实可感。结合“尽管当天晚上,张才的7个儿子比硕鼠还厉害,把粮库醐个底朝天,也把我家存的黄豆、花生扫光了,但那天晚上,我们一家睡得异常安稳”“张才的四轮车每天进进出出,把沼气池的铸铁盖压裂了”“张才毫不理睬”“张才看了妈妈一眼,车没停就走了。爸爸出来后,让妈妈不要嚷,然后用铁线把盖子箍好了”“他又赶在当年的台风来前,叫人拾粮库的平房屋顶…屋顶拾到我家边上时,工人正准备收工。‘停什么停,台风要来了,都给拾好后再下来””“张才一直没来讨工程费,直到我小学毕业,全家搬进了城里,换了新的芳邻”等分析,“我”是叙述者,以“我”的观察为主线,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结合“工人来拉线时,张才甩烟给工人,要求工人用黑胶布包严按头,不能马虎”“屋顶拾摄到我家边上时,工人正准备收工。‘停什么停,台风要来了,都给拾好后再下来””“三天后,学校所有屋顶焕然一新”等分析,表现小说主旨,面对“台风”灾难时人与人之间的无私互助的精神。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