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谋清
许谋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684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郭文梯传(蔡世居说)

(2013-02-01 12:02:22)
标签:

片段

许言到

孩子

意识

业绩

文化

分类: 散文

蔡世居说,十周年校庆时,郭文梯抱着考上北京大学的李清池说,我们要培养的就是你这样的学生。

 

    蔡世居原为名校永春一中校长,1993年调季延中学,1994年起任季延中学第二任校长。从1994年到2005年,他当了11年季延中学(一开始初高中都有,后改为高中校)校长。退休后,又当了3年季延初级中学校长。

洪辉煌写了一篇《缺了蔡世居》,收录如下:

 

    谋清对季延中学一往情深,一口气写了三篇(《丰碑——怀念郭文梯先生》、《陈碧南和树》、《季延,一个越来越丰富的名字》),写校主,写其代理人,写学校发展历程和亮丽业绩,但就是没写校长蔡世居。办学关键是选好校长,不写蔡世居,季延中学的面貌就不够清晰。

    蔡世居、郭英伟原是永春一中正副校长,当年正年富力强,是我力排众议,开灯放行,为草创中的季延中学送来领班人。英伟先来,世居后到。他俩是真正懂教育的人。专业强,课上得好,有学术魅力;自身正,能容人,有人格魅力。世居来后一直致力做好两件事:一是选好教师并用好的机制激励他们工作的激情和责任心;二是科学管理,不断优化学校教书育人的环境。他们抱定一个信念:教育规律不能违背,但发展速度可以跨越。就这样,上下一心,创造了晋江乃至泉州教育史上的奇迹:十年跨入一流行列。谋清的双胞胎儿子都是经季延中学锻造后走向成才,他们有很多故事,有直接深切的体会。世居也是安海人,由谋清写蔡世居,肯定是一篇好文章。

 

    让洪辉煌这么一说,文章就不好写。

    蔡世居是季延中学第二任校长。他是我的养正中学校友。我到晋江市政府挂职,把许言带到晋江来寄读,就把许言托付给蔡世居。

    人说,季延中学是一所农村中学。意思是你怎么让在北京大城市读书的孩子到一所农村中学寄读?

郭文梯在农村办中学,却不想办农村中学。他不靠族亲办学,他派来的代表是一个本科大学毕业生。他不把学校建在生身村子的土地上,而选择离开村子的一片赤土埔,不是为一村办学,而是为国家培养人才。他要办一流的中学,而且要负责到底。等等。这都源于他的城市意识。

    蔡世居说,一所中学本身就是一座城市。

    从这一点上说,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当时,我对蔡世居说,季延中学风水好。我们站在季延中学的办公楼上,纵观南北。北边举目可见的是罗裳山,罗裳山边上有一个小小的玉髻山,玉髻山下有块画马石,那摩崖石刻相传是唐朝流浪诗人罗隐所作。南边向下微微倾斜,是碧绿的五谷地,中间有一汪池水。尽管有山丘屋宅阻隔,但它也挡不住远处一片波涛万顷的大海。海风习习。校园视野开阔,蓝天如盖,赤土如盘,上有白云飘浮,下有绿树重叠。北靠山,南临海。道路四通八达。晋江行政中心即将迁移罗裳山下,明天,这里就晋江的市中心。

    旧社会,贫穷使农民变成土匪,竹杆上挑一条裤子,在村子里走一圈,不要命的就聚集在一起,夜里抢劫去。

    山仔埔,寸草不长,但它长仇恨,这是临近村子的一个野战场。新社会,村和村还打架,打的什么架?谁也不知道。

    翠绿色的季延中学出现了,赤红色的山仔埔消失了。

    过去,夜里,一个人不敢过山仔埔,现在,夜里,季延中学灯光灿烂。

    山仔埔打架出流氓,季延中学出高材生。

    过去,山仔埔是一个悲哀,现在,季延中学是一个理想目标。

    季延中学推进这一带农村的城市化进程。

    第一次去季延中学是吴良良副县长和我去的,我记住了郭文梯的名字,知道这个名字在这片土地的意义。有两位养正中学的退休老师应聘在季延中学任教,一位是化学老师何伯宣,一位是历史老师刘连生,他们都是我的教师,季延中学多了一份亲切感。我在《世纪预言》第四部《黄色红色蓝色都是龙种》就写到郭文梯先生:几十年前,强盗进入他们家……郭文梯的的父亲拿顶门杠去顶门,子弹穿过门板,火辣辣地钻进他父亲的肚子里……16岁的郭文梯离开生身的土地下南洋,陆地被海洋撕裂了,他不能不回头。他发现,父亲的孤坟和母亲留在断开的那一片土地上,那种撕裂的疼痛被唤醒,却已经无法缝合了……异国他乡,刚刚站稳脚跟,又遭遇抗日战争,家国难回……几十年后,为了让家乡人摆脱愚昧,事业有成的郭文梯回到家乡创办季延中学……

    蔡世居介绍我认识郭文梯,并安排我和郭文梯及其家人同桌吃饭,那是季延中学10周年校庆的时候。从此以后,那个有血有肉的郭文梯的形象就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很多郭文梯的故事都是蔡世居告诉我的。于是,我开始追寻郭文梯的人生轨迹,找到那扇带着枪眼的木板门……飞到印尼雅加达,去访他的家他的工厂,应约再飞香港去会他和他的家人。我和丁泽岩从印尼带回郭文梯先生“世世代代办好季延中学”的题字。

    蔡世居说,1995年,季延中学高考取得好成绩,还出了一个李清池,全省第3名。我给郭文梯先生写信汇报,我请他回来发奖。年底,他把分散在各国的家人集中起来,全都回来,在季延中学开了表彰会。你找找,有会议纪录,有照片。季延中学刚开始,盖了很多房子,郭文梯先生怕没有那么多学生来上学,房子没人住。1996年,还是1997年,他又回来。我对他说,学生多,房子住不下。他就对站在边上的陈先生(碧南)笑着说,蔡校长说了,还得盖房,要叫你忙死啦。他在季延中学边上办了个饼干厂,如果厂办好,还可以支持学校。给他反映过厂子没能办好。他的回话是,厂子没办好没关系,只要学校办好就行。郭文梯先生到了晚年,我把学校的材料、照片寄给他,他一次次地拿出来看。学校的发展,实际上是他的生命。

    我和蔡世居认识,这是一种缘份。我1996年,到晋江挂职。我带许言到晋江寄读,我在《世纪预言》里写了郭文梯,那时又认识了养正中学校友蔡世居、郭英伟,他们是季延中学的正副校长。那时也想到市区的一中和我的母校养正中学,一个太近,一个太远。重要原因:郭文梯。我想深入一点,了解这个人,这是我的文学癖,它是在这片土地上俱有独特个性的一个人。有些问题,我一直想不太明白,想不明白就越想把它想明白。杀父深仇,刻骨铭心,凝结于心,半个世纪,却要在这里捐巨资办学,而且义无反顾。向谁报仇?为谁办学?我注意了很多葛朗台式的人物,这是一个对比。当然,郭文梯不是一个随便花钱的人,甚至可以说,在花钱方面,他也一个手很紧的人。听说,他结婚的第二天,就给他的爱妻一个帐本,让她从此以后,不管花什么钱,都要记在那个帐本上。尤其如此,他花巨资办季延中学,就更引人深思。郭文梯想方设法找来的校长蔡世居,不居功自傲,不张扬,连他儿子蔡猛猛也做出表率。有一天,许言把我说乐了,他说他同学蔡猛猛是个小蔡世居。季延中学传统,蔡世居一家也住校,也是60-70平方米,是水泥地,还是铺塑料纸?反正是简易的。他和陈碧南对门。过简单生活。(片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