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汉刘君
北汉刘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6,314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唐代的白话诗

(2012-03-04 23:40:55)
标签:

文化

孟昭连

唐代是诗歌的繁荣时期,唐诗也成为我国古代文学的优秀代表。在人们的印象中,诗歌应该是典雅的文言写成。其实,以文言写诗多是文人所为,唐代还有一种白话诗,只因流传不广,少为人知。唐代最有名的白话诗人是僧人王志。如他写的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我见那汉死,肚里热如火。不是惜那汉,恐畏还到我。除了句子整齐还有一点儿的意思,既不讲对仗,更不论平仄,所用词汇是纯粹的口语,完全不加修饰,使人很难将之与诗联系起来。王志之后,又有诗僧寒山、拾得出现。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使用口语作诗,完全打破了传统诗歌的概念。佛教起自社会下层,为了争取信众,本来就有以口语传法的传统,传入中土以后,这个传统并没有中断,故中国的僧尼亦崇尚口语,与中国文人以文言写作的习惯形成强烈对照。除这种白话诗外,唐宋时的禅宗语录也明显地表现出这个特点。研究者认为,唐代诗人如王维、顾况、皎然等人的诗歌创作,尤其是元、白居易通俗诗派的形成,程度不同地受到了王志诗的影响。

唐代还有一种调笑谐谑类的诗作,往往多白话。古代文人虽然以文言为宗,以诗歌表达兴观群怨,但有时也以游戏、调笑的笔墨写诗,表达某种幽默或戏的态度。如唐初长孙无忌就写过《嘲欧阳询》的诗:成山字,埋肩不出头。谁家阁上,画此猕猴。欧阳询是唐初弘文馆学士,以书法著称。诗中以讽刺的笔法描写欧阳询的长相瘦削,形如猕猴。欧阳询当即还以颜色,这样描写长孙无忌的矮胖:索头连背暖,完裆畏肚寒。只由心溷溷,所以面团团。此类诗作往往题为戏作嘲某某,即使一些正统诗人,有时也免不了来几首戏作,比如杜甫就有几十首题为戏作的作品。清金圣叹在《杜诗解》中说:先生凡题中有戏字者,悉复用滑稽语。所谓滑稽语其实就是口语化的语言。这类作品往往只是作者的随兴闲适之作,没有什么高深严肃的创作目的,大多就是为了单纯的娱乐。

唐代还有一些民间诗人,善以白话写诗。据宋钱易《南部新书》:有胡钉铰、张打油二人皆能为诗。据明人杨慎《升庵集》卷五十六载,张打油作了一首题为《雪》的诗,描写雪景:江山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因所用皆口语,诙谐滑稽,故后人称这类诗歌为打油诗。还有一种权龙褒体,也是这种打油之流。据《全唐诗话》卷六有权龙褒条,云左武卫将军权龙褒,好赋诗,而不知声律。唐中宗与学士赋诗,权不请自去,中宗戏呼为权学士。权龙褒曾受连累被贬岭南,归来献诗云:龙褒有何罪,天恩放岭南?敕知无罪过,追来与将军。中宗听了大笑不已。他还作过《秋日述怀》诗云:檐前飞七百,雪白后园疆。饱食房里侧,家粪野集螂。人们看不明白,他便解释说:鹞子檐前飞,值七百文;洗衫挂园中,干白如雪;饱食房中侧卧;如厕见野泽蜣螂也。这位权龙褒是武官,文化素养不是太高,显然欠缺文言知识,但他又想附庸风雅,所以只能本能地以口语作诗。权龙褒的所作所为,在文士们看来固然是一个笑话,他们认为作诗是不能用口语的;权龙褒却认为只有用口语才能写出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没有什么不可以。可见,这个笑话也无意中反映了唐代诗人在语言观念上的冲突。后来南唐有个叫杨鸾的人,也用纯口语写诗:白日苍蝇满饭盘,夜来蚊子又成团。每到更深人静后,定来头上咬杨鸾。虽然不像传统的诗,但句句是明白易懂的大实话,反而让人觉得只有这样的语言才能反映他的真实感受,用文言反倒是歪曲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戒石铭及其他
后一篇:平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