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竹tina
文竹tin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5,522
  • 关注人气:1,4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天重阳节,我母亲的生日

(2022-10-04 10:40:47)
标签:

情感

今天重阳节,我母亲的生日

今天重阳节,我母亲的生日

 

今天是重阳节,是登高节,是赏菊时,是全天下老人的节日,也是我母亲的生日。

 

多少年,母亲没有让我们给她过生日的习惯,以前基于家境不好,现在我们姐弟都已成人,母亲依旧拒绝给她过生日,她勤劳俭朴一生,在她的概念里,她的来世就是为了儿女,为了他人。我们小时家境不好,她一切的辛劳,就是为了让我们长大,能有好的前途。

 

当我们长大了,母亲的心依旧牵挂不已,她又操心亲戚里日子不好的。不是让我们姐弟凑钱,就是让给寄东西。后来亲戚们的日子过好了,我以为她就不操心了。每通电话,她又操心,村里谁如何如何,好像人家的苦痛长在她身上一样。我多么希望,她少操闲心,只管自家。

 

每年都会在过年时给妈一些钱,一再叮咛要花在她自己身上。妈答应得好好的,但不顶用。过一段时间,给她的钱就用完了。她的眼里不能见别人受罪,受苦,又是谁谁,生病了,可怜见地,她给人家买东西去看望了。甚至是在我们贫弱时,伤害过我们的,看到人家遇到不幸,她不记前嫌,一定去帮人家,还要让我也去。

 

我与母亲吵过两次架,一直很难释怀,直到近几年,渐渐地觉得是母亲对。

 

我儿子六个多月时,由于实在一个人忙不过来,我那时要考研,就请了一个小保姆来照顾我儿子,恰好身体不好的母亲也来我这儿。母亲就一直对我说:出生贫困山区的孩子出来给人当保姆不容易,不能给人家脸色看。在暖气快来之前,天冷,我给保姆换了一条厚被子,只不过有点旧。但母亲查看了我的衣柜,发现里面有新的,立即就吼开了:说我是地主婆转世,稍有点文化,就欺负下苦人,直接拿出新的给保姆换上。

为这件事,我很长一段时间不与母亲说话。

 

有一次过年我回家,正好一位亲戚全家来我们家,这位亲戚是个爱说是非的八婆,我很是讨厌,我就对她们态度冷淡。但母亲见了,在另一间房,直接吼我:不懂人情世故,骨子里势利,瞧不起穷人。不容我辨白,就把我数落了一顿。

 

这件事再次增加了我对母亲的怨恨不解,怨恨很长时间不能消掉。

 

时光流转,母亲今年七十四了,她辛劳了大半辈子,我们都希望她能安养晚年,不再劳作。但母亲依旧热爱劳动,热爱土地,在我们强烈地要求下,她把二亩猕猴桃承包出去了,但依旧给自己留了一亩七分的猕猴桃,去劳作。

 

我们不再坚持我们的意见,鱼离不开水,鸟离不开天空,母亲离不开她脚下的土地,那是她的快乐。韶光易逝里,妈妈的善良,从没有褪过色。今天是妈妈的生日 ,祝福我的妈妈吉祥安乐,祝愿全天下的老人,都老有所乐,老有所依,老有所为,老而不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续慧心语
后一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