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故园风雨的微博
故园风雨的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526
  • 关注人气:4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记

(2023-12-27 11:55:16)
分类: 故园风雨原创散文

两日前,作协的老师让整理一下今年的创作成果上报,婉拒了两次,因为平时鲜少投稿,至于活动,更是万中无一,但最后盛情难却,勉为其难地凑了凑数,找了几篇发过去。其实,一岁将尽,不止于文学创作,包括工作与生活,回味回味,不失为一种提炼与反思。

如果非要打个样的话,《诗经·豳风·七月》中就不乏非常贴切的先例,比如“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言私其豵,献豜于公。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其中的“一之日”、“二之日”,几月,几月,莫要先入为主,字面地理解为公历某月,而是要客观历史地看问题,回到周历的范畴。每每看到有作者或报刊,用“七月流火”来形容酷暑,就不免无奈加茫然,若是在网络时代前,查一个典故跑多少趟图书馆,尚有情可原,现在就是动动手指头,随便搜一搜的问题,为何还要以讹传讹,贻笑大方呢。这个文案以往释解过多次,不再赘述。

袁枚在《随园诗话》说过,“文似看山不喜平,画如交友须求淡”,貌似很俚俗的两句话,实际上,既饱含了通透豁达的大智慧,而且将个中国传统美学(哲学),表现得淋漓尽致。若按照此论“把脉”,便须奇峰迭起,水复山重,然而,人到中岁,牛马而走,懒得再费心思布局谋篇,远不似随心所欲(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笑)来得畅意,想到哪儿,写到哪儿,《诗经》都喜欢那般“循规蹈矩”,也不妨东施效颦,照猫画虎,流水账便得有个流水账的本色。

先从文字记起,到文件夹里做个统计,自春徂冬,盖撰有散文六十七篇,一周一篇的习惯已经坚持了许多年,往往回乡不计,平常不在家,回去十数日,诸事繁杂,人情冷暖,坐不下来弄“长篇”,犹记得一位朋友总结得挺到位,说你的散文现在能看懂了,明白如话,就是这个味道……实不知,这个“明白如话”虽不乏调侃的成分,真正做到,颇费功夫,最忌写着写着,忽然打断,等到回魂,魂儿早不知飞哪儿去了。(看数字似乎“多”出许多篇章,那一定是找补所致了。)现代诗方面却有一点小尴尬,不似以往岁月,一日一首,久久为功,为什么非要那样呢,既有强迫症的影子,也有曲不离口拳不离手的执念,可日日伏案,哪来那么多灵感,所以坦然接受它们的粗糙或孤陋,反正基本不往外投,丑就丑在自己博客罢了。七八载写下来,并不存在厌烦无味,但去年父母离世,痛定思痛,忽而就不想再搞得那么煞有介事,后来真地便顺其自然兴来动笔了,所以数目上仅有八十一首,好在二十四节气诗未敢放弃。一个人的最爱,想来但凡尚有气力,就不是很容易切割的,譬言古诗词。浮生老大,每每一脱口便是七八载十数载几十载,是道貌岸然“为老不尊”么,岂能尽然,总是言道人老了只喜往前看,旧忆云集,没有办法,这是自然规律,来日无多,衰朽年迈,如何教人向往未来?人人皆会如此,今日之嗤明日之慨耳。从十六七岁尝试模仿,写到将将半百,失意的时候,它们在,得意的时候,它们在,到了而今,寡淡荒疏,它们还在。放不下即是放不下,从这个角度而视之,无异血肉乎——十二个月,律诗积攒七十七,绝句七十八,词作四十,共计一百九十五首。各种体裁一囊括居然也有三百四十三篇(首),纵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那又何妨,纵是发表寥寥,面目可憎,那又何妨,写了就是写了。况且,尽出纪实,等到白发苍苍,坐在摇椅上一那么打量,哦,原来某年某月某日,我与谁见,我在那里。

一个人走到两千里或者三千里之外,懵懵懂懂地呆了十几载,小小蜗居,远离欢场,没有疯掉傻掉,这算不算一种奇迹?有关玩笑曾跟朋友们提及,大概形容是,星星知道我,月亮知道我,味道知道我……一帮人笑死,说你快来备注备注,啥叫味道知道你?本来嘛,独居,客居,你便是一个月不下楼,谁会管你,便是烂在公寓里,谁会管你,最终不是唯有味道“示警”嘛,众皆叹息。笑中带泪,泪中带笑,西方社会有个说法,好像他们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早已标好了价格,也即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的。妻管这叫卖惨,卖不卖惨的无所谓,便似对口相声,没有应声的,你能卖给谁看呢。做了这份工作,不仅要承受它带来的好,还要承受由它而起的不好,资本市场的铁律:要么忍,要么滚,说残酷也残酷,说现实也现实,没谁能强迫谁。“在这个世界上,能活着就不错了!”已经忘却了是哪个出租司机的“金句”了,而几乎所有的出租司机也几乎都在抱怨,今年的生意比口罩时期还难做。同感是有的,往年客户手里较大的单子源源不断,款项虽有迟滞,可总地而言,还能接受,到了今年,一个小小的报价,不知多少家乙方在死盯,你的价格低,我的价格更低,为什么呢?因为,市场波动是常态,再难干工人也得养,否则,到了回暖,到哪儿去找熟练工。又有时候,好容易谈了笔大单,却再因为公司对于付款方式的取舍,继而放弃。惨不忍睹明显夸张,小小的暴击却是使然,可无论如何左冲右突,越到这个节点,越要提倡“小强”精神,只要整不死,就要浴火重生,涅槃归来,付出的,都会值得。明年春暖花开,明年创造精彩。

口号喊一喊有益卧薪尝胆,这跟半夜里独行时高声唱歌是一个道理。因为,一个人的垮掉,必自精神始。挣得少呢,便须开源节流,因为日子还要过下去。何谓开源,偶尔的一点稿费,去跑更多的“场子”。何谓节流,该花的钱是一分不能省的,便如事关妻儿老小。唯自己可以更加简朴一些,每次与妻到商场,她让试这试那,绝大多数情况下,她关心款式,而自己更关心标签,男人嘛,干净舒适即可,动辄几百上千,在小城市,没有必要。她跟孩子们不委屈就好,无需全都追逐潮流。一贯的文风压抑罢,如今的娱乐江湖不是有一个时髦流行语叫作“反转”嘛,一味低沉,有害健康。一年之中,值得欢欣的事情也有两桩,第一是说服儿子复读。假设人家成绩优异,考取了心仪的院校,让他复读那简直是昏聩。问题在于考得不理想,还抵触一年的辛苦,做父母的,能瞅着他随随便便找个学校就走掉么。结果到了复读学校第二天,班主任就打来了电话,说孩子坚决不读了,要回家。一百多公里,一个小时左右就驱车抵达,满心的怒气像烈火,本想发作,到了一见孩子便破了防,又是哄,又是劝,他终于妥协。恍惚半年稍纵即逝,小伙儿成绩明显进步,但终以高考的冲刺为准;第二是新房子交了钥匙,解除了烂尾的忧虑,今年房企的德行,可谓哀鸿遍野,血泪钱说扔就扔。拿到钥匙,进入装修的环节,跟妻商量,因为两个人审美的差异,想法的不同,必然导致意见纷纭,不如由她自己做主,最低的要求,做个大书架便可。后来思忖,彼时的决定何其明智,历来在动手能力以及执行能力上就远逊于妻,她可是在日日研究搜罗装修的层次及布置,如果跟着瞎掺和,两个人得有多糟心。

欢欣自然鼓舞。去年父母离世的伤痛,慢慢埋藏在心底,不似春天里还时不时垂泪的情景。在这个人世上,最疼你的人都去了,你便得披上重重铠甲,更加强大。再到了春天,田野中的花儿会开,蜜蜂们也会来,那时候可以选择坐到畦垄上,看一看苗麦,嗅一嗅泥土温温的气息。该写字则写字,该搬砖则搬砖,天空蔚蓝,白云飘荡,你终将以半百的容颜,载吟载哦,载行载远。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坐忘
后一篇:戒酒后自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