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顽童有点儿老H
顽童有点儿老H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583
  • 关注人气:5,3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09‘[转]沈坤散文:穿过岁月的鸿沟来爱你 

(2009-02-06 22:11:44)
标签:

正是

鸿沟

娥皇女英

岁月

沈坤

潇湘

杂谈

分类: 文摘与转载
                       [转]沈坤 散文:穿过岁月的鸿沟来爱你

 

散步归家的路上,落了微雨,暮色苍灰间似有轻雾,碎花铺陈在泥地上,树缝间09‘[转]沈坤散文:穿过岁月的鸿沟来爱你 

漏下的雨点,敲打出轻微的声响,夏天,原来也可以是萧瑟的,但这萧瑟又是何其美丽呢!

到家进屋,换上人字拖鞋,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进入浴室痛快地冲洗一把,然后走到客厅,把新买的CD拆封放进机器,人就在长沙发上斜靠着,窗帘被风吹得一掀一掀的,上面的穗子都在摆动,窗外苍茫的雨雾进浸到室内的幽明里。

歌声也非常婉转地侵进心里来——“虽然相遇的时候已经非常地迟了……

 

 

你已四十七,我已二十三,但却正是时候。如果早了,你是别人的;如果晚了,我是别人的。就是在这个时候,你才能是我的,我才会是你的。虽然你已四十七,我已二十三,但却正是时候。”

——呵,这样的相遇,每一个真心爱恋过的人都曾惊叹相遇有多么美,而情不自禁地感谢苍天恩慈,倘若一同陷入的两个人隔着年龄的深沟,相遇就显得更美,因为这神话里渗进了现实的绝望而芳草凄迷、悲凉丛生。“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不知名的诗句,惆怅万端,充满了宿命的无奈。我也曾虚拟过类似的场景,我的笔调也是苍凉的:“……魂都飞了的,是我,然而想法绝不非非,一点可能性也没有,太晚了。你晚生了三十年。”

四十岁一过我就不再跋扈了。知命、隐忍、安静,让心里面的东西一点点沉淀,成为私藏。我再不敢写出这样的句子:虽然你已四十七,我已二十三,但却正是时候。

跨越辈分且屹立于岁月的爱情太不简单了,它是不属于普通人的。所以我有时候会有隐隐的悲哀,喜欢看年轻美貌的女人,但不敢让她轻易走近。偶尔喜欢上一个女子,她的年龄应该是我女儿的年龄——虽然我没有女儿。

亦有年轻如二十三岁的女子向我示爱,我总是说,你知道我的年龄吗?你知道我可以做你的父亲了吗?她也会如此说:年龄算什么?我只追求感觉……是的,感觉是爱情的基础,年龄只是看不见的数字。可是,当你融入到你所生活的环境里,譬如你父母面前,你的同学面前,你还能如此潇洒地说一句:年龄算什么?我不在乎,虽然你已四十七,我已二十三,但却正是时候吗……?

我相信她或许可以力排众议,冲破层层阻力去获取她所谓的爱情。而我呢?我能勇敢地接受吗?我能面对跟我同龄的岳父岳母而不改色吗?即便我能做到,我能确保她能一如既往地对我保持如此的爱恋而不改丝毫吗?

我遥想年轻貌美的宋庆龄,她在给她敬慕的孙中山做秘书,她叫他“先生”——她一生都是这么称呼他的;他则叫她的英文名:罗莎蒙黛。这一天她如常做完了工作,用如常温静的语气说:“先生,我们结合到一起吧。”

她总是这么柔和。在她,美与柔和都是独有的力量。很难想象孙中山在那一刻的震撼。比她大二十六岁的他。因为深沉持重而难得动容。内心的狂澜是如何泛起浪涛在他沧桑的脸上?虽然默契早已有了不可视的情感蜕变已经完成。但不可更换的事实是:他是她父亲的朋友。他认识她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姑娘,他看着她长大,她长大了来爱他,来做他的伴侣和助手。

他们的爱,太重了,重得具备历史的分量而不是传奇。相形之下我正在听的歌词虽美却只是轻灵:“你虚掷二十三年的岁月,等你到来教我如何去爱。我好比那火柴,跟着你划出神奇的火花,在我美丽的时刻让你遇见我,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但是曲终之时的最末一句,却出人意料,石破天惊——

“为了这样的悸动我甘心倾洒今生的泪珠,我甘心守侯,今世的潇湘。”

潇湘,是一种竹。远古的大帝舜死后,他的妻子娥皇女英迎风悲泪,那些漫天漫地飘洒的眼泪,落在狂风中摇颤掀舞的竹枝上,成为美丽的斑竹,后人谓之湘妃竹。那感天动地的悲哀被后人比作了惟美的意境,但对于当时当地的娥皇女英却是情何以堪。

“我甘心守侯今世的潇湘。”词作者竟能找到这样的字句,那个悲剧的意味早已蕴含在相遇之初,不能说,不敢想。然而“她”想了,想得如此透彻,说得如此优美。如果是一时情热,就只会咏叹“正是时候”,不会吟唱“守侯潇湘”。

1915年10月,孙中山与宋庆龄在东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彼时孙文四十九岁,宋庆龄二十三岁。在婚礼上他俩曾朗诵裴多菲的诗:“你爱的是春天,我爱的是秋天……如果你向前迈进一步,我向后推一步,我们就来到热烈的夏天。”

你爱过秋天吗?迟早你会发现,秋是四季里最有意蕴、最迷人的。秋天的色彩绚丽丰富,有无数个层次,耐人寻味。即使到了枯瑟的深秋,落业遍地,它居然也形成了另一种美——你看,每一片叶都褐红金黄得那样纯粹,那都是浅黄嫩青逐渐绽放逐渐成熟的极致啊;仰起头,看伸展在苍灰天幕上的荒芜秃枝,因为繁华落尽而展示出了铮铮风骨。秋之景,令我低徊流连。只是,秋后面紧跟着就是冬了——春花有穿越冬日的勇气吗?宋庆龄独自一人走过漫长的冬季。霜严,雪寒,是她自己选的。半个多世纪长的时光里她总梳则后朴素光洁的发型,穿黑旗袍——那已是她个人生命里唯一的颜色。

像她这样一个高贵的人物原该拥有世间最高贵的生活,可是她的灵魂也同样太高贵了。高贵的灵魂是情愿受苦的。受苦是完美的因素之一,她完美地矗立在历史上,连同她的爱,也不朽。

室内的音乐渐淡,只成了衬托。我的思想在渐黑的空间游弋,风吹树叶翻卷,想起曾国藩的诗句:“结习已空花不住,岁寒惟有竹相娱。”清寒的竹,它慰籍了谁的心呢?

我是已经成熟了的,成熟得晶莹剔透,年龄正在奔五,相貌也无可俊,思想却然年轻。智慧是我的,思想亦是我的,如果我还能创造一点点财富,让我除智慧之外还能有一些自信,那么或许我会更年轻。

正如对待爱情,我也一直保持着乐观的态度,无论她年龄大小,都不属于我的障碍,“我生你未生,你生我已老”,但我们还是相遇了,上帝让我孤独地等待,就是要我耐心地等待你长大,穿越岁月的鸿沟来爱我……

我恍惚修改了歌词,音乐再度响起时,已成为“虽然相遇的时候已经非常地迟了……我已四十七,你才二十三,但却正是时候。如果早了,我是别人的;如果晚了,你是别人的。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能是你的,你才会是我的。虽然我已四十七,你才二十三,但却正是时候……”

 

注:某晚随便在网上逛逛,发现了此篇文章,觉得挺有味道的,未经允许转载出来不知妥否?世间有多少这样的苦恋,吾爱春华,君爱秋实。然雷池不允许尔等跨越半步,所以谁也走不进炎炎夏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