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山草
东山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819
  • 关注人气:2,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0325】《皮尔斯:论符号》读后

(2016-11-01 22:37:25)
分类: 闲来读书·观影

《皮尔斯:论符号》是皮尔斯(1839-1914)符号学的第一个中译本,2014年出版。该书由两部分组成:前半部分是皮尔斯论符号,后半部分是李斯卡对皮尔斯符号学的导读。主要内容有:

 

1.符号的构成

世界上两大符号学家:一是瑞士的索绪尔(1857-1913),一是美国的皮尔斯(1839-1914),两人所处的时代基本相同。索绪尔从语言学入手,以二元思维为基础,提出了四对著名的概念:能指/所指、语言/言语、共时/历时、组合/聚合,成为结构主义语言学的代表人物。

 

皮尔斯却将逻辑或曰世界建构为三元的,他认为“三分”是一个普遍原则问题,三元方式是他看待符号的基本方法,他将符号分解为三个部分:再现体、对象、解释项,每个符号与其对象、解释项的关系都是一种三元关系。接着,再将每一部分三分——

再现体三分为:质符、单符、型符;

对象亦三分为:像似、指示、规约;

解释项三分为:呈符、申符、论符;

 

这是一个十分庞大而又复杂的系统,让我们先行了解符号的三分构造:再现体、对象、解释项。

 

皮尔斯对符号有不同的界定,或者说,他以不同的表达方式重复地界定符号的定义:我将符号定义为任何一种事物,它一方面由一个对象所决定,另一方面又在人们的心灵(mind)中决定一个观念(idea);符号是这样一种东西,对于心灵来说,它可以代替另一种东西;符号是一个携带着心灵解释项的再现体;等等。

符号之所以成为符号,必须具备下列三个条件

首先,符号是一个再现体,它必须具有某些品格(characters),使我们能够将它与其他对象区分开来。也就是说,符号必须具备某种独立于其意义的物质性,皮尔斯称之为符号的“物质品质”。比如,印刷符号是黑色的,它由一定数量的字母组成,每个字母具有某些固定的形状,这些(书写)形状可以被辨认。

 

其次,符号必须与其所意指的某物具有某种实在的连接关系,以致于这个符号只能如此意指这个对象。举个例子:肖像画之所以是这个人的符号,那是因为它是照着这个人的样子画出来的,这幅肖像画再现了这个“对象”。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里,肖像画与对象之间,“二者的关系是间接的”,因为肖像画的产生需要借助画家的思想这一中介,这个人的面貌在画家心目中留下了某种印象,画家按内心的这个印象画出这幅肖像画。

 

符号存在的第三个条件是,符号必须被心灵认作是一个符号,或者说,符号自身必须可以与心灵对话,简要地说,就是符号必须在接收者的思想/心灵中引起某种反应。符号不仅要让思想了解到它的物质性,还必须了解到它与对象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由此它把人的思想也带入到与对象的关系之中,让思想知道对象之所在,思想或曰心灵,才能够依据符号对其所指事物进行推论。由此,符号使得心灵产生了某种观念——所指称之事物的观念,这就是符号的解释项

皮尔斯将上述意思概括为:“我们所有的思想与知识都是通过符号而获得的。因此,符号是这样一种事物,它一方面与自己的对象相联系,另一方面又与解释项相关联。”

 

至于再现体、对象和解释项的三分构成,实在太过繁复,此处不再展开。

 

 

2.符号学在科学体系中的地位

皮尔斯并非炫耀智慧,他认定,符号学旨在解决意义问题,其方法是找出意义的形式。形式,既不是内容的装饰,也不是内容的容器,恰恰相反,形式是事物的本质,因为形式“就是任何事物如其所是的状态”。他说:当我们从“共同品质”来理解一个事物时,我们就不得不找到其形式;或者说,“内容”一旦普遍化,就表现为形式。为此,他总是从数学切入引向符号学,数学是最纯碎和最典型的形式科学,它无需牵涉到所研究问题的实际状态,比如,数学显示哪些形式特征是等腰三角形成立的必要条件,而不必考虑某具体事物是不是等腰三角形。

 

与数学相类似,符号学是最形式化的,它构筑所有意义活动共同的方法论。符号学,是文化与社会研究所能到达的最形式化的理论,由此它成为各科目通用的“文科数学”。基于此,皮尔斯为科学建立了一套系统的分类,用以确定符号学在科学体系中的地位。这是一个比符号学更为庞大而复杂的系统,涉及数学、逻辑学、现象学、伦理学、美学、形而上学,等。

 

符号学被界定为“对所有符号遵循的基本条件的分析研究”,其目的在于鉴别“何者必定成为所有符号的特质……”,以及“何者可能在所有情况下对于符号都成立……”,符号学要揭示的是:无论符号是如何呈现出来的,例如它呈现为声音、图片、思想、感觉、行动或自然发生的事件,那些使符号得以成立的形式条件都会出现,比如前文叙及的再现体、对象和解释项。更确切地说,符号学或逻辑学“是有关符号普遍和必然的法则的科学”,皮尔斯的符号学是以逻辑学为基础的,且常常将符号学等同于逻辑学!

 

——如果你对科学体系不感兴趣,如果你仅想了解符号学本身,你完全可以对这部分内容忽略不顾。

 

3.符号与真相的关系

符号怎么会与真相扯上关系呢?这真是个神一般的问题。

皮尔斯认定:符号的展开,最基本的动力,是“心灵与真相的接近性”。符号是用来表达意义的,而意义必然有真假问题,……人追求意义,目的是找到真相,真相是人类思想本身的条件。真的(true),意味着再现与其对象相一致。

 

符号不仅与真相相联系,而且与人际关系密切相关。符号意义需要解释,而解释并不仅仅是个人行为。人一旦追求意义,必然进入人际社会关系,符号意义必然是一种交往关系。“每个思想必须与其他思想说话……思想永远用对话的形式……对话性本质上就是由符号组成的。”这种对话最后形成“探究社群”,这就是皮尔斯的“真相融合理论”。

由此,“真相”及“人际关系”也进入皮尔斯的研究范畴,他把符号学理解为推进人际关系的社会理论。如此一来,符号学一脚踏进社会学和社会心理学,能不复杂和庞大吗?

 

附记:在中外学术交流如此频密的21世纪,皮尔斯的符号理论如此丰富、重要,何以直至2014年才出现第一个中译本呢?这不得不提及皮尔斯的身前身后事。

皮尔斯卒于1914年,留下十万页稿子。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多才的学者”,其稿件内容遍及哲学、数学、认识论、科学哲学、现象学、地理、宗教学、逻辑学、符号学等科目,由于主题散乱,无法形成一部“经典”。尽管哈佛大学自1931年至1958年编辑出版了《皮尔斯全集》8大卷,因其内容庞杂且难懂难读,竟无人将其译成中文。据赵毅衡教授为本书撰写的中译本代序《回到皮尔斯》,提及涂纪亮编译《皮尔斯文选》,然而,涉及符号学的部分不足全书十二分之一。中国学者引述皮尔斯,都是转译转引的,不成系统。——以此强调这一译本的重要性。

拜读之余,心得如上,是为记。

 

【皮尔斯:《皮尔斯:论符号》,赵星植译,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12月第1版,定价:56.00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