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行吟春秋
行吟春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700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胡适与傅斯年

(2020-02-05 12:24:09)
标签:

随笔

杂谈

情感

胡适与傅斯年

                               崔鹤同

                           2017.4.22《湘声

18911217日出生的胡适,和1896326日出生的傅斯年,仅年长4岁余。作为老师的胡适,对傅斯年不仅非常赞赏,而且呵护又加;傅斯年对胡适也异常敬佩,而且与其肝胆相照,两人亦师亦友,情同手足,终生不弃。

1917年,26岁的胡适受蔡元培先生邀请到北大任教,在哲学系开设中国哲学史课程。原来担任此课的是陈汉章老先生,他讲了半年才讲到周公。而胡适径直从周宣王讲起,这种处理中国哲学史的做法,颇使学生们震动,一些学生对此颇多疑虑,认为胡适不过徒有虚名。傅斯年在学生中有一定威信,他曾率学生将一不学无术的教师赶下讲台。当时,顾颉刚曾慕名听过胡适的课,认为讲的不错。他请傅斯年去听胡适的课。傅斯年听了胡适的几次课以后,他告诉同学们说:“这个人书虽然读得不多,但他走的这条路是对的,你们不能闹。”这样才平息了一场风波,使胡适在北大站稳了脚跟。后来,胡适在文章中写道:“我这个二十几岁的留学生,在北京大学教书,面对着一班思想成熟的学生,没有引起风波;过了十几年之后,才晓得是孟真暗地里做了我的保护人。”
    此后,傅斯年日渐敬服胡适,经常去听他的课,甚至邀集一些同学去胡适家中“客客气气的请教受益”。在胡适的影响下,傅斯年对西方著作的阅读兴趣也益发浓厚,并且和他的朋友罗志希等,大谈文学革命和新文化运动。1919年元旦,由傅斯年主编的《新潮》创刊号问世,胡适则担任他们的学术顾问。

黄侃在北大任教时,慕其名,从其学者甚多,黄门弟子被人称为“黄门侍郎”。傅斯年在结识胡适之前,曾为“黄门侍郎”中的健将之一。陈独秀在《新青年》编辑部对胡适和其他同仁说:“这‘黄门侍郎’傅斯年,可不是细作么?我们不能接纳他,不能理他!”胡适反对说:“凡用人,即使有疑,也不用怀疑,何况孟真这种人!”

“五四”以后,不怀好意的人在社会上散布“‘新潮社’社员傅斯年、罗家伦被‘安福俱乐部’收买”的传闻,还说每月领取多少薪金。这“安福俱乐部”是皖系军阀争权夺利的一个派别集团。谣言传出后,对傅斯年十分不利,傅斯年、罗家伦也因此沮丧。胡适见此,写了《他也配》的文章发表。他用一生中罕见的语言辟谣:“‘安福部’是个什么东西?他也配收买得动这两个高洁的青年!”胡适还撰文提高傅斯年在知识界的影响,说“他的学业根基比我深,读的中国古书比我多的多。”

抗战胜利,北平光复,大家推选傅斯年作北大校长,傅斯年坚决不干,说北大校长只有胡适才能干。不过他坚决要求作一段代理校长。傅斯年做代理校长,只为了做一件事。抗战期间北大有很多教授留在沦陷区,颇有些人加入了日军开办的“伪北大”。傅斯年知道胡适这个人性格温和,恐怕不能下决心惩戒他们。于是傅斯年代理北大校长,把这些人全部开除,无论多大的名气,多高的学问一律不客气,铁面无私。194717日傅斯年致夫人俞大綵信中云:“北京大学可以说两头着火,昆明情形已如上述,究竟如何自联大脱离,大费事,正想中。而北平方面,又弄得很糟,大批伪教职员进来。这是暑假后北大开办的大障碍,但我决心扫荡之,决不为北大留此劣迹。实在说这样局面之下,胡先生办远不如我,我在这几月给他打平天下,他好办下去。”

1946920日,北大为傅斯年代校长卸任举行了一个茶话会,胡适对傅斯年的工作进行了夸奖,说他真是帮了自己的大忙。

早在1946年初,蒋介石就与陈布雷商量,要在北方人士中补充一个国府委员。陈布雷对蒋介石说,北方不容易找到合适人选,蒋介石提议说:“找傅孟真最相宜。”陈布雷了解傅斯年的志向与秉性,对蒋介石说:“他怕不干吧。”蒋介石大概不相信有人不愿当官,他很有信心地说:“大家劝他。”

结果,任说客说破了天,傅斯年坚决不肯加入政府。蒋介石死了心,转而想拉胡适进入政府,希望傅斯年能做做说服工作,结果傅斯年也竭力反对。在给胡适的信中傅斯年说,一旦加入政府,就没有了说话的自由,也就失去了说话的分量。他劝胡适要保持名节,其中有一句话极有分量:“借重先生,全为大粪堆上插一朵花。”正是这句话,打消了胡适做官的念头。

作为学生和朋友,傅斯年对胡适这样忠告:“与其入政府,不如组党;与其组党,不如办报。”

1949年元旦前夕,胡适与傅斯年在南京共度岁末。师徒二人置酒对饮,一边背诵陶渊明《拟古》第九:“种桑长江边,三年望当采。枝条始欲茂,忽值山河改。柯叶自摧折,根株浮沧海。春蚕既无食,寒衣欲谁待。本不植高原,今日复何悔!”时局变迁,前途未卜,两人不禁潸然泪下。

19501220日,傅斯年逝于任上。胡适在北大教书的时候说,现在学生里面有人比老师学问还大,说的就是傅斯年。胡适满怀激情地称颂傅斯年:“他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发挥其领袖才干。”“我总感觉,能够继续他的路子做学问的人,在朋友当中也有;能够继续他某一方面工作的人,在朋友中也有;但是像他这样一个到处成为道义力量的人还没有。”傅斯年溘然长逝后,胡适提醒国人,“中国失去了他最忠实的爱国主义者。”

2015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20年02月05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