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教师月刊
教师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397
  • 关注人气:3,2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汤汤:是教师,也是儿童文学作家

(2013-04-07 12:52:17)
标签:

教师月刊

教师文化

新青年

汤汤

教育

分类: 先睹为快

《教师月刊》2013年第4期“人物·新青年”

 

汤汤:是教师,也是儿童文学作家

 

策划 | 本刊编辑部

 

 汤汤:是教师,也是儿童文学作家

汤汤  生于197710月,原名汤宏英,浙江省武义县实验小学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第一部短篇童话集《到你心里躲一躲》获得“第八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另有作品获得“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

 

那个童话里的小女子

| 梁燕

 

汤汤,一个很自然、很纯净、很自信的小女子,很自然很纯净地写着童话,过着童话般的生活。我经常会觉得,她自己就是一个童话里才有的小女子。

她对人无比信赖,有时候很依赖朋友,她不怕示弱,全身心地相信着别人。其实不是我们两个感情有多深厚,许多和她交往过的朋友都有这样的体会。这是一个心里毫不设防的小女子,她信赖别人,她相信别人都是好的,她敞开心扉,她坦然地要求别人对她的爱里还要加上宠,她用一种小孩子才有的天真面对这个世界。这样的一种眼光让她的童话人物相对地纯粹许多。瞧那个傻路路光芒,那个叫镯子的妖精,那个要学编麻花辫的女鬼,包括那个来自鬼庄园的九九……她经常不自觉地在她的作品里加上这样的人物,他们带着孩子式的纯真,充满孩子气的坦率和任性,让人怜爱,让人念念不忘,让汤汤的童话更加纯粹——他们是我们的童话长廊里值得记忆的形象。

她做事情很执著,有了念头就一定去做,她用比别人更大的勇气更多的坚持来做她想要做的事。她从一个小学语文教师成长为一个很棒的童话作家。她关注的只是自己内心的追求,她根本不懂得太多世俗的条规,就是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写作,不着急,不放弃。在她得知自己得了“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那一天,我们正巧在一起。她兴奋,也无比幸福,她的情绪在朋友面前显露出来,可是她又无比地有定力。那几天我们一直在说这个问题,她说,我怎么那么幸运啊,我真的觉得我得到的已经太多了,这真是天上掉馅饼啊。

天上掉下馅饼,很多人都会被砸晕的,可是汤汤这个小女子,像童话里的人物一样,天上有馅饼掉到她面前,她就吃了馅饼继续赶路,旁若无人似的。这真是让人喜欢让人佩服的状态。

这个在生活里有些丢三落四、基本生活能力称得上低下的小女子,非常善于在平常里挖掘快乐。我经常想,许多人喜欢汤汤童话的“出人意料”,喜欢汤汤童话的“另类”,许多人会觉得汤汤童话的构思非常值得一表,其实这些对于汤汤来说,是很自然的事,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有些另类的人。我也知道汤汤的每一个童话都是酝酿很久才动笔的,她对自己的童话一定是小心呵护,像照顾一株植物从种子开始成长一样,都要“怀胎”很久才能出来,出来之后还可能被推翻重新再来,为的是让那种“奇”、那种“异”更加自然。我喜欢汤汤的用力——在写作之前的用力;更喜欢汤汤的“不用力”——作品中的自然。《别去五厘米之外》是我很喜欢的一篇作品,我觉得汤汤的“不用力”和“用力”在这里面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然这之后她也有许多很棒的童话,但我跟她说,这一篇的天然也许是很久很久都无人、包括她自己能超越的。这是一篇纯粹的童话,一篇能给人惊喜的童话。这个不按常规出牌的小女子,轻轻巧巧地就从一首“教育诗”引出了一段冲破常规的故事,轻轻巧巧地就以球球小妖漏掉的两句结尾来结束故事。这种幽默横生的出人意料,再加上一种纯粹的童话叙述,一个可爱的童话形象,一些多解的人生意味,自然会成就一篇出色的童话。

对一个写作者来说,不断地突破自己永远都是一种“在路上”的煎熬。汤汤这样一位不安分的小女子,对于突破自然有着更多的渴望。我看她近几年的创作,是那种憋着一股气写一阵子、转变、再写一些、又想转变的架势。那次有机会到汤汤的故乡,发现汤汤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还要童话,还要任性;我更相信,汤汤的创作一定会比我想象的更好,更加好!

(梁燕,《儿童文学选刊》杂志编辑)

 

汤汤  在童话里建设自己

 

采访 | 本刊特约栏目主持  王小庆

 

“我不想写兔子,不想写狗熊……”

 

选择只写童话,这肯定和我的个性有关——一颗不愿长大的心,对一切充满新鲜和好奇;热爱生活,热爱这个世界;有点率性,有些孩子气;喜欢发呆,喜欢幻想,喜欢享受把一个故事编得珠圆玉润、滴水不漏的过程。(汤汤)

 

王小庆  什么时候开始儿童文学创作的?

汤汤  2003年底。以前写小说、写散文、写故事,2007年开始专心写童话。

王小庆  听说你当时写童话,是因为学校要求你们去听一个培训班的讲座?

汤汤  是的。20038月, 蒋风教授的儿童文学讲习班在我们武义县城举办。因为学校要求我们每个语文教师都必须参加,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百般不情愿地去听课。人生有许多偶然,就是因为那几天的课,我对儿童文学产生了好奇和兴趣。课结束的那一天,我几乎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打算以后在课余时间写写童话,然后把它们念给孩子们听听。就是这么个想法,我开始了儿童文学创作。

王小庆  那次培训班之后过了多久,你写下了第一篇童话?

汤汤  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写下的第一个童话是《含羞草》。因为很糟糕,没敢拿去发表。我写童话的感觉,到2007年才找到。

王小庆  你有没有觉得,写作,正如别的事那样,其实早就被命运安排好了并在一个貌似“偶然”的时间内发生?

汤汤  是的,这感觉挺强烈的。许多事情我们没法刻意为之。

王小庆  如果当初你不写童话,现在会是怎样一个状态?

汤汤  可以肯定的是,我一定还是汤宏英,一个极其普通的小学教师。我并不认为当个小学教师有什么不好,我现在依旧在一个小县城里和孩子们快乐地在一起。

王小庆  但是童话还是把你改变了。

汤汤  是的,改变了很多。因为童话,我的内心世界变得丰富了,轻盈了,纯净了,踏实了,温暖了,快乐了,超脱了,豁达了,平和了,饱满了,淡定了,也更柔软多情了。

王小庆  许多读者都十分好奇,你在童话故事里为什么老是写“鬼”?有人甚至认为你这是“标新立异”。对这点你怎么看?

汤汤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鬼”。我只知道,在那段日子里,我不想写兔子,不想写狗熊,不想写猫,不想写鸡,不想写猪,也不想写老虎和狮子。写鬼吧。有一天心里一个声音说。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我激动得手指尖微微颤抖。灵感来了,激情来了,来得势不可挡。所以,就写了。其实写鬼或者不写鬼,都不是因为我想要形成什么风格或者改变什么风格,我只是跟着感觉走,跟着激情走。什么东西唤起我写作的灵感了,什么故事唤起我的叙述冲动了,我就写。

王小庆  看来不是你去找“鬼”,而是“鬼”找到了你。冲动真是魔鬼。你一冲动,就写出了鬼的故事,并由此形成了自己的写作特色。不过有冲动的教师不在少数啊,比如我的一些朋友,也有写作童话或者别的给孩子读的文字的冲动。但他们的作品,却并没有顺理成章地成为儿童文学,这是不是因为他们缺乏创作的灵敏度和对文字的敏感,即便他们满怀着对孩子的爱和责任?

汤汤  是的,你说得太好了。其实在我看来,任何一个教师都可以尝试写作童话,但一定要对儿童文学心存敬畏。没有敬畏之心,是写不好儿童文学的。

王小庆  心存敬畏是什么意思?

汤汤  心存敬畏就是不要小瞧了儿童文学。儿童文学并非有些人以为的小儿科,幼稚、哄小孩。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那种文字的温暖、思想的深邃、情感的渗透力、故事的张力,是能直抵人的灵魂的。

王小庆  这就是对待儿童文学的起码态度吧!难怪我读了你的童话后,忽然有了返老还童的冲动和计划。我们的确不能对儿童文学有偏见。那么,要消除偏见,是否可以去多读童话、多写童话、多讲童话?

汤汤  是的,多读,多读好的,就能消除偏见。

王小庆  你觉得有哪些好的童话可以推荐给孩子,或者像我这种不懂童话的人?

汤汤  那实在是太多了。《女巫》、《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陈土的六根头发》、《晴天有时下猪》、《狼蝙蝠》,还有安房直子的童话……

王小庆  你选这些故事,是出于什么样的标准?

汤汤  文字是否有文学性,故事是否有张力,想象是否独特,阅读起来是否过瘾,读完了是否有东西留在心里,这些……

王小庆  最后一点虽然朴素,却是最要紧的。好像刘绪源先生说过,儿童文学除了童趣,还得有与现实的对应以及“哲思层面的永恒隽永”。如果按照这样的标准,你觉得你自己最好的作品是哪些?

汤汤  短篇应该是《到你心里躲一躲》、《守着个鸡蛋等你》、《别去五厘米之外》、《天子是条鱼》,中篇应该是《喜地的牙》,长篇应该是《流萤谷》。

王小庆  有人说,你的《到你心里躲一躲》将成为中国童话史上的经典之作。这是不是因为,这个故事,表面上看是在写“鬼”的故事,其实归根到底是想表现一种人性?

汤汤  对,是在写人性。我写了许多鬼,他们有善良的,有忧伤的,有诗意的,有可爱的,有调皮的,有浪漫的,有无邪的。我总希望我写的童话,能让读过的人,心里留下一点什么:微笑,叹息,温暖,或者,内心在不知觉间变得更善良、柔软和纯净。

王小庆  也就是说,童话首先必须是“儿童”,其次还须有“文学”。只有这样,才可以触及人的灵魂,并引发他对美的理解和向往。这应该是你的童话创作观吧。

汤汤  是啊,无论写什么童话,我都希望笔下的故事是独特迷人的,有意蕴有意境,文字能闪烁质朴的华彩,不管故事讲得静水流深还是惊心动魄,读者在看完以后,灵魂里都能产生回响,或微笑或者叹息或得到启迪和力量,或内心更加纯净柔软。

 

“我现在是最快乐的教师”

 

我变得更加宽容,也注意去理解学生,不再是把教参的内容搬给他们,而是更注重自己怎么理解,孩子怎么理解,在课堂上形成一种对话的氛围。现在我的课教得很轻松,因为孩子们对语文充满兴趣,他们很享受上课的过程,他们把上课当成幸福和快乐的事情。(汤汤)

 

王小庆  忽然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如果你的作品被列入了语文教材,身为语文教师的你,会用什么样的办法去教孩子读这些作品?

汤汤  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一定会高兴坏的。怎么教呢?自由读读,谈谈感受,指指不足。

王小庆  然后一考试,说不定就完蛋。据说有人用韩寒的作品编写了几道“阅读理解,叫韩寒做,结果他答不出来。

汤汤  啊哈,这真是太残酷了。所以教师和标准答案比作家神奇多了。

王小庆  按理说语文应该怎么教,我们心里都有数,但事实上,怎么做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如果你在课堂上教你自己的童话,一定很有意思。

汤汤  以后我试试。其实语文教学本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啊,我也曾经非常热爱语文教学,但后来越教越沮丧,因为有应试的压力,而且教材内容往往不是自己喜欢的。所以我就向校长申请上阅读指导课。我给孩子们介绍国内外的经典童书,我们一起阅读,一起赏析,一起谈感受。孩子们的阅读热情被极大地激发起来,阅读视野也被打开了。我的课被孩子们视为最喜欢的课程。

王小庆  这样多好,你的同事们一定很羡慕你吧?

汤汤  当然羡慕了,我现在是最快乐的教师了。

王小庆  那你有没有在阅读指导课中和孩子一起阅读你自己的童话?

汤汤  这是当然的啦。我会读给他们听,他们听完了,就可以表达自己的看法,指出他们认为不好的地方,并提出他们的建议。有时候孩子们还会续写或者改写我的童话,然后和我的原作来比。

王小庆  这些孩子其实也是最好的评论者,能对你的写作、教学产生影响。不过与别的评论者不同的是,他们和你在一起创造着生活和童话。

汤汤  是的,孩子们很聪明,他们的指点,好多次都打开了我的思路,或者让我有了重新修改的灵感和力量,有时候甚至让一个平庸的作品有了华彩。

王小庆  其实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家,必须具备童心,也必须愿意和儿童一起生活。我记得你的学生在毕业册上写过这样一句话:汤老师,其实每一次你偷偷地擦去眼泪,我都看到了,我知道你为我们着急,你的心太软了,太像个小孩子。其实你转向黑板的时候,我的心都会有点痛……”可想你不光是一个好作家,更是一个好教师。

汤汤  现在我教阅读指导课时也一样。每次上完课,孩子们总不愿让我走,有的抱我的腰,有的扯我的衣襟,有的亲我的脸颊,他们还直呼我汤汤。其实不是我有魅力,而是我带给他们的书,带给他们的作品,打动了他们,使他们觉得文字的世界好神奇。和孩子们分享美好的文字,也能让我获得教学的乐趣。

 

“在旧年的晚上乘一列火车,在新年的早上到达一个陌生的地方……”

 

总是会有从心底喷薄而出的幸福感暖暖地笼罩我。感谢童话,感谢童话给了我童话一样的生活,我会用一辈子来珍惜的。(汤汤)

 

王小庆  除了这些孩子,我发现还有许多文学界的人都在关注你的写作,并给出了不同角度的评论。你觉得这些人当中,哪些对你影响较大?

汤汤  给我影响大的老师挺多的,比如刘绪源老师,方卫平老师,王泉根老师,谢华老师等。

王小庆  这些人有没有在主题和创作风格上对你产生过影响?

汤汤  应该没有。我在创作上很自由,也很自信。

王小庆  不过同时你也在不断地自我审视,并在“偷偷”地内化别人对你的意见。比如你在写《一只小鸡去天国》后,刘绪源先生曾说故事的结尾对孩子过于残忍。你当初未置可否,但时隔一年,却忽然理解了他的用意,于是重写了这个童话,并说,为孩子们写的作品,是要多一些正能量的,让他们更热爱、珍惜生命才好。

汤汤  嗯,一开始不肯改,也许是太自我吧,其实这事儿一直放在心上,总会琢磨啊思索啊,总想实现童话最完美的表达。

王小庆  其实不光是文学界的人,你的学生、你的家人,都在不同程度上无形地影响着你。

汤汤  是的,我写的童话,第一听众是我的先生,第二听众就是我的学生们。

王小庆  你先生听了你的童话后,提的意见多不多?

汤汤  不算多,但都在点子上,因为太直接,所以有时候我会生气,但生气之后,又背着他偷偷地改了。再给他看时,他就表扬我,我于是就高兴了。

王小庆  真是个好男人,充满了情趣。我刚刚读了你三年级的儿子写的文章,很是感动,他对你的童话创作有一段非常朴实的叙述——“妈妈最爱写童话,我非常喜欢她写的童话,因为她的童话好得难以想象,我希望她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童话家,我问妈妈:‘你能行吗?’妈妈说:‘我会努力的。’”

汤汤  这是他给我的书写的后记中的话。他基本上都听过或者看过我写的童话。现在我每写一个新童话,他都要过问,问我有没有信心写好,需不需要他出主意提供灵感。小家伙自信得很。不过他很明确地告诉过我,他将来是不当作家的。

王小庆  为什么?

汤汤  因为当作家总要“坐着写”,没有意思。

王小庆  多温馨的家庭场景!这是比写作更美好的生活。顺便问下,你学校的同事有没有受你影响也开始写作童话的?

汤汤  很少,老师们各有各的抱负和爱好。我在童话写作里找到乐趣,他们在其他事情上找到人生的幸福感。

王小庆  也是,每个人都能找到他的归属,不必牵强附会别人的行为。另外,我听说你元旦时都会一个人出门远游,有这回事吗?

汤汤  嗯,有好几年了吧。在旧年的晚上乘一列火车,在新年的早上到达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会感觉我在时光列车里,从一年穿越到了下一年。我用这种方式感受时间的流逝。在火车上,我会写长长的日记,对整一年作一个总结,这大概是我自己对时间消逝的无奈和致敬吧。属于我自己的仪式。

王小庆  仪式?

汤汤  对,告别过去,憧憬未来。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分别这件事情

 

汤汤

 

“妈妈,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分别这件事情?”未满八岁的你蹙着眉头问我。你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到北京鲁迅文学院读书,我们一个月才见一次面的缘故。每次分别,你都很难过,你说讨厌分别

亲爱的儿子,关于分别这件事情,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不管你讨厌还是喜欢,它都是时时刻刻存在的。不是吗,一天里,你要和清晨分别,要和黄昏分别,天黑了你闭上眼睛睡觉时,又得和这一天分别;你要和春天分别,要和夏天秋天冬天分别,要和童年分别,将来还要和青春分别;你会遇到一个一个的人,然后又会和他们一个一个分别,你会遇见一桩一桩的事,然后又会和这一桩一桩的事情分别……

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总是存在的,也不可能有谁和你永远在一起。有一天你长大了,你会离开我去很远的地方求学、工作,你会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虽然你总说:“妈妈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亲爱的儿子,你发现了吗,人的一生中,贯穿始末的居然是分别这件事情,不断地分别,不断地说再见,无奈也好悲伤也好,它都不管不顾。

更令人伤感的是,最后还会有一场很大的分别等着我们,某个日子,无论是你还是我,都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然后再也不见,任凭你有多么舍不得。

那么,既然终究都是分别,短短的相聚有什么意思,暂时的拥有又有什么意义?就如同你问我,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分别”?

亲爱的儿子,我想世界之所以安排了“分别”这件事情,一定是为了让我们用力珍惜所有在一起的日子,好好活着,好好地爱。

除了珍惜,在分别面前,什么不是无力而苍白的呢?

 

(原载《教师月刊》2013年第4期)

 

目录详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493fe50101d2lo.html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