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钱松子
钱松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306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2022年01月诗存

(2022-05-06 13:45:13)
分类: 诗存
《新年》

夜色让一些词汇更生硬,
拍碎的光如鸟群,
耳麦中虚拟,
驱使完美主义者再次捋顺手艺
去遗失。
我生生挤进一框合影,
仿佛电梯
履行它的生活方式;
风景筑在窗外
是释然,靠一双手托着。

2022.01.01

《光芒》

草丛把猫崽的呜咽
越抹越淡,小区在凝结中,
与心理学的倾向
不同意义,
电动车在不属于它的道路闪烁,
以为我会遗漏。

楼顶,又是一个月夜,
并无挑选的余地,
树枝戳在背上,
有阵子,像推诿的眼睛
略去了少年。

2022.01.06

《今天》

蚕丝被被子搜出积水的波痕,
侧着身睡,
把每个今天打湿。

“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和水。”
恐惧成为依赖,
我成了也许的那口气。

2022.01.06

《大雪》

胸肺蓬阔,已难容克制,
人群中的信写不长,
就写牙口锋利,沉迷紧追不放。

素年,当烧一壶开水,
观望敷衍的空间搁置了怎样的极端,
哪些是野心,哪些是我。

2022.01.08

《新年辞》

取凹处解封,
“像一个残疾人
用姿态养活另外的自己。”
泊好车子,
费尽我对这个世界的无欲无求,
那种眩晕感
分明,就是换掉了嘴,
就是一门心思,
不把补品
记在我帐上。

2022.01.08

《编席》

最低迷的生活,始于交错,
如果不是明天从背后,冲着我们来。
打二两酒,放倒老篾匠,
像竹皮放倒坚韧。
手指争辩,横竖是一条道,
如果赖着不走,
想后悔,也行不通。
我所知道的“渗透将止于余裕”,
明显错了,嘴硬,
就怕多了句话,
挤在一起,相信了针对。

2022.01.11

《禁忌史之四》

无数的远从高处焊接,
意味着冒险,
我从避寒的学问中领会到瘦削
与犹疑。
站在零星的一头,
听凭定力扭转高楼与河流
把镜子拆光,
像亲人,“被虚妄扼制”
获取一种尊重。
纸页之间,
所有的叫声及不上一场吞咽,
山峰沉入字典,
平铺,是扔出了拮据,
堆叠着,
是分辨不同的醒转。

2022.01.17

《除夕》

不在其时,
其意根本用不着被捅破,
骗过自知之明,
拔得头筹的,还是夜。

酒喝急了,
江北也偏南,
最后一段话将留下些许悬念,
照理说,不包括遗憾。

2022.01.31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旱船》
后一篇:2022年02月诗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