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年奶奶
十年奶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93,461
  • 关注人气:4,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狒狒

(2008-05-14 04:28:38)
标签:

汶川

地震

寻人

导演

俞钟

杂谈

分类: 闲散心情

图片已被页面自动缩小,点击图片观看大图
转载请注明出处

 

寻找狒狒

 

狒狒不是一只狒狒。

狒狒叫做吴飞,是那个坐在我对面,不大说话,但是经常有些稀奇古怪想法的男人。现在他不见了。暂时不见了。我们都在找他。

地震发生以后,我忙着上蹿下跳,希望得到去灾区采访的许可。我十分真诚地希望:他妈的这场狗日的地震没有发生!

但是它确实发生了。所以我希望能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去到新闻现场。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四川人,我也希望自己去看看,我的老乡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能帮到他们什么。

骥飞拉着我:“卧龙有什么消息赶紧跟我说。”

噢,我应了一声。

然后才反应过来:“干嘛卧龙有消息要跟你说?”

“狒狒在那里。”

“那你自己打电话找他不就得了?”

“不是地震了吗?现在的问题就是找不到他!”

我这才真的回过神来,卧龙,似乎就在汶川附近。等到查了地图才发现,卧龙和震中是如此之近。

“狒狒去采访熊猫基地的,现在那边的通讯全部中断了,他生死未卜。”

最后四个字让我心里紧紧地抽了一下。

 

应该说,在这次的灾难中,我还算比较幸运的。因为当那些和我一样背井离乡、在外打拼的四川人都忙着给家乡打电话,但是怎么打都打不通,搞不清楚家里人是否平安的时候,我的父母就在我身边。他们出来旅游,定了14号的机票才回去。

但是现在狒狒不见了。这个成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说话慢吞吞,想法急嗖嗖的男人困在了卧龙那个现在上不着天、下可以着地,但是鸟现在绝对不会去拉屎的地方。

 

于是我们所有人都开始找狒狒。

我们报社的所有人。

我第一次看到在我们报社的一次行动当中,老总亲自出马了。

不是名义上的那种,而是准备亲赴灾区,去营救狒狒了。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记者总是比一个普通人掌握着更多的信息,有着更多的门路。说得不好听,一个记者要找一个人,比一个警察难不了多少。但是这次我们却发现,怎么那么难?我几乎熟悉成都所有的媒体,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给我哪怕是一丝关于狒狒的消息。

“熊猫基地的通讯全部中断了,没人可以联系上,没人知道那里到底怎么了。”

 

事情总是峰回路转的。从一个想不到的地方,我抓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李亚鹏的经纪人叫马葭,她的老公叫景冈山。这两个男人和这件事没半点关系,但是马葭有一个朋友叫俞钟,俞钟是一个导演,刚刚在大学生电影节上凭借《香巴拉的信使》获得最受大学生欢迎导演奖。地震的时候,俞钟正在卧龙熊猫基地拍戏,然后就没声音了,好多人在找他。跟我们找狒狒一样。

俞钟和狒狒不一样,我们怎么找狒狒都没消息,俞钟却自己给他老婆打来了电话,他老婆又把平安的消息报给了马葭,马葭又把这事告诉了我。

地震的时候俞钟没有在熊猫基地里待着,他在拍外景。脚下开始晃起来以后,俞钟捞着剧组的一拨人就开始往空旷的地方跑。但是他们跑得也太离谱了点——直接跑去四姑娘山了,让我十分怀疑他是去旅游的还是去逃难的。

事实证明,他的确是逃难。

在四姑娘山那里,有一部很奇怪的电话,这部电话没有电话号码,只能打出来不能打进去,于是俞钟就拿这部电话给自己老婆报了个平安,这些都是马葭跟我说的。干嘛不用手机?您自己想去。

俞钟不认识狒狒,他甚至连熊猫基地里的熊猫都不认识一只。但是在他们逃难的时候,瞄了一眼熊猫基地,说是看见了垮塌。

原本想从俞钟这里获得一个能让我安慰的信息,谁知道结果却残酷得另人发指。

不过,据说俞钟没觉得熊猫基地里会有人员伤亡。

这估计是寻找狒狒以来最好的一个消息了。

俞钟逃到了安全地带,但是他的日子也不好受,他说那里有帐篷住,但是没吃的。

 

线索到这里又断了。

找俞钟的过程中,听说成都商报有个记者从卧龙撤出来了。这是个让人振奋的事。于是几经周折我又找到了那个记者。谁知:他根本就没能进去卧龙,而是在去的路上就遇见了地震,撤回来了。

 

于是我开始去扯另一个线头:搜狐在报道完奥运圣火登珠峰之后,直接把队伍拉到了汶川。据说已经进去了。

那拨人我熟。

可是,电话打通之后才知道,因为断路,他们也滞留在汶川以外。

“不过我可以帮你想办法问问基地的情况。”

太棒了!

不多会,基地站长的电话发到了我手机上,我用哆嗦的手按下了拨通键。

“我现在也很想知道里面的情况。”那头站长的声音很无奈。“地震的时候,我在外面学习。现在我也没办法联系上里面。”

“老师,记住我的名字和电话。一有消息请马上通知我。”

“嗯那。”

 

打完这个电话,时间已经是13日晚1150。寻找狒狒,我们已经寻找了30多个小时。

一无所获。

 

但是寻找狒狒依然会一直进行下去,无论是我们前方的救援队,还是我们后方的这些接线员。

狒狒,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你现在平安无事,只是无法和我们取得联系。

我们期待着通讯恢复的那一刻。

我还期待着你回到报社的时候,给我带上几跟熊猫毛回来。别去拔!让熊猫在你身上蹭蹭,蹭在你身上的那几根就行!

 

最新消息!狒狒找到了!

他从卧龙打来电话,说:我还没死呢!别急着纪念我!

但是那边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房子倒了很多,他们没有物资,没吃的,没喝的,没住的。

刚刚接到命令,更新完这段消息后,我将出发前往灾区进行采访。

希望能在那里看到正在跟熊猫抢竹子吃的狒狒……

 

另外帮一好友发条消息:

我有个朋友叫陈琪,绵竹女生,成都读书后在德阳上班。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在北京读书。有任何四川的朋友看到这个信息后,请您好歹记住这个名字。如果遇到了德阳方面的幸存人员请帮我咨询一下。如果她和她家人看到这信息了就让她电话西安的陈松吧,我的电话13991330968。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