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统计人斯童
统计人斯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948
  • 关注人气:2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苦寒自有梅花香--我与金学孟先生《南京访梅记》的逸事

(2011-01-14 09:06:15)
标签:

金学孟

南京

梅花

辞赋

分类: 原创之文化篇

苦寒自有梅花香--我与金学孟先生《南京访梅记》的逸事



我与金学孟先生素昧平生。他在新浪博客上用的网名是“兰花草”。在写此文之前,我既不知“兰花草”本名金学孟,更不知他在当代中国辞赋界已经享有如此高的声誉。可能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访问过他的博客,匆匆瞄过,觉得博文尚可,就顺手加了好友。此后再无研究。

这种状况,到了在他的博客上读到《南京访梅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004ab0100nlvb.html)一篇辞赋之后,似乎突然间有了质的转变。

我生活在南京已经快30年,南京的梅花山也是我经常前往踏青的所在。所以,仅看到这篇辞赋的标题,就有了阅读的欲望。哪知展读之后,便觉紫气东来,香气扑鼻,口舌生津,浑身象洗了桑拿一样地舒坦!心想新浪博客上我的博友中居然有这样一位高人,把个辞赋写得如此精彩,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于是顺手将该文加了收藏,同时觉得第一段中“于是恍兮犹忆堂奥流连,欣兮又至梅族海洋。”一句中的“于是”,似有些累赘,便又在文章后面留言,建议作者考虑删除。

哪料兰花草似乎并没有把俺的建议放在眼里,回复说“不是累赘”。

“不是累赘”。简单而又有些生硬的回复,突然让我有些“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心想俺好歹也是上世纪80年代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在校期间也是读过《阿房宫赋》、《前赤壁赋》、《后赤壁赋》、《洛神赋》、哀江南赋》等等这赋那赋,领略过古汉语魅力的文化人,怎么提个意见却遭到这样的“礼遇”呢?

这个兰花草究竟何许人也?!

但是,根据我长期在网络上闯荡的经验,向一个陌生人发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何况又是这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再说,文章是人家的,就好比是人家自己养的孩子,哪里是你叫人家给孩子整容,人家就非得给孩子整容的道理。

类似的“硬骨头”之人,我在网上遇到的绝非此人一个。

一般情况下,我会本着“道不同不相与谋”的原则与对方从此天各一方,或者貌合神离不再触及对方痛痒。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我还是想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他说服。因为他的这篇《南京访梅记》已然是我眼中难得的精品、极品和珍品,我不能容忍她再有瑕疵。古人不是有“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的名句吗?
    于是--哈哈,只许我用于是,不许你用于是--我再发信告诉兰花草,他的这篇辞赋我是从头到尾认真拜读过的,唯一感到有停顿的地方就是“于是”这里,建议他再读读,感觉一下。

很快,“兰花草”给我回复“依照你的意见吧---谢谢你的指正。”并真的将原文第一段中的“于是”二字删除了。

我心大悦!

再后来,他又提议我为这篇辞赋写点评论,这倒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迄今为止,我写过影评、剧评、散文评论、小说评论,好象还真没写过辞赋评论的。因为在我看来,辞赋绝对是中国文学的传统典范,哪怕只写对仗工整的几句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何况再形成一篇抑扬顿挫、环佩叮噹、洋洋洒洒的大赋!那得花费作者多少心血和汗水哟!

为辞赋写评论,即使不是佛头著粪,那也是自取其辱。

不过,因为兰花草的这个提议,我才真正对他和他的作品有了认真研究的想法。

这一研究不要紧,终于发现原来兰花草就是金学孟的笔名,而金学孟已经是我国当代辞赋界泰斗级的人物了!中华国学院院长助理、中国文化学会辞赋艺术委员会主席只是他众多职务中的几个,然而他的年龄居然还不到半百。

话题回到金先生的这篇《南京访梅记》,写的是他虎年二月造访南京梅花山后的感受。赋分五段,第一段写作者此次携妻从山东到南京的游历,号称“阅尽一马平川”,“看遍亭阁台榭”。第二段写梅花山,称其“无论大小路径,到处枝干俯仰;纵使远近有别,遍地空气沁香”,其间不忘掉辞赋写作的书袋,举龚自珍、王安石的两个典故,借二人的名篇《病梅馆记》和《梅花》来议病梅、傲梅。第三段写梅花之仪态,称其“器宇轩昂”、“仪姿炫煌”。第四段写梅花之奇特,称赞“梅有无忧之性,花无常艳之芳”。第五段写梅花盆景,称其“精致造型,姿态万千”,并再举四位古代名人屈原、陶渊明、杜甫、苏轼作比,称梅花盆景“若屈子临江,怀兰凭风;若陶令观山,植菊憧憬;若子美低咏,哀怜民生;若东坡高唱,大江流东。”而随后的一句“风寒则惦及百姓,云暖则顾及生灵”则大有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遗风。五段自成体系而又相互勾连,环环紧扣;语言精练华美而又没有脂粉气或酒肉气,读之令人心旷神怡,捶胸顿足。

昔日曾有当代名家余秋雨为南京作《中山陵整治碑记》而遭网友耻笑的事发生,依笔者看来,金先生的《南京访梅记》远比秋雨先生彰显辞赋写作功力。倘若有朝一日邀请金先生为南京写一篇大赋,或许会流传千古!

得识金学孟先生,幸甚!

 
您觉得金学孟先生的这篇《南京访梅记》写得如何?最多可选1项
发起时间:2011-01-14 09:00    截止时间:2011-03-14 09:00    投票人数:0人
  • 0(0%)
  • 0(0%)
  • 0(0%)
  • 0(0%)
  • 0(0%)
  • 0(0%)
投票已截止
最后投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