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海啸
诗人海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8,035
  • 关注人气:6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天涯社区『天涯诗会』网刊第三期“诗歌之子”推出《海啸三部曲》

(2007-01-09 14:07:55)
分类: 新诗代

天涯诗会网刊·第3期

天涯诗会』 [版务处理]诗歌之子·海啸

作者:月露轻狂 提交日期:2007-1-3 22:39:00


    

诗歌之子·海啸

             




    
http://img2.tianyablog.com/photo/2006/12/18/2438703_2751585.jpg


     人物简介

海啸:1973年出生湖南隆回。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品有长诗三部曲《祈祷词》《击壤歌》、《追魂记》等。出版有诗集《爱的漂泊》、《最后的飞行》、《心存感动》、《海啸三部曲》,并有编著10余部。 2003 年创办《新诗代》。现居北京。


    
       ----编者

  

海啸三部曲(节选)



●海啸三部曲(节选)

自新世纪伊始,诗人海啸跨越五年的心力与激情,创作并发表了《祈祷词》、《击壤歌》、《追魂记》的长诗“三部曲”,在诗歌界已引起广泛关注与强烈反响,成为近年来备受瞩目,也是最具诗学价值的长诗(史诗)作品之一。


祈祷词


第一章:白

【旧鞋子】

一柄铜剑没入水中,面无血色沧浪之水,粘稠之水,缄咸之水,从闭封的溶乳之峰
向此处游移,并随即滑落,越来越低
越来越澄净着漫渺的虚无,我置身拥挤的阴影下面
看见一条河上飘荡着两只貌似葵花的旧鞋子
流浪一千五百年的旧鞋子,留下两截使命的
肋骨。


【光】

黑暗多么耀眼,远离泥土的言语错落有致
谁的声音已不再重要
帷幕拉开了,人们屏住呼吸
在暗处,还是在暗处,一个声音高叫着
给点掌声吧——于是鼓掌
给点音乐吧——于是歌唱

而光自始至终睁开着眼睛
这近似棺木的巨大厅堂
婴儿的啼哭是纸上蝴蝶
风肆意张狂,寒意袭来
窗外月光哈欠连连,守侯一棵树
与守侯一座森林,一个人一头老牛甚至
一片海洋的心情是一样的
舞者散去,你们依旧习惯群居,向街心涌去
快乐啊!
挂在孩子脖颈的钥匙却
已经睡去,昏沉之中
丢下那双余温的手

而老去的父亲去了那座繁华的小镇
每天早早起床,做深呼吸


【青草】

面对自己,重复着咒语
空洞之后随即丰满的闪亮陈词
从酒鬼的嘴里吐出
哦,青草,黑色的光亮
从他们的夜晚被
一起擦去,奔跑的鱼
体无完肤后放弃疼痛
窗外浩月当空
一片鳞羽飞回家乡

露珠交出初夜
还得提防阳光
醒过之后乘虚而入
还是那条路,匍匐的尘
依旧可以四处走动

我们始终坚守
这片看似凋敝的草原
一览无余的寂静里
西风入你胸怀,便
低下头去


【收获】

青纱帐消失,被穿行的机械、双手或是焰火
总之玉米成熟后的劳作,被农业接受并呈现
看似固体的脉络与肌理。广袤的大平原上
一览无余的海洋,收割的方式多么直接
列队整齐的玉面兵团,着装统一,在一种定义于
粮食的冠冕中拦腰

扼杀。一颗颗未曾受孕的雄精与雌卵
在秋天里集结,一纸裁军号令回到
天下粮仓温暖的子宫

还是让我
回到这返乡后的深秋一夜
秋风擅自醒来,栓在槐下的羊
独自承受落叶之伤
我此刻梦着:白雪覆盖高原
我身后奔跑的脚印长成一棵棵树
开满洁白的桃花


【蛇之死亡】

蛇死了,爬行在秋天的途中
遗失华美的袍,安详沉醉于
一片灌木失聪的维度
像玫瑰一般艳丽,像苹果一般
凄迷。断流后的腰身
系于前朝锣鼓,舌头
停顿之处,着陆

另一个人的表情和足迹
挂在异域国度,一次流利
比母语还暧昧的讲演让
疼痛不再完整,百兽召开
关于蛇之死亡的追悼会
真的,想不起来了
那些缺席的蚂蚁
正进行一座楼宇的奠基
是谁最先发言,最先将
接力的话语传递?
贫血的天空
比海洋更为深邃
盲人弹着钢琴,阳光触摸不到
距离半个音节的手指


【苹果的切入方式】

冷静的刀子直面一张饱满
苍白的脸,作为切入
你可以选择多种方式。譬如臀
譬如前额,譬如这个夜晚的
饥渴 游刃在世界起风的季节而等待
一双戴白套的手,轻轻拭去
残留眼角的一幕繁荣

静物永难完整
惟独深入,或浅出
让血液在疼痛中保持
浓度,让肉身回归支离
与破碎。而我面前摆满了
丰满的诱惑,摆满女人的晚餐
--感谢上帝 给我一把比男人
还要坚硬,比上帝还要锋利的
刀子。握在手中

其实切开,不等于完全裸露
不等于拒绝,不等于背叛
你看他们挂在树上,迎风招展
笑容灿烂。有蜂或蝶来
在有月光的夜晚举行一场
假面晚会


第二章:天上之水

天梯上悬挂一枚硕大的头颅,审视地垂直并于
光线所示的圆形平面镀满影像
黄金、泥石、紫玫与鸽哨集结的午后暗怀敌意
秋水伊伊、暮蔼凄迷
神明的昭示人间凋敝

但依旧是水供奉天体
彩云之北是原上
长满艾草的站台,冷却的轨
复古一条不归的路呵
那是我深爱的女人,在夕阳放炊的
岢岚 背弃绝望的溪流

水将我们一分为二
梦想与梦想阻隔
城市的玻璃在一场雨里浮动
你的呼吸被保留,被夜晚接纳
于是万物等待复苏
诸神在自己的肉身上跳舞
掌灯的女人穿过纵横交错的草垛,在蟋蟀或
荧火的故乡寻找着一个个乳名
乳名是舔着草叶的珠露,露出狡黠
的脸。那是人类张望的童年

水上苍穹,一座四居室的房子
上帝无非就两把刷子,涂满自己
黑与白的喜好,而黑与白
的底色是
霞光、金属、植被、洋灰、水泥以及
市场流行的一种品牌油漆,一座新的房子总该
添置几件像样家具吧,床是必不可少的
吸尘器可以省略,竖在
窗前的彩色鱼缸恰似一口遗忘
面容的老井,行走的鱼
奔向那片沉默的水域
在我怀中蕃息的卵石披着
绿色睡袍,寻找盛开着的春天


【截】

上升,也就是埋
葬 人类总是拥有借口
不过也好,反正醒着的
永远被岁月深埋,而迁徙,
无非是继续浪迹
这使我想起一个十分有意思的比如:
有些东西好比裤腰带,只要一提
裤腰、裤裆全起来

腰带到底有几个扣眼
裤裆到底有多少容积
我们并不知道
唉,伟大的上升
无奈的囤积,一双奔跑着的
双脚,钉在
别人的历史


◆海啸三部曲点击进入




  


天涯诗会网刊·第三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海啸:朗月行
后一篇:鸡鸣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