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笑忠
余笑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708
  • 关注人气:1,0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二月一日,晨起观雪(外六首)

(2015-02-01 13:02:15)
标签:

余笑忠诗作

观雪

紫云英

未知的命运

乡音

 

       二月一日,晨起观雪

 

 

    不要向沉默的人探问

    何以沉默的缘由

 

    早起的人看到清静的雪

    昨夜,雪兀自下着,不声不响

   

    盲人在盲人的世界里

    我们在暗处而他们在明处

 

    我后悔曾拉一个会唱歌的盲女合影

    她的顺从,有如雪

    落在艰深的大海上 

    我本该只向她躬身行礼

                     2015.2.1

 

 

              五十感怀

 

    一双穿了很久的布鞋,布面尚好

    但脚跟知道,鞋底

    快要磨穿了,难以相互体恤

 

    我原谅自己用如此蹩脚的比喻

    形容这尴尬的年龄

    但它好过“深陷于泥泞中的独轮车”

 

    像从恍惚的梦中醒来

    这么快就被晾到了一边

    没有拖拖拉拉的嘱托,也来不及挥手道别

 

    依旧粗头乱服,行色匆匆

    惟有冬天才有如此深刻的辙迹

    惟有行走于太阳朗照之前,才不会拖泥带水

           2015.1.11

 

 

       河对岸的油菜花

 

    我坐在河堤下的一圈紫云英旁边

 

    一夜春雨之后

    河流阔气得像换上一个响亮的名字

    河水是一种速度,成堆的泡沫

    是另一种速度

    紫云英花丛中,一只小蜜蜂的声音

    几乎听不出来 

    如今再没有农人专门种植紫云英了

    他们乐于用化肥增补土壤的肥力

    化肥是一个问题

    如何描述近在咫尺的紫云英是另一个问题

    搜索枯肠时,我恨不得揪下几朵

 

    抬眼望向河对岸,一大片金黄的油菜花

    沿倾斜的河堤铺展开来

    顷刻间,连我身边的紫云英

    都要被它覆盖了

    幸而,两个缓慢移动的身影

    能够帮我稳住阵脚:两头牛,一老一少

    但我不知道究竟如何称呼它们——

    老的是耕牛。问题是:小的呢?

           2015.1.14

 

 

       “小孩话”

 

    六岁的小朋友,会说德语,汉语

    我问他和他的姐姐在一起时

    说德国话还是中国话

    他说,我们说“小孩话”

    ——那就是中国话里加德国话?

    他摇头,然后叽里呱啦一通

    直到笑的说不动了

    我明白,这就是他的“小孩话”

    我们小时候也曾玩过的把戏

    只有两个快乐的小家伙才会那样玩

    一个人玩不起来

    有一个人不快乐也玩不起来

    我也对着他叽里呱啦了一通

    我说你太幸福了,你有两个姐姐

    他立马指着我说:那你太不幸了

    你只有一个小孩

    ——小家伙,你说的是呢。那你

    将来打算要几个小孩?

    他说:一百个

    一百个?太多了吧,认不过来呢

    他改口说:八个吧

    ——为什么是八个?

    我看过一个电视剧,那里面一个女人对男人说

    我们生八个孩子吧

    ——外国电视剧还是中国电视剧?

    中国的

    ——“古装片!”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那古装片里说的也是小孩话!”

    我没法跟他说,那些只能用来练练听力

    他跟我们说拜拜,明天就回德国   

           2015.1.15

 

 

 

       因果

 

    母亲不再养鸡了

    养鸡是一件

    需要耐心的事情

    没有谁能够保证

    一窝小鸡

    可以全部长大

    总有倒霉的小东西

    中途就没了,即便它们

    活蹦乱跳,到了令人惊喜的

    变声期。有黄鼠狼

    有鸡瘟。有太多的

    意外。那些让她无能为力的

    丧失的性命

    会让她思考因果,由此及彼

    而每当清晨,公鸡的啼叫

    在冷清的屋子里

    越发显得刺耳

    简直像催债的、赌气的

   

    母亲不再养鸡了

    她不想养它

    又杀它

           2015.1.22

 

 

 

       记忆

 

 

    此刻,晾晒的衣服

    轻薄的衣衫已迎风飘曳

    厚重的

    毛衣、羽绒服、牛仔裤

    还在滴水

 

    滴水的过程

    是吐尽的过程

    是无关紧要的仓促

    与延迟

 

    星辰陨落。蚂蚁上树

    此刻,惟有晾晒的衣服

    以摇摆不定

    忖度我们未知的命运

           2015.1.25

 

 

       乡音

 

    我梦见我一意孤行,流落异乡

    口渴。太多的狗向我张望,舔着舌头

    一个正在杂货店忙乎的女人对我说:

    先生,你是蕲春人?听你口音……

    我不记得我曾开口讲话

    放下手中正忙乎的事,她给我沏上了一杯茶

    她说:我母亲也是蕲春人

    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已有五十年了      

    这时我已半醒。我像一个受到赐福的人

    而不知生逢何世,不能回到梦里

    为梦中喝到可口的茶

    以乡音向她致谢了 

           2015.1.31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