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松
老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2,071
  • 关注人气:10,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2018-02-07 11:05:00)
标签:

嵩山

八龙潭

九龙潭

冯璧

龙潭寺

分类: 嵩山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半个多月前的那场雪,早已融化殆尽,城市乡野间,已经很少能看到雪的痕迹了。如今,从郑州去嵩山,走郑少高速,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轻车熟路,一行三人听着车上的音乐,谈着随意的话题,很快就到了嵩山东部的八龙潭。
以前曾多次去过八龙潭,这次再次前往,一方面是趁周末空闲,到山野里随意走走,享受一下冬日的暖阳,呼吸呼吸山里那纯净的空气。另一方面,是最近在读《元好问全集》,里面有他写的《内翰冯公神道碑铭》,里面讲述了冯璧当年在嵩山八龙潭隐居的相关情况,就想再次到八龙潭来走走,认真看看八龙潭的环境,实地感受一下冯璧当年在此地隐居时的状况。
八龙潭在嵩山东部的春震峰、悬练峰与鸡鸣峰之间,在卢崖瀑布的北边,与卢崖瀑布有一峰之隔。八龙潭一直以九龙潭为名,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地人不知何因,将其名改为八龙潭,而把九龙潭的名字,给了嵩山北部的另一条峡谷。所以,不管是各种志书或诗文中提到的嵩山九龙潭,说的都是现在称为“八龙潭”这个地方。为了叙述方便,本文以下仍称之为“九龙潭”。
九龙潭崖壁高耸,峡谷幽深,两侧山崖怪石嶙峋。嵩山东部之水,从峡谷里逐级跌落,冲击坚石,形成一个个深潭。夏季雨水大的时候,瀑布相连,声势浩大,震耳欲聋。《登封县志》是这样记录九龙潭的:“九龙潭在太室东岩,山巅有水流下,激冲成潭,盈坎而出,复作一潭,共有九潭,递相灌输,水色洞黒,其深无际崖。险峻波涛怒激,登临者至此,輙凛然生畏焉。有石记戒人:‘游龙潭者,勿语笑,以渎龙神,神怒则有雷,恐天封。’“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早在唐代时,这里就是一处风景名胜之地,武则天游嵩山时,在九龙潭下建行宫小住,并携太平公主到九龙潭游玩,写下《游九龙潭》一诗:“山窗游玉女,涧户对琼峰。岩顶翔双凤,潭心倒九龙。酒中浮竹叶,杯上写芙蓉。故验家山赏,惟有风入松。”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后来,唐玄宗将行宫改为寺院,名龙潭寺。白居易来九龙潭游玩时,曾经夜宿龙潭寺,并写下《宿龙潭寺》一诗:“夜上九潭谁是伴,云随飞盖月随杯。明年尚作三川守,此地兼将歌舞来。”并有《从龙潭寺至少林寺题赠同游者》一诗:“山屐田衣六七贤,搴芳踏翠弄潺湲。九龙潭月落杯酒,三品松风飘管弦。强健且宜游胜地,清凉不觉过炎天。始知驾鹤乘云外,别有逍遥地上仙。”自那时起,龙潭寺就是嵩山一座重要的寺院。历史上,龙潭寺虽然起起落落,但一直香火旺盛、规模庞大,后来,还在寺后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塔林,安葬着历代在龙潭寺修行的高僧。然而,从上世纪初起,龙潭寺渐被冷落。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塔林彻底被毁,寺院则只剩下一座破烂不堪的天王殿。寺院的大部分田产,都分给了村民,后来随着村子的扩大,龙潭寺一直被压缩着,渐渐被村子包围到中心。仅剩下的天王殿也破烂不堪,房顶漏雨,成为危房。如果这座天王殿再塌了,那么龙潭寺就真的成为一个“遗址”了。
值得欣喜的是,当我们到龙潭寺时,看到一个施工队正在对天王殿进行大修。这让我们略感欣慰:总算重新修缮了,至少,经过这次修缮,龙潭寺得以“续命”。也许,将来机缘巧合的话,会有僧人前来住锡,寺院能重获新生。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离开龙潭寺顺山谷往山里走去,当拐过一个山头进入山谷深处后,发现小路上竟然还积着厚厚的残雪。看来,这里由于山崖遮挡的原因,日照时间短,一直比较寒冷。踩着厚厚的积雪,脚下咯吱咯吱地响着,走起来倒也惬意。
1221年,冯璧60岁,这一年,他接连被改任数职,均时间很短,最后又改任同知集庆军节度使事。到任不到一个月,即上章请老。他对官场倦了、烦了,也累了。朝廷倒也干脆,给他一个“通仪大夫”的待遇,让他致仕了。
无官一身轻,刚一卸任,冯璧就直奔嵩山而来。很早以前,他到嵩山游玩,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里的山水,产生了退隐之后到这里生活的念头。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冯璧来到了九龙潭,在并玉峰下,他找到了一块地势平坦的地方,那里生长着十几棵高大的松树,他就在松树旁结茅而居,取名“松庵”,他对这个名字颇为得意,索性自己就以“松庵”为号。冯璧有《雨后看并玉所控诸峰》一诗,描写了“松庵”的周围风景:“
并玉如高人,壁立九千仞。一日不见之,令人生鄙吝。
春深木叶敷,秀色益濡润。结茅寄僧蓝,晴碧时得趁。
老宿诧孙峰,隅侍到龆龀。连延青一色,枚数须谛认。
溟濛空翠间,我亦疑未信。朝来云气昏,埋没瑜匿瑾。
如苍梧政愁,湘妃郁思舜。重阴俄解驳,霮濧夕晖衬。
娟娟忽层出,历历分远近。云峰互吞吐,千状才一瞬。
出奇如孙吴,相降如廉蔺。如众星拱辰,如侯伯入觐。
接武如朋簪,承迎如价傧。负固如吴楚,争长如齐晋。
怪诡如夷蛮,骈罗贡琛赆。窘蹙如擒获,系累将就衅。
如应龙神灵,蛰卧时奋迅。如天驷超轶,坰牧税羁靷。
如雄对改容,失箸骇疾震。如猛士无哗,攒槊俟严阵。
独两峰巍然,魁杰俨崇峻。光辅岳柱天,郁为中兴镇。
降生申与甫,周室偾复振。诗传配崧高,百世磨不磷。”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我们走着看着,琢磨着冯璧当年的“松庵”可能建在什么地方。然而,800年过去了,时过境迁,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时的十几棵大松树,早已不见踪影,“并玉峰”如今也早已消失不用,嵩山太室山在金代时还只有二十四峰,但没有“并玉峰”之名,到了明代,傅梅又为太室山增加了十二峰,也没有“并玉峰”之名。不过沿路所见,山谷两边,不时可以看到一片片大片的平地,都是可以建房居住的好地方。山谷里有山泉,平地可以耕种。这样的地方,离山下村庄不是太远,又足够清静,实在是隐居的好地方。
冯璧在嵩山隐居时,倒也颇不寂寞。台阁旧游、门生故吏,来山里看望的络绎不绝。元好问、雷渊、王渥、李献能、冀禹锡等曾拜在冯璧门下的文人们,因多居住在嵩山以躲避战乱,更是“松庵”常客。他们还常与冯一起,去走访嵩山周边的古迹名胜,缑山、少室山、颍河源等地都曾去过。每年春秋两季的仲月,他们还例行逐个走访嵩山古寺。冯璧在一首诗的题序中写下了这段生活:“元光间,予在上龙潭,每春秋二仲月,往往与元雷游历嵩少诸蓝。禅师汴公方事参访,每相遇,辄挥毫赋诗以道闲适之乐。”冯璧有《同裕之再过会善有怀希颜》一诗:”寺元魏离宫,十日来凡两。前与髯卿偕,斋奠少林往。其时巳薄暮,诸胜不暇访。今同魏诸孙,再到风烟上。寺僧导升殿,雄深肃瞻仰。柱础门限砧,追琢成大壮。不见磨琢痕,莹滑眀滉朗。摩挲三叹息,后世无此匠。晚登西南亭,碧玉对千丈。如王官天柱,如太华仙掌。留宿赞公房,秀色梦余想。夜静耿不眠,泉溜琴筑响。惜髯今不来,联诗共淸赏。“
元好问有《缑山置酒》一诗,诗序中写道:“同内翰冯丈叔献、雷兄希颜赋诗,分韵得宾字。”可知几人曾经到缑山王子乔羽化成仙处游玩并分韵赋诗。元好问诗写道:“灵宫肃清晓,细柏含古春。人言王子乔,鹤驭此上宾。白云山苍苍,平田木欣欣。登高览元化,浩荡融心神。西望洛阳城,大路通平津。行人细如蚁,扰扰争红尘。蓬莱风涛深,鬓毛日夜新。殷勤一杯酒,愧尔云间人。”元好问还有《水调歌头缑山夜饮》一词:“石坛洗秋露,乔木拥苍烟。缑山七月笙鹤,曾此上宾天。为问云间嵩少,老眼无穷今古,夜乐几人传。宇宙一丘土,城郭又千年。一襟风,一片月,酒尊前。王乔为汝轰饮,留看醉时颠。杳杳白云青嶂,荡荡银河碧落,长袖得回旋。举手谢浮世,我是饮中仙。”
那时,汴公禅师在嵩山参访,与冯璧相熟,常在一起相聚吟诗。龙潭龙的住持为虚明寿、首座为澄徽,二人不仅佛学修为颇深,也都是诗僧,也常到“松庵”去看望冯璧并赋诗相和。
元光二年(1223年),元好问《摸鱼儿》词《笑青山不解留客》题序也记录了此事:“正月二十七日,予与希颜陪冯内翰丈游龙母潭。韩吏部钓于龙潭,遇雷事,见天封题名,即此地也。既归,宿于近潭田舍翁家。是夜雷雨大作,望潭中火光烛天。明日,旁近言龙起大槐中。父老云,正月龙起,前此未见也。龙潭寺南洼尊,冯丈所名。”其词为:”笑青山、不解留客,林丘夜半掀举。萧萧暮景千山雪,银箭忽传飞雨。还记否?又恐似、龙潭垂钓风雷怒。山人良苦。料只为三年,长安道上,来与浣尘土。    清阴渡,渺渺风烟杖屦。名山元有佳处。山僧乞我溪南地,十里瘦藤高树。 私自语,更须问、窪尊此日谁宾主。朝来暮去,要山鸟山花,前歌后舞,从我醉乡路。“
元好问在《内翰冯公神道碑铭》中,这样描述了冯璧在九龙潭的状况:“明窗棐几,危坐终日,琴尊砚席,翦然无尘埃。客至废书,清谈雅论,俗事不挂口。或与之徜徉泉石间,饮酒赋诗,悠然自得。尝画《管幼安濯足图》以寄意,其趣尚略可见也。”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顺山谷往前走着,前面一转弯,看到一潭,因天冷缘故,潭水结成了冰,冰很厚,人可以在冰上行走。潭的左边,山崖的巨石一条条的、如石笋般挺拔向上,潭水融化后,这如石笋般的山崖,大概就是武则天诗中所写的“潭水倒九龙”吧。沿着潭边的岩壁,前些年有人依岩壁立下铁栏杆,因此虽然难行,扶着栏杆倒也轻松通过。继续向前,又见一潭,潭水上面,就是一个高大的瀑布,冬天水少,瀑布已不见水流,但滴沥而下的水流结成了冰,挂在崖上,形成独特的“冰瀑”奇观。
可以想像,冯璧生活在这里时,瀑布的水一定比今天更大。那时,冯璧用这九龙潭的山泉之水,用山里生产的粮食,酿造出了“松醪”美酒,曾经有客人带来京城的名酒与“松醪”相比,味道相差很远:“如与深山草木衣木食人语,觉傭儿贩夫尘土气为不可响也。”
那时,嵩山山涧中生长着很多野生兰草,每年的仲春之时开花。每到此时,山僧野客都会到山涧中采兰,等兰花开时,带着兰花到“松庵 ”品评,以香韵高绝者为胜,不好的则有处罚,谓之“斗兰”。一众人等意兴颇高。
古人的诗中,嵩山有着很多带着“仙气”的植物,如李白的《送杨山人归嵩山》一诗中,有“菖蒲花紫茸”一句,说明那时,嵩山应该有很多的菖蒲花。而在800年前,嵩山的九龙潭峡谷里,生长大量的野生兰草,也应当是件很普通的事情。当然,今天再“按诗索花草”,无疑于缘木求鱼,结果一定会让人失望的。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从第二个瀑布往上,道路更加陡峭难行,如今在岩石上开出了条台阶路,仍能感觉到上山的不易。而且上到更上的一个潭子后,继续往上,需要从危险的峭壁石缝中攀爬才能上去。我们到这个石缝下止步。这让我感到十分遗憾。因为继续往上,有塔湾村,以前还有几户住户。塔湾附近有上龙潭寺,据说,那里有座唐塔遗址。冯璧在嵩山一住19年,他说自己曾在“上龙潭”,那么这个上龙潭,是不是塔湾附近的上龙潭呢?而那时去上龙潭,道路只会比今天更加危险难行,已经六七十岁的冯璧,是怎么从这条石缝爬上去的?也许,过段时间,我会再来这里,爬上这段石缝,走到塔湾去感受一下。
元好问对冯璧评价非常高,他写道:“所贵于君子者三,曰气,曰量,曰品。……品之所在,不风岸而峻,不表襮而著,不名位而重,不耆艾而尊,是故为天地之美器。造物者靳固之,不轻以予人,阅百千万人之众,历数十百年之久,乃一二见之。……正大以来,天下大夫士论公平生者盖如此。”
在冯璧79岁那年,河南被蒙古兵攻破,冯璧北归故乡,归家不久,即告去世。
冯璧走了,他在嵩山的故事却留了下来,从此,嵩山九龙潭又因冯璧多了一段佳话。“斗兰”、“松醪”,遂为山中故事。
(作者注:文中所说“九龙潭”,过去又称龙潭、龙母潭,现在称为八龙潭。)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嵩山旧事——九龙潭的幽兰之香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独树成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