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柯云路
柯云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729,416
  • 关注人气:347,4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操与献帝】曹操对待人才与女人的别样情怀(图)

(2014-11-13 08:06:25)
标签:

曹操与献帝

书摘

分类: 柯云路文集

 【曹操与献帝】曹操对待人才与女人的别样情怀(图)柯云路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

精华选载

 

当晚,曹操在居室内踱步。白芍在一旁静静地绘画。

曹操站住,对白芍说:“还为下午事不高兴呢?”

白芍神情冷淡不理会,仍一笔一笔徐徐画着。曹操抚慰道:“二位军师对你的怀疑不算过分……”白芍仍不理会,过了一会儿,一边画着一边重复道:“不算过分。”曹操看看又说:“你今日着实让众人刮目相看,露了一手。”白芍还是凝神画着,过了一会儿,又重复道:“露了一手。”

曹操见白芍脸上仍无开颜之意,笑道:“真可谓千金难买一笑了。”

白芍画了两笔后说道:“周幽王千金买笑乱点烽火台结果亡了国。”

曹操哈哈笑了:“孤不会……”这时曹丕匆匆进来。

曹丕禀报道:“父亲,吉平太医前来为父亲治疗箭伤。”曹操说:“为何不请他径直进来?”曹丕上前,略放低声说:“吉平乃随朝太医,主要侍奉皇上及国丈、国舅,父亲总用此人是否安全?”曹操说:“我过去患头风病,屡请他医治。”曹丕说:“形势见变,今日田猎场上如此险恶。”曹操说:“他是名医,非特别瓜葛或有人策动,一般不会卷入权术阴谋。今日未见可疑今日仍用,明日若见可疑明日再不用可也。”曹丕略迟疑一下点头道:“遵命。”而后向外传召:“请吉平太医入内。”

曹操对白芍道:“你去书房等孤吧,此动伤流血之况你看不得。”

白芍看了看曹操包扎的左臂,收拾起笔墨站了起来。

吉平太医拎着药箱进来,与白芍迎面相见,彼此都注意了一下。

曹操对吉平说道:“治病救命的来了。”并摆手道,“不用行礼,你是医生,孤只是个有伤待治之人。”吉平放下药箱:“惊闻丞相左臂被暗箭所伤,不知伤情如何?”曹操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不测祸福。”吉平趋前解开曹操左臂包扎察看。曹操对曹丕说:“倒酒来。”曹丕端罐给曹操斟满一杯酒,曹操说:“用大碗。”曹丕换大碗倒满了酒递曹操。曹操端碗喝了一口,伸展左臂对吉平说:“任太医作为。”而后又端起碗,一口一口从容徐缓地饮酒。吉平太医撕开粘连的包扎布及内衣,用大盘接住下流的鲜血,看了伤口说:“此箭射得狠也,骨头射穿一半。须取出碎骨若干,丞相必得忍住疼痛方可。”曹操说:“这点英雄还做得。”说着,又一口一口地徐缓饮酒任其施治。吉平用镊子在伤口中夹取着碎骨,一一放入盘中。有一下实是碰疼了,曹操不由得皱眉嗯了一声。

吉平又在盘中放下一块夹出的碎骨,说道:“取尽也。”

白芍一直站在屏风外,听到此话,又听到吉平太医说:“往下敷药包扎,半月即可痊愈。”这才出门往外走了。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与献帝】曹操对待人才与女人的别样情怀(图) 

曹操处理完箭伤,送走了吉平太医,便去书房。他穿过庭院来到书房,听见里面有琴声。他站住谛听了一会儿,才推门进入。白芍见曹操进来,从容停住了琴。曹操走近,说:“听琴,你并无太多忿怨,多有沉思耳。”

白芍淡淡地垂下眼,转移话题说:“丞相箭伤医治完毕了?”

曹操在房中踱了几步,说:“着实不知你为何不高兴,好了,不多问了。今日田猎见到皇上,觉得如何?”白芍心不在焉地说:“挺皇上的。”曹操笑笑又问:“皇后、董妃如何?”白芍看了曹操一眼,说道:“皇后,深有城府;董妃,小有性情。”

曹操问:“皇后董妃和你相谈甚欢?”白芍说:“又说我进宫之事,说何时想进宫都不晚。”曹操讽刺地微微一笑:“这必是皇后之语,她很大‘肚量’;董妃则心小了。你这一‘深有城府’,一‘小有性情’,可谓评价甚当。”白芍深深叹息了。

曹操问:“为何如此长叹?”白芍若有所思不语。

曹操说:“是孤有何不当之处?”

白芍又摇头长叹了,说道:“丞相处置事情件件十分得当,令人叹为观止。”

曹操问:“此可是真话?”白芍收回恍惚的目光,说道:“我对丞相讲过,真话我不会说尽,但假话绝不说一句。”曹操盯视白芍好一会儿才说:“一句夸奖实胜千金啊。”

白芍瞟了曹操一眼,显得有些倦怠地说:“丞相英雄一世,或许只想博天下人说个‘好’字。”

曹操大为感慨,踱了几步,抒怀咏叹道:“真可谓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几匝,何枝可依……”白芍说:“还望丞相最终有枝可依。”曹操说:“你或也是孤可依一枝?”白芍摇头。曹操说:“人活于世,江山难得,好逑难遇。孤是这样,方才说那个皇上,在这一点上也必与孤一样。或该说凡人都一样。功名成就难得,知心知音难觅。”白芍不语。

曹操看着白芍,说:“为何还不开颜?”他踱了几步站住,一摆手叹道:“你不过是为他们质问你父亲死于曹军之手的那些话而不快,这些情况孤早已知道,还用李典等人问你?”白芍抬眼看了看曹操。曹操又接着说:“你讲得不错,要疑你,也是孤先生疑惑。你或是来当奸细,或是来当刺客,这些孤都早已想到,还用他们提醒?孤告诉你,时至今日,孤已不再斟酌此事。江山、好逑都不易得,都不可不冒风险,都不可瞻前顾后,踌躇过分。孤与其死于杨雕一箭,还不如死于一时错爱,不可乎?”

白芍显然有些震动,过了一会儿说道:“丞相还是小心些为好。”

曹操坐下了,说:“孤也不是一味放心大胆。你不知,今日田猎回来,我已对自己加强了保卫,今后不仅田猎,上朝也必内衬甲衣,相府及宅院四周也加了护卫。不仅如此,我还给曹丕与你部署了暗中护卫。”白芍抬眼:“给我?”曹操说:“是,孤怕你也受人害。”白芍摇头:“曹丕是你爱子,我不值得……”说着眼泪慢慢流下来。曹操稍有些无措:“怎么了?孤担忧你受人伤害,实不亚于对曹丕之担忧……”白芍仍闭着眼摇了摇头:“丞相实不值得为我……”曹操站起身将一绢巾递与白芍,说道:“好了,不言此事了,否则我这大将军也要儿女情长了。”

曹操又走到卧榻旁从枕下摸出那把鱼肠剑,走到白芍面前将剑放到琴案上,说:“上次将此越王勾践留下来的鱼肠剑交你,你又放还到孤枕下。这次再将宝剑交你,作为防身之用。”白芍不语。曹操说:“我虽已吩咐曹丕、张辽清查左右,也布置了对曹府做一番清查,但实怕万一有人伤及于你。”白芍又摇了摇头。曹操说:“你上次将剑还我,一是表明你并无害我之心,二是怕我还对你有疑。所以,你这次收下剑,就表明你相信我对你放心无疑。”白芍看看曹操。曹操说:“你不摇头了,这就是一言为定了。”

曹操又拿起短剑,说:“在你收起此剑前,孤再与你一演前贤所说之真理。”

曹操小心从剑鞘中抽出短剑,鱼肠剑立刻射出寒光。书房一片凛然安静。曹操拿着剑走到坐榻旁坐下,说道:“你弹琴,音由低一声一声渐高。”白芍看了看曹操,垂下眼整顿了一下神情,开始一下一下弹琴,声音由深谷之低沉到越来越高昂激越。突然,曹操伸手示意“停”,他手中宝剑与琴声发生了共鸣,一片铮铮嗡响。他拿着剑小心地走近白芍:“你再弹刚才之音。”白芍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寒光闪闪的宝剑,又弹了一下琴,曹操说:“你听。”

琴声、剑鸣共响成一片,整个书房内寒光弥漫。

曹操说:“此乃孔子在《易经》中所说‘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也。”他小心地将剑插入剑鞘放在白芍面前的琴案上,而后走到卧榻旁坐下,说:“千声琴响,唯有一音与宝剑共鸣;天下淑女虽多,但或许唯有一人与孤共鸣。求之难得,得之必珍,此乃孤之情志也。”曹操说到这里躺下了,“好了,今日箭伤流血甚多,困乏了,你还是弹琴,我略事歇息,即起来批示各方文案情报。等孤睡着了,你便携剑回去安歇吧。”说着闭眼就睡。

白芍刚准备弹琴,曹操那边已响起鼾声。

她听了听。又轻轻弹了会儿琴,曹操已鼾声稳重均匀。

白芍停住琴,远远看着熟睡的曹操。又看看琴案上的鱼肠宝剑,站起身准备离开。又停住,看了看琴案上的宝剑。她犹豫一下拿起了宝剑,轻轻抽出一小截,宝剑立刻射出凛冽寒光。她转头看着熟睡的曹操,曹操的胸脯随均匀的鼾声起伏着。

她摇了摇头,眼泪禁不住盈眶而出。她还剑入鞘,拿在手里,径直走出了书房。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爱情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与献帝】曹操对待人才与女人的别样情怀(图) 

书房外月光下被遮蔽的树影中影影绰绰立着几个人。

白芍一出来,就有两个人影跟上她。

她穿过庭院往自己的住处走,似乎觉得身后有人。回头又一无所见。

及至快到自己小院时,见两个人轻盈矫健地在月光下相向舞剑,再细看,是两个年轻女将士。发现白芍到,二人立刻插剑入鞘对白芍拱手行礼,轻声道:“主簿,打扰了。”白芍问:“这是为何?”二人说:“从今日起曹府大院内外都加强了警卫,另对主簿及曹丕将军处特派了内卫。”说着,跟在白芍身后的两个黑影也一并上来拱手行礼,也是两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士。

白芍点点头,四个人立刻无声散去,在小院四周暗处肃立。

白芍入了小院,来到灯光尚亮的房屋,从徐州带来的贴身丫环小翠闻声开门:“小姐回来了?”白芍点点头。小翠扶着白芍在梳妆台前坐下,说:“天不早了,小姐早些歇息吧。”白芍点点头,对着铜镜任小翠卸妆。她将鱼肠剑轻轻放到梳妆台上。

小翠问:“丞相所赐?”

白芍不语,将宝剑轻轻拔出一小截,宝剑铮铮嗡响地射出寒光,小翠惊道:“此剑寒气逼人。”白芍一手拿剑,一手拿起一支刚卸下的金钗迎着剑锋轻轻一过,金钗已一分为二。小翠呆了:“如此锋利?”白芍不语,将剑重又插入剑鞘。

小翠见白芍神思有些恍惚,问:“小姐想什么呢?”

白芍静默了一会儿,答道:“想起父亲。”

小翠道:“府上的人都知道,小姐从小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

白芍满腹心事不语。

小翠劝慰道:“父亲已去了,终不可复得。”

白芍若有所思地随口应道:“是乎?”说着不语,用手轻抚着鱼肠剑剑鞘。

小翠说:“丞相送你此剑为何,为防身?如此深宅大院须用吗?”

白芍摇头:“不知。”停停又接着说道,“外祖父曾有言,一人一物出现均非偶然,此剑出现,有何用意,又将何所用?”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爱情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与献帝】曹操对待人才与女人的别样情怀(图)

【《曹操与献帝》书评】一向擅长以大手笔写政治小说的柯云路,每一部新书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曹操与献帝》的整体布局可以用波澜壮阔、大气磅礴形容,情节一环紧扣一环,复杂多变,险象丛生,惊心动魄,正是战争小说吸引读者的特点。但此书不拘泥于一般战争小说惊险刺激场面的描写,在人物的刻画和故事的梳理上却是细致入微,周到恰当。书中运用到《易经》、《诗经》、中医等等中国文化的章节,更彰显出作者深厚的中国文化功底,而在人物的造型表述中,又可见作者磊落、坦荡的的一面。柯云路的作品最让人喜爱的,就是全篇充满正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