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辄止悟道
辄止悟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0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周期律的底层逻辑

(2024-02-22 08:45:53)

历史周期律的底层逻辑 

自秦朝一统天下以来,中国古代的封建王朝,兴亡交替,没有一个能撑过300年的时间,排名第一的是唐朝,享国290年,第二名明朝,享国277年,第三名清朝,享国268年,都是超过250年,但没跨过300年这个门槛。后世黄炎培先生据此提出了一个“兴亡周期律”的名词,特指中国历代的兴衰规律,后人逐渐用历史周期律这个词语代替原来,并进行了很多的研究和讨论。

当然有人可能会说,两汉加起来406年,两宋加起来320年,这应该算是突破300年大限的吧。但是严格来说,东汉光武披坚执锐,再造天下,两汉应该算两个朝代。而两宋确实是比较特别,一脉相承超过300年,但是两宋尤其是南宋偏安一隅,其实只能算是地方割据政权,不能算大一统王朝,总之两宋具有很多特殊性,很多学者都进行过探讨,因不是本文重点,在此就不展开,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读完本文后自己思考。

关于中国历史周期律的问题,许多学者都提出了自己的学术解释,有总结历代制度之得失的,有从气候角度分析小冰期对王朝影响的,也有从全球史角度分析等等,真知灼见,启人心智,在这里劝大家都要找来读一读,从历史分析中获得智慧之光,开卷有益,不虚光阴。

读的多了,有一种感觉,各位专家毋庸置疑说的道理都是正确的,但是虽然分析很深入,但还是在表象层面,仍未能触及事物的本质核心、底层逻辑。历史周期律的底层逻辑,应当是抛开了所有表象,包括制度、时代、文化,乃至人种、地理、气候等所有表象,仍然可以得出必然结论的逻辑,今天我就尝试阐述一下历史周期律的底层逻辑。

在阐述历史周期律的底层逻辑之前,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熵增定律。熵原本是热力学术语,代表系统中不可用的能量,熵增加,系统的总能量不变,但其中可用部分减少,孤立系统的熵不会减少,这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表现之一。熵可以理解为无序,值越大表示越无序,值越小表示越有序,在自然过程中,一个孤立系统的不会减小,只会增加,这就是熵增定律

根据熵增定律,作为一个孤立的系统,整个宇宙的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加,由有序向无序,当宇宙的熵达到最大值时,宇宙中的有效能量已经全数转化为热能,所有物质温度达到热平衡这样的宇宙中再也没有任何可以维持运动或是生命的能量存在这种状态称为热寂。这是关于宇宙终极命运的最流行的假说,通俗的讲,就是宇宙将死于热寂。

综上所述,熵增定律在每一个系统中都必然会发生,这个系统,小到个体生物,大到整个宇宙,也就是说,一个人、一台机器、一个公司、一个国家,都可视作一个单独的系统,在这些系统内部,都遵循熵增定律,即随着时间的流逝,系统逐渐从有序状态走向无序状态。

为什么所有的系统都会遵循熵增定律呢?

任何一个系统,它的正常运行是需要消耗能量的,所以这个系统就必须不停地从外部吸收能量,并且保证吸收的能力大于消耗的能量。这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系统在高速的运转,这个时候从外部吸收的能量大幅高于消耗的能量,两者之间的能量差,就表现为这个系统的扩张、成长或升级等;

第二,系统从外部吸收的能量等于消耗的能量,两者没有差值,这时系统表现出的状态维持在运作,但是没有变化;

第三,当系统从外部吸收的能量小于消耗的能量时,系统表现出的状态就是不断萎缩,直至最后的分崩离析。

(这里面有一个BUG,单一系统所吸收的能量,是外部的还是内生的?站在地球的角度,任何系统吸收的能量,都是外部供给的,这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知道,恒星系统的能量,来自于恒星内部的核聚变反应,宇宙系统的能量,我们不知道来自于哪里,所以上面的表述是有瑕疵的。不过我们探讨的最后都会落脚于地球范围内,所以这个BUG就留给宇宙学或者哲学或者神学去解决吧。)

上面讲的系统的三种情况,严格说应该是所有系统必经的三个阶段,也就是说,所有的系统,最后都会成为第三种情况,即系统吸收的能量小于消耗的能量,系统呈现出不断萎缩的状态,直至最后的分崩离析。这是因为:一是外部的能量终将无法吸取,二是系统内部损耗终将大到系统无法承受的程度。

无法吸取外部能量,可能是因为外部能量已被吸取殆尽,也可能是因为吸取的难度越来越高,直到无法吸取。这个原因较好理解。

下面重点说一下第二个原因。系统内部损耗越来越大,是因为一个所谓的系统,必然是由两个及以上的部分组成,在这些部分的协调配合下,维持系统的运转。这些部分之间的协调配合,本身就是要损耗能量的,比方说一台机器,由很多的零件组成,机器的运转,需要所有的零件按照秩序通过互相磨合传递能量,在这个过程中,首先,磨合会造成能量的损耗,其次,磨合会造成零件本身的损耗,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增加能量的损耗。机器运转的时间越长,各个零件的磨损就越大,整个机器内部的能量损耗会越来越大,而且慢慢的,有的零件就不仅是磨损,而是彻底损坏了,有的零件可以修理或者更换,有的是不能修理和更换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维修的成本是可以接受的,那么机器就凑合着运转下去,直到某一天,维修的成本已高于购置一台新机器的成本时,老机器只能报废处理了。

以上就是任何一个系统,都会遵行熵增定律的原理,一个生命体、一台机器、一个企业、一个国家、乃至整个宇宙,只要是一个系统,莫不如是。下面我们就可以中国古代封建王朝为例,具体地来推演一下,在国家这个系统中,是如何发生熵增的过程。

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在建立之初,必定是刚刚经历并结束了一段长时间的战争与混乱,残酷的战争使得人口锐减、百业凋敝,同时新王朝的建立者从尸山血海的竞技场中脱颖而出,具备强力的领导核心。这个时期的特征就是资源丰富,各阶层的利益都可以得到满足。这个道理很多研究都已经论述的非常清楚了,这里就不再赘述了,重点要说的是从系统的角度说明底层逻辑。从系统的角度而言,这个系统刚刚完成,从系统外部来看,能量的输入非常充足,比方说无主的土地资源很多,可以让中央政府大规模的分配给各个阶层,此外,中央政府拥有一支刚刚赢得大规模内战的军队,战斗力仍处于巅峰状态,利用这支军事力量可以开疆拓土,从更大的范围吸取能量,或者用于抵御强敌,保护或者开拓其他的能量来源途径(比如商贸路线等),总之,这个新系统只要运作得当,就会有非常充足的外部能量提供。从系统内部来看,国家系统的各个组成部分应当是各个阶层或阶级(我觉得用阶层更精确,同一阶级也可以分为不同的阶层,比如同为地主阶级,可能会根据地域分为不同的利益阶层),上至皇权,下至最为弱势的乞丐流民等,各个阶层整合在一起,共同运转国家这个系统,由于有开国军功集团的核心领导力(一般是由权威极高的皇帝加上他身边的核心功臣集团组成),系统各个组成部分的协作与磨合是一个不断探索和定型的过程,但整体而言一定是成功的、顺畅的。在这个时期,也会发生一些重大的不利事件,可能是重大自然灾害,也可能是强敌入侵,或者是国家内乱,但是在系统运行初期,这些问题都能以不同方式得到解决,其根本原因不是某个帝王将相的英明神武,而是因为,系统外部有充足的能量输入,系统内部,各个组成部分协调与磨合比较顺畅,内外相济,使得系统总是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优途径,从而化危为机。这个时期的系统,能量输入远大于能量损耗,系统得到扩展和升级,具体到国家身上,就是这个新的王朝在一段时间后,就会进入人口迅速恢复并快速增长,内部百业俱兴,人民安居乐业,外部开疆拓土,万邦来朝的状态。从汉、唐、明、清这几个朝代来看,这个过程会持续百年左右。

第一个时期结束后,国家系统会进入一个平台期,从系统外部能量输入来看,疆域的扩张已达极限,继续扩张可能会面临后勤线路太长、或者新的疆域不适于生产、或者当时的军事力量严重下降等等困境,总之扩张的成本极高,无法抵消带来的收益,原有的生产资料的分配已经结束,各个阶层开始固化,同时人口快速恢复和增长,很多人因为没有生产资料而成为弱势阶层,而国家拿不出新的生产资料来满足弱势阶层的需求,总之,系统外部的能量输入大幅降低;从系统内部来看,组成系统的各个部分,也就是组成国家的各个阶层,开始分化,强势的阶层不停地扩展自己的利益,弱势的阶层利益不断受到侵害,而皇权已不像开国之初具有的那种绝对权威,很多时候无法对各阶层的状态进行合理地修复,导致阶层开始固化,强势阶层病态化膨胀,弱势阶层病态化地萎缩,导致系统运行内耗增加,效率降低。外部能量输入减少,内部各组成部分出现磨损,能耗增加,导致整个系统能量的输入和能量的消耗持平,外在表现就是国家进入一个平台期,发展停滞。

到了第三个阶段,系统外部能量输入进一步减少,这可能是由于强敌崛起导致疆域开始收缩,或者国家内乱造成边境的军阀割据自立等等原因;系统内部,各阶层高度固化,强势阶层畸形膨胀,严重损害整体利益,同时没有一个强力权威进行修复,整个系统的运行已经处于非常脆弱的境地,一旦遇到战乱、灾荒等重大问题,整个系统根部无法协调运转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或办法,最终在这种外部能量枯竭、内部损耗严重的作用下,整个系统分崩离析,彻底散架,进入下一个周期轮回。

这就是中国古代封建王朝历史周期律的最底层逻辑,不以任何帝王将相的意志为转移,根据熵增定律,每个朝代尽管面临的具体问题不同,期间的起伏有区别,但最终的整体脉络都是如此。

其实古人也模模糊糊地认识到了这一底层逻辑,但限于时代局限不能清晰的表达出来,所以他们就将这一逻辑总结为“气数”,当王朝末期,通常会感叹本朝气数已尽,不管当时有什么能臣猛将,最终都难以回天,只能顺应天命,另立新朝。虽然是一种朴素的哲学观,但却具备了极大的合理性。

最后,对于上述系统熵增定律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若想维持国家系统的长久运转,有两个关键的因素,一是外部的能量输入,二是内部的阶层协调。只要能尽可能的延长这两个因素的持久性,就可以延长国家系统运转的持久性。尽管最终国家系统还是会走向热寂,但是时间维持的越久,对于百姓而言,安定的生活哪怕多维持一天也是珍贵的。

外部能量的输入,包括疆域的扩张、生产力的变革等,但更重要的是系统内部各阶层的协调。毛主席的矛盾论告诉我们,事物的内因是主要矛盾,外因起到辅助作用。国家系统熵增的主要内因就是强势阶层慢慢扩张固化,形成利益集团,然后开始病态膨胀,首先吞噬弱势阶层的利益,由于无法自我修复和自我约束,继而开始吞噬整个国家的利益,最终导致系统崩溃。这个过程,通过中国封建王朝的数据统计,一般都在百年以上形成固化的利益集团,按照古人20年为一代,就是经过5-7代人形成。假设在3-4代人的节点,能够出现一个强势君王,打碎当时处于初期的强势阶层利益固化的进程,那么整个系统就可以有一次自我修复的机会,整个系统的运转持久性可以延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强势君王进行修复,那么5-7代人下来,基本上强势阶层的实力已经固化下来,这个节点即使出现强势君王也已经很难对系统进行修复了,系统只能依照惯性运转下去,逐步走向热寂。

辄止悟道,这是我最近3年悟出的一个比较重大的收获。虽然不会给我带来财富,但是悟道给我带来智慧的快乐足矣。

 

2024218日龙年初九于北京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