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目山人
天目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906
  • 关注人气:3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2011-10-17 09:31:03)
标签:

西班牙

巴塞罗那

高迪

分类: 透过镜头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跟团出游的少数弊病之一,往往是缺少主题。比如塞纳河的左岸右岸,比如葡萄美酒夜光杯,比如莫扎特的音乐旅程。如果说自由行或自助游可能是小说(也可能什么都不是),那么团队游说得好听点就是散文了,而且是形散神亦散那种。不过,散漫之于旅行并非什么坏事,旅行的目的无非是想放松身心,不必像科考那么顶真和严谨,到了一处,看到了,偶尔来点小惊喜,足矣。

但这次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之旅,出于意料,让我找到了一个主题。不是巴萨,不是奥运会,而一个以前完全陌生的名字——安东尼·高迪(Antonio Gaudi,1852-1926)。他是一名建筑设计师,我不知道他在世界建筑史上占几排几座,只知道我们在巴塞罗那的行程都被这个名字填满了。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俯瞰西班牙广场和城市)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满是小商贩的兰布琅大街)

巴塞罗那是这个七天旅程的第一站。带着一路飞机横跨欧亚大陆的疲惫,我们的眼睛刚刚开始适应地中海的明媚阳光、伊比利亚半岛的蔚蓝天空、欧洲城市的灰白色建筑和形形色色的街头雕塑,我们还没有完全做好接受什么的准备呢。反正由旅行车和导游带着,从国家美术馆和奥林匹克运动场所在的小山匆匆俯瞰了一下城市(视野中有西班牙广场和圆形的斗牛场),没有时间坐在台阶上发呆,紧接着就懵懵懂懂地一头扎入巴塞罗那最热闹的兰布琅步行街(La Rambla),挤开摩肩接踵的人群,开始扮演“过路人”的角色。

在满耳叽里咕噜不知所云的西班牙语中,旅行团一行人拐过几条欧洲特色的狭窄小巷,忽然眼前一片开阔。这是置身于巴塞罗那老城区中的皇家广场,由长廊和建筑围成一个矩形区域,伫立着几棵高大的棕榈树。如果不是导游提醒,我还在关注那些喷水池和咖啡吧呢,几乎忽视了那两根“不起眼”的灯柱。高迪的灯柱。在纷乱的背景中,这些暗色的金属家伙就那么静静地立着,只是比一般的灯柱粗大些、造型复杂些,却不见得能照得更亮。但碍于高迪先生的名头,不免细细多看了几眼,说实话,我没看出比别人更多的东西出来。

这算是我第一次撞见高迪,却很遗憾,没有被感动。

满是奢侈品商店的感恩大道(Passeig de Gracia)边也有高迪设计的路灯,相比灯柱,这个我更喜欢些,但市政当局一定不喜欢,因为造价肯定超预算了。这当然仅仅是大师的小作品啦,欣赏一下只当是预热。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皇家广场的高迪灯柱)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感恩大街上的高迪路灯)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高迪的米拉之屋)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行前做功课,知道高迪的代表作之一是“米拉之屋”(Casa Mila)。这是世界文化遗产(1984年),也是高迪自己深感满意的作品。既然我一点都不懂“用自然主义手法体现浪漫主义和反传统精神”这句话的含义,也不明白一所房子如何“与巴塞罗那四周千姿百态的群山相呼应”,所以,反而特别地期待。

在感恩大道的北端,我如愿目睹了这一“超现实”的现实!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内心还是发生了一波小地震。眼前的屋子似乎正在街角流淌!最不能容忍的是和与之毗邻的“正常”房子对比,它简直“不成体统”。扭曲着,蜿蜒着,亢奋着,而一切用于建筑的形容词在它身上却完全不着调。难怪当初投巨资兴建这个屋子的米拉先生要疯掉了,难以想象他怎么有胃口住在里面——我估计有住在一个蠕动着的胃里的感觉。

感谢上帝,我们只是路过看看。米拉之屋好比是在一片山崖上开凿出来的,而且没有花工夫把表面弄平,只是就势挖出几个大小不一、形状不规则的窗户,用来抒发米拉先生的一肚子闷气。作为一个对米拉先生的遭遇幸灾乐祸的旁观者,我还是很冷静、很客观的,因而能看出房子的不少美感出来。房子虽然动感,但毫无不稳定感;灰蒙蒙的,却透着年轻和顽皮;不见华丽,只见标新立异,悄悄地向大自然致敬。

米拉之屋屋顶的透气烟囱也不甘寂寞,一并高迪着,以铠甲或魔鬼的造型,高姿态地俯视脚下的街道,毫不客气地回瞪路人茫然的眼神。可惜我没有找到太好的角度,照片没有真正体现出米拉之屋的精髓,想必不会得到高迪先生的认可了。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高迪的巴特略之屋)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米拉先生的怨恨并非毫无道理,他原本是想要同在一条街上的“巴特略之屋”(Casa Batllo)那样的。与米拉之屋相差两百米的巴特略之屋虽然也很怪诞,却至少像一间屋子的样子。这也是高迪的大作,却风格迥异,可见其才华四溢、创意滚滚,挡也挡不住。巴特略之屋在富丽堂皇中透着死神的味道——像面具又像骷髅的阳台,森森白骨样子的立柱,慑人心魄,并再次无视身边那些死板的建筑。

或许高迪先生的艺术太过超前,或许是我的艺术修养太差,因此我除了能感受到这些作品的独特外,只是有一点点喜欢而已。

只有疯子才会试图去描绘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这是高迪先生的名言。呵呵,我倒是觉得高迪先生有些言行不一了,因为他的作品是惊世骇俗的,似乎正是这个星球上“不存在”的东西。

(原想一篇写完,发现太长了,关于高迪和他的巴塞罗那的更多内容,有待下回分解!)

【西班牙游记】⑵高迪的巴塞罗那(上)
(此非高迪设计,而是奥林匹克港湾边的一座映着晚霞的奇怪东东,颇有高迪遗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