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目山人
天目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906
  • 关注人气:3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忆听书

(2007-01-09 16:10:13)
分类: 孩提时代
偶尔在电台里听到苏州评弹的声音,刹那间勾起我对儿时“听书”的记忆。
 
记忆已经非常淡、非常模糊了,遥远到似乎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而是我的祖先的故事。可确实是我亲身经历的,这种记忆和感觉的矛盾,让我在短时间内仿佛“时空错乱”。
 
那是一个江南水乡小镇,我的童年经常在那里度过整个的暑假,生活在爷爷奶奶身边。爷爷的两大爱好是喝茶和听书。记得爷爷的茶杯是很“著名”的——当然只对我著名,那是一杯多么浓的茶啊,泡开后的茶叶几乎要满溢到杯口,喝上两口就必须要加水了。我曾趁爷爷不注意偷偷尝过一口,那个苦啊!于是我小小的心灵迷惑不解了,无法理解爷爷喝这种“苦汤”有什么乐趣可言?
 
然而,爷爷不仅由此得到了享受,而且乐此不疲。多少年以后,当我的茶也被女儿皱着眉头说“苦煞了”时,我才体会到爷爷的“口味”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要品尝到“苦中之甘醇”,没有一把年纪是不行滴!
 
我大概算是“继承”了爷爷喜欢喝茶(并且是喝浓茶)的“家族血统”,但爷爷喜欢早起的“基因”我没有得到,我恰恰背道而驰,喜欢睡懒觉。记得那时候,当天还蒙蒙亮的时候,爷爷就已经洗漱完毕准备出门了,不是为锻炼身体,也不是去买菜,而是去孵茶馆!有一次我努力起了个早床,也跟了去,想去咂巴一下个中滋味。
 
小街上空荡荡地,延续着昨夜的宁静,但茶馆却已经人声鼎沸!老远就能望见晨曦中飘散着的白色水汽,那是“老虎灶”把水烧得热气腾腾,似乎把“热情”从凌晨清冷的空气中传递过来,温暖吾心!踏入店堂,满眼的老茶客早已喝得热火朝天。这些人显然都是街坊熟客,每天到此一聚是必修的功课。来者都随意拣一个八仙桌、长板凳的空位坐下,互相点点头,用滚烫的水沏上一壶浓茶,嘶溜溜喝上一口,那个满足劲就别提了!然后就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唠些家常话,一直要呆到天光大亮。
 
我一个小不点欣赏不了浓茶的俨香,被一杯白开水打发了,自然很无聊。但我还是有“盼头”的,等着另一个“节目”的开场——就是爷爷的另一个爱好:苏州评弹。家乡话称之为“听书”,可并没有“书”,也非北方的“评书”,用孩子的理解力来看就是“听故事”了。在那个难得看电影、没有电视、收音机都买不起的年代,这是多好的“娱乐”活动啊!
 
故事是用一连串的吴侬软语来叙述的(实际上是苏州官话),表演者通常是一男一女,有时只有一个人,怀抱琵琶,或说或弹或唱。穿什么行头已经忘了,可能是长衫和旗袍吧。一声“各位听客”响起,茶馆里的喧闹立马没了踪影,所有人齐刷刷向一个方向注目,准备和故事中的人物一起喜怒哀乐。说得精彩处,神采飞扬、赛过唱;唱得感人时,委婉动听、更让人着迷。三侠五义、封神榜、白蛇传……一个个性格鲜明的人物,一时间就像来到了茶馆,来到了身边,一起品着茶,咀嚼千年的岁月。
 
虽然现在许久不听评弹,改上网写博客了,但想起那一段小河流水、青石凝露、静静地听那“天外之音”的经历,还是有一丝丝的感动,有一点点的怀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