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志文-
彭志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9,536
  • 关注人气:5,6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彭氏杂谈:盛名难符的僧格林沁[原创]

(2013-10-11 08:42:41)
标签:

僧格林沁

清史

原创

军史

捻军

分类: 彭氏军史评论

彭氏杂谈:盛名难符的僧格林沁[原创]读历史资料时,看到某些朋友把僧格林沁在军事上地位捧得那么高,冠以“抗英英雄”的称号,觉得十分好笑,我曾经计划写一部历史演义小说《捻军通俗演义》,因而对僧格林沁的军事表现亟战绩是有较深入的了解的,下面就谈一谈我对这位清朝将领的肤浅认识。

  僧格林沁(?—1865年)据《蒙古世系》记载:僧格林沁是元太祖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萨尔二十六代孙,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人,博尔济吉特氏。嗣父索特纳木多布斋系嘉庆帝额驸。道光五年,世袭郡王,咸丰三年,授为参赞大臣,咸丰五年,封为亲王。同治三年,战死在山东曹州高楼寨。
  ◎僧格林沁军事上的胜利:
  第一,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并派出林凤祥、李开芳等的两万余名北伐军攻到河南省,9月,咸丰帝任命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相当于司令),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相当于参谋长),僧格林沁率领蒙古骑兵亟八旗军在天津南王庆坨狙击北伐军,清军在天津静海的子牙镇取得了一次胜利。太平军南人北来,长途跋涉,早已经是强弩之末;清兵人多势众,以逸待劳,占有着天时地利,打不赢才是怪事。
  然后,太平军撤退到连镇一带,僧格林沁率部追击,并引河水水灌了连镇。接着,又假装疲惫,引诱太平军突围,智取了高唐州(这些计谋很可能是出自僧格林沁的幕僚),并最终剿灭了林凤祥、李开芳两支被分割包围的北伐军。
  此战,清军是在兵力、粮秣等各方面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剿灭的北伐军,天国的高层犯了战略性错误,林凤祥、李开芳率部千里奔袭,弹尽粮绝,寡不敌众,是虽败犹荣,僧格林沁的取胜在常理之中,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
  第二,1859年,僧格林沁遥控指挥了大沽口海战,英法新任驻华公使率领所谓换约舰队从上海沿水路北上,企图在大沽口登陆,“不听中国军队劝阻和警告”,僧格林沁下令开火,经过一天一夜激战,击沉4艘敌舰,重伤英国海军司令何伯少将,毙伤英法联军434人。这次胜利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在对外战争中的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从战果上分析,它的象征意义要远大于它的军事意义。
  有人挖掘了此战的幕后秘密,原来僧格林沁的部下谎称为“民团操练”“只为防火防盗,无意与洋人为敌”欺骗了英法联军,联军没有防范才吃了这暗亏。中国虽胜有点不武的味道了。而且,随后僧格林沁不顾国际惯例,要求外国使节向中国皇帝下跪,遭洋人拒绝后,他就将英法和谈使节36人扣留关押到刑部,并没收随身携带财物,还对洋人使节羞辱和谩骂。僧格林沁的做法,终于让第二次鸦片战争硝烟又起,冲突再次升级,英法联军以此为借口,火烧了圆明园。从这一角度看,僧格林沁丢了中国人的“诚信”,国耻的罪魁,乃国之罪人也。
  第三,1860年-1864年,直隶、山东及河间府一带捻军四起。清廷恢复僧格林沁郡王爵,朝廷授权钦差大臣僧格林沁节制调遣直、鲁、豫、鄂、皖五省的兵马,类似于集团军群的总司令了。然后倚重着骑兵优势亟五个省提供的优势兵力进行征剿。这时的捻军则各自为战,比较地散漫,又缺乏训练,有点专业对业余的感觉,僧格林沁用分化瓦解,重兵征讨等手段,收降刘饿狼和小白龙等十几万捻军。然后又击溃了以卵击石的十几万捻军,擒杀掉沃王张乐行和苏天福。僧格林沁达到其名望的顶峰,而且是伴随着血腥地屠杀的,残酷程度跟曾国藩的“曾剃头”、袁世凯在山东的“袁剃头”是有一拼的。
  ◎僧格林沁军事上的失败:
  第一,失守大沽、天津以及张家湾、八里桥惨败,尤其是八里桥之战,1860年9月21日,僧格林沁和胜保各率一军分东西两路共三万大军迎战英法联军。作战中,他命马队向联军的宽大正面实施反冲锋,弃大炮抬枪不用,用长矛、马刀和弓箭等冷兵器去对抗敌人猛烈的炮火,鏖战三、四个小时,西营的僧格林沁的马队首先被英法击溃;东营的胜保骁勇异常,冲锋陷阵,左颊左腿中弹,阵营亦乱。僧格林沁帅字旗被联军缴获,蒙古族骑兵遭受毁灭性打击,伤亡数千人,战果仅毙伤联军约50人。瑞麟领一军继续在八里桥与法军激战,终亦被迫西撤。此战僧格林沁是完败给了脱胎于克伦威尔的“模范新军”及拿破仑教化过的“法兰西帝国军人”。
 彭氏杂谈:盛名难符的僧格林沁[原创]

 第二,征剿赖文光、张宗禹的捻军,成为“常败将军”。赖文光、张宗禹组织的捻军和以前的捻军完全不一样了。赖文光原来是太平天国的遵王,是陈玉成手下的重要将领,他带来一大批天国的旧部和大将,用天国的兵制和兵法对捻军进行了全面的改造。赖文光在襄阳、邓州连续击败僧格林沁;1865年1月又再次击败僧格林沁;并调动僧格林沁四处瞎跑,僧格林沁的马队胖的被拖瘦,瘦的被拖死,僧格林沁则被人们嘲讽为“常败将军”。
  第三,捻军佯败,狂奔一千里。1865年5月18日,追红了眼的僧格林沁率领着一万一千名蒙古马队穷追不舍,终于在山东曹州高楼寨陷入捻军预设的包围圈。内阁大学士全顺,总兵何建獒等均被击毙,僧格林沁的蒙古马队全军覆灭,唯有总兵陈国瑞重伤逃脱。僧格林沁本人据说是被捻军中一个小孩童子军,叫做张皮绠的,一刀戳死在麦田之中。悲哀啊悲哀!回顾一下这次战役的过程,赖文光、张宗禹不过就用了一下古典小说里的“逗引埋伏”之类的小计策,僧格林沁就栽了,这是为将者的耻辱啊!
    现代作家凌力写了一部长篇历史小说,叫做《星星草》,影响虽不及姚雪垠的《李自成》,实则也是写得很好的,网上有PDF格式的书下载,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翻看一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