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耀峰
高耀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2,834
  • 关注人气:1,8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亲历的一起灵魂附体事件第46.47篇

(2010-03-28 14:59:18)
标签:

杂谈

                            第四十六篇

上接第四十五篇(笔者:“上次带着录音机,可怕磁带不够,所以只录了正式故事,故事之外的任何闲聊我都沒录,所以把这几位大神的话都沒有录下来,这是回忆的,记得有八九位大神呢。没有这么好的事吧。后来觉得这个做法不行,讲故事和闲聊一样重要,所以这次才改变了方法,凡是三王子、恺撒讲话,不管是不是正式故事,还是闲聊,统统录。”

闲聊一阵,结束了,我回招待所。)  

   

 

 

 

 第二十三章 在罗马军当年最后全军集体自

杀的山上 ,笔者和李金兰等人祭典罗马军队亡灵,

罗马众将士发难三王子,诸将军告诉了他们的高级

将领的名字和各军团司令官 

 

10月4日早上,笔者、李金兰、花花、胡居士我们租了一辆汽车,胡居士特意买了许多吃的东西,带着张花花的三个孩子,向位于祁连山山麓的一个叫蛤蟆泉的沟里奔去。

出县城向稍偏西南一点的祁连山行进,一出城,就出了真正意义上的城,因为城外就是没有一片土地、没有一个村庄,没有一个那怕十几个人的作坊,没有一个那怕断壁残坦的废弃的工场。全是戈壁荒漠,越距祁连山近,荒漠上的草才逐渐稠密起来。

在简易公路右边二三里的地方,有一个七八米高的土墩,这就是昔日的烽火台,从二千里外的汉王朝首都长安五里一小墩,十里一大墩地接力而来,在这大漠戈壁里又向二千里外的玉门关接力而去。这是那个时代朝庭和边关传递紧急信息的最先进的办法。一个敌情,从玉门关传至长安甘泉宫,仅三天时间,比今天的汽车还快。

这个孤立于戈壁滩的烽火墩,很容易把人拉入二千年前的情景。三王子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个王朝的故事,因此,这烽火台此刻特别引起了我的暇思。

在山根,即出城整整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小村庄,以前叫者来寨,十年前改名为骊靬村,据说也和二千年前的大汉王朝有密切关系。

一过骊靬村,就是山根,走不几百米就进山了。没有象样的路了,只有在沟底的干河床上走。高高低低,坑坑洼洼,车子东摇西晃。颠得人不时摇摇晃晃,大家都紧紧抓住车上的扶手。难受又危险。平均时速不到10公里。

到了一个有一眼泉的地方,就到了。笔者问司机车程有多少?他一看计程表,从出县城至骊靬村是10公里,从骊靬村至这里7公里半。泉水清澈见底,汩汩往外冒,形成一条小溪。泉底和溪流底,全是红中带白的鹅卵石。掬一口尝尝,甘甜无比。

抬头两边张望,沟底约有五六十米宽,东西两边就是祁连山主脉蛇形伸出的山梁,也有百十米高。我们越过河沟,就向西边的山梁上爬去。

离蛤蟆泉五六米远的地方,有一条水泥渠,渠里奔腾着湍急而清澈的山水。据李金兰介绍,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永昌县从祁连山腹地引出的水,引向县城解决县城及附近村庄的用水问题。

人工渠是人工渠,蛤蟆泉是蛤蟆泉,相隔几米,却各走各道,互不干涉。

一步跨过蛤蟆泉,又一步过人工水泥渠,我们向西边的山上爬去。无路,就在石头、草丛中蜿蜒盘旋随意踩踏而上。上到山顶,原来上边是一片平坦的台地。绿草茵茵,连个小石头也很难见到。台地东西宽约二百米,南北长约三百米,南边略高。连着后边的沟壑山峰。

站在平台上,举目四望,感到很开阔,很舒服。南望,是高峻青幽的祁连山主脉,北望,是千里河西走廊苍茫的大戈壁和大戈壁中隐隐约约间夹的一小片一小片绿洲。我们经过的骊靬村,已小得看不见了。

李金兰、花花、胡居士她们边走边向罗马将士撒食,并念念有词。

我也要过点枣子边走边照着做。

走到台地最南边一处孤立于台地上的土丘处,她们说这土丘就是三王子坟墓。她们站立作揖祭拜,我也学她们的样子向三王子的坟墓礼拜。

然后,她们在周围撒食,笔者即在平台上向东向西向南向北四边跑着拍照。

等我回到三王子坟墓跟前,这时候,李金兰说三王子有话要说。

这是我最高兴的事,就是希望他说话,我才有收获。

于是,我们在三王子坟跟前的青草地上席地而坐。我便打开录音机。几个孩子便在青草地上疯跑着捉蚂蚱。

三王子说了一段,花花翻译,可刚翻了二三句,突然她的嗓子就呛住了,一句话也说不成了。花花挣扎着说:“不行了,将士们打断了三王子的话,不让他说。这是一个将领要自己说。”

花花又对笔者说:“这些不用录了。”意思和我前边的想法一样,不是正式故事,沒有必要录。

其实我的想法已变了:从这次开始,不管是不是正式故事,只要三王子说话,就一句不拉全部录。   

依然是李金兰说,花花翻译,显然,这位将军对三王子有意见:“那时候,你们讲侵略这个国家,侵略下以后有多少多少好处,我们就听你们的,抛家弃妻儿,跟你们来了。可是,我们来了,一路死了多少人!受了多少苦!如今我们都是孤魂野鬼,在中国游荡,而你三王子如今附在人身上,吃香喝辣,享受了人间的荣华富贵,而我们呢,还在这里天天受罪。”

“不是我们小气,我们也想把事情办成。”李金兰解释说。

 这位将领继续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天经地义。这件事情办成,最终受益的是谁,是你们在人间的人,你们风风光光,而我们,谁能看见我们吗?最终受益的是你们,我们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你们能不能答应,不是我们违背你们。”

这时候,笔者,李金兰,胡女士忙异口同声地说:“你们说嘛。你们说出来,我们办。”

“没有什么大要求,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们希望你们拿出点银子,也把我们款待款待,让我们也吃一点肉,喝一点葡萄酒,享受一下,下边我们就好好和你们配合。最后受益的还是你们人间的人。带我们下去,你们吃,我们闻一闻,还是吃在你们的肚子里,行不行?”

“行。”“行。”李金兰、花花、胡居士满口答应。

 我说:“今天下午回到城里就吃。我请客。”

 “这样的话,我们就要吃好的,不能像以前一样胡乱对付了”。

花花对这位将领说:“你们这么说也不对,怎么能说我们以前哄你们呢。我们从来不哄你们。”

李金兰说:“今天就好好吃一顿,吃啥?”

将领说:“本来我们要吃肉,因为我们罗马本来就是吃肉,肉是我们的主食。可是师父来这里给我们做法事时说,吃肉杀生,容易增加业力 ,吃素可以减少业力。可是我们平时吃不上东西,你们都是罗马皇族的人,当年要不是你们贪心,让我们到了这里,我们怎么会死在这里? 你们现在住着高楼,手里有那么多银子,我们就跟你们解个馋行吗?”

“行。”

“行。”

“今晚上。”

 我说:“吃什么,那就烤肉吗?”

“就是你们说的火锅,那时候我们罗马有涮锅。可是,必须以肉为主,上次你们请我们吃的火锅,全是海带,吃的我们一个礼拜都不舒服,今天就是吃肉。”

李金兰,花花,胡居士都笑起来,争着说话,她们告诉我说,上次他们几个人去北海子附近一个十元管饱的地方吃的。因为太便宜,所以商家给的肉也限量,而蔬菜尽管吃。对于喜好吃肉的罗马将士来说,当然不行了。

我说:“好,就吃肉,今天全肉。”

议论一阵,定下一个吃肉的地方。

李金兰开始又唱了一段罗马歌曲。当然是这位将领唱的。

胡居士尽管和三王子打了几年交道,可还是忍不住感叹地说:“太不可思议了。”

李金兰、花花、胡居士有感而发,又给我讲起许多她们和三王子他们交往的有趣、富有人情味的往事,你一句他一句,都不完整,过于细碎,在此略去。

总之,人、鬼一齐争着说,气氛相当的热烈,又温情脉脉,人和鬼在这里相处十分合谐,交流又很自然亲切。

 

 

 

 

 

                   第四十七篇

上接第四十六篇(李金兰、花花、胡居士有感而发,又给我讲起许多她们和三王子他们交往的有趣、富有人情味的往事,你一句他一句,都不完整,过于细碎,在此略去。

总之,人、鬼一齐争着说,气氛相当的热烈,又温情脉脉,人和鬼在这里相处十分合谐,交流又很自然亲切。)

 

 

 

笔者见气氛很活跃,也受到感染,便忍不住想说几句为花花她们开脱的话。于是,便对三王子说:“过去他们也不懂,我也不懂。写书这件事,固然是人办,人最后得利得名,其实,这是一件人、鬼双赢的事。要把你们受的罪,受的委屈讲出来,离开人办也不行。所以,我希望你们好好配合我把书写好,一旦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了,书卖了,就可以得好多钱。有了钱,就可以为你们盖庙了。有了庙,有了书,就有了固定的基础,有了广泛的影响,有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那时,不但永昌的人,你们罗马的后裔,而且全世界的人都来这里朝拜,供养你们,祭拜你们。你们也有个地方安歇了,不会还在这野地里野山上挨饿受冻了。”

笔者又对李金兰、花花说:“只要庙修到这里,来的人多着呢。而且这里必须住人。如果你们来不了,就请一个出家人守在这里。”

李金兰说:“这沟里有水,能住。”

笔者对罗马将士、三王子说:“不但你们配合我把书写成,而且要你们帮忙翻译出版给全世界,才能轰动,才能挣上钱。书卖不出去,发行量不大,确实没办法。我们都是挣死工资的人,吃饭没问题,可要干这么大的事,确实没有能力,是心有余力而不足。这几年你们也没少宣传,到处讲,可就是没有一个大富大善人捐资建庙。证明此路不通。我思来想去,就靠这本书了。而这本书发行,还要靠佛菩萨加持,靠你们帮忙。书写不出来,是我的责任。而书卖不出去,你们骂我们也罢,怨我们也罢,我们也没有办法。”

花花,李金兰,胡居士他们都七嘴八舌地说,意思是,我们这几年十分虔诚的为罗马的事到处跑,花上时间花上钱,只要三王子说到那儿,叫干啥,她们就到那儿,就干啥。从不敢怠慢。

笔者为他们几个人继续抱不平,说:“就是这样跑,罗马将士还有意见了。”

李金兰说罗马将士又有话了,继续说。听口气似乎还是一位高级将领。

花花翻译过来:

“哎呀哎呀,今天谢了你们,你们这么多人来,答应我们好好饱餐一顿。我们几千年了,今天十分高兴,现在我们的将士正在草地上为你载歌载舞,感谢你们,感谢兰州来的这位大贵人。只要你把书写出来,肯定能成功。只要你不像前几天来的那些人,你就能成功。我们这些罗马幽灵们就一定把路给你铺好,你不是昨天说美国,意大利,英国吗?这些地方我们过去着呢。让全世界都能看懂,看到。这一点,靠我们,也要靠佛菩萨加持。半个月之内你们三个人一定要到密宗师父那里去。”

这位将领说此时此刻众多将士正在草地上载歌载舞呢,我相信这绝对是真的。只是,我是肉眼凡胎,可惜什么也看不见,依然是平坦空旷的青草地,朗朗的阳光。实在遗憾得很。我此时特别希望我有特异功能,能看见这—切。

“这本书还是要靠这位大贵人来写。佛菩萨一定会加持你。这本书一定会轰动全世界。这位大贵人无怨无悔到这里来,最后他自己能得多少他不管。不象前几天那几个人,嘴上叭嗒叭嗒地,还有那个人手上拿个那个那个东西,这么这么的。(“叭嗒叭嗒”指嘴上讲得好听流利,“那个那个”东西指照象机、摄像机。“这么这么”的指手摆弄机子的动作。花花边翻边双手做动作。----作者注。)

笔者惊叹地打断花花的翻译插话说:“鬼魂们真是什么都清楚得很。我的观点我也不隐瞒,比方说,如果这本书真如三王子讲的能打到全世界去,能挣一百万元,我们几个弟子就少取一些利,用以维持几个弟子在人世间的基本生活需求。这也是三王子一直希望的,因为三王子一直有两个愿望,一个是为罗马将士盖庙,使众多将士有一个灵魂安歇的地方,避免在这荒山上挨冻受饿,第二个愿望就是要改善李金兰母女的生活,至现在,李金兰连自己的房子也没有,生活也很窘迫,三王子一直很内疚。也怕人笑话说既然有鬼魂附体,三王子神通那么大,咋不把李金兰先变富了。所以,三王子这第二个愿望也很强烈。所以,我在此也向三王子和诸将士发愿,书稿的绝大部分收入首先要用以为罗马将士盖庙。第二步再用于改善李金兰花花的生活状况,在此基础上,我个人也可以适当得益。就退一万步讲,即是这本书一分也挣不来,甚至会遇到难以预料的困难,但是做为我本人,书我也一定会写出来。就是一分不挣,我也无怨无悔。我发自内心地愿为罗马将士服务终生。因为我在这里真正地看到了灵魂不灭,看到完全存在的另一个世界,接触到了三王子、军师、罗马将士这么好的二千年前的人。所以,为满足我的好奇心,为尊重这个重大的实际存在的不可思议的实事,为三王子,为佛菩萨,为真有灵魂这个事实,我甘愿牺牲我的一切。我是一个作家,写文章是我的终生嗜好,至少眼下还如此。一辈子就是写文章,不写这就写那,连人世间随便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也写,如今有缘有运气碰上这么好这么重大的题材,我为什么不努力去写呢?我相信许多作家是求之不得的。只是我能得到这题材,这是佛祖对我的特殊优待,是三王子对我的信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当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写出这本书,我一定能办到,能力也能达到。而在全世界去找出版人,找愿意帮我们的人,我可以尽最大的努力去想办法,但能不能完全如愿,我真不敢完全保证,还是要靠三王子你们罗马将士和佛菩萨帮助。”

笔者顺着罗马将士不满意的地方对前些日子来的人发了一番感慨:“他们缺乏起码的礼节和诚心。你们几人陪他们一整天,难道他们就不能和你们同桌吃一顿饭?不能顺便请你们一顿?还要叫你们回去再做饭,太小气太不把你们当人了。我昨天已从花花口中知道了,他们拍下千载难逄的镜头后,花花想让他们给复制一盘,那位摄像的竟哄骗花花说,这摄像机上有密码,打不开。让回去复制一盘,他竟说无法复制。有这么为人的吗?”。

事情虽已过去几天了,花花也依然心气难平,说:“人世间一样,你把人家请到家里办事,不给吃不给水,客人能高兴?你们在饭店大吃大喝,而把给你办事的人放在外边不管行不行?”

笔者感叹:“他们在这件事上严重地引起了罗马将士的反感,伤害了他们的感情,他们的缘分可能就到此为止了,下次来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我们大人们和三王子、军师、将士这些鬼魂说话,而李金兰的家孙女、外孙子三人就在山上玩耍。她们抓了许多蚂蚱要大人们为他们装好。李金兰、花花、胡居士就一边说话一边为他们用朔料袋装好,又给他们一些吃的哄着他们去玩,别影响大人们说话。

阳光朗朗,不冷不热,微风吹着,十分舒服。

将士们又通过李金兰说话了,花花翻译过来:

罗马将士:“这位大贵人,(指作者----注)你不要认为我们这些罗马鬼魂小鼻子小眼,就为一点吃喝而怪罪他们,你是一位诚实的人,对人直来直去,心里咋想就咋做。而有的人和人交往,就看对自己有没有利益。就象前几天来的人,他们都是这样的人,全为了自己。嘴上讲的好,可不是为我们办事,而是利用我们而已。想着等自己成功了,就把对方一脚蹬开。没有那么容易!那些东西我们能给你,但是你若心术不正,我们也会让你一片空白。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时,我们也不会这么做。你们做的太绝,我们只有也做绝。你心中有我们吗?你把我们几位凡世的肉人怎么对待的,她们能饶过去,我们不饶。事情不是这么个干法。”

看来他们的这些做法真是把罗马将士气坏了。

笔者感叹:“他们把罗马将士的感情伤害得太厉害了!”

一位将领继续说:“在走入正题的时候,高科长,我们还有一个小要求,让你带个话给他们,你们在一个城市里,打电话见面都方便,你就直接了当地转告我们的话:你现在往前走,是我们罗马将士把你吹上去了,你让他下次来的时候给我们赔情道歉。一桌摆上,这个标准。”

花花做了一个手势:伸了两个指头。

“我们还可以给他一点线索,如果他下次仍然是老样子,嘴上郎当朗当,我们就要给他点惩罚。高科长你把这本书写出来,你的妻子、你的女儿、在三年时间内,不信你来看,肯定会有大好处。天机不可泄露,我们将士们会帮你。虽然我们有时对三王子有点埋怨,但是,对你,我们是一致的,他毕竟是我们的王子。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