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涛的博客
杨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6,300
  • 关注人气:59,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官员的“隐福利”须像财产一样公开

(2013-04-16 17:51:11)

官员的“隐福利”须像财产一样公开

              杨 涛

 

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乐器工艺专业的李宇锋工作快3年了,用他本人的话说,“现在干的(活)和学的专业基本没关系。”待业1年后,2010年7月,李宇锋进入广东兴宁市民政局下属事业单位——民间组织管理办公室工作。然而,当地有人发现,李宇锋的父亲正是兴宁市民政局副局长李思中。(《南方农村报》4月14日)

副局长的儿子进入民政局,这本身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领导干部的子女也要就业嘛!奇怪的是,这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副局长还振振有词地说“兴宁市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即凡是乡镇党委书记和局一把手,均可向上级提出要求,解决一名子女的工作问题。”他还说,这是市里主要领导表过态的,但是没有发文。

这位诚实的正科级的副局长,为我们解开了一个迷团,他告诉我们,为什么成百上千万的大学生、硕士和博士不顾一切在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录取比例中,争考公务员。原因在于,公务员不仅领了旱涝保收的工资,享受着分房等福利待遇,以及不用交社保就获得的高额退休金,如果爬上了高位,当上个一官半职,还可以解决子女工资问题,一劳永逸地解决世代饭碗问题。官员有了能为子女安排工作的“隐福利”,封建社会有言称“朝为种田郞,暮登天子堂”,现在被官员们演绎为“生为官宦儿,世代公家人”。

 还有更奇怪的事。当记者向兴宁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秦建浩,询问官员可以安排子女就业的“潜规则”是否符合规定,他居然这样回答,“文件界定得不是很严格,完全违反规定不是,完全符合规定也不是。”很显然,只要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公权力法无明文授权即禁止”,如果法律和上级没有授权,那就不能自行规定,那有什么“完全违反规定不是,完全符合规定也不是”的托词呢?有了这样的管理编制的官员,还有什么官员的“隐福利”不能想像呢?

 但我要说的是,有关领导干部可以安排子女就业之类的“隐福利”,绝不止是兴宁一地官员的待遇,在其他地方以各种形式都在出现。有时候,它是以“县长特别奖”的形式,譬如说,在河北省盐山县设立了一个名为“县长特别奖”的奖项,获得这个奖单位相关负责人或个人的一位子女可在事业单位安排工作;有时候,它又以加分形式出现,譬如说,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人事人才网上曾刊登过一则的公安系统招聘公告,公告显示公务员子女在笔试成绩上加10分;还有的时候,它是以招聘条件直接出现,譬如说前些年,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考录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个“硬性”条件,就是限招正科级干部子女,其他人都被排除在外。

 很明显,以上林林总总的“隐福利”,其实是官员体系中的一种“权力代际继承”,它完全破坏了社会的公平基础,将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从“身份到契约”的过程又扭转过来,让人凭血统和身份而不是凭个人能力和努力决定他所处的地位。但是,吊诡的是,这些“隐福利”往往不是写在文件上,公布于社会之中,而是以“潜规则”的形式,让公众无从知晓,如果不是知情人曝光,人们根本不知道,就是现在知道了也无从提起诉讼。而那些享受“隐福利”的官员子女,对外又是宣称符合条件,经过了法定程序,程序啊程序,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治理官员可以安排子女就业这样的看不到却摸得着的“隐福利”,有关方面非下重典不可。那就是,对于敢于制定此类“潜规则”,发放“隐福利”的领导,直接以滥用职权罪查处,免得他们鬼鬼祟祟做事。其次是,所有享受此类“隐福利”的官员子女就地免职,那怕他符合录用条件。再次是,发现此类事情,发现一起曝光一起,让舆论监督来得更猛烈一些。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