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娄义华
娄义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9,913
  • 关注人气:4,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杯小说连载:观夫与寡妇(49)

(2006-08-03 13:26:16)
分类: 体育评论
世界杯小说连载:         
               观夫与寡妇(49)
                             
                     娄义华
 
    “医生!不好了,赵本水全身发冷,他还需要一床被子。”“一朵花”跑向医生办公室急切地说。医生吩咐护士拿了一床被子赶紧送过去,值班医生给观夫进行一番检查,说:“这是手术以后的正常现象,不过要注意保暖,以免发生不测。有情况及时通知我们。”医生说完离去。
 
    观夫倦缩成一团,身子还在哆嗦,额头上冒冷汗。“一朵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怎么办呢?她把两床被子的边和角都卷进去,哪怕一丝风也别想吹进去。“我冷,我冷。”观夫还在喊冷。“一朵花”急得直跺脚,她又想到一个好办法,“咚……咚……咚……”又跑向护士办公室,要了几个葡萄糖瓶子,灌满开水放在观夫的脚和身子的几个部位。
 
   “好些了吗?”她问道。观夫没有回答,他的嘴唇发出“呜……呜……呜”声音,牙齿咬的咯咯做响,床也在跟着颤抖。她坐在床头,一边用毛巾跟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跟他掖抖开的被子。
 
    夜已深,忙碌的车马声逐渐消失,大地好不容易停止了吵闹,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各自进入梦乡。同病室的病友们也呼呼入睡。“一朵花”不敢有丝毫松懈,眼睛一直盯着观夫的一举一动,她担心观夫有什么不测。尽管眼睛皮总是在打架,提醒她该睡觉了,可她还是坚持力挺着,实在受不了了,就赶快擦点风油精提提神,想尽一切办法与瞌睡虫作顽强的斗争。他要等观夫不再哆嗦了,虚冷稍微退去后,再趴在床边睡会儿。从观夫动手术几天来,她都是这么过的。
 
    时间永不疲惫地前进,已经到凌晨一点了。观夫还在哆嗦,身子泛冷的症状还是没有消退的迹象。这段时间,是人的生命特征最弱的时候,也容易在这个时间段发生意外。抹汗的毛巾洗了一次又一次,洗毛巾的水换了一桶又一桶。她自己也记不清楚换了多少桶水和洗了多少次毛巾,但她清楚地记得她默默地念了一千六百次“请老天保佑!”;一千五百次“请菩萨显灵!”;她憎恨和大骂病魔有两千多次。“各路妖魔鬼怪滚远点,不要来捣乱,否则鬼节的时候你们什么也别想得到。”这句她默默地念了六百次。她喝了三十多次水,上了十几趟厕所,打了二十个哈欠,掖被子的次数她实在记不住了。观夫还在发冷,她的那些数字还在往上涨。见此情形,“一朵花”感觉这样下去也无济于事,突然间,一个大胆的似乎也是最好的念头闪现在她脑海中,她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就这么做。
 
    在依稀的走廊灯光影射下,白皙的皮肤渐渐地露出来,是那么细腻光滑,没有一颗痣参杂期间。挺拔的双峰散发出诱人的姿色,要是有人在场,恐怕难以抗拒它的诱惑。尽管胸罩没有解开,那轮廓正应了一句广告词所说的那样:“一手难以掌握!”裙子也被她慢慢地脱下,一块粉红色的镶嵌在“半山腰”。她喜欢粉红色,这是她的幸运色。
 
    她轻轻地把衣服和裙子放在床头,轻拿轻放把水桶和几条毛巾也放在床边顺手的地方,慢慢地掀开被子,她慢慢地往观夫的被窝里钻,生怕动作过大,把刚刚才睡去不久观夫弄醒。她把右手从观夫的脖子下穿过去,左手抱住侧睡的观夫,将自己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此时,“一朵花”身上的暖流源源不断地流向观夫。
 
   那一夜,两个异性同床共枕。她第一零距离接触自己心仪已久的男人,幸福之花盛开在她睡着的脸上。
 
   天已通亮,新的一天开始。“一朵花”实在太累了,她几天没有躺着睡觉了,还是侧身的样子,一动不动,睡得真香。“啊!”观夫醒来,一声惊讶!感觉背部有两个热乎乎的肉团顶着,他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都是穿着的。观夫意识到昨晚她作出了怎样的举动,慢慢掰开她紧箍的双手,轻轻地坐起来,他看了一眼沉睡的“一朵花”,是该把她赶紧摇醒呢,还是让她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中,他左右为难,他的思想在不断地斗争着。要是他的朋友和熟人来了,看见了怎么办?(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