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跃文
王跃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64,341
  • 关注人气:8,4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彭海燕长篇小说《红裙》序

(2015-10-31 11:02:04)
标签:

情感

彭海燕小说《红裙》序

王跃文

 

    我向来不赞同以题材取小说之高下,凡世间事皆可入小说的。《红楼梦》第九十三回,写到贾府屯里管地租子的家人来报:十月里的租子奴才已经赶上来了,原是明儿可到。谁知京外拿车,把车上的东西不由分说都掀在地下。奴才告诉他说是府里收租子的车,不是买卖车。他更不管这些。奴才叫车夫只管拉着走,几个衙役就把车夫混打了一顿,硬扯了两辆车去了。奴才所以先来回报,求爷打发个人到衙门里去要了来才好。再者,也整治整治这些无法无天的差役才好。爷还不知道呢,更可怜的是那买卖车,客商的东西全不顾,掀下来赶着就走。那些赶车的但说句话,打的头破血出的。——这难道不是写中国古代的城管吗?

这些年,拆迁同城管,皆是社会关注的话题,亦是某些人眼里的敏感事儿。四年前,作者创作了一部有关拆迁的长篇小说,题目是《凤码头的钉子户》。小说写得很棒,激烈的拆迁矛盾中,拆迁者与被拆迁者,各有各有人生面貌。不过,也我知道,这样的好小说,出版会有些问题。

彭海燕长篇小说《红裙》序

果然,这部小说再以《红裙》的题目出现时,原先饱满的小说只剩下了凤码头关系复杂的一家三口,而拆迁则退到了后景。作者花大量的笔墨,讲述了一个充满煎熬的爱情故事。曹雪芹写城管没有被删改,彭海燕写拆迁的故事被淡化了。可惜可叹!

所幸,这部被阉割的小说仍是很不错的。女主人公梅一朵清醇美丽,但她从十三岁初恋失败时起,就发誓要凭借自己的才华,而不是美色,找到一份有尊严的事业,和一个般配的爱人。背后的原因来自于她刻意隐藏的出身——粪码头风流寡妇的女儿,她就是因为这个丢失了单纯的初恋。这个偏执的理念让她的情场与职场同样的跌跌撞撞,痛苦丛生,直到她经历了不同的男人与不同的职场之后,她才在伤口的血腥味里明白过来。红裙之下,多有丑类;云天之外,造化弄人。

作者虽落笔于情爱和寻常红尘,《红裙》却依然是一部有着深厚生活背景的小说,更是一部有着严肃人生思考的小说。现实生活中矛盾丛生,恩怨相伴。譬如书中的男主人公刘冬明直至被双规,才知晓了却一桩恩怨并不能让自己就此安心,因为整个人生就在不断的冲突与和解中进行。

都市情感小说最易被人贬以通俗之名。于是,某些不自信的作家,总好拿艰涩和高深去故弄玄虚,并以自己作品少有人读而假装欢喜。我不喜欢自欺欺人,小说不必羞于其通俗。文学本应该是通俗的,而其中的小说更应通俗。

是为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慢慢写
后一篇:旧缘新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