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触景生情
触景生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3,536
  • 关注人气:2,5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2010-03-11 13:15:50)
标签:

摄影

野长城

箭扣

正北楼

将军守关

天梯

旅游

休闲

杂谈

分类: ◆长城行摄

◇摄影手记  摄影/触景生情

四上箭扣拍春雪

01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本来打算等山桃花盛开的时候,再次行摄箭扣。但正月十五过后,北京连续降雪,让人倍感意外,这在北京近年来的天气里是很罕见的,又怎能错过这样的拍摄箭扣阳春白雪的绝好时机呢?曾几何时,我是多么的渴望能拍到箭扣的雪景,那是一种苍凉与大气的追逐,那是一种雄壮与豪迈的交融。在我行摄箭扣四年的时间里,也仅仅拍摄到二次箭扣雪景的题材,而今天终于又迎来一次拍摄雪景的好时机。

降雪总是突如其来,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去箭扣拍雪景只能根据天气的变化,临时做出拍摄的决定,而真正到了那里,也未必能遇上满意的天气。我分别于3月1日、3月6日、3月7日、3月8日一周内四天上箭扣进行了拍摄,虽然全都赶上了降雪,而经历的天气效果却各不相同。在四天的组合拍摄中,基本完成了箭扣绝大部分线路的拍摄。

 

请点击图片,观看大图最佳视觉效果

 

 组一  孤独守望正北楼 

时间:2010年3月1日(周一)
这一天清晨登顶正北楼,遭遇了一场能见度仅50米的大雾。

正北楼里只有我一个人,苦苦等待了7个小时,只拍到1张还算满意的片子。

02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摄影手记】2010年3月1日(周一)

昨天是元宵节,夜里降下了一场大雪,于是我决定第二天去箭扣拍摄雪景。凌晨不到5:00我开始整理装备,6:00正式出发,7:20到达箭扣山下。简单喝了口水,随即开始了登山。四周寂静,一路上雪扑扑的下着,我听到的只有我的脚步声,以及雪落在冲锋衣帽子上的声音。

 

经过一个小时的登山,我于8:20登顶正北楼。而天气给我的却是雪中的一片大雾,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儿。天上的太阳刚刚冒出头来,又一下子躲进了云层里,这样的气候条件是根本不适合拍摄的。8:45分,雾越来越大,能见度仅50米,这使我想起了第一次来箭扣的时候,也是遇到了这样的天气。

 

9:00天空放晴打开,我在瞬间看到了云海和蓝天、白雪和群峰交织的壮丽景色,这让我喜出望外,立即从楼下冲到楼顶,架好三脚架,装上相机准备开始拍摄。可好景不长,这样的景色仅仅只维持了不到2分钟的时间,马上又被一片大雾给盖上了。

 

正是这一次放晴,让我产生了期待,我决定等!等待天空再一次打开的瞬间。这一等就是7个小时,虽然下午1:00又出现了一次短暂的放晴,但拍摄的条件依然不理想。下午3:30,大雾仍然没有散去的迹象,无望中,我决定撤离,这是我又一次行摄失败的经历。摄影就是看天出片,而天却未必都能随了人愿。我不知道今天过后是否还会降雪,这一山雪景一山雾,没能拍到片子又怎能不让人失望呢?!

 

 组二  残雪斜阳留晚照 

时间:2010年3月6日(周六)
这一天下午取道江军守关上山,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登上箭扣后我一路东行,拍摄了夕阳下箭扣西线的一段行程。

03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04/夕阳映照下的箭扣长城,远处最高峰为正北楼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05/遥望箭扣东线,远处最高峰为正北楼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06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07/箭扣东线全景,右侧最高峰为正北楼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08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09/落日余辉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摄影手记】2010年3月6日(周六)
今天周末,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为了弥补上次白跑了一趟的遗憾,我中午驱车赶往箭扣,于下午15:00到达西栅子村开始登山,目标将军守关。我今天的状态特别好,只用了25分钟的时间便登上了山顶,到达了将军守关。

登上长城,我一路向东走,途中留意着烽火楼、城墙等光线的变化。下午的天空除了没有云,让人有些失望以外,光照的程度还是很充足的。

 

我今天拍摄的目的,主要是运用接片、HDR两个技术。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一直在研究这方面的技术,今天终于可以有机会进行实践,运用到实拍中去了。

 

今天下午,我的拍摄效率很高,目的明确。拍完了一处,马上整理装备走向另一个景点。最后,我到达了箭扣西线最东端的制高点,那是一个隘口,再往东就是一路下降。在这里我停留了很久,目送最后一抹夕阳渐渐西沉,那辉煌的景色就像一曲动人的交响。

 

下山途中,前阵子的积雪还未融化,路很滑。我一路走到赵氏山居,在这里宿夜,准备第二天继续上山拍摄。

 

 组三  阳春白雪雾中行 

时间:2010年3月7日(周日)
这一天清晨再次登顶正北楼,一片迷蒙的大雾从谷低漫过长城,随后下起了小雪。

等待了5个小时后,我行摄了箭扣东线整条线路。

10/晨曦下的雾气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1/箭扣东线东由楼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2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3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4/西由楼全景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摄影手记】2010年3月7日(周日)
夜宿赵氏山居,我要了个带火坑的单间,打算暖暖火火的好好休息一下。可老赵这人太实在了,把火坑烧得贼热!差点儿没把俺烤成了烙饼。燥热难耐,起床夜观天象,前半夜本是群星璀璨的夜空,后半夜却是阴云密布。查看手机里的天气预报,天亮后将有小雪,又让俺高兴得一夜没睡!

 

一早起床,7:20开始登山,目标正北楼。经过夜晚的降温,路上的雪水被冻成了冰。我加快脚步,于8:00之前又登上了正北楼。进楼一看,上次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啊,有种回到了家里的感觉。没过多久,天上出现了晨曦,山谷里的第一片大雾正在漫过城墙,我拍下了本文的第10幅片子。

 

可拍完这张片子之后,再次出现了3月1日那样的大雾天气,并开始下起了小雪。我决定再等!5个小时后,虽然天空没有放晴,但大雾基本散尽。我于12:50启程,在雪中行摄了箭扣东线整条线路。

 

 组四  大雪纷飞越天梯 

时间:2010年3月8日(周一)
这一天重回箭扣,下午再次取道江军守关上山,大雪纷飞,雪深过尺。

登上箭扣后我一路西行,拍摄了雪中箭扣西线的另一段行程。

15/大雪登山,距长城10米之遥拍摄的第一张片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6/雪中的将军守关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7/通往天梯的城墙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8/俯拍将军守关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19/雪中箭扣的古老城墙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20/天梯在望,山顶翻滚的乌云让人望而生畏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21/雪中天梯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22/翻越天梯途中拍摄的片子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23/翻越天梯后在另一侧拍摄的片子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24/鹰飞倒仰东翅膀,再往前就是擦边过绝壁。为安全起见,我于此终止了行程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摄影手记】2010年3月8日(周一)
从箭扣回来,昨夜又意外的下了一场大雪,北京上班早高峰的车辆少了很多。今天是妇女节,单位的女同事下午全体放假半天,男同事也跟着沾光放了鸽子。难得的是一到中午天空开始放晴,我没顾上在单位吃午饭,立即驱车回家拿上摄影装备,决定到箭扣再次碰碰运气。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这是一次异常艰辛的行摄,也是我行摄箭扣四年来所遇到的最有难度的一次经历。

 

开车行驶在京承高速上,本来晴朗的天空逐渐暗淡下来,到了怀柔县城,路上的雪已化成了水。我远远看到通往箭扣的北面的山峰上飘着云雾。驶进盘山公路,下半段路程还算好走,可是行驶到一半,冻硬的积雪就让车再也开不动了。我遇到正在公路上做铲雪作业的工人,他们示意我在没有车辆压过的路面开,可轮胎还是不住的打滑,后面跟上来的车辆也都停止了前行。

 

时间紧迫,我不能在路上耽搁太多的时间,下车为轮胎装上了防滑链,继续在积雪的路面以40公里的速度前行。虽然装上了防滑链,可路面还是非常的滑,行驶过程中汽车出现了三次90度的侧滑,一次180度的调转,都由于采取措施及时,没让车撞到山体和悬崖边的水泥隔离墩上。为安全起见,我放慢了速度,缓慢的往山上爬行,越往山上行驶天越阴,雪也越大。

 

到了西栅子村,简直就成了鹅毛大雪,雪深过尺,没过了脚面,这时已经是15:30,天色渐晚,我立即背上装备开始登山,目标将军守关。整座大山里空无一人,通往长城的山路已经完全被大雪覆盖,上面只留下了飞禽鸟兽的足迹。这路可真是太滑了!上次我仅用了25分钟的路程,这次却多用了一半的时间才于16:22分登上了山顶。

 

虽然天气恶劣,但大雪下的箭扣已是一片银装素裹,千里冰封的场景。与上次相反,登上将军守关后我一路西行,朝着天梯方向行进。长城上同样空无一人,厚厚的积雪也无法看清脚下的路。在攀越一个峭壁的时候,我的右腿碰到了尖突的岩石上,一片青肿;前行的时候又有一次没看清隐藏在雪下松动的城砖,被滑了一跤,倒地的时候左手的无名指划在了三脚架的螺丝扣上,被掀开一小块皮,血顿时冒了出来,没带创口贴,我抓起一把雪清理了一下伤口,又到前面的烽火楼内拿出备用的袜子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继续前行。

 

雪越下越大,刚拍完一张片子,放在地上的摄影包就落上了厚厚的一层雪。三脚架也被冻住了,云台和支架怎么拧也拧不开。鞋里,脖子里也全都是雪,身上,帽子上从里到外也全是湿漉漉的一片。只要一坐下来,帽子和冲锋衣就被冻得梆梆硬。

 

到了天梯,积雪厚重,我算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拍到了满意的片子。天梯顶上翻滚着乌云,仿佛积蓄着无穷的力量,让人望而生畏。犹豫了片刻,我还是决定翻过天梯,走到了佛头,最后拍下了鹰飞倒仰东翅膀的片子。

 

下山更是件困难的事儿,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由于出来的时候匆忙,我忘记了带户外头灯,只能凭借雪地的反光,寻着来时的足迹摸索下山。我几乎是十步摔一跤地往下撤离。快到山下的时候,已经完全无法辨别方向,我迷了路,走进了老乡的梯田里。在下一段陡坡的时候,脚被石头拌了一跤,我就地一滚,整个人都被埋进了雪里。那雪地可真是柔软啊!真想好好的躺在上面舒舒服服的睡一觉。这时候,我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湿人”。我重新站起来,看到远处村子里幽幽的灯光,竟然有一种重返人间的感觉。

 

 足    

这张片子为3月8日登山途中拍摄,以此纪念我此次大雪行摄箭扣的艰难之旅。

25

「野长城」四上箭扣拍春雪

左图:身前,完全被大雪覆盖通往长城的山路

右图:身后,我跋涉上山一步一滑留下的足迹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