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昌民
余昌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6,038
  • 关注人气:4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2012-12-18 15:03:11)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在桂林找棋下,我和黄进先兄意外地重逢。(桂林山水会,2012.11.14)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不久前去桂林小住,两位棋迷同伴技痒,不知桂林水有多深,露出叩馆玩玩的意思。偏巧当地亲友有认识围棋协会申银皓会长的,不久便收到申会长热情邀请的短信,我回复道:

    申会长:余昌民5段、景晓东4段、刘恩恕3段(均龄65岁)下榻榕湖水边,届时闲步前往,无劳迎接。手谈访友,平增滋扰,失敬失敬!技芜嗜深,望桂郡高手多多包涵。余昌民拜手

  我们准时前往山水会,领了手环(号码)先去更衣,往对局室,申会长、桂林棋院白起一副院长、快乐围棋俱乐部黎小泉秘书长和几位年长棋友已经在等候了。原来桂林快乐围棋俱乐部选中这里作为活动场所,年费之外,每次所费不高便可得一天尽兴,还有四餐可吃,乏了可泡澡、桑拿,纹枰论道环境如此,实在堪称一绝!

  相见礼毕,聊起围棋风气,方知广西不容小觑,柳州的棋童廖行文,陈祖德惊为“未来的世界冠军”,人说他“还不会数数就懂得下棋”;桂林同样棋风鼎盛。我忽然记起前辈国手、老朋友黄进先就是桂林人,申会长一听,拨出电话,抬头说:“黄进先正在桂林,他这就过来!”

  黄进先一出现,我起身呼唤,迎上前去,两人不及端详就拥抱在了一起……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我认识陈祖德有多久,认识黄进先就有多久。
  在一片凋敝、愁云惨雾的“文革”早期,我们一帮既不上课、又不回家的清华棋迷们——以大学生为主,加上清华老师和清华子弟——找到一种逃避现实的生存方式,“躲进小楼成一统”,在棋盘上消磨时光,在对局中澄定精神,在与文化瑰宝的厮磨中寄托生命的乐趣。那时国家围棋队同样处在茫然失所的境况,于是有了陈祖德、曹志林到清华的联欢,就在那次,陈祖德为清华棋迷们打开了去国家围棋队讨教的大门。
  国家队运动员宿舍是双人间,有盥洗池,比八人合居的清华学生宿舍舒适多了,桌上铺开棋盘棋子,平添了几分清雅。
  我们八九人分在几间宿舍同陈祖德、王汝南、罗建文、沈果孙、华以刚、黄进先、邱鑫、黄良玉……这些职业高手受让数子对弈,中午去外边包子店果腹,回来接着下,然后聆听评讲与指导。
  辅导我们格外热心的要数黄进先了,那时我二十一岁,他二十四岁,他拉着我的手说:“我本来也准备报考清华的。”我们的命运都是听从国家安排的;后来我见到他写信的笔姿,加上嗅出他出身门第的书香,我信。
  我们每周都去国家队学棋,有时也约国手们到清华园来,别人或有不方便的时候,而总是会有黄进先,他乐于和我们在一起。
  “文革”中期,清华“围棋小屋”的伙伴们有的毕业分配,有的插队下乡,就剩下许纯儒、关培超两位老师,我的几个同学弟子,和刚上初中的常振明了。这两年多振明跟我学棋,成长飞快,我即将离校的时候我与他几乎是平下的棋份了,我和他的父亲常迵老师都认为,这样的才气千万不可荒废,在说不定的未来有助于安身立命也说不定。

  1972年振明初中毕业,军宣队“落实政策”:不给上高中;可以不下乡,就在清华学生食堂里做一名小伙夫吧!

  振明之父——哈佛博士清华教授常迵老师给我的信中说:“振明头脑还比较灵活,如有机会,专攻数理,是会有所成的。……可是目前学习科学的道路,是很难得到的。如能由棋入门,或有可能触及一二,以遂其愿,未可知也!你以为如何?”

  1973年春节,新婚的和雅华乘坐大年初一人迹寥落的火车来到北京,就住在常振明家里。打听到黄进先和广东棋手黄妙玲(雅华少时比赛的同伴)在国家队集训,我把他们请到常家来,把振明伺候炉火之余继续学棋的事托付给了黄进先。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我与振明在八达岭长城敌楼戏拍,1973年春节)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黄进先棋艺高强,而且特别善于
指导学生听者一经点拨,幡然领悟,永生不忘。他给我讲解过一招“信手问”(趁棋势模糊逼迫对方表态的试探着法),我便是记忆至今。又如这次在桂林旁观我的棋,指出我一步棋为何不选择“长出”以照应全局,接着只说了“遭到切断,可以立下作战”,令我眼前一亮,奇怪自己怎么没往那儿想。
  半年过后,振明给我来信说:“近来我在棋上,在过老、黄进先帮助之下,有了一点体会。每次去找黄进先他都非常热情,如有空你可写信感谢他。黄进先人非常好,多亏你北京之行,给我介绍了他。过老(过惕生老前辈)对我也很好,……他开始给我讲棋、研究,真正作为一个弟子传授棋艺了。”常迵老师也在信中说:“过老对他的耐心教导和帮助,黄进先对他热诚的指点和关心,都对他寄予很大的期望,很使人感动。…… 黄进先的思想作风、待人接物非常诚恳踏实。”
  黄进先不曾想到,在常振明传奇色彩的成长历程中,他的关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当年常振明的求学之梦缩小到只剩下一个围棋,还遇到风刀霜剑的逼迫,不是现在的孩子们、年轻的父母们所能想象的。
1968年,12岁的他写信给我说:“紫竹院不让游客下棋了,所以我们……背着两副棋满处转。”
正当他的棋力向上攀升的时候,国家围棋队被撤消了。陈祖德、王汝南去了三通用当工人,黄进先被河南省领导“保护”了起来,后来成了河南省的围棋教父。振明跟着关老师找过陈祖德求教,尤其得到晚年过惕生的悉心教诲。他还是成为了围棋高手,只要有需要组建北京围棋队,就有他。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振明在比赛中,十七、八岁的样子)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1975年的第三届全运会上,常振明戏剧性地战胜了自己的导师黄进先。黄进先给武汉写信告诉我:“我在第三轮中出一毛病输给小常后,艰苦奋斗连胜四盘才侥幸上决赛。小常棋提高不少,他白棋胜我,尽管是大意失荆州,也说明他已具相当实力。”这次败绩,正好彰显了黄进先的培育引领之恩。
  1979年,常振明考上了第二外国语学院。
  我与黄进先重新联系上,是1999年的事了。临近新年,我给他发了一张贺年片,写着

    三十年前那道风景/ 铭刻在心/ 又有一道新的风景/ 向我们走来

转年他来了深圳,旷年重逢的愉快无需言说。他说他最喜欢教孩子下棋,于是雅华招来了她的得意弟子郭廼嘉和邓煜,让他们经受一次大师的磨砺。这两个孩子后来都上了北大,后来一个在香港,一个在美国。

若是我的孙儿们能有亲炙黄进先的机会,那该多好!

那一次在我家,在初生的互联网上,黄进先第一次触网下棋,拿不稳的鼠标好几次点错了地方。十二年后的今天,望七的他上QQ要和我视频通话呢!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翠竹园我家,观棋者是蒙锡,2000.1.8)

手捧棋钵的“高僧”——黄进先

  此刻,我们居然在他的故乡重逢!黄进先坐下来看我下棋,称许我收官着法细腻,我确信这盘棋我赢了。

  四十三年来,河南成为了围棋人才辈出的省份,刘小光九段、丰云九段、周鹤洋九段、王檄九段……接连登场,叱咤风云,黄进先门下的弟子(职业棋手)早就突破了一百段!他也早就是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河南省省管专家。

  无论社会如何动荡,世风多么庸俗,黄进先还是那么专心于棋道,倾囊教授弟子,待人以古道热肠。他自称恪行六不: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当官、不做生意、不跳舞,这样的国艺专家,为数也不很多了。看他清癯的面孔,飘飘欲仙的风度,多么像一位得道的高僧!

  老世伯生前书画作品新近成书,黄进先说要赠我一册。他家公子在广东惠州执教,夫妇俩像候鸟南来过冬,我们后会有期,再略长分棋力可望也!

附笔:黄进先读完此文,电话里说:“我那‘六不’,多为不能也。当年我和陈祖德约定,我教他骑车,他教我喝酒。结果他会骑车了,我还是喝不了酒!”何其实在的黄老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