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莱西郎金沙滩
东莱西郎金沙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227
  • 关注人气:4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遥祭母亲

(2022-03-28 11:38:23)
分类: 天大地大
今天,阴历2月26日,母亲去世三周年。疫情阻隔,谨以此文遥祭母亲。

遥祭母亲

赵盛基

老家有句俗话,“五七三周年,儿女要齐全”。意思是说,父亲或母亲去世后的“五七”和“三周年”这两个日子,做儿女的都要去墓地祭拜。然而,清明前夕就是母亲三周年忌日,因疫情管控,我却不能回去给母亲上坟。

日期临近,我很焦急,半夜给老家的疾控中心打电话,几次三番让弟弟探听消息,多么希望疫情快快过去、管控政策松动啊!然而得到的答复都让我失望。

心情跌落,口舌生疮,吃着吃着饭,或者睡着睡着觉,无缘无故地就会想起母亲,禁不住黯然落泪。

母亲一生不容易,晚年疾病缠身,尤其最后三年,父亲走后,母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至卧床不起。母亲很留恋这个世界,即使遭受病痛折磨,痛不欲生,但她还是希望能活着,那怕有一口气也行。但是,母亲最终也没能抗过病魔,撇下她依依不舍的儿女,痛苦地走了。

母亲走后的这三年,我无时无刻不想起她,总感觉对不起她。虽然没少给她买这买那,求医问药,但这些都是儿女应该做的啊!与母亲给予我的相比,我给予母亲的简直微不足道,她把一生都给了我,而我给了她些什么呢?扪心自问,从小到大,我没少惹母亲生气,嫌她唠叨,常常冲她发脾气,对母亲的辛苦和好心很少去理解。我19岁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工作,几十年来,母亲时时刻刻牵挂着我,总是催促父亲给我写信。四年大学和刚工作那几年,几乎每隔十天半月就能收到母亲催父亲寄来的信。没有几行字,但字字都是叮咛,都是嘱咐,都是问寒问暖。毫不夸张地说,在所有同学中,我是收到家信最多的一个。后来家里安装了电话,母亲的心就拴在了母子两地的电话线上……

我曾经有过很多想法,等有时间了带母亲去趟北京,看看天安门;等有时间了多陪母亲说说话;等有时间了……可是,直到去世,母亲也没等到我“有时间”。我真的那么忙,真的没时间吗?不是。我是没有像母亲把一颗心完全放在儿女身上一样放在母亲身上啊!甚至,母亲的一生,我连句丝毫都不占时间的“我爱你”都没说,连个短暂的拥抱都没给母亲。若有来生,我一定补上。可是,真的有来生吗?

抱着一丝希望,等到最后时刻,终究没有成行。疫情阻断了并不遥远的回家路,却无法阻断我对母亲的思念。母亲去世三周年这天,在家的弟弟妹妹和所有的亲人都去坟上祭奠母亲,唯独少了我。我只能在另一个城市仰天长叹,对着家乡的方向说:“妈妈,对不起!等疫情过去,我一定第一时间回去,送一束您喜欢的花。”

含泪写下这篇文章,遥祭远在天国、近在心中的母亲。

2022/3/28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