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焱冰
曾焱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5,979
  • 关注人气:1,7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2010-06-28 11:19:21)
标签:

家宴

汉舍

张楚

朱文

左小祖咒

庄雅婷

吃喝

分类: 美呀美呀小饭桌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久违了的张楚、导演朱文、摇滚师左小祖咒,三个老男人居然看到镜头忽然觉得手足无措,一人抱起了一个靠垫。(左上)朱溶和当天生日的ding小姐(右上)还有一个寿星,就是朱文的太太金子,也是《小东西》的主演之一。金子和ding,一对儿身材好的姑娘,留下了这张“大小S”背影图。

 

  

   大家都还在客厅里喝茶,我拿着相机在拍布置好的餐桌以及餐桌上的菜肴。你是编辑吗?一个女孩的声音在我旁边问,我抬头,看到来帮朱溶做饭的小姑娘站在我身边准备上菜。我是编辑,可……我忽然觉得自己有变成一个来采访的记者的危险,我冲她笑,说,桌布真好看,我喜欢拍各种食物。

 

   是的,我喜欢记录下每一次的饭局,有意思的生活,就是一个饭桌接着又一个饭桌。在每个饭桌前,我都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主人,一桌想不到的菜品,一些不一样的习惯,一群五花八门的客人。生活本身没有标准,就像美味一样,每个人品尝出的味道都不同,或喜欢或厌恶,都非常私人,而将这些记录下来,也许恰好就是生活本身。

  

   朱溶经常会在家里设宴招待朋友们。她说小时候她父母也是这样,那时候她妈妈将酱肉熏肠之类的都挂在饭桌上方的钩子上,每次招待客人,就从上面取下一件。而她也同样好客,在每周还只有一天休息日的时候,她就经常在家饭局,那时候杀鸡宰鱼都要亲自动手,从上到下都温柔的朱溶说到这,故意加重了“杀”字的发音,似乎这样杀气腾腾,才能将她当年的强悍威武的样子表达得淋漓尽致。

  

   今天的客人有作家导演朱文、左小祖咒,还有久违了的张楚,他们一起刚从朱文的《云的南方》放映见面会上过来,而朱文的太太金子、左嫂小莉、名媛ding小姐、庄老师和我这五个女人组成的“辣b,小心!”组合,则刚从罗马湖大吃大喝晒太阳归来,从一个饭桌奔向了另一个饭桌。一进门,朱溶就招呼大家说,今天咱们是主食局,吃各种主食。我们则纷纷应和,我们都是主食厨房的,无论人品还是胃口,都面,正好!

 

   第一次见朱溶,在汉舍餐厅的包房里,她过来和ding名媛打招呼,穿着一件黑色亮片的宽松短裙子,两条小腿纤细极了,她当时看上去有点疲惫,但渗透出能干且精明的老板娘的样子,她,正是汉舍的老板,去掉“娘”字。她在七八年前决定开餐厅时,父亲空运了二十多人,浩浩荡荡从四川过来帮她,第一间餐厅就三百多平米,是后来众所周知的渝乡人家(后来卖掉,开始做汉舍中国菜馆)。她说她那时几乎每天十几个小时都扎在后厨,亲自检验每一道要端上桌子的菜品,一天下来,满身油烟味道,当她走出厨房,则会去留意看桌子上客人走后的盘子,里面剩余的菜肴有多少,是她断定菜好吃不好吃的一个重要标准。

 

   再见朱溶,就是在她的家宴上了。女老板的样子不见了,用朱文的话形容,是一种很羞涩很温柔的神情。我总相信,牛逼的女人一辈子都会保留的神情就是温柔和羞涩,看来她行。她的家布置得文艺而舒适,有成架的陈年藏书,有艺术家的画作,还有很多很多让人迷恋的绿色植物。上次吃饭,她给我们做得很川派,而这次,却完全换了一套菜式,以我这个很记吃的人的回忆,竟然没有一样东西是重复的。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Urban monsters——朱文忽然发现他和左小很像他T恤上的两只怪兽。(左)左小唱完生日歌后,张楚也唱了一遍,两位寿星很幸福。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忙碌的厨房。朱小姐请客,厨房里几个“工作人员”帮她,关键的步骤她亲自掌勺。但她说,在她做饭馆之前,也就是七八年前,她每次请客都要亲自动手杀鸡宰鱼,忙碌非常,但乐在其中。一声“开饭了”,吸引了小莉和张楚齐刷刷的目光……瞧小莉的脸,听到吃,就笑开了花儿。。(最下)金子有一条叫五斗的乖狗狗,非常有风度,看它妈吃得香,眼珠快掉到了肉上,也始终老老实实,不敢轻举妄动


   随着香槟、白葡萄、红葡萄一轮一轮地灰飞烟灭,饭桌上的故事也多了起来。

   朱文讲到《小东西》拍摄时片子里的那条黑贝,据说那是一条精力超级旺盛的狗,你想让它做什么,完全肯定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们就等,一直等到丫七上八下耗尽了体力,蔫头耷脑之时,才可以任人摆布了。

   故事讲到这里并没有讲完,真正的主题在后面。一日,一个导演来像朱文诉苦,说那个左小祖咒简直就是个狗脾气!在片场完全无法控制丫的!于是朱文就给他讲了黑贝的故事,那个导演不日便全胜归来,每次耗尽左小的精力后,温和地说,来咱们拍一段安静的戏吧。

   看来,万物之道皆有缘啊。

 

   随后,张楚也开始讲故事,他平时关注外星人的行踪,讲出的真实故事都让作家编剧们一愣一愣的,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原汁原味地写下来,都比任何惊悚片更惊悚。

  眼前的张楚和我脑子里十几年前的张楚有着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似乎岁月只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却没能在他心里有过任何的改变。朱文和他相识甚久,中间一度将近十年失去联系,而再次见面时,惊讶地发现,之前聊什么话题,和他依然可以继续聊,仿佛一杯茶没有喝完,再喝时,依然是当年的温度、醇香和滋味。

 

  菜一道一道地上,每个菜的出场都惊艳又那么妥当。

  人饿着的时候的理想,往往是有害的,而吃饱了的理想,才是有益的。朱文抚摸着自己满足的胃感慨。

  应该说,对自己是这样的,但对别人是相反的。张楚反驳。饿着的时候的理想对别人还能有益,而饱了之后的,却往往成了有害于他人的理想。他换了个姿势,开始讲一个新的故事。

 

  此时,客厅里传来了欢呼声,德国队进球了。桌子上的人跟着欢呼,却舍不下双手之中的美食,而理想?吃饱了的理想此时早就自己上床,洗洗睡了。

 

PS:ding提供花絮一枚:昨天走的时候,张楚找不着自己的鞋,帮他一双一双认,用排除法,最后,朱文摇摇摆摆走出来换鞋,张楚指着他脚上的说“这是我的”。是一双硕牌亚麻脱鞋,完全家用款,他就穿着这个去百老汇看的电影。朱文说“我在拖鞋堆里看了一圈,就喜欢这双”,他44的脚套了一晚上这40的。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朱溶喜欢室内设计,自己的家弄得舒适惬意,而她脑子里无穷无尽的灵感和想象,更多地运用到了她每家餐厅的设计上,毕竟家是有限的,但餐厅可以容纳自己的无穷想法。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美艳的餐桌,亮点在桌布,是两条大围巾构成的。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大杨梅、菠萝等水果切块,和香菜碎、盐、胡椒、橄榄油混合而成的水果沙拉,风味独特。还有糖醋小排骨,其实,桌子上还有酱猪手、鸭舌等凉菜,我似乎只拍了我吃的那部分,嘿嘿。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这是昨晚她做的韩式泡菜牛肉豆腐锅和炒米粉,毫无意外,我又吃多了。盛一碗红红的汤,里面有蘑菇、番茄、泡菜、牛肉、豆腐等,再泡一点刚出锅的大白米饭,,,太棒了!而朱小姐炒的米粉,其中用到了瑶柱汤,让生米粉直接下锅,吸足汤汁调料,鲜香无比。
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葱香和花椒的香味混合在皮脆芯嫩的面饼中,真是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葱油饼了。我们都是主食爱好者,无论吃还是人,都面。右边是我当日外带的杏仁巧克力蛋糕搭配朗姆冰激淋,这次光巧克力就花了七十多,要让巧克力蛋糕成为我的招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