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焱冰
曾焱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5,979
  • 关注人气:1,7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重庆灰调

(2006-10-10 01:17:44)
分类: 游逛
一.
长途汽车一路颠簸狂奔,嘎然停在一片如工地般的土路边。
车里的乘客惊醒,拿行李,拥挤下车。
黑暗的夜空被杂乱的灯光照亮,马路向高处延伸着。
路的另一边是径直向上的石头岩壁,再上面是一栋栋楼房建筑。
稍远处的半空中横亘着巨大的大桥梁,
桥正在施工,中间是断开的,在夜色中漆黑而残破,仿佛一个庞大的怪兽。
对于重庆,我的了解仅限于山城棒棒军、疯狂的石头、麻辣火锅以及渣子洞
哦对,还知道重庆早已经不属于四川,
知道重庆人和成都人的关系仿佛上海人和北京人
永远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
出租车一路飞奔,下坡时好像过山车的俯冲,
而上坡时就像轰大油门想要冲出去的地下车库,
不知道哪一刻才能看到地平线升起。
重庆是一座多维的城市。
当你走进路边的一个餐厅,很可能这是此家餐厅的第四层,
或者你经过一个拐角
会猛然发现另一个和你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的空间。
这很像平面设计课中学到的矛盾空间
让人匪夷所思
又神秘向往

重庆灰调

成都街头的熊猫护栏,看来贱熊猫最流行的还是熊猫的故乡。

二.
重庆一直在下雨。
灰色的街道,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嘉陵江和长江。
小熟儿受琼瑶阿姨的毒害很深,
所以,当我看到一辆大巴写着开往沙坪坝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拉着小木同学冲了上去。
实际上,那里没有滚滚长江水和几度夕阳红
只有细雨中灰色的高楼和灰色的人群
一张张鲜艳的伞在雨中翻开
像被遗忘了的花朵

三.
但我们还是找到了长江。
坐在江畔游轮的顶层,喝茶。
旁边是无数本地人在搓着麻将,斜风细雨中传递着哗哗的洗牌声,不知空中路过的飞机会不会以为是长江滚滚的涛声。偶尔风中飘来岸边小店炒菜的香味儿和辣椒的味道,这总让人心驰神往。
我经常怀疑自己是一条狗,嗅觉的记忆似乎比视觉更加深入敏锐。
很多记忆模糊了,但嗅觉却总时时提醒着回忆。
成都是一个充满菜籽油和火锅气息的城市,
重庆也许因为两条大江上的风而让这种味道稍有减弱。
大白菜的味道和蜂窝煤燃烧的味道曾经代表了北京的冬天,夏天则是河水的鱼腥味儿和公共厕所的骚臭味儿,但这些味道对于北京已经渐渐淡去了。
现在北京只有汽油味儿,
从早到晚从冬到夏的汽油味儿。
长江水很混浊,流速却很快。细雨让江面呈现出一片模糊的浅灰色。
偶尔会有鸟飞过,停在船的栏杆上,我可以看到它在断断续续的雨中跳跃,舞蹈,然后振翅高飞。
我和木同学学着旁边小姑娘的重庆口音敲着圆珠笔玩老虎棒子鸡
膀梆儿膀梆儿捞乎,膀梆儿膀梆儿膀梆儿,膀梆儿膀梆儿技
喊着喊着就喊出了天津味儿唐山味儿葫芦岛味儿
总之,不是重庆味儿。

重庆灰调

从9号客栈窗户往外看,黄色的部分是长江,绿色的是嘉陵江,两江交汇,格格不入,又融为一体。

四.
放假之前在严大人私房菜聚餐,我问大厨舅舅,重庆什么最好吃
舅舅操着家乡口音的普通话说,当然是火锅!
于是,连续吃了五顿火锅
从点评网上推荐的到路边发现的,一直到我的人中部位冒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大水疱,至今还是女希特勒的形象
成都的火锅麻辣,重庆的则更香
一个本地人给我们推荐了一家“猪圈火锅”,麦兜配猪圈,木同学忽然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于是执著的打车去找。出租司机说不晓得,木同学便打114查,找路边人问,车子从这边被指到那边又从那边被指回来,司机驾车飞快的行使,在路中猛转弯掉头,用浓重的重庆口音冲旁边刹那驶过的另一辆出租车大喊:“猪圈火锅在哪?!猪圈火锅!”
那辆车绝尘而去,只留下黄昏空旷的街道和司机挥动的手臂。
比起那些名气大的店,我更喜欢一些路边的火锅。店小,但很棒。
刚到重庆已是深夜,在住的希而顿酒店对面就是一家小小的火锅店,名曰张老火锅。木同学乍看以为是强老火锅很是兴奋。店小到只容得下一张桌子,门口凉棚下还有三张,张老是个中年男人,秃头贼亮,和他老婆一起跑堂,荤菜不超过6块,素菜不超过2块。
红色的辣汤滚滚沸腾,街上下着小雨,白色的蒸汽下,我俩吃得没了语言。
重庆的火锅不会让你感觉狠辣,吃的时候只觉得很香,再有感觉的时候就已经很撑了。
就在我们消灭掉最后一盘藕片的时候,雨停了。老板娘卷起我们桌子旁边挡雨的塑料布,一阵湿润沁凉的夜风吹过,只剩下了一个字――
真TM爽!

重庆灰调

理科生同学画在如家便签纸上的儿童画,关键在鼻子下面发光的那个包包。

五.
中秋,没有月亮。
小木同学订了临江的座位,这是一家叫顺风123的餐厅,玻璃窗外是一片雨雾中的嘉陵江。
我们又像猫一样点了各种鱼:重庆水煮鱼、香辣烤鱼,还有一种小熏干鱼,当然也没有忘记点一个和兔子有关的菜。土豆饭做得其实没有严大人舅舅做的好吃,但我们依然吃得很香。
干杯吧,玻璃杯里的本地啤酒冒着白白的泡沫,没有月亮,亦想不起和月亮有关的诗句,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酒喝的不多,胃里的感觉也刚刚好。我们散步。
顺着台阶一层一层的往下走,到了最底,抬眼望去,洪崖洞的种种吊角楼依山而建,从下仰望,连成一片的灯火璀璨耀眼,我们刚刚坐过的地方正在高处,而另一边是漆黑静默的嘉陵江水。恍惚间仿佛一艘满载着人们无忧欢愉的巨轮正在暗夜中悄然驶去。

重庆灰调

第一晚,我们去解放碑真爱乱搞酒吧喝酒,打赌看谁先和别人勾搭上。木同学先被旁边的中年妇女搭讪,哀家虽然落后,但一下就被三头男人搭讪,最搞笑的是其中一头还是木同学的校友。回酒店后,木同学默默滴画了此画,我第二天才发现。

重庆灰调

这是后来哀家补充说明的一副。我们七天换了七个旅馆,上至希而顿,下至公寓旅馆如家快捷,这个便签是9号客栈的,据说是石头剧组住过300天的地方,在两江交汇处,价格便宜又舒服,超值。

重庆灰调

《石头》中,就是在这个缆车上仍下了一个可乐罐子,发生了后面的故事。我刚探头出去,就被雨水打了满脸花。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假期计划
后一篇:南苑机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