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奋飞江湖故事
郭奋飞江湖故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86,696
  • 关注人气:24,8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报战》连载32:假新闻

(2010-08-20 17:30:35)
标签:

队报

足协杯

洋城

周子谦

松江

桃谷六仙

燕浩云作品

甄燕

报战

长篇小说

文化

分类: 足球记者

《体育金报》和《竞赛》都扩成了一周三期。潘如君几个人一合计,决定不跟他们这个风头,仍旧保持一周两期,但每期都从24版扩成了32版,国内的几个大城市则一口气达到了48版。潘如君还想出了一个“痛打48版”的广告语,印在招贴画上,张贴到大街小巷的灯光箱上。

这天下午刚上班,岑鹏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他一边翘首张望,一边问坐在《队报》采编大厅门口的贾一扁:“哪个是蒋承建啊?”贾一扁抬起头,一脸迷惘地问:“前两天被潘如君炒鱿鱼了!你找他干吗?”

岑鹏不解的问:“炒鱿鱼了?为什么啊?他不是个全才吗?”贾一扁忍不住笑了起来:“全才?谁跟你说的?我看是个蠢材还差不多。狗屁不会,还牛烘烘的。”

“我靠,”岑鹏忍不住骂了一声:“潘如君这个大骗子,说要跟我走马换将,还说蒋承建是个全才,我好不容易把史俊给说服了,他倒好,一看换不了就把人给炒掉了,这简直把《都市报》当成他的废品收购站了。这叫杀熟吧?我他妈的还不换了!”

贾一扁主要负责编辑《队报》封底的传媒版。这个版面是最受圈内人士关注的。贾一扁每期都会针对江湖最近发生的故事,一一点评,或挖苦,或嘲笑,或讥讽。那些当事人每次都会被他损的体无完肤,像剥香蕉一样被剥个精光。虽然贾一扁被潘如君誉为幽默大师,但在周子谦眼里,此人却是一个心胸狭隘,尖酸刻薄的小人。

一次开评报会,周子谦直言这期报纸的质量没有《竞赛》好,话音未落,就招来贾一扁的绝地反击,理由竟然是:“不就毙了你一篇稿子吗?如果你那稿子发表了,你还会这么说吗?”

这还不算。周子谦是河南人,这也成了被贾一扁攻击的原因。上一次,徐根宝率领的东江队击败洋城队冲上甲A后,在前线采访的周子谦把稿子发回后方,当即就遭到贾一扁的痛斥:“你怎么能断定东江队进的球是越位球?你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写稿子,这无非是徐根宝当年谢天谢地谢人,你们河南人成了受害者,所以你耿耿于怀,先入为主,也戴着有色眼睛写稿子!”

初来乍到时,《队报》里的人都没把周子谦当回事。潘如君每天给他分配的任务就是打水,叫快餐和收发信件。以前,大名鼎鼎的桃谷六仙在周子谦眼里都是偶像,如今近距离接触,虽然打杂的差事让他心中很不爽,但也只能忍气吞声,先得过且过吧。

真正的转机还是出现了。要想赢得别人的尊重,也只能用实力说话。有一回,周子谦从洋城出发,到韶安采访。光坐火车就需要来回八个小时。由于路途太远,虽然松江队的主场设在那里,却很少有洋城的记者前往采访。别人都不去,周子谦却觉得这是个机会,如果真出个大新闻,那可就抓了个独家。

果然,这个馅饼还真掉到了他头上。那场比赛,松江队的老板认为主裁判吹黑哨,赛后就嚷嚷着要退出足坛。周子谦在韶安跟踪采访了两天,松江队的老板总算找着了知音,将多年来的遭遇一下子全部倾吐了出来。周子谦洋洋洒洒,一口气写了篇三千字的大稿。

采访归来,周子谦刚在《队报》出现,潘如君就指责他:“干吗去了?两天不见人,你能做点儿正经事吗?”周子谦把厚厚一叠稿纸交给他,就躲到了一边。过了两分钟,潘如君兴冲冲地冲了过来:“小周,这稿子是不是独家?”周子谦点点头:“应该是吧,没看见别的记者。”潘如君斩钉截铁地说:“很好,头版头条。”

周子谦记得很清楚,那是《队报》创刊后的第七期。头版的位置完全被他垄断了。他还记得潘如君当时用红笔在报纸上写的评语:“这是本报创刊以来最牛的稿子,不仅好看而且独家。”

事后,周子谦才从其他人嘴里得知,潘如君之前已经下定决心,要让一直碌碌无为的他卷铺盖走人了。幸亏那篇独家稿件及时出现,于危难之中将他挽留了下来。

被贾一扁一而再的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周子谦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纳闷:此前跟这个姓贾的也没什么过节啊,他怎么老和自己过不去呢?或许他本色就是这么个玩意?实在是有些变态,不可理喻。

谎言总是冲刺在前,真相则像在跑马拉松。冤家路窄。这一回,周子谦又被贾一扁在背后害了一把。

周子谦到西庆采访足协杯决赛。原本势均力敌的比赛出乎预料的成了一边倒。西庆队3比0大胜京都队,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冠军。一场大决战也被西庆人演绎成了一场盛大的庆典。由于《都市报》没派记者到现场采访,写完稿子的周子谦在把稿子传给《队报》的同时,也往《都市报》发了一份。

这天正好轮到贾一扁编足协杯的稿子,看罢电视直播后,也不知道哪根筋出了毛病,他怎么琢磨都觉得这像一场假球。随后在网上的论坛浏览,他看到一个帖子,文中声称:“这场比赛是为了响应中央开发大西部的号召,中国足协早就内定,要把足协杯的冠军让给西庆队。”

贾一扁看罢,如获至宝,既不向记者核实也不去求证出处,索性将帖子里的这句话强加到了周子谦的新闻稿里。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会对记者造成怎样的影响,见报文章的署名仍旧是“本报西庆专电,特派记者周子谦。”

第二天,在西庆买到《队报》的周子谦找到自己的文章,只看了一个开头,脑袋就“嗡”的一声-----

这是一场让人匪夷所思的比赛。这本应是一场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大决战,但比赛还没有结束,就已经变成了喜气洋洋、欢歌笑语的大庆典:中场休息时正式挂牌的西庆队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和效率夺走了今年的足协杯冠军。而据知情人透露,这一切不过是足协早已安排好了的。为了响应“开发大西部”的号召,足协早就内定今年的足协杯冠军将花落西庆。 
    有消息说,为了西部大开发,足协内定今年的甲A联赛冠军或足协杯冠军将从西部球队中产生。西部球队在联赛中早就无力争夺冠军,足协杯便成为他们最后的希望,极其巧合的是,西庆队也恰好杀入了足协杯决赛。据称,足协几大高官亲临西庆,说要考察亚洲杯场地,其用意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足协杯还没有结束,各项“最佳”便提前出炉,李大明荣膺“最佳主教练”,也是为了“开发大西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天生拗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